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舔...轻轻地...更进一步...

遇到了成熟的桃子全文阅读,遇到了成熟的桃子免费在线阅读-肆意橙色草帽文学网雨后,天气似乎变得更加炎热和干燥,微风吹来时不时是一种奢侈。空气中有一股混浊的气味。人们吸进吸出,这让它变

遇到了熟桃全文阅读,遇到了熟桃免费在线阅读——肆意橘草帽文学网雨后,天气似乎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干,微风不时吹来,是一种奢侈。空空气中有一股浑浊的味道。人吸进去又吸出来,更让人受不了。雷兰关皱眉,越来越快。不久,他来到了他的新家,这也是他真正的家。雷兰冠大学毕业两年,在设计公司工作,工作稳定。公司对他印象很好,生活很安逸。不过最近有两件事让他很不爽:一是和他谈了四年恋爱的女朋友分手了。他知道这只是时间问题,但他并不认为她离开时有什么眷恋。她追的时候,没有同样的动机和感觉。后来他听说她嫁给了一个40多岁的男人,真的太快了。另一件事是关于房子的。工作两年了。虽然工资不低,但是平时花的钱多,存的钱也不多。本来想买小一点的,后来想了想买了大一点的。虽然我的心怦怦直跳,但我为自己感到难过。一个月3000多块就像座山。房子装修后,不管银行欠多少钱,我们都会住进去。对门的一对夫妇也搬进来了。她刚搬进来的那天,兰关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她二十多岁,十九岁。她长得像南方人,皮肤白皙,眼睛大,头发蓬松,给人一种懒散的感觉。但是它的大小形状和北方人差不多。它的高度接近1.7米。它的腿很细,前部很大,后部很大,给人一种粗糙的感觉。整体看起来有点粗糙,散发出一点灵气。后来那人出来了,345岁,戴眼镜,小脑袋,大脑袋,有点秃。他对兰关笑了笑,礼貌地伸出手。他自我介绍说他叫甘,是一家大公司的业务经理。兰关马上想起来了。这个名字挺奇怪的。搬进来的第三个晚上是星期五。因为赶着上班,兰关10点多才回来,不得不吃泡面。看电视吃泡面的时候,听到隔壁有声音。他好奇地关小了电视。我听到一个女人在哭。仔细听。原来那个女人在哭。他好奇地走到书房,轻轻地打开窗户。书房旁边是他们的卧室。夏天非常热。他们没有关上窗户。虽然声音很低,但他仍然能听得很清楚。“哦,更深,更难,哦...哦...哦...哦...哦...哦……”那人不停地喘息,“不行,我要开枪了……”这个女人似乎想要更多。然而,那个人似乎坚持不住了,“啊...啊...不,我要开枪了...哦哦”。兰关意识到自己僵硬了,靠在墙上。我等着他们说些什么,但一切都沉默了。蓝冠有点失望的回到客厅,吃不下方便面。所以,找你最喜欢的自慰吧。但是,如果你觉得电影里的女人不够真实,那就想象阿甘太太感觉好一点,最后出来完成。周六早上,蓝冠还没起床,就听到对面的门开了。蓝冠走到门口,听见甘太太说:“路上小心。””“我估计最快也要三四天。如果延期,需要一个星期。再见!“那是甘先生的声音。声音不大,但兰关一点也不困。他得打扫房间,洗一堆衣服。我一直忙到中午。我按计划去买了一些食物储藏。下周不用出去买了。兰关收拾好东西,打开里面的门。对面的门都开着。甘太太正在打扫房间,她全神贯注,似乎没有听到他开门。甘太太正在走廊里整理鞋架,想从下面找点什么。她的臀部很高,粉红色的睡衣紧紧地塌了下来。兰关可以从后面看到她的内裤。它们是浅蓝色的,非常小。她的大部分臀部都露在外面,穿着睡衣晃来晃去。她跪在地上,白皙纤细的大腿半露在外面。兰关的血沸腾了,但他平静下来,悄悄地走回客厅。然后他故意弄出声响,走到门口。直到这时,他才看到甘太太转过身来,两人相视一笑。甘太太说:“你要出去吗?今天天气很好。我也想出去买点东西。“哦……”兰关觉得有点尴尬。“我要去买一袋大米。恐怕我拿不住了。你能帮我吗?”当然,蓝冠高兴地答应了。“那你等我,我去换衣服。几分钟后,甘太太走了出来,穿着一件深粉色的连衣裙,简单地梳理着头发。兰冠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先下楼了。甘太太在后面,抬头瞥了她一眼。她看见甘太太裙子下的春色。她的生殖器很高,内裤很小。她只能掩护其中一个。兰关好像见过她的阴毛。他突然想起一个笑话:“幼儿园的女老师领着学生游泳,泳衣太小,一根阴毛不小心露了出来。一个学生问:“老师,那是什么?”女老师一颗狠心拔了出来,说:“线头”。想到这,兰关不禁笑了。甘夫人听他笑,问道:“笑什么?兰关说:“我给你讲个笑话,我老公要去旅游半年。" .收拾好后,我的好妻子心疼的递给他一包避孕套,说:如果你在外面忍不住,记得带上。老公兴奋地说:“我在家不太好。我最好用它们。". "说完,兰冠贤忍不住笑了起来,但看向甘夫人,却显得很严肃。他突然意识到丈夫刚刚出差,觉得很尴尬。两个人从市场上买了很多食物和零食——都是从蓝冠买的。甘太太关切地说:“以后不要吃那么多零食,对身体不好。说说有一天想吃什么?我会为你做的。整天在家,无所事事,想着做饭,水平还是挺高的。”兰冠同意了。楼下甘太太拿着小东西,兰关拿着饭。他为自己刚洗过的t恤感到惋惜,于是脱下t恤,赤膊上阵。洗澡总是比洗衣服容易。兰关平时喜欢运动,加上她原本1.80的身高,强健的背部肌肉和线条让甘太太看得足够透。她觉得心跳加快,全身发烫,好像下面湿了。到了门口,兰关放下米袋。甘太太说:“帮我到底。帮我弄进去。”谢谢!“这两个人一路上谈了很多,彼此都觉得有点熟悉,所以甘太太的声音有点刺耳。兰冠帮她把米袋放到厨房。甘太太拿起毛巾说:“擦,脏了。”甘太太还没来得及拿起毛巾就把兰洗干净了。她慢慢地擦洗,实际上很喜欢他的台词。毛巾很薄,她可以通过它感受到他强壮的肌肉。兰关也很喜欢。她摸了摸前方,依然缓慢。他强壮的胸膛感受到她快速呼气的热量,从她敞开的领口向下看着她的乳房。它们是白色的,又大又壮。这的确是一个不生育的女人,但是不一样。坚挺的奶头透过胸罩摩擦着衣服,甘太太乐此不疲。她几乎靠在他身上。兰关觉得自己下半身很硬,就撑起自己的休闲裤。甘太太感到腹部有什么东西。他的意识即将崩溃。她的防线崩溃了。这时,门铃突然响了。他们从陶醉中醒来。甘太太既失望又生气。她走到门口。物业经理来回访房子。甘太太打开门,兰冠不好意思地躲在书房里。聊了一会儿,甘太太把他们打发走了。兰关出来了,两个人都有点尴尬。兰关说了声再见就回家了。甘太太发出来,又说了一遍。不要再和吃打交道了。告诉她你想吃什么。晚上五点,兰关在看比赛,担心晚饭。我听到敲门声,是甘太太。”去我家吃,我的菜是油炸的,试试我的手艺。“兰关只是作秀。不说了,甘太太做的菜真好吃,兰关真的是又饿又好吃。甘太太咬了一口,看着兰官咽下去。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雷,喝点酒。我通常吃一点,喝一点。“好吧,”蓝冠下意识地回答,头也不抬。甘太太拿出一瓶红酒,打开后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刚喝的时候兰关还把它当饮料,但是喝了几杯就有点晕了。其实兰关酒量一般。他还记得第一次喝多了。是在我大二暑假之前,有几个同学在一起,包括小惠。小惠追了他好久,他也没说什么。他们都喝了很多酒,然后去唱歌。当时他并没有喝醉的感觉,但是开始喝酒的时候,他觉得头晕,不知不觉就去了小惠家。小惠嘴里也有酒味。她慢慢给他脱衣服。她的手在颤抖,指尖不时抓破兰关的皮肤。蓝冠似乎很快就醒了。他转向顾客,紧紧地拥抱着小惠。小惠的胸部被他宽厚的胸膛挤压着。他忍不住“哼”了一声。小惠小,小,但是漂亮,五官精致,尤其是小嘴,很性感。其实兰关已经动心了,但是他知道,一个很幸福的承诺是没有意义的。这次你不能错过机会。他从后面抱住小惠,抚摸她的乳房。因为太兴奋太强势,小惠觉得很舒服,不停地发出“哼”的声音。他慢慢解开她的衬衫。她穿着一件低领短袖灰色衬衫。他解开了仅有的三颗纽扣,三下五除二,露出了一个红色的胸罩。她虽然娇小,但是胸一点都不小。她的乳房又圆又壮,粉红色的乳头也变硬了。兰冠用力抚摸揉捏着她。小惠的头往后仰,臀部不停地左右移动。她的臀部摩擦着蓝冠阴茎,她感到一股热浪从她的裙子散发出来。她的屁股也湿了,但是那根棍子发出的热浪似乎更强了,几乎把她的脏水都干了。蓝冠的手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往下走。他摸摸她平坦的肚子,继续往下走,玩弄着她的阴毛,然后往下走。最后,他摸到了坚硬的阴蒂。兰关轻轻抚摸着它,时不时的挤一挤。小惠发了一波“真舒服,兰哥,放松,我好舒服……”。经过这样的刺激,蓝冠的阴茎变得更肿,跳起来。小辉摸了摸,“兰关哥,你的阴茎好硬,好壮,等等。兰关觉得她的脏水透过他的裙子和裤子打湿了他的小弟弟。他继续加大努力,用所有的手掌摩擦她的阴部,并不时揉捏她的阴蒂。每次捏的时候,小惠都会呻吟。小惠的脏水越流越多,兰关感觉龟头湿了。他转向小惠说:“来,吹哥哥的笛子。”按下她的头,解开她的裤子。小惠迫不及待的按住龟头,依然用小手捂着阴茎。兰关的阴茎很长,小惠的动作很大。小惠想起了她平时吃冰棍的感觉。她不停地吮吸和轻咬,让兰关舒服地大叫:“哦...舒服的...愉快的...”她用双手托住小惠的乳房,先用饱满的手掌抚摸,再按乳头。小惠兴奋地吮吸着阴茎。他说完后,她开始挥手,“哥哥,我的小妹妹...太舒服了,都湿了...我想...想要你的阴茎。”兰冠刚到,就抱起小惠,让她骑在自己腿上。阴茎对准小惠的阴道插入。我听到小惠尖叫,“哦...坏哥哥...如此残忍...哦...".小惠的阴道很紧,紧紧覆盖着蓝冠阴茎。幸运的是,她有很多脏水,所以她可以不费力地上下移动。小惠感觉兰关的阴茎越来越粗越来越热,阴道越来越舒服。哥哥,我死了,我很舒服,很努力,很努力……”兰关被鼓励走得越来越快。只有“啧啧”“唧唧”的声音和床上的“吱吱”声非常感人。兰关越来越激动了。我想把你困在一个风骚的山洞里。你舒服吗,骚!“我太舒服了,我的鸡巴又大又粗,简直要了我妹妹的命,哦哦...哦...啊……”。小惠的声音启发了兰关。她动作越来越快,插入次数也越来越多。她感觉小惠的阴道收缩了。“哦,哦,我想飞,别停,哥哥,哦,哦,哦,哦,不,我飞,飞,哦,哦……”兰根感到一股淫荡的精神冲击着他的龟头,忍不住了。她再也不用忍受了。她插了一会儿话,最后拍了下来。小惠接着“哦哦”了一声,把头靠在兰关的肩膀上,轻轻咬着她的肩膀。她的乳房摩擦着蓝色王冠的胸肌。就这样,他们有了第一次,但是兰关因为没有经验,感觉不是很好。以后很多次,感觉好多了。小惠很波浪。她不让他去学校操场、树林、花池,甚至自习室、教室。她总是抓着阴茎,轻抚龟头来上课。虽然兰关平时很随意,除了小惠没有接触过其他女人,但他很清楚小惠不是。她之前和老村民有过同样的经历,和体育部的A帮也有过同样的经历。至于更多,兰关没多想。所以,他知道他们分手只是时间问题。今天面对甘夫人,他觉得似曾相识。不过甘太太比小惠丰满多了,能引起他的性趣。甘太太什么都没吃,却喝了很多酒陪兰关。甘太太把她的包里装满了酒和食物。兰关应该早就走了,但他很清楚干夫人为什么请他吃饭,所以他留下了。甘太太收拾行李说:“雷,你喜欢看电视吗?”就像“蓝冠说的是实话”,现在电视上没有好节目。最好看一些电影。我会给你找一些。”说着,打开影碟,把它放在光盘里。然后他坐在蓝冠旁边。蓝冠知道得很清楚,但什么也没说。影片上映时,正如兰关所料,一个日本男人和一个女人正在喝茶。兰关下意识地看了看她面前的杯子。甘太太拿起茶,手有点颤抖。然后照片里的两个人开始调情。甘太太这时坐了下来,腿不自觉地碰到了兰关的腿。她穿着短裙,蓝色的皇冠和大裤子。两个人的肉体直接相遇了。蓝冠没有回避,而是走近。她发现兰关很配合。甘太太知道兰官默许了,就更加放肆了。她坐在兰关的腿上说:“哥哥姐姐真的很需要你。兰关的心怦怦直跳,双手环腰,脸贴胸。"。 "哦..."她发出了第一声猥亵的叫喊。"好哥哥,好姐姐,我会让你满意的。”说着,脱下了他的t恤。他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结实的胸肌和乳头,兰冠觉得自己的阴茎突然突兀的向上,碰到了她的屁股。”我们就像电影里一样,好吗?“甘太太似乎有预谋。兰根什么也没说,把甘太太放在地毯上,然后把手伸进她的胸口,急切地揉着她的乳房。”胸真的很好,太丰满了,好舒服?”兰关跟着电影里的步骤走。脱掉甘太太的裙子。她只有一个胸罩和一条裤子。胸罩是粉色和白色的,上面有黑色的花。她已经很丰满了。激动的时候两个奶子差点把胸罩撑破。蓝冠先挤压整个乳房,然后用手指触碰胸罩内的乳头。甘太太和电影中的女主角一样呻吟。然后兰冠解开她的胸罩。一对大奶子出现在他面前。它们又大又白。因为不哺乳,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又小又硬。比电影里的女主角性感多了。兰关贪婪地用嘴吮吸着奶头,把整个乳房挤得紧紧的,让奶头突出来,用舌头舔了舔。甘太太开始叫“哦...太舒服了...哼...兰根的手移到了他的下半身。他终于可以仔细观察她的下半身了。它很美,腿很长,肚子很平,没有赘肉。阴部很高,从外面看一定很胖很美。兰关用手指抚摸她的阴部。脏水穿过他的内裤,弄湿了一大片,比较光滑。蓝冠逐渐增加力量,打算留在阴蒂处,增加力量。“哎哟...好舒服,呃...哦...哦...我妹妹是如此...太舒服了。”她把手伸进蓝冠裤,从内裤里抓过蓝冠阴茎,不停地抚摸。“哦...我哥哥的阴茎太大了。”兰关就更兴奋了。他让甘太太像狗一样仰面躺着,因为他记得早晨的情景,所以这次他可以大胆地享受。他最欣赏的是她丰满的臀部。因为激动,脏水浸湿了裤衩,粘在屁股后面的沟里。裤衩小,大白屁股一半露在两边。他开始抚摸它们,甘太太开始合作地来回走动。兰关不能再等了。他慢慢脱下她的内衣,露出她的整个下体。太诱人了。甘泰平躺着,肛门和生殖器都在眼前。肛门呈粉红色,有一条肉缝凸出很高,阴唇很肥,好像被脏水放大了。兰关先用手掌按住,然后探入缝隙,来回抚摸摩擦。“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他不想停下来,因为他想看看甘太太有多少浪。兰关觉得很舒服,因为小惠教的很认真。甘太太的臀部摆动得更厉害了,嘴里的声音也更大了。”太舒服了,嗯...啊...杀了我妹妹...被杀的妹妹...哦...那兰关见他停不下来,又受不了,于是有了主意。"。她转过头,用颤抖的手脱下了蓝冠长裤。几乎是被迫把兰关推倒,用内裤去摸舔他的阴茎。蓝色的牙冠很有用。这就是他想要的。”姐姐让你舒服...让你...舒服”。她迫不及待地想脱下她的蓝冠内衣。蓝冠的粗阴茎终于爆发了。甘太太似乎吓了一跳。她没想到会这么大,这么长,这么无聊。”我哥哥非常擅长做派,我非常喜欢...“在‘哦’字从她嘴里出来之前,她已经把龟头含在嘴里,用舌头舔了舔龟头周围,吮吸了马眼和从蓝冠溢出的精液。然后捏住整个龟头的前部,用小手捏住下部,熟练地上下活动。由于过度运动,刚梳的头发比较松散,覆盖了整个脸,发梢在扫描蓝冠的大腿,有点痒。甘太太继续用力吸气,嘴里还发出模糊的“哦哦”声。兰关觉得小哥哥一热就会爆炸。她摇晃着身体,阴茎在嘴里不停地颤抖。她感到狂躁,需要安慰。他转过身,骑在兰关的胸前,蹲下来,用大屁股盖住兰关的脸。兰冠立刻明白了。面对她的阴部,拉出她的阴唇,露出她的阴蒂。阴蒂已经很硬了,很小,粉红色。感觉在跳动。泡在脏水里,看起来很嫩。享受了一会儿,兰关开始动了。他和小惠因为条件不允许,没打过这个位置。但他舔了一下小惠,知道很舒服,就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每次舔的时候,甘太太的大屁股都会扭动,发出“哎呦Boone”的声音。脏水顺着阴唇流下,几滴落在兰关脸上。甘太太激动得嘴巴都快张开了。在她的手术下,兰关的阴茎变得更粗,几乎塞满了甘太太的嘴。她用双手用力向下推,将阴茎拉开,使之越来越直,露出龟头和前面。然后她用嘴上下吮吸,用巨大的动作上下移动。兰关很喜欢,忍不住发出“哦哦哦”的声音。结果,他的嘴动得更快了,力气也加大了。甘太太有点不知所措。”哦...哦...说着,坐了起来,直起身来,整个屁股遮住了兰关的脸,来回扭动着。"。兰关的动作没有停下来。哎哟...一半...好舒服...我哥哥真的会玩,懂吗...毁灭我……”他说着,动了动自己,不等兰关的舌头,就在兰关脸上来回摩擦生殖器,让兰关的脸上充满了爱液。她太激动了,背对着蓝冠向前走,分开双腿,抬起阴茎,直接插入阴道。随着“哦哦”的叫声,她不停地上下拉了几十下,扭动臀部,做圆周运动。这种动作,蓝冠觉得龟头直接碰到了甘太太的花心,揉得更恐怖了。甘太太的阴道很紧。她故意用力挤压,让脏水从蓝冠阴茎上“吱吱”和“低吟”。她的头发随着动作来回舞动,大奶子上下抖动。甘太太上上下下,左右前后,仿佛用尽了无穷的力气。她不停地喊:“有一只大公鸡,把一只小公鸡插进一个小洞里真好...有个小的真的很酷...有一个小的很酷...有一个小的很酷……”兰关也受到了鼓励,拉着阿甘太太叫了一声“啊”,浑身发抖。阴水被挤出来,兰官全切根进去,酒精的力量,动作很大,双手抱住腰,任由阴茎。甘太太因为用力过猛,被他往前推,像狗一样在地毯上来回爬行。“哥哥的阴茎是...太长...哦...太好了...太久了……”她语无伦次的话让兰关想笑,继续加大力气,九浅一深,九深一浅。甘太太一直在爬,好像在躲。其实她一直在拉拉扯扯,臀部随着阴茎的节奏来回摆动。她爬到沙发前,双手抓住沙发,躺在上面,这样她就能更深地承受蓝冠阴茎。兰关觉得自己的阴茎被脏水打湿了,膨胀得更厉害了。甘太太的臀部扭得更厉害了,不停地制造波浪。“哥哥,我妹妹死了...我...我想飞翔...兄弟,不要...不要停下来...哦...哦...哦...凉爽的...啊...不要停下来...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把她的一条腿放在沙发上,露出后门,拔出阴茎,把腿上的爱液和小洞里的脏水挖出来,敷在肛门上,然后把阴茎直接插入肛门。甘太太好像没经历过这种情况,有点紧张。”兄弟,你真坏。”关先是进去了一点,然后慢慢地进了整根。甘太太颤抖了一下,又挥了挥手。好像很有用。她的肛门更紧了,蓝色的皇冠,不管她疼不疼,都泵过她的身体,最后忍不住射进她的肛门。随着他精液的注射,精液从她的肛门挤出,顺着她的生殖器流到她的腿上。兰关把甘太太抱在胸前,轻轻抚摸她丰满的乳兄。还是很难...年轻真好……”你还想要吗,姐姐?”“嗯,你很坏。兰官见他答应,便说:“我还是再休一日罢。"。我累了。“其实他并不累,只是醉醒了,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们热了一会儿,然后穿上衣服。甘太太根本不穿内衣,也不穿胸罩,只穿了一件睡裙来告别兰关。

原创文章,作者:陌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