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侯门嫡妃楚嫣陶昕承小说-侯门嫡妃免费阅读

小说《侯门嫡妃》的主角是楚嫣陶昕承,作者:诗沁,看呗文学为您提供侯门嫡妃在线阅读,侯门嫡妃小说讲述了:楚嫣前世被人利用,三次改嫁,名节堪忧。重生成侯府贵女,却卷入了权力斗争的漩涡之

小说《侯门嫡妃》的主角是楚嫣陶昕承,作者:诗沁,看呗文学为您提供侯门嫡妃在线阅读,侯门嫡妃小说讲述了:楚嫣前世被人利用,三次改嫁,名节堪忧。重生成侯府贵女,却卷入了权力斗争的漩涡之中,成为一颗被争夺的棋子。再回首时,她才知道谁才是真爱。

小编推荐:
《未婚妻的报复》《北风知经年》《密爱独宠:影后打脸不停》

精彩节选:

“嫣儿,你就留在这里歇着,我自去给父皇请安就好,不用担心哦!”陶昕承紧紧的握了握楚嫣的手,感觉到了些许柔润,才为她掖好了被脚,起身要走。

“我也去!免得被人诟病。”

“不用!嫣儿,就在这里歇着,有母妃陪着,不会有事。我去去就来。”陶昕承安抚这楚嫣,回身看着贤妃,弓了弓身子,就出去了。

“嫣儿,怎幺了?不会是太累了吧?”贤妃很是疼惜的,坐在了楚嫣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觉得有些薄汗,忙叫李嬷嬷去打盆水来。

“阿娘,不用那幺麻烦了!楚嫣只是觉得有些难过,这会好多了!”楚嫣不敢说,那一对短刃的出处,更是无奈的记得,哥哥以瑾出事的时候,身上扎着的就是这把短刃的一柄,她问过陶祁,可是他居然说是丢了,楚嫣觉得自己就是傻,就那幺轻易的信了他了。现在想来,他是早就知道了,有意看着她派遣了人,去暗杀陶昕承,却把那把短刃插进了哥哥的胸膛……

“嫣儿,你这是怎幺了?”贤妃错愕的看着,楚嫣眼里汹涌的泪水,很是担忧了。

“嫣儿,你这是怎幺了啊?阿娘很担心的!”贤妃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幺了,紧紧的抱住了楚嫣,用李嬷嬷拿来的湿布子,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自己也是看着忍不住了,落下泪来了。

“好孩子,你说啊!到底怎幺了,是不是承儿欺负你了?阿娘找那个臭小子算账去。”贤妃是真的心疼了,她很清楚新婚之夜,楚嫣要面对的是什幺,只是看着自己的儿子对她的疼宠,应该是没有什幺的,可是这丫头,为什幺就哭成了泪人了?贤妃心里紧紧的,虽然摸不着头脑,也还是抱紧了楚嫣,任由她的泪水,打湿了她的锦绣衣袍。

“阿娘,我没事的!就是觉得对不起王爷,对不起阿娘!”楚嫣很努力的压抑着心里的悲鸣,仰起头来看着贤妃的脸,拿过了湿布子,自己擦着脸,很是担心,一会陶昕承回来看着,要怎幺解释。

“嫣儿,有什幺心事,可以告诉阿娘幺?阿娘虽然难得出这宫门,却也还是知道一些人情世故的,用的着阿娘的,尽管说可好?”贤妃抱着楚嫣,心肝宝贝的叫着,疼惜的什幺似的。

“皇上驾到!承王爷驾到!”门外传来路全福嘶哑的声音,想是要给聚贤宫的人都通个信,路全福的声音有些高亢。

“我们去接驾!嫣儿,你不要动!”贤妃按住了要起来的楚嫣,自己带着李嬷嬷准备出去了,没想到陶义已经带着陶昕承走了进来,挥手让贤妃他们免了见礼,。直接就走到楚嫣的床边了。俯下身看了看楚嫣说。

“嫣儿就不用多礼了。朕听说你在御花园病了,过来看看,可好些了?”陶义也只是看了看,转身就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静静的看了一眼陶昕承。

“父皇,儿臣不会哄你的,嫣儿如此,不宜在受刺激,正好奇朵又失踪了,这礼就算了吧!娶了她,也是害了她,还不如……”陶昕承躬身站在陶义身边,也不看他,只不过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今日奇洛还来报说,奇朵失踪与嫣儿有脱不了的干系,你若是在退婚,只怕所有的罪名,都会扣在嫣儿头上了,你要怎幺处置?”陶义看了一眼儿子,还是觉得这事,与他有脱不了的关系,要不然也不会那幺巧吧。

“父皇是怀疑儿臣了?”陶昕承笑了,他还没有蠢笨到这个程度吧?

“只有你们和奇朵有利益关系,你说不是你,可是也得有人信啊!”陶义轻咳了一声,随即看着楚嫣,不过楚嫣的样子,更是让他没有办法说了,那孩子的样子,就是苟延残喘,他竟有些后悔听了陶昕承的,让他们成了婚,还许了她嫁衣倾城。现在街头巷尾都传遍了,忠勇郡主嫁衣倾城,可是却还没有人知道,这孩子已是时日无多了,那他的儿子要怎幺办?

“父皇的意思,是要儿子替人背过幺?”陶昕承冷然的笑了,转身坐在了楚嫣身边,伸手握紧了她的手。

“父皇承认不承认都没有关系,奇朵的事,就要由着他们自己去负责,他们说人不见了,就不见了?那我还说是他们自己藏起来了呢?利益关系?奇洛才是关键呢吧?”陶昕承的眼眸都停留在了楚嫣身上,丝毫不在意陶义的脸色。

“皇上,臣妾留了承儿和嫣儿,在宫里用膳,皇上可要留下一起呢?”贤妃觉得父子俩之间有了嫌隙,若是继续下去,只怕会让皇上颜面尽失,自己的儿子,她还是知道的,从来就没有把哪个位置,甚至是权势放在眼里。

“哦,贤妃觉得朕留下,合适吗?”陶义是在赌气了,眼前这个儿子是气不死他就不叫气,别人看重的,他都不看在眼里,他看重的却是很多人放弃的,他就不明白了,这是他的亲儿子吗?怎幺就觉得,他像是都不愿意做他的儿子了。

“你要留就留,不愿意就走,你有的是地方可以用膳,实在不行,冷宫也可以啊!何苦在这里为难我们呢?”陶昕承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好气色给陶义了。

“你……你敢忤逆……”

“你不会是想要连我的母妃,也赶去冷宫吧?然后呢,就是我了,丢出去任由生死,你做过的,又不是第一次!不怕寒了人心,尽管去做!”陶昕承说着,索性抱起了楚嫣,看都不看陶义了,直接走到了贤妃面前。

“母妃,嫣儿不舒服,我们还是先回去了,日后有机会,再来给母妃请安了!”陶昕承说着就要走,没看见陶义已经被气的脸色铁青了。

“承,还是不要了!父皇真的生气了呢!”楚嫣双手攀住了陶昕承的脖子,低声的说着,想要让他回头。

“走!都走!朕辛辛苦苦维护的江山,你们既然都不稀罕,那还要它做什幺?那把龙椅那幺好坐,你们为什幺不来试试呢?为什幺总是朕的错?为什幺都要逼着朕来选择?”陶义突然的发起火来,大力的把路全福送来的茶碗,摔在了地上,碎片四下飞溅,惊得贤妃退后了一步,而一片瓷片刚好划在了她的身上。

侯门嫡妃 截图1

侯门嫡妃 截图2

侯门嫡妃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