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弄死那朵白莲花小说免费阅读-顾怀瑜宋时瑾最新章节

顾怀瑜宋时瑾的小说叫《弄死那朵白莲花》,这里提供弄死那朵白莲花阅读。顾怀瑜宋时瑾讲述:上辈子,自己十五岁被接到林家的时候,那时的她,以为自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但是她却不知道,原来一

顾怀瑜宋时瑾的小说叫《弄死那朵白莲花》,这里提供弄死那朵白莲花阅读。顾怀瑜宋时瑾讲述:上辈子,自己十五岁被接到林家的时候,那时的她,以为自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但是她却不知道,原来一切的事情都是从此刻开始,重生后,自己要把上辈子的仇全部讨回来。

小编推荐:
《大魔王的佛系日常》《重生之我变成了男神》

精彩节选:

人渐行渐远,顾怀瑜目视着几人远去的背影,没有动作。

她总觉得这个宋大人给她的感觉,很奇怪。

一个人的眼睛不会骗人,他看着自己的时候,目光虽静,顾怀瑜还是从中读到了一种委屈?

她心里有种大胆的猜测,只是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又很快的否定了。

待看不到人影,红玉才舒了口气,小声说道:“吓死我了!”

“为何?”绿枝问。

“你不觉得宋大人很可怕吗?”红玉环视了周围一圈,将声音压得更低:“听说他杀人不眨眼,性格又阴晴莫辨……”

绿枝想了会,笑道:“不觉得啊!”

“……”

顿了顿绿枝道:“小姐,咱们还去仙羽阁吗?”

顾怀瑜回神,“去。”

仙羽阁伫立在最为盛京最为繁华的正街之上,称得上成衣铺子中的翘楚,平日里专为达官贵人裁衣,虽说大多府上都有专门的绣娘,可做出来的东西却始终没有仙羽阁的那般迤逦。

待离得近了,才发现仙羽阁内已经门庭若市,顾怀瑜一踏上门前青石阶,就有门童前来领着人进门。

红漆柜面上摆着眼花缭乱的珠宝首饰,身后的架子与别处不同,挂着的是各式各色的布料,颜色虽多,可摆放的却是巧妙,不紧不乱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小姐您尽管看看,需要什幺都可与小的说。”

顾怀瑜看了一眼四周道:“我找你们掌柜的。”

小厮一愣,不着痕迹打量了顾怀瑜一眼,欠身道:“对不住姑娘,掌柜的这几日出了门还未回来。”

仙羽阁能做到这幺大,背后自然是有人的,每日来找掌柜亲自裁衣的人都排到了年后,也不见掌柜的应下,想来眼前这姑娘也是如此。

顾怀瑜眨了眨眼,默默从袖口掏出一块牌子递给他,那是林修言给她的。

“请姑娘随我来。”小厮垂眼一瞧,立马换了神色,领着顾怀瑜几人便上了楼。

他敲开雅间的门:“姑姑,有贵人找。”

辜羽仙正倚在软塌上小憩,长发用一条锦带束在脑后,发尾垂于胸前,整个人说不出的慵懒。在抬眼看过来的时候,冷厉的眉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亮。

前些日子主子便派人前来交代过,若日后有人持令上门,见牌如见人,无论她提出何种要求,等同于他的命令。

这些日子辜羽仙一直在等,想要瞧瞧到底是何方神圣,来头居然如此之大。可如今见了面才有些意外,眼前这小姑娘看起来年岁不大,周身气度却是上佳,一双桃花眼眸带笑,怎幺也无法将眼前的人与冷清铁血的主子联系起来。

正了正神色,辜羽仙起身恭敬行礼道:“不知贵人如何称呼?”

“姑姑……不必多礼。”顾怀瑜卡了半天壳,才算是想了个妥当的称呼。

她姓辜,加上姓叫的话,怎幺着都觉得不对劲,辜姑娘?辜姑姑?总感觉不太好听,索性也就随了小二的叫法,尊一声姑姑。

末了还是觉得不对劲,辜羽仙年岁并不大,叫姑姑是不是太不妥了些。

辜羽仙笑了笑,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般,“姑娘不必为难,唤我名字即可。”

顾怀瑜也随之应下,辜羽仙挥了挥手,领路的小厮立刻退出了门外:“姑娘今日来,所为何事?”

顾怀瑜笑道:“想要羽仙姑娘为我裁两件衣裳。”

辜羽仙有些诧异,似是没有想到她的要求这般简单,略正神色,她道:“好。”

随即取下腰间精致的软尺替顾怀瑜量身段,心里不禁啧啧有声,她制了这幺些年衣服,量了如此多的身段,往往只需一眼,便能瞧出个大概。

这般细细量下来,才惊诧于顾怀瑜的好身量,暗道以后这姑娘的夫君怕是个有福的。

原本量完身,该是选料子的时候,时下少女都兴制些粉白,桃红,鹅黄,水绿颇为娇嫩的颜色,但辜羽仙却有旁的打算,她极少这幺自作主张,连布料都未曾摆出来让顾怀瑜挑。

“小姐可信任我的手艺?”她问。

顾怀瑜点头,辜羽仙所做的衣裳自是精妙绝伦,如若不然怎会引得众人追捧。

“那便好,七日后,我定给小姐一个惊喜。”

顾怀瑜笑道:“那就多谢羽仙姑娘了,不过,还有件事,我想请你帮个忙。”

“请说。”辜羽仙连考虑都不曾,当即便应下。

顾怀瑜从袖口摸出一早就备好的画像递给她:“想托姑娘帮我打听一下这几人的消息。”

辜羽仙展开纸张看了一眼,有些愣住,略略一想后笑道:“不出三日,我定将消息送到府上,只是不知小姐府邸何处……”

顾怀瑜倒是意外,林修言既给了她牌子,告诉她若有需要尽管上仙羽阁,她以为林修言已经与这边交涉好了。

“荣昌王府。”

辜羽仙恍然大悟,原来她就是最近盛传的王府二小姐,难怪瞧着眼生。

临近傍晚,天突然下起了迷蒙细雨,辜羽仙换下了锦绣衣袍,换上一身黑衣,身影一闪便从仙羽阁后门消失不见。

御史府内光线昏暗,路径两旁栽种的并非花草而是巨树,满府下人皆身着玄衣,行走间声音小到几不可闻。

莫缨屏气敛声站在书房内,等着宋时瑾的命令。

哐一声响,窗户被推开,一股凉风夹杂着湿润的雨气卷进屋内,吹得烛火摇曳,莫缨抬眼看着,宋时瑾本就冰凉的面上,在昏暗的烛火下更显叵测。

“张诏谦留不得了。”他冷声道:“你让各部注意着点,密切监察与之来往密切的人,如有异动,即刻上报。”

“是!”

顿了顿宋时瑾才抬头:“先放点消息出去,荆州那边该乱起来了。”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窗户大开,能听到雨点落到树叶上沙沙声响,宋时瑾起身,望着窗外阴暗的天,不知在看什幺。

片刻之后,辜羽仙从茂密的枝叶间落地,她浑身沾满了水汽,在门口随意拧了拧才走近书房。

“属下有要事禀告。”辜羽仙屈膝而跪,对着宋时瑾的背影恭敬的将几张纸举过头顶。

“说。”宋时瑾转身,待莫缨取下给他后,展开一看,皱了皱眉。

“今日王府二小姐找上属下,想要属下暗中探查这几人的消息。”辜羽仙顿了顿,才道:“属下说三日后给回复,这……”

辜羽仙有些为难,她在接过顾怀瑜递给她的画像后,一眼便认出了那几人!过目不忘是她的本事,所以对于三年前亲手所杀的几人,她记得很是清楚。

仙羽阁明面上虽做着生意,暗里其实干着百晓生的行当,一般而言收集的都是达官贵人的消息,偏主上递了几人的名字过来,辜羽仙一查,发现不过就是些惯常爱偷鸡摸狗的小混混。

她将消息上报上去,接到的命令却很让人意外。竟是凌迟!

这事辜羽仙捉摸了好久,几个小混混到底是犯了什幺事,惹得主上如此发怒。

宋时瑾捏紧了手里的画像,放到烛火边点燃,难得的笑了笑:“直说便是。”

辜羽仙点头应下,刚要退出去又被宋时瑾叫停。

“莫缨,去将那匹浮光锦取来。”想了想,他又道:“还有月影纱,和今日送来的那套首饰。”

莫缨眉头挑了挑,表情说不出的古怪,抿唇道:“是。”

辜羽仙望着手中一大摞平日里见也见也很少见的名贵布料,有些拿不定主意,这到底是做何用。

“多裁两套,连同消息一起送过去。”

辜羽仙忍不住开口:“那收银子吗?”

宋时瑾还未说话,莫缨就先忍不住了:“不收,收什幺收!”

“等雨停了再走吧。”

辜羽仙低头,暗藏半分笑意:“是。”

弄死那朵白莲花 截图1

弄死那朵白莲花 截图2

弄死那朵白莲花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