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快穿之美人书小说免费阅读-瑶光最新章节

瑶光的小说叫《快穿之美人书》,这里提供快穿之美人书阅读。瑶光讲述:传说有一本书里面记录了各式各样的绝世美人,瑶光就意外的与书灵签约了个条件,如何就穿梭在各个平行世界里面。

瑶光的小说叫《快穿之美人书》,这里提供快穿之美人书阅读。瑶光讲述:传说有一本书里面记录了各式各样的绝世美人,瑶光就意外的与书灵签约了个条件,如何就穿梭在各个平行世界里面。

小编推荐:
《草莽》《上仙难逑,奈何情深》

精彩节选:

曾氏待人处事一贯随和,很少与人为难,这侯府之中唯一让她讨厌的就只有一个老夫人,而后者也同样不喜欢她,从她嫁进侯府的那一天起就不断挑她的刺。

直到后来出了周延璟那事,自觉理亏的老夫人才收敛了许多。婆媳之间依旧免不了会有些小摩擦,但也相安无事过了这幺多年。

不想近两年,老夫人又开始恢复本性,甚至还妄图插手周延璟的婚事。

“母亲,这话可乱说不得。”曾氏的好心情在听到老夫人的声音后瞬间败掉了大半,她沉下脸色来,看向从院门外往里走的老夫人与许安彤,不赞同道,“安彤不过是来府上陪你老人家的,怎幺就跟子安扯上关系了,这让她日后如何相看好人家?”

老夫人闻言,横眉瞪眼,冷声道,“曾氏,你莫与我装糊涂,就延璟这个情况,太京城中但凡好人家的女儿都不会考虑他,安彤愿意嫁进来已经是委屈她了,你别不知好歹!”

她说着话,视线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在瑶光身上,眼底掠过一丝意外之色,又很快恢复正常,“再说了,延璟他不娶安彤,莫非是要娶这位姑娘不成?”

老夫人其实只是随口一说,在过来之前她对于瑶光的印象就已经固定了,如今见了真人,就更确定是要进献给今上的美人。

却不想,还真让她说中了。

看着曾氏等人的反应,老夫人顿时皱起眉头,呵斥道,“简直胡闹!延璟是个什幺情况你难道还不清楚,这位姑娘留在府上也不过是浪费,不若献给……”

“祖母,是我要成亲,阿瑶也是我带回来的人,该如何做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周延璟冷冷打断了老夫人的话,虽然用了敬称,说出来的话却是一点也不客气。

老夫人气急,端着长辈的架子,开始训斥起周延璟来。

原本安静的青竹小院,一时之间变了味道。

……

谢府。

谢夫人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把孩子给盼了回来,只是谢弈甫一进门,她就察觉到他的状态有些不对,关切问道,“文初,这次出门可是碰上了什幺事?”

谢弈弯起唇角露出让人安心的笑容来,“未曾,只是坐了许久的船,有些不舒服罢了,母亲不必忧心。”

由于他自幼就是那种让人很省心的性格,一时之间,谢夫人也未曾多想,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圈,虽然瘦了一些,但是瞧起来安然无恙,她便稍微放下心来,“既然累了就先去休息吧,我让厨房给你做喜欢吃的,晚点你父亲回来,一道用膳。”

谢弈点点头,“那孩子便先回去了。”

他说着话,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行动间稍有不慎,牵扯到了背上的伤口,疼痛来得猝不及防,他下意识“嘶”了一声。

受伤的事原本已经要瞒过去了,这下前功尽弃。

谢夫人一颗心瞬间高高提起,忙追问到底是怎幺回事。而见事情已经瞒不住了,为了不让母亲太过担忧,谢弈只能将归程途中发生的事简单与说了一遍。

“是阿瑶……不是,李姑娘她救了我。母亲你想不到吧,她一个弱女子,在那种时候竟然能毫不犹豫的跳进水里。”

他说起瑶光的时候,语气与目光都不自觉的温柔了几分,温润俊雅的眉眼,宛若话本中万千女子的梦中情郎。

“当时天色已晚,那幺宽广的江面,人落在其中就像是一只蚂蚁那幺渺小,很难想象她是怎幺带着我游到岸边的。后来子安与我说,找到我们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那是昏迷着,阿瑶……李姑娘她一个在黑暗潮湿的芦苇丛里守着我。”

“她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女子,且很聪慧,我教她下棋的时候,她学得很快……”

谢夫人是过来人,只一眼,就知道谢弈这样怕是动了心。不过从他的描述中,她其实也猜出了大概。年少慕艾,于生死之境有人愿意救你一命,那人恰巧又是年轻美丽的姑娘,会动心是再正常不过的。

谢弈虚岁十九,京中像他这个年纪的人,大多都已成家,他却是连房中人都没有一个。谢夫人曾问过他有没有心悦的姑娘,不一定要世家贵女,只要家世清白性格讨喜即可。那时他只摇摇头说没有,也不急着成家。谢夫人便由着他。

不想这次去了江南归来,竟是有了喜欢的姑娘。

“文初可知这位李姑娘如今身在何处?她救了你一命,这是天大的恩情,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回报,只能先上门拜访一番,余下的看情况再谈。”谢夫人询问过后,忽而又打趣起谢弈来,“也不知李姑娘家中都有些什幺人,可是许了人家……”

她说着说着,忽然见谢弈的目光一下子暗淡下来,甚至垂下了眸子,眉宇之间抹不去的愁绪,看得人心忧。

“文初,怎幺了?”谢夫人面上笑意淡去,重新浮现担忧之色。

谢弈沉默了片刻后,缓缓抬起头来与谢夫人对视,“母亲,阿瑶她……是子安要娶的女子。归来的途中,子安与我说过,希望父亲能认阿瑶做义女,给她一个身份,让她在嫁入侯府后,不必承受太多流言蜚语。子安他……大约是真的心悦阿瑶。”

“我,我答应过他了。”

谢夫人闻言,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儿子,沉默许久后,才开口道,“文初,感情的事向来是先来后到,勉强不得,且子安的情况你也知道,一辈子能遇见这样一个喜欢的女子,都是上天开恩。”

言下之意,谢弈只能放下。

谢弈心里其实也是清楚的,只是知道跟付诸行动之间,隔着一道巨大的鸿沟,轻易不能跨越。

但是为了让谢夫人安心,他还是点了点头,“母亲,我知道的。”

谢夫人爱怜的看着他,“你既然答应过子安,就要做到。待你父亲回来,我便与他说说这事,明日抽个时间,到永定侯府拜访一番。”

谢弈闻言,愧疚道,“孩儿不孝,又让母亲忧心了。”

……

永定侯府。

老夫人抓着瑶光的身份这点不肯放。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同意延璟娶那个李瑶!我永定侯府是太京城中有头有脸的人家,因为延璟的事,这些年来一直被旁人指指点点,如今要是再娶一个商户之女,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只能沦为笑柄!”

而曾氏每每说起儿子的事,都觉心如刀绞,偏偏老夫人还要雪上加霜,往她心窝上捅刀。她已经忍了许多年,此刻终于被逼到了极点,一股脑爆发出来。

“母亲你以为子安会变成这样是谁害的?!如若不是你,我的子安早已娶亲生子,别说你们许家的姑娘,就算是公主他都配得上!”

“如今你反而倒打一耙,责怪起我的子安来……母亲,你的良心何安?!”

最后再以老夫人索性倚老卖老,拿袖子掩了脸干嚎收尾。

“小小一件事记恨我至今,曾氏你是不是要我把这条命赔给你才肯罢休?!也罢,我便如了你的意,早日去下面见老侯爷他……”

听到这话,曾氏顿时就知道要糟。

果然,下一刻,就听一直未曾说话的周永衡开口了,“母亲,你究竟想如何?”

周永衡重孝,平日里老夫人无论做什幺,只是不是太过分,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只要老夫人用上了这等撒泼哭闹的手段,再提到老侯爷,基本上就没有不成的事。

老夫人闻言,哭声顿时都止住了,“延璟只能娶安彤,不能娶那个李瑶!”

曾氏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唯恐周永衡真的答应了。好在他终于有点理智,还顾念着儿子,拒绝了老夫人的要求,“母亲,子安难得喜欢上一个姑娘,这个人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

他话音落下,曾氏一口气还没松,又听得老夫人说道,“那就让延璟娶了安彤,再纳李瑶为妾便是了,一个商户女,入得王侯家为妾,也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曾氏下意识便要拒绝,周永衡却先她一步回道,“母亲你容我考虑考虑。”

虽然没有立刻定下来,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已经是八九不离十了,老夫人心满意足的带着婆子离开了,余下永定侯夫妻二人在正堂。

“夫君你为何总是……”曾氏从未如此心累,余下的话甚至都不想说了。

“阿茹,我……”周永衡自知理亏,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面对曾氏,沉默片刻后才又道,“大不了我豁出这张脸去,向皇上讨个诰命给李瑶,也不比正妻差……”

他话未说完,便被曾氏打断了,“这话你自己去跟子安说,这些年来我亏欠他太多,如今已没有脸面去面对他。”

她说罢,站起身来离开了。

……

转眼到了傍晚。

晚风徐徐,从竹林间穿梭而来,竹叶摇动间,发出一阵阵的沙沙声。

瑶光一个人坐在石桌旁,自己跟自己下棋。手中黑子方才落下,忽而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向着这边走来。

她抬头看去,一道女子的身影映入眼中,是白日里见过的,那个站在老夫人身边,名为许安彤的姑娘。

“阿瑶妹妹。”许安彤不请自来,在瑶光对面坐下,“这是在下棋呢。”

“许姑娘前来,所为何事?”瑶光收回视线,继续落子,白皙细腻又纤细的手指与墨玉做的棋子,对比鲜明。

许安彤直盯着瑶光的脸看,眼里藏着一丝嫉妒,“阿瑶妹妹你长得真漂亮啊,怕是后宫之中最得盛宠的徐贵妃也比不上你,难怪表哥他会喜欢上,这样的绝色谁不喜欢呢……”

她就像是自言自语。

“表哥他说过要娶你对吧?”许安彤忽然就笑了起来,是那种满怀恶意的笑容,“可惜呀,侯爷他已经答应了外祖母,让表哥娶我为妻,而你只能做妾,只因为你的出身实在太低了。”

“所以说,长得漂亮有什幺用呢?”

“你说是吧,阿瑶妹妹?”

瑶光稳稳落下一颗白子,复又抬起头来看许安彤,“他的确答应过娶我为妻,然,良禽择木而栖,他若是做不到,我自然要为自己谋更好的出路。许姑娘你也承认我长得漂亮,且还说了宫中最得宠的徐贵妃或许都不如我好看,你觉得,我若入宫,会是怎样一番情形?”

“你看吧,长得漂亮还是有用的,至少能让你趁兴而来,败兴而归,在我手里讨不了好。”

快穿之美人书 截图1

快穿之美人书 截图2

快穿之美人书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