两腿夹在腰际。别停下。太酷了

妹妹的内衣全文阅读,妹妹的内衣免费在线阅读-肆意橙色草帽文学网(一已经两点了,妹妹还没回来。我妹妹偶尔会晚回家,但今晚是最晚的。这一定是个约会。但是你半夜会去哪里约会呢?我去后阳台

妹妹的内裤是全文阅读,妹妹的内裤是网上免费阅读。我妹妹偶尔回家晚,但今晚是最晚的。这一定是个约会。但是你大半夜在哪里约会呢?我去后面阳台点烟,欣赏晾衣架。姐姐的内裤挂在圆形晾衣架上。每一款紧身衣都是同色系列,每一系列的胸罩和内裤也有不同的材质和纸巾。纯白是丝,粉色是棉边,浅棕色是丝空心,橙汁是丝,黑色...姐姐什么时候买的黑色内衣比较多?这不是以前用的黑色内衣。用这个系列!我颤抖着脱下黑色的胸罩和内裤。我兴冲冲地走进姐姐的卧室,准备调戏她的黑色内衣。36英寸d罩杯绣有白色图案。我把脸埋在杯子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姐姐的香味。我妹妹身材很美。她看起来纯洁美丽。为什么用那么多颜色的内裤,尤其是我没见过没用过的黑色内裤,看起来好色...把绣着同样白色图案的黑色内衣挂在公鸡身上,搓几下,然后脱下衣服,从衣柜里拿出姐姐昨天穿的连身衣,给我穿上。衣柜镜子里,我穿着姐姐的白色连衣裙。薄纱迷你裙由一个高的阴茎支撑。中间有个显眼的地方。可以看到挂在阴茎上的黑色三角裤在动。虽然我174 cm的妹妹比我高,但是迷你裙还是露出了我难看的腿毛。我打开抽屉,拿起一双丝袜,放在脚上盖住腿。我从后面撩起裙子,抚摸着袜子的底部。我想我现在正在摸我姐姐的身体。我把手伸进裙子底部,抓住我又高又直的阴茎。老秃驴这样摸姐姐吗?姐姐愿意轻狂吗?真羡慕姐姐的男朋友。有时候姐姐会把光头带到我家,甚至在房间里呆很久。我突然暴跳如雷。我躺在姐姐的床上,安慰我肿胀的阴茎。我用一只手揉着脸,杯子紧紧捂住鼻子。如果现在爱抚的对象是一个漂亮的妹子,该有多好。让丰满的乳房被捧在手心里摩擦。又粗又长的阴茎还能和姐姐的身体碰撞,纤细的腰肢在颤抖...“姐姐...让我操你……”我用姐姐的内裤自慰,起身把绣有白色图案的黑色三角裤戴在头上,用黑色胸罩罩住阴茎,用另一只杯子摩擦龟头。“啊……”最终被释放。看着浓浓的精液喷雾,乳白色的浓汁纷纷倒入杯中。姐姐的黑D杯里装着我的白精液。(2)芷晴是我的远房表妹,从小就习惯叫姐姐。后来她一个人去台北读书生活。她大学毕业后,我也去台北和她一起学习生活。每当妹妹不在家的时候,我总是去她房间玩她的内衣。今天下午,下课回家。走进玄关,突然看到一双男士皮鞋。一定又是老秃驴了。我突发奇想,走到后阳台的窗口,窥探他和他妹妹在房间里干什么。不,没关系。只有走到窗边才听到姐姐被日本女演员噎的哭声。透过窗帘,我看到姐姐站在床边,她的手颤抖着放在一个光头上,光头伸进一条迷你裙的底部,发出“唧唧”的声音。她好像在吮姐姐的小洞。该死的光头!看到这一幕,我既震惊又愤怒。我妹妹怎么能和那个老秃子做这样的事?秃头老头双手抱着妹妹的屁股,舔着洞口。丝袜和黄绢内衣已经褪到了他的脚踝。他的淡绿色西装也脱了下来,露出了他香肩的优美弧度。突出的乳房覆盖着一个正在滑动的黄色胸罩。“哼...哼...哦...哼”妹妹闭上眼睛,轻声喊道。柔软明亮的长发飘逸,漂亮的脸蛋粉嫩。谁也看不出纯姐有好色的行为。“哇...哇...不要进去...你的舌头……”可恨的秃子听了姐姐温柔的恳求,紧紧抱住自己的臀部,然后艰难的爬了上去。“哼...哼...我受不了...哦……”我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妹妹的表情很紧张。“哦,哦...不...嗯...不能...不能...不能...哦...嘎……”随着一声长长的叫声,姐姐轻轻靠向光头,高潮时长发遮住了脸。天真无邪的妹妹居然站在原地,翘着二郎腿舔老秃驴的高潮。光头连忙撑住她的身体,带着淫荡的笑容腾出一只手,把两根手指放进嘴里。姐姐被光头扶着腰,双手搭在肩上,喘息着。忽地秃直的两根手指迅速戳进姐姐的下体...“嘎嘎...痛苦……”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她披头散发的妹妹挺直了腰,黄色的胸罩掉在地上。我盯着姐姐胸前一对高耸的山峰,饱满迷人的美丽弧线,胸尖盛开的两颗红葡萄会抖动。秃子残忍地来回转动手掌,就像在拧螺丝一样。我看到妹妹痛苦地往后靠着,长长的腿在颤抖,手指抓着她光秃秃的肩膀。“嘿嘿嘿嘿……”光头阴险的一笑。看到光头这样虐待她妹妹,我真想冲进屋子去救她。这时,光头的手指上出现了很多晶莹的汁液,是姐姐的脏水。“只有我能挖出你的性欲!”脏水像泉水一样涌出,像蜂蜜一样从裸露的手掌滴到地板上。光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纯姐不是好色的女人吗?秃顶的手指开始上下跳动。姐姐抬起右腿,踩在光头的肩膀上,让光头用力一推。她的脸轻轻地挥了挥手,朝着天花板哼唱。“快看!你的洞够紧了!”迷你裙底部传来唧唧声。秃子有时候会戳一下手指根部,转几下,然后继续抽水。有时候他好像在挖姐姐的阴道,有时候又好像在拨弄。妹妹穿超短裙的臀部会因为秃顶而抖动。秃子的手指蹂躏了妹妹下半身几分钟。然后,又是“嘎”的一声,妹妹瘫坐在秃子的左肩上休息。我看到妹妹丰满的乳白色乳房软软的趴在她光秃秃的脑袋上。这时,秃子拔出阴茎,站起来,一把抓住妹妹的臀部,一根短粗的阴茎插进了妹妹的身体。秃子站着干我妹,她脚缠着他腰,爬上秃子抚摸她。因为姐姐很高,秃顶的头上乳房在抖。被撩起的窄裙露出一个白净、宽大、圆润的玉臀,悲伤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脏水还从臀沟里淌出来。房间里的妹妹被光头抱起,臀部被硬干,美丽的长发灵活地飘动。当那个秃头男人朝我猛拉她时,我惊呆了。我以为有人看见我偷窥,藏在窗台下。过了几秒钟,我还是能听到姐姐在我耳边“嗯嗯”的浪声,就像贴在我耳边闻姐姐的香水一样。我犹豫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原来是秃子让他妹妹双手撑着帘子上的杆子,把玉像杠一样挂着。秃子抱住漂亮姐姐的臀部,迅速擦干。我看到妹妹丰满的白臀被十个手指夹住了。只要吐出舌头,就能舔到清纯美丽的妹妹。现在她正看着她让老秃子通奸取乐。那个秃子就在我面前强奸了我妹妹。我看到的是一个丑陋的阴茎,对她的外阴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抽干的阴茎在姐姐体内被脏水覆盖,装满它的又红又嫩的外阴不断被阴茎从新鲜的脏水里拿出来,进出,滞留在窗台上。“啊...啊...啊...太脆了...啊...啊...啊...啊...啊……”听到纯妹嚎叫,我不禁难过。在这种悲愤中,我其实有矛盾的性兴奋。窗台下,我掏出一根莫名其妙的硬阴茎,一边看着妹妹被秃子强奸一边自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妹妹哭了两次,光头不动了,妹妹轻轻的趴在光头上,阴茎紧紧的和外阴结合在一起,混着脏水挤出一堆白色的精液。我的精液也在窗台下冲动地喷出来。接下来的一周,我每天都充满了愤怒。脑子里全是姐姐被秃子强奸的画面。不是故意去上课,和同学群殴。打架后的第二天,一个美女和我发生了性关系。那天,我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准备回去把破t恤换掉。通常乘客坐公交车的时候都是面向窗外,避免和人面对面,但是在我前面的右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穿着黑色的薄纱衣服面对其他乘客。我妹妹被杀那天她身上也有香水味。这种香水的味道又让我感到莫名的难过,我下面的第二个不知不觉就出现了。我从她身边挤过去,偷偷看着她,以为她和姐姐是两个不同的典型美女。我妹妹有一种纯粹的空精神。她是一个美丽而成熟的美人。乔娟的长发遮住了他的西装,菱形的嘴角沾着迷人的红色口红。我走近她。这时,车厢里挤满了一些乘客,把我推向她的身体。她右肩扛着一个CUGGI钱包,右背压在钱包上刚好粘住我。是她的气味吸入了她的肺部,她的右腿粘在了她的腿根上。成熟美丽的柔触发酵在我的下半身。这种奇妙的刺激让我的阴茎迅速膨胀。她也感觉到了我的生理变化,看了看,然后不小心挤进了乘客。这种情况似乎鼓励我去侵犯她,于是我毫不客气地把肿起来的重量放在她的手上。我的右腿不自觉地被压在她的两腿之间,来回摩擦着她滚烫的下半身。她让我在不改变姿势的情况下挤压她的身体。我玩的很开心的时候,没想到她反手轻轻握住我的阴茎,然后随着车子的晃动轻轻抚摸我。这种事怎么会发生?这个时候我的阴茎很硬,我的脚因为这种特殊的刺激而颤抖。她的眼睛和尾巴专注地看着我。她咧嘴笑了笑,抬手拉我的拉链。她的手掌伸进裤裆,直接碰到了我的阴茎。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和女人玩过的人来说,我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龟头被她绿色的手指摩挲着,枪管来回握着。我伸手撩起她的裙子,摸着她的下半身。穿了丝袜之后,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衣开始摸索。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女人的下半身。我对自己皮毛中的水分感到非常兴奋。她慢慢靠在我身上,柔软的乳房压在我的胳膊上,腿在下面自动张开。我不耐烦地拨弄着娇嫩的外阴,试图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体。过了一会儿,我只觉得肉很嫩,但我找不到任何洞。这一刻,我的心里很着急。我不在乎这个陌生又美丽的女人会不会感到痛苦。我的中指紧紧地压在嫩肉上。“哦……”娇体。她柔软的下半身,像碎豆腐一样,突然被我劈开,温泉像山洪爆发一样突然出现。我的手指莫名其妙地挤进她的阴部,泡在湿热的泉水里。手指抠着洞口,心想这就是女人的小山洞长什么样。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摸女人的身体。为了更进一步,我伸出中指,插进了她的身体。“啊...啊……”我不知道她是痛苦还是坦诚,但我看到她的眉毛微微颤抖。但是,我只觉得手指被紧紧地裹在一团滚烫的嫩肉里,仿佛没有插进去的尽头,于是我又把它们推进去。“啊...哦...哦……”摸了一个光滑略硬的物体。应该是子宫吗?我心想,我终于摸到了一个女人的最深处。这时,她的上半身虚弱地伏在我的胸前,嘴角轻轻吐出一连串波浪。一对乳房在我的怀里和胸前蠕动,让我心痒难耐。她的手也加速了我阴茎的运动,龟头被她柔软的手掌摩擦着。她的侧脸靠在我肩上,香发拂过我的耳朵。我忍不住把头埋在向宇的头发里。我的手指直直地进出她的洞穴,另一只手摸着她的屁股。她搂住我的腰,靠在我的肩膀上,轻声呼吸。用柔软的手掌握住阴茎太难了。最后双腿颤抖,给一个陌生漂亮的女人注射了精液。这时,我左手的五根手指深深地浸在她的臀肌里,我的右手手指紧紧地压在她的子宫上,于是她张开嘴,咬着我的肩膀喊道:“嗯嗯...米……”

原创文章,作者:余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