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我好舒服,好粗好长。我还是想要

那天下午下课后,我经过一个安静的楼梯,发现应晖独自一人在偷偷哭泣。在我的印象中,应晖一直是一个安静聪明的女孩。虽然我不太了解她,但我还是不忍心看到她一个人伤心。所以我走上前搂着她的

那天下午下课后,我走过一个安静的楼梯,发现应晖独自偷偷哭了。在我的印象中,应晖一直是一个安静而聪明的女孩。虽然不太了解她,但还是不忍心看她一个人难过。于是我上前一步,搂着她的肩膀,轻声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应晖沉默了几分钟,然后慢慢擦干眼泪,告诉我她和男朋友分手了。我安慰她,渐渐让她平静下来。“娟娟,你陪我去逛街好吗?”应晖茫然地看着他纤细的手指,向我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当然,我欣然同意了。之后,我们去东部购物。随着时间的推移,应晖慢慢忘记了不愉快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买了一些衣服,手里拿着大大小小的袋子。我发现应晖买的所有衣服都是能很好地展示她的身材的类型,这和她以前的服装风格完全不同。在我的印象中,应晖要么穿着朴素的西装,要么穿着更中性的t恤和牛仔裤,她今天下午买的衣服要么是紧身肩带或露背,要么是超短迷你裙或几乎露出臀部的短裤。最后,她干脆换上了更衣室里的新衣服——粉色紧身t恤和白色裙子。哇...我就不信眼前这个辣妹是刚被男朋友抛弃的同学!“别看你身材精致!”我没有奉承她。应晖的身材真的很“有前途”,尤其是她胸前的乳房,比我的至少大4英寸,但是很大,但是不够大。我是胡安胡安,但我回到了城市。我建议她买一个可调节的胸罩,这样会让她更有魅力,于是我们去内衣专柜买了一个有支撑高注意力和乳沟功能的胸罩。当应晖挑选内衣时,我发现她实际上戴着一个E罩杯!看来我们班的恶霸一定是应晖。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应晖说她仍然想和我一起去一个疯狂的地方。不是我买的。她以为我同意了,然后打车带我去了台北一家著名的迪斯科酒吧。我们一进去,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和盛装的男男女女淹没了。应晖,一个有着天使般脸庞的大胸辣妹,很快就开始和一个来找她聊天的陌生男人跳舞。可能是因为我的衣服太简单了——深棕色短袖紧身衬衫和长裙,还没被发现。不过还不错。逛了这么久,就趁这个机会休息了。我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座位,又看了看舞池。我看不见应晖。“这个年轻人在哪里?”我喃喃自语,没有注意到一个黑暗的人向我走来。“嘿!怎么会有人让一个绝色美女独自坐在这里?”我对他的赞美报以浅浅的微笑。“你好,我叫高。”“我叫胡安·胡安。”胡安胡安,多可爱的名字。我和朋友打了个赌...”他指着不远处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那人看着我们,向我们招手。”有点尴尬,我们打赌...,那个,啊!首先,我们绝对无意冒犯胡安小姐。决定权在你手中。这.....我想,如果你愿意,我们打赌的赢家愿意分享你一半的赌注...”他的笑容有点暧昧。我眨了眨眼,不自觉地看着他,劝他继续。”总之,我们赌的是你内裤的颜色,娟娟。我赌黑色,阿良赌粉色。输了就要再交一万,其中可以拿到五千。”“啊?“我想我现在一定脸红了。没想到我的内裤颜色会这么大。”所以,我只需要告诉你谁是对的。”“哦,当然不是,不然那五千块钱也太好赚一点了。你必须出示证据,也就是说...”他停顿了一下,吞了一口水。我们希望你能当场脱下来。”“这个...这也是……”他见我没有马上拒绝,继续劝我。“我知道对一个女生来说有多难,但决定权在你手里,我们绝不会强迫你。”我没有回应,他就提出了更优厚的条件。“如果阿良和我错了,那么我们每人给5000美元,全部属于你。”我觉得我是因为穿了白色内衣才渐渐感动的,只要我愿意脱下来,马上就有一万块。“但是你脱了内衣,它就属于我们了,好吗?”我想了一下,在心里分析了这件事的利弊。其实我不是单纯的小姑娘,我有点好色。平时很少穿内衣,胡安少穿裙子是很常见的。我只想在公共场合脱下内衣...太刺激了。“好,成交。”我下定决心了。“现在宣布答案……”我蹲下身子,把我的窄裙子几乎卷到脚踝,直到离膝盖大概15厘米高,以至于我那修长的白粉嫩、线条均匀的腿出现在身高前面。周围一些人的目光不安地瞥了一眼。我今天穿的内裤是系带的,只要把手伸进裙子里轻轻一拉,解开绳子上的结,内裤就很容易脱下来。但是,我故意激起他们的食欲,用双手抚摸他们的大腿。然后,我慢慢摆出挑衅的姿势,把手伸进裙子里,慢慢脱下内衣。当我把白色内裤掉到膝盖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高跟内裤的裆部有明显的突起。然后,我把内裤全脱了,递给高。“你输了,是白的。”我随手把卷好的裙子放回原来的长度。这时,留着小胡子的阿良走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五千美元。高的笑脸上出现了暧昧的笑容,对我说:“我愿意接受赌博的失败。”...今天只花了一万块给你买了一条内裤,有点贵。我不知道胡安是否愿意附上一份礼物,这样我就可以很容易地失去高笑。”他说,从钱包里拿出5000元,把他们丢失的10000元递给我。我觉得他们也很值得信任。他们从衬衫外面解开了我的无肩带胸罩,然后解开了我胸前的两个扣子,慢慢地把胸罩拿了出来,递给了高。他们盯着我的动作,好像害怕透过任何一个锐利的镜头。”满意!“我拿了钱,转身走了,没给他机会碰碰运气。我走进跳舞的人群,试图找到应晖,但没人能找到他。相反,我吃了很多豆腐。有人趁此混乱,偷偷摸摸的摸我的胸口。因为没穿胸罩,只被一件薄薄的衬衫碰了一下。粉红色的乳头慢慢凸起,在紧身短袖上形成两个漂亮的凸起。然后大家都知道我没戴胸罩。经过长时间的寻找,我看到应晖在一个灯光昏暗的地方拥抱一个陌生人。当我走近时,我突然发现应晖的t恤和胸罩被拉了起来,露出巨大的乳房供一个陌生男人舔。这个男人不停地前后摇晃他的臀部,导致应晖呻吟,但是音乐太吵了,我没有仔细听。我不知道应晖在喊“啊...啊...啊...啊...".应晖好像被强奸了,脸上淫荡的表情说明她很喜欢。”啊...人...人们无法忍受...啊...请...憎恨...啊...你怎么能这么笨...啊...啊...啊...啊...”应晖一边摇头晃脑,一边摇着系得高高的马尾。看着看着,发现两腿之间流着几滴粘稠的液体,呼吸心跳渐渐加快。突然,有人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我。我立刻回头,但那人立刻把嘴唇凑在一起,给了我一个深吻。我没有时间回应,我只是激动,无法抗拒他的吻。不久之后,我无法让他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他进一步把手移到我胸前,用衣服揉捏我的乳房,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抚摸我扭曲变硬的乳头。”没有胸罩的小顽童...,让我给你好疼?"他对着我的耳朵吹气,用低沉的声音引诱我。"不...不...啊...“他不自觉地解开我的胸,把粗糙的手指伸进衬衫,继续玩弄我高耸的胸膛。”哦...多娇嫩的皮肤啊!乳头的颜色真的很美。”他轻轻地、沉重地握着它,渐渐让我喘不过气来。我觉得我在酒吧里不容易被自己的胸给忽悠。我是个陌生人,我不知道。即使不能相信自己,我也没有反抗。!我真的是天生好色的女人吗?......我喘着气的时候,他在鼓励下大胆地探手,从腰间伸进裙子,摸了摸我又细又软的阴毛。”哇!你这个小婊子连内裤都不穿...嗯?已经这么湿了,看来你今天不晒我就不舒服了。他开始用右手翻动我两片湿漉漉的嫩唇,用指尖抚摸我的小豌豆,让我呻吟:“啊...啊...不...不要这样做...啊...好...龙头...哦...不要伸出你的手指...好痛...啊...啊。“啊...啊...快点回来...啊...受不了...啊...人们想...想输吗...啊...啊!”第一次涨潮没多久我就卡了。我两腿之间释放出大量乳白色的液体,让他的手、我的大腿和裙子都变得极其潮湿。“啊...你很容易达到高潮。之后,我用我的大烘干机烘干你。不擦干就晕了?”“喊...啊...让...让...让别人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吧?”“那对你来说太便宜了!”而他会脱下我的长裙,露出我白白的圆圆的小屁股。当时我还是背对着他。他二话没说,拉开裤子拉链,拿出一根硬邦邦的阴茎,从后面戳进我湿软的洞里。“啊...啊...啊...啊……”这时我站着上半身微微前倾,他很努力的进出,我只好往前走了几步,我们就一直往前走,直到我的手碰到了墙。现在我的姿势是向前弯腰,双手扶着墙,双腿微微伸开,这样他就可以很容易的从后面撞上去,我的长裙已经掉到脚踝了。“干,别看你这个好色的小骚货,洞真紧!我对我哥哥感觉很好...该死,太紧了,太灵活了……”我很生他的气,很快就没办法了,快要到高潮了。突然全身抽搐,毛孔收缩,像泉水一样放出液体。他巨大的阴茎被我收缩了一段时间的精致的洞紧紧束缚住了,似乎撑不住了。他一把抓住我的腰,疯狂地加速引流了几十次,然后用力一推,将滚烫的浓缩精华注入我的体内。“狗屎!对不起,我没办法,我没办法……”拍完戏,男的匆匆离开,把我留在黑暗的角落里,无力地躺在我身边,平息高潮过后的情绪。几分钟后,我突然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在公共场所,只有丁荣一个人要赶紧穿衣服。我立刻穿上长裙和外套,然后去更衣室换上今天刚买的西装。当我今天带应晖去买内衣时,我开始后悔没有买自己的内衣。现在穿的是新的白色羊毛长袖衬衫和同色同料的紧身裙,但是不穿胸罩和内衣。我一走出更衣室门,就看到一个很随意的向我打招呼,刚才干扰你的那个人就站在她旁边,冲我咧嘴一笑。“怎么做?你刚才喜欢被插吗?可爱的隽隽同学……”应晖走近我的耳朵,暗示她刚刚发现了我的秘密,并向对方展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我毫不客气地反击了。"但是,她不够淫荡,没有脱下内衣公开卖。"这时,高赫出现在我旁边."我的三个新朋友对你很感兴趣,想请你吃点东西。……怎样?“我想拒绝,但当我看到应晖的眼睛时,他很不安,觉得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慧,你怎么了?他不舒服吗?”“哈哈,这小辣妞吃了点药,现在真是个妓女!”“你要是有心放过她,可以拍拍小屁股回家。否则,你最好乖乖地跟我们走,免得这个肮脏的应晖被我们炸飞。“就这样,我一步一步走向狼群设置的陷阱,因为我没有出路。事实上,我心里一直有一点好色的想法。刚发生关系后,我就被激起了一种疯狂的性欲,持续了很久。我不知道接下来的三个人会对我和应晖做什么,但我在危险和恐惧中有一些兴奋和期待。然后,我们五个人离开了酒吧,开车去了阳明山一个安静的地方。在公共汽车上,我被迫吞下一些药丸。我想是迷奸药,所以我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我依稀记得我和应晖在荒野中被他们三个轮奸了。反复引流,阴唇肿胀外翻。甚至我的嘴,甚至我的菊花芽也不放过。但是我还是大声的轻轻的尖叫,导致他们三个分别拍了好几次,应晖也因为我的猥琐被救了好多次不被灭。

原创文章,作者:心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