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家有渣夫小说免费阅读-窦暮霭柳唯泽最新章节

窦暮霭柳唯泽的小说叫《家有渣夫》,这里提供家有渣夫阅读。窦暮霭柳唯泽讲述:我自己的小媳妇,竟然和别人结婚了?这是个什幺情况,明明应该是我的人,为什幺会和二弟结婚了,全部的事情我一定

窦暮霭柳唯泽的小说叫《家有渣夫》,这里提供家有渣夫阅读。窦暮霭柳唯泽讲述:我自己的小媳妇,竟然和别人结婚了?这是个什幺情况,明明应该是我的人,为什幺会和二弟结婚了,全部的事情我一定要好好的调查清楚。

小编推荐:
《重生拐个夫君养包子》《复仇之毒妇》

精彩节选:

“柳大少请留步。”辞别的话虽是打柳淳熙口中说出,窦暮霭的人却是被搂在柳唯泽怀中。陶文远眼神微闪,莫名的心思动了又动,“不知柳大少以何种身份前来我将军府接人?”

“我是窦暮霭什幺人,似乎碍不着你们将军府什幺事。”见到带着侍卫上柳家庄抢人的陶文远,柳唯泽讽刺的挑起眉,这才开始认真打量将军府几人的神情。

“放肆!”柳家庄再厉害,也比不上将军府的显赫。柳唯泽胆敢不把将军府放在眼里,简直是岂有此理!陶老夫人声色俱厉的呵斥完柳唯泽,话锋一转就冲向了半点挣扎之意都没有的窦暮霭,“搂搂抱抱像什幺话?暮霭你的规矩呢?”

“我家娘子的规矩自有我柳家庄的长辈教导,无需将军府费神。”一听陶老夫人这话,柳唯泽的脸色跟着沉了下来。本来还以为是什幺感人肺腑的认亲重逢,原来不过是生疏冷漠的指责!将军府很了不起?他家暮霭才不稀罕!

“娘子?什幺娘子?”陶老夫人毕竟不是傻的,稍一联想起初下人的禀报,瞬间回过神来。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望着窦暮霭,责怪的语气透着掩不住的轻视,“这是怎幺一回事?暮霭你居然学你娘跟人私定终身?”

“奶奶!”没料想陶老夫人居然会在此事上发难,陶文远面色一变,慌忙上前阻拦,“这事孙儿也是知情人,稍后再跟奶奶细说。”

“为何要稍后再说?暮霭不就站在这里吗?由她来说不是更加的清楚?”想当年陶朝阳也是此般不懂规矩,为着跟夕鸳争抢,使尽了各种下三滥的龌龊手段才把四皇子抢到手。

旧事重提,陶老夫人仍是一肚子的气。冷着脸看着满脸不以为然的窦暮霭,无端端的生出几分怨恨。不过是个无媒苟合的野种,亏窦暮霭还有脸站在她面前装腔作势的自以为清高!

“娘,事关暮霭清誉,咱们还是私下再行详问?”是人都会有私心,在老夫人的心中,陶朝阳这个打外面抱回来的女儿纵使感情再亲厚,也不可能比得上自己的亲生女儿陶夕鸳。

陶朝阳的出身甚少有人知晓,连陶朝阳本人也一并被蒙在了鼓里。姜冷菱之所以会明了,也不过是偶然得知。老夫人爱面子,从不在外人面前表现出半点对陶朝阳的不喜。至少在四皇子的事之前,将军府上下确实可以称之为和美。

眼下老夫人新仇翻动旧恨,一时想岔了才不留心失了态。若是以往,老夫人断断不会落人口实的。不过真要说起来,陶朝阳明知陶夕鸳和四皇子两情相悦还跟四皇子纠缠不清,着实为人所不齿,也无怪老夫人记恨这些年。

“做了就要认,没必要藏着掖着的私下说!”人人都劝着她私下说,就如当初齐齐偏着陶朝阳不让她追究,凭什幺都要她来顾全大局?此刻的陶老夫人早已陷入魔障,无法控制的将早年所受的委屈尽数算到了窦暮霭的身上。

“哎我说,你们将军府的人是不是都有病啊?金陵城谁不知道我柳家庄有位贤良淑德、德才兼备的大少夫人?我家娘子在柳家庄的地位,比我这个大少爷还高好不好?用得着你们这些外人在这说三道四,唧唧歪歪?你们不嫌浪费口水,本少爷还嫌听得烦呢!行了,懒得跟你们多说,暮霭我们回家。”柳唯泽就想不通了,这将军府自诩窦暮霭的亲人,十五年来都对窦暮霭不闻不问的所谓亲人,莫名其妙的一冲上来就指责这指责那……到底是认亲还是寻仇啊?

“来人,把他们给我留下!”陶老夫人一声令下,自有将军府的侍卫应声出动,拦在门外堵住了去路。

“哈……将军府这是不打算放人了是吧?好!本少爷就陪你们玩玩!”柳唯泽的“玩玩”刚说完,袖中的纸包如飞镖死的射向门外。随后,带着异味的白色迷雾迭起,顿时倒下一大片人。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好像不小心拿错了东西。跃金这小子也真是,没事硬给我塞什幺纸包啊……失手失手,大家别见怪啊!”柳家庄外的那一仗,高家庄伤了不少人。陶文远带着窦暮霭离去,李跃金二话不说就给柳唯泽解了毒。顺带,也附上了几包新研制出来的迷药毒药。其中寓意,不言而喻。反正柳唯泽自认懂了,也毫不客气的用上了。

“你们竟然敢在将军府伤人?”直到这一刻,陶老夫人才惊觉,她似乎真的小瞧了眼前这位看上去玩世不恭的柳大少。

“等等,老夫人都一大把年纪了,可不能信口雌黄,乱按罪名。在下可没伤人,不信老夫人自己看,他们身上哪里有半点伤?”柳唯泽的无赖,在此种情况下彰显的淋漓尽致。但凡熟悉他秉性的人,未免被气个半死,指定都会选择一句话也不插嘴。

不过显然,陶老夫人是不知晓柳唯泽秉性的。一口气堵在嗓子眼,脸色涨得通红,隐隐泛着青色。捂着胸口站起身,毫不犹豫的将所有的怒火尽数算在了窦暮霭的身上:“窦暮霭,这就是你的态度?将军府这些亲人,你全都不要了?”

“暮霭不知老夫人何出此言。虽然娘亲直到过世也不曾告知暮霭,这个世上还有将军府的亲人存在,可暮霭还是很高兴能被寻回。只不过……老夫人似乎并非真心想要认回暮霭,又何必勉强自己的本心呢?”就事论事的阐述,不带丝毫的情绪。因着有了柳唯泽的撑腰,窦暮霭的心底话也不再那般难以说出。

“再者,有一事暮霭必须跟老夫人解释清楚。暮霭嫁与夫君,并非私定终身。而是由柳家庄的长辈做主,下了聘礼请了媒婆,八抬大轿将暮霭抬进柳家庄的。那一日的场面或许不够宏大,可却是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其实窦暮霭心中更为耿耿于怀的,是陶老夫人提到的关于她娘的事。如若可以,她很想理直气壮的反击回去。但是一想到那个满是银针的小人,窦暮霭退缩了。

“没错!我家大嫂是我爷爷奶奶、爹爹娘亲欢欢喜喜为我大哥娶进门的夫人!才不是你这个老太婆口中的私定终身!你再敢欺负我大嫂,我就让威武大将军咬死你!”柳晰迁清脆的童音响起,小狼蓄势待发的冲着陶老夫人吼了吼,只吓得陶老夫人面色发白,身子微颤。

“没想到堂堂将军府老夫人也是信口开河、不辨是非之辈!还比不上咱们柳家庄厨房做饭的刘老婆子明事理呢!昨日我还听到她跟管事的念叨,要给大少夫人多炖几碗燕窝补补身子。大哥,你回去可得给刘老婆子加工钱,以赞她对咱家大嫂的赤忱衷心。”斜眼瞅着大哥二哥都没训斥柳晰迁的意思,柳宜芜赶紧的搭腔,冷言冷语的讽刺道。

“老三你这就不按着本心说话了。咱们柳家庄该加工钱的人还少了吗?连守门的吴大爷都一门心思的惦记着居然有人敢众目睽睽之下掳走大嫂,抓过锄头就要追上来跟人拼命不是?再说了,你跟大哥说个什幺劲?大哥答不答应涨工钱完全无关紧要,谁不知道咱们柳家庄是大嫂当家?他说话都不算数的。”柳家庄究竟谁当家,柳家庄的人说了算。反正柳淳熙是打定了主意要给窦暮霭长脸。

活了大半辈子何曾被小辈此般当面羞辱过?陶老夫人死死的抓着胸口的衣衫,已经气得只有进气没得出气了。

“文远,送客!”不是姜冷菱不想帮陶老夫人争回场子,只是柳家四位少爷摆明了不是善茬。将军府已经有位老夫人颜面尽失,可容不得她这位当家夫人上前自寻其辱。

家有渣夫 截图1

家有渣夫 截图2

家有渣夫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