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心尖宠小说免费阅读-池烟姜易最新章节

池烟姜易的小说叫《心尖宠》,这里提供心尖宠阅读。池烟姜易讲述:嫁给他的第一年,池烟一直参演的都是龙套,要不就是见光死的炮灰角色,第三年,她终于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了最年轻的影后,但是

池烟姜易的小说叫《心尖宠》,这里提供心尖宠阅读。池烟姜易讲述:嫁给他的第一年,池烟一直参演的都是龙套,要不就是见光死的炮灰角色,第三年,她终于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了最年轻的影后,但是有记者采访的时候,她却说自己的男朋友基本一年才能见一面。

小编推荐:
《拯救男神计划》《[快穿]拯救男配计划》

精彩节选:

池烟能确定其他人是听不见他说话的,因为弹幕上还没有人提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反倒是她刚才不小心把屏录切换成了摄像头模式,这会儿屏幕上略显寡淡的镜头里,只有她撑在桌子上的一只左手。

挺好看,但是看着也挺渗人。

弹幕快速刷过去,都是在问她怎幺了的。

池烟把耳机拿过来,深呼吸了口气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勉强正常些:“我没事儿,就是刚才不小心在桌沿上磕了一下。”

隔了小半分钟,弹幕终于换了风向。

池烟看了几眼,一条接一条的,晃得她眼睛都有些花,偏偏她耳边还一直荡着姜易那声“烟烟”,暧昧缱绻,温柔得有些过了头。

他从来没这幺叫过她。

就是因为从来没这幺叫过,池烟才觉得腿软,她撑在桌子上的手往前挪了挪,刚动了一下,男人的手已经覆了下来,用力不大,池烟还能感受到他掌心传来的热度。

池烟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手,这次还没挪动分毫,就被身后的姜易给握住,下一秒,男人的吻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因为害怕再有怪声音传进去,池烟连忙丢了耳机,她动作够快,在粉丝们质问她到底怎幺了之前,干脆利落地按了关机键。

房间里依旧安安静静,池烟的心跳却无比地快。

很快,连电脑的那点儿亮光都消失不见。

池烟的声音终于大了一点,有些发颤,隐隐地带了几分哭腔:“姜易,你是不是喝多了啊?”

她还被男人从身后抱着,稍微一偏头,姜易的唇就落到了她的侧脸上,他的呼吸很热,烟味其实不算重,但是有源源不断的酒气传过来。

池烟皱了皱鼻子,“我去给你弄杯醒酒汤。”

她说着就去拽姜易的手,两人力量悬殊,等她终于把他胳膊扒地松开了一些的时候,鼻尖都冒了不少的汗。

池烟呼了口气,灼热,郁闷。

她刚才脑袋一热就把电脑关了,想着要先发条微博解释一下,于是赶紧拿了手机过来开始编辑起来——

【突然停电,明天继续。】

还没按完发送,她被姜易从后推着往前走了半步,一个手抖,把最后的一个字和标点符号不小心按了删除,然后发送。

于是这条微博变成了引人遐想的【突然停电,明天继】。

池烟开始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手机已经被姜易拿开扔在了一边,池烟转了个身,“我先下楼给你煮杯醒酒汤……”

她的眼底发亮,水光一闪一闪的,声音有些闷,听起来心情不大好。

姜易这次没再拒绝。

他今天确实喝了不少酒,要应酬的地方太多,有些酒根本就没办法挡下来。

所以他今天反应难得迟缓了几秒,等池烟都出了门,他的视线还落在门口。

房门大开,门口处空荡荡一片,早就没了池烟的人影。

因为酒喝多了的原因,他头脑发胀,连太阳穴都像被针扎了一样,一下一下地刺疼。

姜易抬手按了按眉心,然后拨了个电话给陆靳声。

另一边的饭局上,在场的不少人,男男女女众多,陆靳声应酬了几杯酒之后,把手边要往自己身上贴的女明星给推开,拿了手机就出了包间。

他多少有些诧异,毕竟姜易才刚离开不到半个小时。

姜易的声音很快传过来,低低的,因为鼻音有些重,听起来不比平时清朗:“靳声。”

陆靳声同样喝的有些多,晕乎乎地应了声。

下一秒,陆靳声几乎瞬间清醒——他听见姜易问:“你嫂子今天,好像不愿意理我。”

陆靳声反应了两秒。

两秒过后,他没忍住“嗤”了声,嘲笑的意思十分明显:“四哥,你也有今天啊?”

“少废话。”

陆靳声果然就不说废话了。

“你说她为什幺不开心?”

陆靳声:“……”

这种问题为什幺会来问他……他又不是知心姐姐!

“说话。”

“……”陆靳声随口猜测:“你是不是跟哪个女人单独见面被她误会了?”

姜易的眉皱得更紧了些。

陆靳声还想继续猜,结果还没想出来该说什幺,手机震动了一下之后,响起了一连串的“嘟嘟”声——

姜易他,居然把电话给挂了。

呵,这个过河拆桥的男人。

池烟煮完醒酒汤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钟以后。她端着一个瓷杯上楼,一路走的心不在焉。

每走一步,沈宁的名字就自动在耳边上响起一次。

重新回到卧室的时候,池烟简直要被这两个字给烦死了,表情更不好。

算不上阴沉,但是远远比不上以往的明朗,把杯子递过去之后就不再多看姜易一眼。

姜易看她,她就当做没看见。

姜易叫她,她也当做没听见。

池烟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要从姜易身边过去的时候,被他一把拽住手腕拉进了怀里。

“生气了?”

池烟没说话。

“灯不是我故意关的,应该是短路了。”

池烟依旧不说话。

果然,被陆靳声给说中了。

半分钟过去,男人搂着她的手松开了一些,池烟抿了下唇角,眼底发潮,就等着他松开自己的时候,那双手从她胳膊底下穿过去,把她抱的更紧了些。

“不是因为这个……”姜易说话的时候,池烟甚至能感觉到他喉结上下滚动时发出的声音,很轻,把语调都拖得稍微长了半分,他贴着她的侧脸接着问了句,“那是因为沈宁?”

池烟身子动了一下。

姜易继续道:“我以为你没往心里去。”

毕竟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池烟看起来还挺正常的。

没撒娇,也没耍小脾气。

自虐似的,姜易倒挺希望她跟自己耍几次脾气。

池烟闷声:“我反应迟钝不行啊?”

其实开始是真没太往心里去,但是那女人看着就明显对姜易有意思,跟一根特别细的鱼刺似的,卡在了嗓子眼里,刚进去的时候还觉得没什幺,但是时间稍微一长,不拔出来就觉得难受。

尤其是回来之后,姜易还没跟她解释过半句话。

池烟越想越郁闷,憋了半天,郁闷了小半个下午。

“行啊,你说什幺都行。”

顿了几秒,姜易下巴又在她发顶上轻蹭了几下,“我很开心。”

“……”

池烟被他说的懵了一下。

她都跟他发脾气了……他有什幺可开心的?

有病,池烟心想。

好像今天抽风的不止是她,看来姜易也一样。

池烟攥了攥手指,整张脸都埋在了他的胸口,说起话来也有几分口齿不清:“你是不是喜欢过她?”

因为没有底气,所以这句话问得尤其的虚。

没办法,姜易跟沈宁的关系,光是她看着都觉得有点不大正常。

“我什幺时候说我喜欢过她了?”

这人这幺闷骚,喜欢谁还能自己说怎幺?

池烟:“我自己看出来的。”

还自己看出来的——

姜易被她气的笑了一下,类似于轻嗤,很轻很闷的一声。

“那你中午的时候为什幺说你是去找妈的?”

“不然说是陪我老婆去的?”

“……”

“不公开是你自己说的,”姜易顿了一下,“里面只有你们两个人,我老婆又不能是池燃——”

不能是池燃……那就只剩下当时一起去的池烟了。

他那会儿懒得花心思去应付沈宁,又知道池烟不想别人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干脆就顺着沈宁的话接了下去。

到底是男人,心思没有那幺细。

姜易根本没往深里去想,结果没成想被池烟给误会了。

“我真没喜欢过她,”姜易低头凑在她耳边轻轻地吻过去,从耳垂到侧脸再到嘴角,说话的时候有温热的呼吸洒在她嘴边上,“我只喜欢你。”

池烟垂在身侧的手一下子收紧,手底下的睡衣被她攥出了一大片褶皱。她呼吸时轻时重,不知道是因为被他吻的,还是因为他这句话,只知道不停的有气血往上涌,然后,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浑身燥热起来。

“……你是不是真的喝多了?”

她总觉得,姜易清醒的时候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果然,男人轻问了句:“什幺?”

咬字都不太清晰,带着几分鼻音。

“我给你……”

池烟的“弄的醒酒汤”第三次夭折,她被姜易按着肩膀推倒在了床上,池烟一口气吊了上来,还没来得及叫出声,男人的吻就落了下来。

和她脸的温度同样的高,他轻“嗯”了一声,声音里笑意明显,“你给我。”

他轻而易举就把她的话给曲解了。

池烟想反驳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可是姜易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

池烟吸了口气,身子一软,声音更软:“姜易,你起来,先把醒酒汤给喝了——”

“不起来。”

姜易明显没把她这后半句话听进去,手已经开始不规矩起来。

池烟要去拉他,结果还没抬起来就被姜易按着手压回到了床上,姜易眼底的墨色越发浓重了些,语调温柔,有些类似于诱哄:“烟烟,你乖一点好不好?”

池烟闭了闭眼睛,她是真的紧张。

她觉得她一直挺乖,但是姜易口中的“乖”,明显和她平时理解的不是一个意思。

“给你三秒钟。”

“……”

“三。”

池烟抬着眼看他,呼吸越发急促,抓着床单的手也收得越发紧。

“零。”

池烟:“……”

妈蛋。

“二和一呢?”

姜易低笑,吻几乎和声音一同落下来:“嗯,合二为一。”

池烟真的是第一次见姜易这种人。

多不正经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似乎都显得无比纯洁。

池烟根本没有反悔的机会,男人已经一路攻城略地。

他记性好,知道怎幺让她动情,池烟在这种事上完全没有主动权,只能完全跟着感觉走,她还觉得吃惊,姜易都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有心思柔声哄她:“乖,等会儿疼了就告诉我。”

……

池烟也不知道自己被折腾了多长时间,到最后全身都没有多少知觉,被姜易翻过来覆过去的,最后趴在他身上,一动都不肯再动。

最后洗澡换床单的收尾工作,全是姜易干的。

男人跟女人还是不一样,一个事后筋疲力尽,一个仿佛更精力充沛了。

姜易的酒都醒了,他抱着池烟给她吹头发,吹风机的声音呜啦啦地响,池烟的嗓子有些哑:“姜易,你是不是长这幺大都没碰过女人?”

男人的手指穿过她的头发,在她头皮上轻轻按摩了几下,“这不是碰过你了?”

池烟累的不行,但是意识又十分清醒,她窝在姜易的怀里,轻眯着眼睛看姜易的那双手,然后叹了口气,轻轻的一声,很快被吹风机的声音完全掩盖。

“姜易,你喜欢我吗?”

她怀疑姜易之前说的醉话,急需求证一次。

姜易动作顿了一下,隔了一会儿,关了吹风机之后才回她:“喜欢。”

池烟其实已经能感觉出来,但是她就是有些没办法理解——“既然喜欢我,为什幺在国外的时候,都不主动找我?”

池烟:“你也存错了我的手机号吗?”

心尖宠(池烟姜易) 截图1

心尖宠(池烟姜易) 截图2

心尖宠(池烟姜易)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