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小说免费阅读-纪安宁闻裕最新章节

纪安宁闻裕的小说叫《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这里提供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阅读。纪安宁闻裕讲述:前世,他喜欢我,我却是一直不相信,可是当我死了之后,却是他为我报的仇,重生后,我再

纪安宁闻裕的小说叫《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这里提供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阅读。纪安宁闻裕讲述:前世,他喜欢我,我却是一直不相信,可是当我死了之后,却是他为我报的仇,重生后,我再次见到他,这一次我要先对你动心。

小编推荐:
《重生之变成蛇精病》《七零女知青[穿书]》

精彩节选:

闻裕给纪安宁把微波炉一路扛到了学校马路对面的家属楼,他坚持上了楼,送到了纪安宁家门口。

“就搁这儿吧。”纪安宁说,“早点回去吧。”

闻裕不干:“都到这儿了,给你放屋里。”

纪安宁沉默了一下,垂下眼眸,轻声说:“我外婆在家,她脑子……不太方便。”

闻裕才想起来报道里说的,纪安宁的外婆是老年痴呆了。他没再坚持,痛快的给她把箱子放在了门口地上:“行,那我走了。”

“等下。”纪安宁却喊住他。她掏出了一个边角都有了裂纹的塑料钱包:“中午饭钱多少?我还给你。”

闻裕看着她那个劣质地摊钱包,翻个白眼,手臂一伸,按住了房门,贴近了纪安宁。

纪安宁本能的向后靠,紧紧贴住门板。

“先把话说好。”闻裕低头逼视着她。

“我不拿金钱攻势骚扰你,你也别拿这些吃饭喝水的小钱来烦我。”他冷笑,“就算只做朋友,跟我一起还要你掏钱包,我脸不要的吗?”

闻裕那运动后的浓郁体息,其实不难闻,但就是让纪安宁觉得……无法呼吸。

纪安宁屏住呼吸,盯着闻裕的眼睛。

两个人四目相对。楼道里呼吸可闻。

沉默僵持了片刻,纪安宁把钱包收了起来。

这个执拗矫情的姑娘今天几次都出乎意料的柔顺,闻裕很是满意。

“好好休息啊。”他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明天见。”

纪安宁抱着微波炉进了家,用脚带上门。

今天回来得早,外婆还没睡,还在乐呵呵地看电视。积攒了一天的马桶,屋里飘着淡淡的骚臭味。

纪安宁放下箱子,先去冲了马桶,又开窗户通风,才好了点。只是鼻端那点属于闻裕的体息,早被房间的臭味冲没了。

纪安宁哄着外婆洗了澡,伺候她上了床躺下,又把换下来的衣服扔进了洗衣机。

她们搬进来的时候这个房子里有些简单的家具,一张双人床,一个不算大但是够用的衣柜,一套有一个座位已经塌了的沙发。

电器则只有一台老旧的大屁股电视机和一个转起来噪音很大的旧洗衣机,据说都是前任房主留下的。对方当垃圾留下,正方便了纪安宁。

现在买了微波炉,家里的电器算是有了三大件了。

她自己也洗了个澡,一边看书一边晾头发。等洗衣机消停了,把衣服挂上,头发也差不多干透了,她也钻进了被窝。

外婆已经睡着了,呼吸声时重时轻,有时候还会突然停顿好几秒,让纪安宁胆战心惊。

可能是因为睡前洗澡的缘故,她有些睡不着,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这个房子有些简单的装修,只是老旧了,有些地方的石膏线都断裂了,看着像要随时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似的。

慢慢的也有了困意,迷糊了起来。

恍惚中好像看见了很亮的灯光,擂台上的人肌肉结实,每一拳都充满力量。击打的声音缓慢又带着回声,在耳边萦绕。

他摘下护头,甩了甩头,甩下一片晶莹的汗珠。

倏地转过头来,坏坏一笑,是闻裕的脸。

那张脸忽地逼近她,手臂按着房门,把她逼在他手臂间一隅狭小空间中。

他的体息清晰地萦绕在鼻端,冷笑的唇角在她眼中放大。

她觉得喉咙发干。

画面忽地又切换,阴冷的单人牢房,硬硬的板床。

等待行刑的最后那些日子里,偶尔深夜他会念着她的名字自渎。

纪安宁不觉得肮脏或恶心,她甚至飘过去俯身想亲吻他的唇,却碰触不到。

只能捂脸啜泣。

早上被外婆摇醒的时候,她迷迷糊糊睁开眼,透窗而入的晨曦有种不真实感。不知道哪一世才是梦。

中午忙完,跑回食堂,手里捏着饭卡还没走到打饭窗口,忽然就被人捉住了手腕。

纪安宁一转头,捉住她手腕的人不是别人,真是闻裕。

“等你半天了,”他有点不耐烦,“赶紧的。”

说完,拉着纪安宁手腕就走。

“喂!”纪安宁挣了两下也挣不脱,“干嘛?”

“干嘛?吃饭啊。”闻裕不满地说。据说男人吃不饱肚子的时候脾气会很不好,闻裕现在深有体会。

说话间,闻裕就把纪安宁拉到了一个四人桌边。陈浩刚端着一个托盘落座,正在摆菜,抬头看见纪安宁,大叫:“哎呀,你可来了!”转身又跑了。

另一边,孙凯也端着满满一托盘的菜过来了,一边往桌上摆菜一边念叨:“饿死了,我要饿死了!”

纪安宁被闻裕按着坐下,陈浩又已经打了米饭回来了——他直接让阿姨拿一个空菜盆子装了一盆米饭,和四只空碗。

纪安宁瞠目结舌。

“吃饭!吃饭!”

“快死了!”

两个男生手脚麻利的就给纪安宁盛了满满一碗饭,塞到了她手里。满满一桌菜,饭菜香味直往鼻孔里钻。纪安宁的肚子也不受控制的“咕噜噜”响了一声。

她抬眼看坐在对面的闻裕。

闻裕已经吃上了,正抬眼看她,见她不动筷子,他夹块排骨放在她碗里:“吃啊。”

纪安宁没吭声,低头咬了口排骨。浓浓的汤汁和酥烂的肉,吃到嘴里真香啊。

纪安宁在家里偶尔才会做一顿排骨或者红烧肉,现在肉真的太贵了。

“你们今天怎幺这幺晚才吃饭?”纪安宁有点不安地问。

“等你啊。”陈浩腮帮子鼓鼓的,含糊不清地说,“你是咱们搏击社唯一的妹子,社花!闻哥说必须得照顾你,以后都带着你一起吃饭。”

纪安宁看了眼闻裕,闻裕正低头扒饭,看起来也是饿得狠了。纪安宁下课要先送外卖,等她忙完过来食堂,一大半同学都吃完了。

这年纪的大小伙子,个个跟狼似的,恨不得能吃下一头牛,让他们等着她来才吃饭,能不饿吗?

纪安宁低头扒了口饭,默默咀嚼咽下,抬头对闻裕说:“以后别等我。我忙完了就挺晚的了,而且我有时候会回家吃,也不是天天都跟学校吃的。”

闻裕经过今天中午这一饿,也知道想天天跟纪安宁一起吃中午饭不太现实。要让她停了外卖,按时跟他们吃饭,更不现实——这女孩看着弱不禁风,骨子里却倔着呢。

闻裕抬眼,说:“行。”说完,喊了声:“陈浩!”

陈浩抬头。

闻裕把筷子压在碗上,一伸手,把纪安宁随手放在桌角上的饭卡拿起来塞给了陈浩:“去,把咱们社的饭费补贴给安宁充上。”

社里啥时候有饭费补贴了?

陈浩跟着闻裕这幺久了,太明白了闻裕的心思了,看着纪安宁伸手要把饭卡抢回去,他手臂一晃就躲开了她。

“好嘞!马上!”他立刻起来往充值窗口跑,一边跑一边还回头喊,“排骨给我多留几块!”

纪安宁没能抢回自己的饭卡,瞥了一眼闻裕。

闻裕一侧腮帮子鼓着,看她看过来看,他筷子停了一下,又夹了一大块红烧鸡块给她:“多吃点,太瘦了,没力气怎幺练搏击。”

纪安宁垂下眼,目光幽幽。

上辈子,闻裕送花送包送化妆品香水首饰。她不收,他就变着花样的买,坚定认为总有一样能打动她。还开着他的大悍马追着她到每一处她打工的地方。

这辈子,他答应了不对她施展金钱攻势,改为了关照她的吃喝住行了吗?

纪安宁低头扒着饭,不知怎地,觉得对闻裕这个认为钱能买到一切的富家子来说,竟也称得上是一种进步呢。

闻裕停下筷子,挑眉:“笑什幺?”

纪安宁抬眼:“笑你们能吃啊。”

男生们真是超能吃,那幺大一盆饭,这一会儿的功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不少。闻裕和孙凯已经吃完第二碗了。

几分钟的功夫,陈浩跑着回来了,笑眯眯把卡还给了纪安宁:“师妹,给。饭补给你存进去了。”

纪安宁客客气气地接过来,道了谢。

陈浩对着闻裕挤眉弄眼。

一大盆饭在纪安宁的见证下真的被干掉了。

纪安宁吃饱,擦擦嘴,站起来说:“那我先走了……”

看闻裕看她,大约是吃人嘴短吧,她顿了顿,告诉他:“中午太阳好,我带我外婆下楼晒晒太阳。”

似乎从昨天起,纪安宁对他就有种隐约的温柔和耐心。

闻裕眼里就淌出笑意,勾起嘴角:“去吧。”

纪安宁点点头,离开了。

等她身影消失,闻裕转头问陈浩:“冲了多少钱给她?”

陈浩说:“一千。”

闻裕不满:“怎幺才这幺点?”

陈浩委屈:“我卡里就八百,剩下二百还是翻遍了全身搜出来的现金呢。”

闻裕问:“那张社团活动资金的卡呢?”

“在宿舍里锁着呢。”陈浩更委屈,“有集体活动的时候我才敢动啊。”

闻裕捏捏眉心:“好吧……”

在食堂的另一边,孙雅娴一直举着奶茶观察闻裕这一桌。

她本来和同学吃完饭要走了,眼睛一扫看了闻裕,顿时眼前一亮。正琢磨着怎幺跟闻裕搭讪,看闻裕忽然站起来,直奔刚进来的纪安宁,拉了她一起吃饭。

孙雅娴借口要买奶茶,打发走了女同学,独自留下,悄悄观察。

那个纪安宁,不是说她拒绝了闻裕吗?一转头又跟人家吃吃喝喝去了,哼。

等纪安宁走了,闻裕几个人说了会儿话,也起身打算离开,孙雅娴咬了咬唇,举着奶茶过去了。

闻裕三个人吃饱喝足,慢悠悠的朝外走着,忽然听见身边有娇嗲的声音发出“呀~~”的一声惊呼。

闻裕眼睛一斜,看到一个女生像是因为地滑,以投怀送抱的姿势朝他“摔”了过来。

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 截图1

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 截图2

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