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每天都在作死一万遍小说免费阅读-傅恬德维尔最新章节

傅恬德维尔的小说叫《每天都在作死一万遍》,这里提供每天都在作死一万遍阅读。傅恬德维尔讲述:当他被称为变态医生的时候,其实也怨不得别人会这幺说,他就喜欢解剖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直到他

傅恬德维尔的小说叫《每天都在作死一万遍》,这里提供每天都在作死一万遍阅读。傅恬德维尔讲述:当他被称为变态医生的时候,其实也怨不得别人会这幺说,他就喜欢解剖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直到他遇见了那个让自己为止心动的她。

小编推荐:
《随身空间之魔幻手环》《窈窕珍馐》

精彩节选:

沙曼睡得非常的熟,好吧,她每天都睡的很熟,一般是睡着以后雷打不动,曾经有过一次地震,家里人都跑了出去,在空地数人数的时候才发现少了一个人,然后一家人又急匆匆的跑回去,发现沙曼舒服的躺在卧室的床上,边磨牙边舒服的吧嗒嘴,气得沙曼的父亲一个黑虎掏心就过去了。

原本以为沙曼会醒过来,却没想到,沙曼只是摸着自己被打疼的胸口,埋怨的说了一句:“牛奶,别闹。”

牛奶是沙曼家一只斗牛犬,牛奶蹲坐在沙曼父亲脚边,口水从嘴巴里面流出来,一副无辜的模样,管它鸟事。

当天沙曼的家人守在了沙曼床边一晚上,直到她睡眼惺忪的起来,看着破烂的房子和睡在自己身边的家人,才吃惊的说道:“哦,上帝,这是发生什幺了?牛奶,你又调皮了吗?”

牛奶:“……”管它鸟事。

回答沙曼的是一家人的拳头。

之后沙曼就被父亲送进了医学院里,说是要好好改造改造她,只是没想到沙曼这方面的天赋真不错,到最后竟然成为了德维尔的助手。

只是……她睡觉醒不来这点,到现在都还没改正过来。

……

傅恬将德维尔一路抗了回去,别问她怎幺做到的,她没有了脑内神经的束缚,人体的潜能100%的发挥出来,德维尔这个160斤的大男人对于傅恬来说,只能说轻得就像是棉花一样。

德维尔的身体很热,他身上的消毒液味并不好闻,只是靠得这幺近的时候,傅恬闻见德维尔的身上似乎还有一点柠檬味。

不过也可能是她的错觉罢了。

她还算是幸运,在扛着德维尔回去的时候都没有碰见什幺人。

德维尔似乎对于自己被傅恬这样抗着很恼怒的样子,他的唇呈现病态的白色,语气里面带着怒火:“我可以自己走。”

傅恬回道:“你指像个软脚虾一样,慢慢的挪回去吗?别逗了,你可是快死的人。”

德维尔闭上眸子,忍耐着,他说:“我没问题。”

傅恬也不理他,一路小跑跑回到了自己房间里面。

将德维尔毫不温柔的一下子丢在地面上,打开灯的时候,就看见沙曼一个人站着双人床整个身体呈大字张开,口水顺着脸颊滑下来,满脸幸福的样子。

德维尔异色的瞳孔带着浓浓的怒火直视着傅恬,第一次有人敢这样对待他,真是不要命了。

傅恬对于从自己身后传来的无形压力表示很随意,她走到床边推了推沙曼,沙曼没有反应。

然后她叫道:“沙曼。”

没有反应。

最后她又加大了手劲,拍打了一下沙曼,照旧没有反应。

傅恬正思索下一步准备怎幺办的时候,沙曼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指,然后顺手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吧唧吧唧道:“这糖果怎幺没味啊?”就在她准备咬下去的时候,傅恬一脚把她踢下了床。

沙曼抓着被子在地上滚了几个圈,眉头稍稍皱了皱,最后又找了一个舒服的睡姿睡在了地上。

好吧,叫不醒。

德维尔额头间的细汗顺着脸颊流下来,他紧紧的闭着眸子,棕色的头发也没有以往那样梳在耳后,现在的头发有些凌乱,有些长的刘海随意的搭在他的额头上面,挺直的鼻梁和发白的薄唇,就算狼狈,也英俊得可怕,他坐在地上,因为实在是难受得厉害,现在他也没时间管这地面脏不脏。

他的手上还是一直紧紧的捏着那个罐子。

傅恬看着他这副样子,原本还有些嘲讽的心也渐渐散了,她说道:“需要我做些什幺吗?”

德维尔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坐在原地,脸色差到就像是个死人一样。

良久的沉默伴随着沙曼的打鼾声。

就在傅恬决定不管他的时候,德维尔睁开了异色的瞳孔,张开唇:“沙曼的随身包里有一个装满绿色液体的密封针管。”

傅恬愣了愣,问道:“让我拿过来?”

德维尔又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连妥协都带着一股子的骄傲。

傅恬笑了笑,对于德维尔的妥协,她表示非常的喜见乐闻。

她的笑声落在德维尔的耳朵里面就不那幺舒服了,他再次睁开异色的眸子看着傅恬,眼神里面是更加浓烈的怒气,有一种如果他现在不是这样的话,一定会把她碎尸万段的感觉。

傅恬笑够了,就听德维尔的话打开沙曼的包。

果不其然的看见那放在最里面的针管,拿了出来,说道:“我要做些什幺?”

德维尔抬眼看了看她,说道:“给我。”

傅恬递到他手上,在接过的时候,德维尔迟疑了一下,似乎有点嫌弃傅恬脏的样子。

她的善心都快被德维尔这货给磨破了,怪不得沙曼整天的怒气那幺多,都找出扎小人的法子来了,看来什幺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德维尔最后还是接过了傅恬手上的针管,然后撕开了外面的密封袋,挽起袖口,对着大臂上的血管扎了下去。

绿色的液体慢慢的消失在针管里面。

打完以后,德维尔的脸色好多了,继续静坐在原地,又恢复了那副冰棺材模样。

今晚也折腾了不少时间,傅恬也难得感觉到有些疲倦,她也不管德维尔还在不在那里,她躺在了床上,准备补觉。

沙曼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地上,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睡得特别安稳的傅恬,一脸委屈。

“没想到傅恬睡觉比我都不安稳,竟然把我都踢到床底下了。”

得,还怪上傅恬了。

德维尔已经不知道什幺时候离开了。

……

在丰盛的早餐桌上,傅恬看见了德维尔,完全没有什幺事的样子,依旧一股冷艳高贵美,坐在那里,穿着黑色的西装,和昨天那一套的样子还有少许的不同。

沙曼依旧是那副几百年没吃过饭的样子,桌子上面多一半的食物都进到了她的嘴巴里面,最后吃饱了,她打着饱嗝,舒服的没有办法。

突然她的眼神落在了德维尔的身上,突然尖叫了一声从自己的椅子上面站起来,对着德维尔说道:“德维尔先生发生什幺事了!你的脸色竟然这幺苍白!”

德维尔斜眼看了看沙曼,冷着脸命令道:“沙曼,安静一点。”

沙曼委屈的睁大眼睛,对着旁边的傅恬投出询问的眼神。

傅恬也意图用眼神来告诉沙曼:昨天德维尔去偷东西,差点死掉,不过今天就跟啥事都没有一样。

沙曼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幺,同时也用眼神回复了傅恬:那个小笼包比较好吃,我向你推荐。

傅恬觉得自己和沙曼没办法沟通了,于是继续吃着盘子里面的东西。

不过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德维尔竟然出奇的吃了一些东西,这是傅恬第一次看见他吃东西的样子。

非常的优雅,和沙曼还有自己毫不文雅的吃法完全不同。

早餐过后,德维尔一行人被这里的主人也就是之前还躺在手术台上奄奄一息的老希伯来唤来。

硕大的大厅里面,老希伯来坐在轮椅上面,花白的头发和略微有些发胖的样子,看起来很和蔼可亲,他恢复很好,仅仅是一天的时间神色看起来很健康的样子,他的身后站着他的大儿子,而另一边……

傅恬看清那个女人的面容,非常的年轻,穿着华丽,不就是昨天晚上和小希伯来鬼混在一起的女人吗?

那个女人低下头细心的询问着老希伯来的一切,然后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是卡瑟琳娜,是希伯来的妻子。”

当然她口中的希伯来是坐在轮椅上面的老头,而并非旁边那个身体强壮年轻的小伙儿。

傅恬笑了起来,看来是大儿子和自己的继母一起想要谋夺家产。

不过按照继承,大儿子得到遗产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看来事情远比她想象的要复杂。

想必等他们走后,这些人就准备对老希伯来下手了吧。

可惜,这和她没什幺关系,就算是知道了,她也只是笑一笑。

每天都在作死一万遍 截图1

每天都在作死一万遍 截图2

每天都在作死一万遍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