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穿越重生之花瓶无敌小说免费阅读-叶清悠离落最新章节

叶清悠离落的小说叫《穿越重生之花瓶无敌》,这里提供穿越重生之花瓶无敌阅读。叶清悠离落讲述:斩妖世家的叶家,是斩妖界里面赫赫有名的花瓶世家,家族里面每个人都是长的特别好看,但是却出现

叶清悠离落的小说叫《穿越重生之花瓶无敌》,这里提供穿越重生之花瓶无敌阅读。叶清悠离落讲述:斩妖世家的叶家,是斩妖界里面赫赫有名的花瓶世家,家族里面每个人都是长的特别好看,但是却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任务。

小编推荐:
《上仙难逑,奈何情深》《快穿之美人书》

精彩节选:

有气无力的走出潇然居,清悠的小脸瞬间皱成了个苦瓜。问了半天,也没寻到一点儿和自己身体里的“虫子”有关的信息。那自己到底能不能用老爸传授的心法对这两只“虫子”加以引导?还是就这样不管不问,任它们自由自在爬来爬去?!

“站住–”前面突然传来一声低喝,清悠下意识的站住脚。往四边看了看,却没有看到有什幺人。

“老爷–”左边拐角处,一个战战兢兢的声音传来。

“你手里的物事,可是刚从潇少爷那里收拾出来的?”

这声音有点儿耳熟,好像是,叶家家主,自己的那位爷爷!

和哥哥有关吗?清悠皱了皱眉头,身子轻挪,隐身到一大丛冬青后面,恰好看见被拦住的家丁正诚惶诚恐的忙不迭的点头。老爷子的身边,还立着表情同样凝重无比的聂家兄弟。

叶宏烈接过家丁手里的那袋东西,往里面看了一眼脸色顿时铁青,冲聂飞聂云微一颔首,三人迅即转身,往书房而去。

清悠也跟着身子一纵,悄没声的跟了上去。

“二位贤侄,你们怎幺看?”

看着桌子上摆的那方沾满紫黑色血块的锦帕,叶宏烈脸上的表情难看之极。

聂飞拿起来仔细看了一番,又抖手丢给了聂云,自己却颓然坐下,半晌没有开口。

“看来潇儿果然心脉重创之下,伤了,本命真魂。”聂云长叹一声,“和申英一战,潇儿强自提升功力,已经让心脉受损,接着又以为悠儿惨死,先是一大悲,对叶琳叶朗出手时,刚刚接上的筋脉再次受到重创;悠儿清醒,又让潇儿由大悲到了大喜……以至于……”

“二位贤侄,你们都是潇儿的舅舅,也都见多识广,难道就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叶宏烈神色哀肯,目视着那方沾满鲜血的手帕,“难道潇儿这幺好的资质,真就这幺毁了不成?若是此生连五级都跨越不了,潇儿,又怎幺受得住?”

“这–”聂云眉头紧锁,“伤了本命真魂,乃是咱们斩妖师的大忌,而潇儿更是在心脉受损之下,真魂受伤,若想痊愈,恐怕比登天还难!我倒是在家里的藏书楼内看到一本古书上记载的我族图腾神的一些话语,说是它们妖界原来的公主倒是医术高明,尤其擅长疗治心疾。虽是那妖女已逝,但疗治心脉,固本培元的药物,书上倒也有记载,好像是一味叫做悠悠草的植物–”

“那我们快去寻来吧!”听说清潇有治,叶宏烈顿时大喜。

“若是那般容易倒好了!”聂云苦笑,“那悠悠草却不是我们人界之物,而是妖界才有。好像是生长在妖界的禁地之中。而那禁地正是离落所设,听说别说是斩妖师,便是妖物,只要擅闯禁地者,一律都死得很惨……”

“离落设的禁地?”叶宏烈顿时傻了,提到“离落”这个名字,声音都有些抖,“就是现在的妖界至尊,离落?”

看聂云点头,叶宏烈顿时面若死灰,喃喃道,“那岂不是说,潇儿,没救了?”

“我们这就回去,禀明家父,看他老人家有没有什幺办法。“沉吟半晌,聂云霍得起身,”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聂家都不会放弃!只是潇儿伤了心魂的消息,切不可外传,伯父也要加派人手保护潇儿的安全,我怕那申家,会趁我们不在,对潇儿不利……”

正说着时突然猛地转头,冲着窗户外厉声喝到:“谁?”身子更是急速飞掠出去,聂飞和叶宏烈愣了一下,也忙跟了出来。

外面却是一片空寂,哪有一个人影?

聂云有些疑惑的四处逡巡了一番,心里不由嘀咕,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可自己方才明明觉察到外面突然有一股陌生的气息!只是放眼整个叶府,绝没有功力在自己之上的人,若真是有人偷窥,怎幺可能这幺快就隐藏了形迹?难道说是自己判断有误?

一直到回到自己房间里,清悠才长出了口气!好险,方才差点儿被发现!

只是,哥哥目前的处境竟如此危险吗?!

听清潇的语气,就知道他对自己斩妖师的身份看的有多重!可全是因为自己,不但可能斩妖师的前途自此尽毁,便是性命也时时处于危险之中!

一想到清潇会有死的可能,清悠心口处忽然一阵绞痛!

就凭叶清潇是叶清悠的哥哥,自己就绝不会让他死!有叶清悠在,不但要护得哥哥无恙,还要最终成全哥哥做大斩妖师的愿望!

身体两侧,又有了毛毛虫慢慢爬行的感觉,清悠咬了咬牙,盘腿坐在床上,先捏了个法诀,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闭上眼睛,静静运起了叶家心法–

就不信华夏古老的五千年文明精粹治不了这两只小小的“虫子”!

随着清悠手势的起伏,屋里空气流动的速度逐渐加快起来,渐渐汇聚成肉眼可见的两小股气流,一左一右进入清悠的筋脉之中,开始极缓慢的往丹田处推进。两道气流刚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便和那两只“虫子”迎头撞上!

清悠“哎哟”一声,一下睁开眼来,只觉一阵刺痛的灼热感顺着筋脉很快走遍了了全身,浑身更是如同钢针一下一下刺着般疼痛难忍!

冷汗一滴一滴的从清悠额头上滑下,清悠艰难的再次抬起双手,默运起叶家心法,两道旋转的更快的气流又一次被引入筋脉!这次碰撞更加激烈,方才感觉到的小小的钢针仿佛变成了大铁锥,一下一下狠狠的敲击着清悠的脑袋,清悠只觉的头嗡嗡作响,冷汗越来越多,很快湿透了衣衫……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到最后,清悠终于筋疲力尽,无力的歪倒在床榻上……

灵魂好像被抽空了般,神智渐渐昏沉–

随着清悠慢慢闭上眼睛,屋里的空气忽然再一次急速旋转起来,气流的中心,那只火红色的小凤凰的影像再一次清晰的显现!所不同的是,小凤凰第一根尾羽处的绒毛慢慢伸展,渐渐的变长,那尾羽逐渐变为五彩,颜色越来越艳丽!

清悠的神情慢慢变得宁静安稳,脸上的红斑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淡去!

同一时间,本是在房间里发呆的叶宏烈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只觉整个叶府上空,好像被一股极厉害的威压所笼罩!自己虽是在房间里,都被这重若千钧的威慑力量压的喘不过气来!

难道有高人来到?!

叶宏烈心里一突,忙疾步跑到院外,到了狼啸厅前,才发现众多族人已经惶惶然齐聚到了庭院里,而狼啸厅的方向,那头本是高昂的狼头再一次缓缓垂下,样子竟是恭敬至极!

叶宏烈下意识的看了下狼头垂下的方向,脸色瞬间大喜–

那方向,正是潇儿所住的潇然居!没想到图腾神竟如此中意潇儿,竟是在潇儿患了心疾情况下,仍是忠心守候!

这样想着,心也放下了一大半儿。潇儿既是图腾神愿意守护的人,即便那申家派人潜来宁城,自己也不怕了!

“该死!这是怎幺回事儿?”仍是距叶家极近的那栋民居,一个黑衣男子的声音又惊又怒。

本以为叶清潇必死无疑,哪知自己前脚走,后脚就接到消息,那小子倒命大的很,竟然又活了!

自己又忙赶回来,本想着今日白天养精蓄锐,到了晚间再出手做掉了叶清潇这小子,可现在自己却感觉到了什幺?

–叶府上空竟出现如此恐怖的威压!自己虽是离得还不算太近,却第一次连灵魂深处都在发抖!在申家,即便是老爷子全力施为,自己也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难道说那聂家兄弟虽已离开,这里却仍是藏龙卧虎?可不对啊,即便是聂家兄弟,也不可能制造出这幺恐怖的威势!

黑衣男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没有贸贸然直接闯进叶府!便是今晚的行动,恐怕也不得不取消!以自己的法力,若是对上放出威压之人,必然只有送死的份儿!

难道自己这次无论如何,也没法带着叶清潇的首级离开了?!可若是就这样一点儿消息没打探出来就灰溜溜的回去,又实在不甘心!好歹,也要进叶府中一趟!

清悠是被外面急速的敲门声给惊醒的。伴着敲门声的还有秋明惶恐的声音。

还以为小姐一直和潇少爷在一起呢,哪知方才潇少爷却差人送来了几碟什锦果子,说是要给小姐尝尝。自个这才知道,小姐一早就回来了!可这都一天了,怎幺小姐连个脸儿都没露?这若是让老爷和少爷知道了,一定不会饶了自己!

“是秋明吗?”屋里传来清悠懒洋洋的声音,“让人给我烧些水来,我要沐浴一下。”

听清悠的声音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秋明这才松了口气,应了一声忙下去准备洗澡水了。

等秋明让人抬来洗澡水,清悠先挥手让秋明离开,看那洗澡水,啧啧,级别倒还不低–

这样的隆冬季节,秋明竟不知还从哪里弄了些焙干的香气袭人的花瓣儿洒在水面上,以致整个屋子都是香喷喷的。

只是现在却没心情欣赏这些,实在是出了一身臭汗,衣服都已经粘在身上了。

忆起方才的痛苦情形,再看看自己目前还算灵巧的手脚,清悠暗暗庆幸,终于没有发生自己预料的最坏的情形!既如此,就检验一下,看看自己方才练习的心法是否起到了什幺作用。

这样想着,手轻轻抬起,只见本是静止在水里的一片片卷着的干枯花瓣慢慢舒展开来,颜色也逐渐由死气沉沉变得新鲜娇嫩。随着清悠手指的上下翻飞,那些花瓣逐渐向一处靠拢,终于盛开成一朵朵香气清雅、色彩娇艳的玫瑰花儿。

紧接着,更大的惊喜随之到来,清悠清晰的感觉到,随着自己心法的流转,本是静止在丹田处的两只虫子慢慢的动了一下!

穿越重生之花瓶无敌 截图1

穿越重生之花瓶无敌 截图2

穿越重生之花瓶无敌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