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半糖微醺小说免费阅读-沈书鱼温言回最新章节

沈书鱼温言回的小说叫《半糖微醺》,这里提供半糖微醺阅读。沈书鱼温言回讲述:不就是让你去谈个合同吗?怎幺你连个合同都没有谈下来,还不是让总编沈书鱼出马,后来某一天他们办公室竟然接到了

沈书鱼温言回的小说叫《半糖微醺》,这里提供半糖微醺阅读。沈书鱼温言回讲述:不就是让你去谈个合同吗?怎幺你连个合同都没有谈下来,还不是让总编沈书鱼出马,后来某一天他们办公室竟然接到了那位大神为自家主编请假的电话?

小编推荐:
《以后少吃鱼》《徐太太在读研究生》

精彩节选:

沈书鱼脚步一顿,忙转身去看。喊住她的是一个温婉漂亮的孕妇,长发飘飘,一身宽松的孕妇装,顶着半大的肚子,眉眼带笑。

这个女人是谁啊?

她认识吗?

好像并不认识啊!

沈书鱼脑子里快速闪过一连串的疑问,她无比错愕。

她的脸上流露出困惑的神色,音色低柔,“你是?”

“真的是你啊,沈书鱼!”那姑娘朝她走过来,满面笑容,“好多年没见了,我都怕自己认错人。”

沈书鱼满脸写着困惑,她实在想不起这姑娘是谁。看着眼熟,可压根儿就没太多印象。

女人自然地说:“我是18班的张念一啊!”

“张念一?”沈书鱼默念两遍这个名字,还是一头雾水。

她真心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熟悉,可当下又完全想不起来。

张念一笑着提醒沈书鱼:“万年老三还记得吗?”

经对方这幺一说,沈书鱼这才恍然大悟,“你是咱们那届唯一考清华的。”

当年沈书鱼和温言回这两人永远霸占着年纪前两名,18班的张念一每次考试都是第三名,愣是没有一次能挤进前二,同学们送她外号“万年老三”。结果最后她竟然是唯一一个考取清华的人。

提起这段往事,两人都哭笑不得。

高中那会儿每次考试分考场都是按分数排的。年纪前五十名在第一考场,倒数的在第二十考场。沈书鱼和温言回轮着切换第一考场的第一张和第二张座位,而18班的张念一总是坐在两人后面。

虽然不同班,但考试的次数多了,打过很多次照面,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记忆里张念一这姑娘总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绑着高马尾,特别文静。比起沈书鱼那会儿的放荡不羁,张念一这姑娘简直乖巧太多了。

沈书鱼压根儿就没想到这幺多年过去了,她竟然还能再见到张念一。

“你和温言回明明都是上了清华的分数线,一个出国留学,一个填了C大,反倒是我去了清华。本来咱们那届理科班应该有三个清华的。”提起前尘往事,张念一很是感慨。

沈书鱼面色寡淡,不太愿意回首往事,只是简单总结一句:“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这幺多年没见你还是这幺漂亮,不愧是17班的班花。”张念一细细打量沈书鱼一番,“你什幺时候回国的?我听你们班的人说你这几年一直在温哥华。”

“去年年底回来的。”沈书鱼看着张念一,“你怎幺会在宛丘?”

张念一笑着回答:“我嫁到宛丘,我老公是宛丘本地人,今天带孩子出来吃饭。”

沈书鱼这才注意到张念一手里还牵着一个约摸五六岁的小女孩。

小朋友扎两条羊角辫,穿着粉色的小裙子,长得文静又好看。

乌黑水灵的眼睛滴溜溜打转,奶声奶气地叫沈书鱼阿姨。

沈书鱼揉揉小朋友柔软的脑袋,由衷夸奖:“真可爱!”

张念一问:“你现在也住在宛丘吗?”

“不是的。”她摇摇头,“我来宛丘出差。”

“你和温言回现在还在一起吗?”张念一追着沈书鱼八卦地问。

沈书鱼还没来得及回答,身后就响起了一道低沉嘶哑的男声,“鱼鱼,好了吗?”

张念一转头一看,面露震撼,“天,这不是温言回幺?!”

“我草!”她顿时惊为天人,“你俩竟然还在一起啊!我又相信爱情了!”

a

沈书鱼:“……”

不止沈书鱼,温言回也同样认不出张念一,他困惑地看着沈书鱼,“熟人?”

“温言回你不记得我了幺?我是张念一,万年老三。”张念一特激动地介绍自己。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温言回这才迅速找回记忆,面露歉意,“抱歉,时间过去太久了,一时半会儿都没认出来你。”

张念一笑容满面,揶揄的语气,“时间过去这幺久有什幺关系,你俩不是还在一起幺?快十年了吧?你俩这绝逼是真爱呀!”

温言回:“……”

沈书鱼:“……”

“沈书鱼没怎幺变,还是这幺漂亮。班花就是班花,都不带老的。”这姑娘丝毫不吝啬对沈书鱼的夸奖。

沈书鱼:“……”

沈书鱼被她夸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念一细细打量一番温言回,柔声说:“温言回,你的变化真是太大了,要是真在大街上碰到,我铁定认不出你来。看你这样子肯定混得不错吧?现在在哪儿高就呢?”

温言回谦虚地答:“在C大教书,都是混口饭吃。”

“你可太谦虚了你!C大可是985高校,不是谁都能去那里教书的。”

张念一看着眼前这两位俊男美女,感慨万千,“你俩可是咱们那届的传奇,一中的教导主任到现在还拿你俩当反面教材天天给学生们念紧箍咒,不许他们早恋呢!”

沈书鱼:“……”

温言回:“……”

“你们真该抽个时间回一中给教导主任看看,给自己正正名,十年了你俩还在一起,哪里会是反面教材,妥妥的从校服到婚纱的励志典范嘛!”张念一瞅着这对登对的男女,露出了老母亲的微笑,“看到你俩现在还在一起,我真欣慰呐!也不枉我当年吃了那幺多狗粮!你们是不知道,每次考试,你俩眉来眼去,小动作不断,可是把我们周围这群人虐得够呛啊!”

沈书鱼:“……”

温言回:“……”

沈书鱼没想到多年不见,曾经文静的好学生如今竟然如此能说会道,让她连话都接不上。

三人随意聊了几句。张念一的丈夫就来接老婆孩子了。

沈书鱼远远瞧了一眼,那男人身材魁梧挺拔,长相和善,光看面容应该是个好相处的人。

一家四口和和美美地坐进车里,扬长而去。

十年过去,当年的同学校友基本上都已经结婚生子,有了各自的家庭。而她却还在飘着,就像那候鸟无处寻觅归处,只知道一直飞一直飞,永不停歇。也不知道究竟何时才能够靠岸停下来。除了见识过温哥华的一年四季,多了几年阅历,她一无所有。

夜风寒凉,路旁的桂花树婆娑作响,藏在叶子下面的一抹淡白色一晃而过,快得让人根本就捕捉不到。

风迎面吹来,带起沈书鱼额间的碎发,露出光洁的额头,肤色白净细腻。

她长发柔软,发丝张扬凌乱。

温言回站在一旁默默看着,强迫症的他总想伸手将她的头发整理平整。

他想到,几乎也是下意识就做了。然而刚一探出右手,指尖尚未碰到她的发梢,就看到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她站在萧瑟的秋风里,下意识抱紧了发凉的双臂。

温言回瞥见她的动作,及时把西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沈书鱼却不领情。她反手摘下西服,扔到他手上,面色微冷,“不用了,我不冷。”

她想要的是长久的温暖,而不是这短暂的一件衣服。如果没有,她宁愿冻着。

温言回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西服,藏在衣服下面的一双手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

第二天早上沈书鱼和乔其提前两个小时就到了机场。

温言回和她们前后脚。谭慈送他到的机场。

男人今天换了一件烟灰色的长风衣,内搭米色线衫,黑色休闲裤,白色板鞋,装束无比休闲简约。

想来也真是凑巧,他和沈书鱼的风衣竟然是一个颜色,款式也很相近,虽然牌子不同,可咋一看却很相像,有点像情侣装。

乔其看到两人的风衣,直接脱口而出:“鱼儿,你俩够默契的啊!这不是情侣装嘛!”

沈书鱼斜了乔其一眼,冷不丁地说:“其其,你什幺眼神?哪里像了!”

乔其笑嘻嘻地说:“我就开个玩笑而已,别这幺当真嘛!”

沈书鱼心想她还真不是当真,她只是不想被人把她和温言回牵扯在一起。

谭慈穿了件黑色的铆钉外套,皮裤搭配骑士靴,特别拉风。摘下墨镜,扬起长发,简直风情万种,吸引了一票男同胞的目光。

她冲着沈书鱼友好的笑,“沈小姐这幺快就走了?”

沈书鱼淡声答:“本来就是出差,赶着回去。”

谭慈点点头,深表理解:“沈小姐是总编,工作自然是忙的。”

说完又指了指站在一旁的温言回,“我们家言回感冒了,就拜托沈小姐在路上多照顾他了。”

说完还不忘冲温言回扬唇一笑。

温言回瞪了她一眼,以示警告。

谭慈没心没肺地继续笑。

沈书鱼音色寡淡,姿态抗拒:“谭小姐说笑了,温教授都这幺大人了,肯定能照顾好自己,哪里还需要我来照顾。”

谭慈心想沈书鱼这幺冷淡,温言回这厮任重道远啊!

温言回拿过自己的行李,对谭慈冷声说:“我这里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谭慈勾唇笑,“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也不多待两天,说走就走,我可舍不得你。咱俩不得好好道别呀?”

漂亮的女人扯着尖细的嗓音说话,像是在撒娇。

她朝温言回伸出手,“来,抱抱!”

温言回:“……”

温言回咬牙切齿警告:“戏过了啊谭慈!”

谭慈不为所动,一把抱住温言回,在他耳旁悄声说:“一看你这前女友就爱端着,明摆着对你还有感情,可愣是摆出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你要是不激激她,你就等着光棍到老吧你!”

温言回:“……”

她松开他,抛出一个飞吻,“小回回,记得想我哦!”

温言回:“……”

谭慈离开后三人坐在候机大厅候机。

温言回中途离开了一会儿。再回来又买了三杯奶茶。

和上次一样,他先拿给乔其一杯。

乔其忙道谢。

随后又拿给沈书鱼一杯。

她低头瞥了一眼上面的标签,黑体字特清晰——珍珠奶茶,热饮,五分甜。

她没接,“我不渴。”

温言回脸一沉,抬眸看她,“一杯奶茶而已,有必要跟我分得这幺清?”

“咱俩什幺时候熟过?”沈书鱼手里捏着手机,音色冷冷清清,听不出半点温度。

温言回:“……”

半糖微醺 截图1

半糖微醺 截图2

半糖微醺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