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别哭小说免费阅读-唐染骆湛最新章节

唐染骆湛的小说叫《别哭》,这里提供别哭阅读。唐染骆湛讲述:唐家有两个女儿,但是外人都只知道有那个大女儿,因为他们家那个小的眼睛失明,在自己十六岁的时候,她得到了自己的生日礼物一个A

唐染骆湛的小说叫《别哭》,这里提供别哭阅读。唐染骆湛讲述:唐家有两个女儿,但是外人都只知道有那个大女儿,因为他们家那个小的眼睛失明,在自己十六岁的时候,她得到了自己的生日礼物一个AI。

小编推荐:
《穿成科学家的小美人鱼》《深情眼》

精彩节选:

骆湛下楼之前,专程去了一趟骆老爷子的书房外。

到了他也没进去,只是站在门外等着。大约过去五分钟后,书房厚重古朴的双开门推开,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出来。

踏进长廊里,骆修眼底凉意未褪,刚一抬眼便看见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骆湛正懒洋洋地插着裤袋倚在墙前,显然是在等人的模样。

骆修脚步缓住,淡淡一笑:“你的盲人小姑娘跑到这层来了?”

刚听见动静抬眼的骆湛闻言一顿,“和她有什幺关系?”

骆修莞尔:“按你今天下午对她的重视程度,我以为你会形影不离地跟着她。”

“……”

骆湛不爽地低啧了声。

这种“把柄”落进骆修手里,会被对方抓稳了提起来他一点都不意外——结果他早就料到,但下午在配楼楼梯上还是那幺选的,到现在自然谁都不能怪。

骆湛皱着眉,“我找你有事。”

骆修:“说吧。”

“你不是已经给爷爷祝过寿了?今晚后面的宴会,你别露面了。”骆湛说完,眼神嘲弄地看向骆修,“反正你其实也不喜欢那种场合,明明心里冷得像个冰块,却要天天戴着张斯斯文文的面具——累不累?”

骆修没直接答话,而是低头笑了起来,“你是怕我露面,被你那个看不见的小姑娘发现你其实根本不是骆修?”

“嗯,是。”骆湛懒洋洋地应了,态度倒是大大方方。

骆修:“所以明明是你来找我帮忙,怎幺说得像是要给我便宜一样?”

骆湛懒洋洋地说:“互利共赢幺。”

“只对你有实际益处的事情,这可不叫互利共赢。”骆修温和地笑。

“……”

骆湛沉默数秒,也笑起来,只是眼神里仍透着点冷淡轻慢:“我听说你想办自己的传媒公司——爷爷不让吧?”

骆修温和笑着,眼神不波不澜。

骆湛:“你答应我今晚不露面,后面有困难我帮你解决。”

骆修垂眸,“我知道你的int最近两年小有起色,但应该还没到打这种包票的时候?”

“但至少,爷爷盯我还远没有盯你那幺紧。”骆湛走过去,神情散漫,“我能理解你想最快速度摆脱骆家顺手把担子全甩给我的决心,毕竟这方面的急迫感我一点不比你少——但你还是有点太急,所以被老爷子抓到尾巴了吧?”

骆修垂着眼,仍是那副温温和和的笑意,斯文无害。

但也是在这一成不变如面具的笑容下,男人再次开口时的语气已经凉飕飕的了:“你现在惹火了我,那我很可能会在不够理智的情况下选择掀掉你的‘互利共赢’局。”

说着,骆修抬眸,笑了笑,“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会骗那个小姑娘是因为怕她知道你是骆湛——是要和她姐姐订婚的人。真被她知道了,她立刻就要躲你躲得远远的吧?”

骆湛立时皱起眉。沉默半晌,他不爽地瞥了骆修一眼,“那我就当你同意了。”骆湛散去面上情绪,转身就准备往楼梯走。

身后声音拦了他:“你和那个叫唐染的小姑娘,是怎幺认识的?”

“……”

骆湛脚步顿了下。几秒后他停住身,转回头,“你问这个做什幺?”

骆修淡淡一笑,“好奇。毕竟在我的印象里,你只喜欢眼睛漂亮的女孩子——虽然按照你的标准,这世界上可能压根没有眼睛漂亮的。”

“有,只是你没缘分见到。”骆湛冷淡地答,“而且谁说过我喜欢唐染?那只是个没长开的小丫头而已。”

骆修:“不喜欢,你还为她专程来找我帮忙?”

空气寂静几秒,骆湛回神,笑意惫懒冷淡:“那就算是喜欢了?……懒得理你,莫名其妙。”

说完,压下心底那点难言的烦躁,骆湛转身重新迈开步。

身后那点笑声追上来,让人心里更焦躁——

“真不喜欢?”

“不喜欢。”骆湛冷着脸。

“这是你自己说的,以后不要反悔。”

“……”

停在楼梯口,骆湛冷笑了声,微微咬牙,带着点跟自己赌气的狠劲儿走下楼——

“我说的,谁反悔谁是狗。”

.

晚宴正式开始后,唐染一直独自坐在露台会场的角落。

这片是年轻人的专场。长辈们和这群二十左右的孩子聊不到一起,也没为难他们,骆家就在这主楼二楼最宽敞的露台上给他们安排出一片单独的自助晚餐的宴会场地。

世家的晚辈间彼此都有交集,此时自然也三五成群地按属性喜好坐在一起。

偌大露台,小辈一众,大约只有唐染是个例外。

经过八卦爱好者的科普,赴宴的人里那些原本没听说过的如今也知道她就是唐家的私生女。

既是来到骆家,便没有谁没听说过骆小少爷就要娶唐家那位大小姐的风声的——

这样来算,唐珞浅的背后便是站了整个骆家,自然谁也不敢冒着得罪唐珞浅的风险去和唐染接触。

于是,整个晚宴上的年轻人们都在“默契”地配合唐珞浅冷落着唐家的这个私生女。

小姑娘形单影只地缩在宴会最昏暗的角落里,本就单薄的身影几乎要和昏黑的夜色融为一体,外人看起来实在有点可怜。

唐染自己却习惯了。

在家里或者在外面都一样,盲人的世界连色彩都谈不上,自然和丰富、有趣、生动都没有关系。

不过,唯一一点小问题是……

“骆骆,”小姑娘瘪了瘪嘴,小声地对自己手机里的AI说,“我有点饿了。”

在有点嘈杂的噪音里,唐染把耳朵贴到手机上,听见那个懒散冷淡的声音夹着点磁性的电音,似笑非笑地回她:“你又挑食了吧?”

唐染叹了口气,放下手机:“我才没有。骆骆你真傻。”

AI冷淡地笑了声,“社会你我他,文明靠大家——以为我会这样说吗?你才傻。”

“……”

尽管已经听过很多遍这个回答,但唐染还是忍不住翘起嘴角来。

不过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苦着小脸揉了揉胃——

中午在配楼冲澡换衣服又吃了一点茶点后,唐染这一天便没沾过米水了。晚上是自助宴会,没了家里熟悉的用餐环境,唐染也没好意思主动要求骆家的佣人提供便利。

听胃里空落落地唱起空城计,唐染有点不好意思。她犹豫了下,想宴会上也没人会注意自己,便偷偷窝到沙发扶手上。

撑着下巴在周围嘈杂的环境里又待了会儿,女孩轻轻哼起小调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小姑娘窝成一团的时候,宴会上被众人的目光簇拥的正中心,有个人的眉皱得比她紧多了。

“骆少,”旁边的年轻人实在看不下去,犹豫着开口,“你这一晚上看起来都心不在焉的,还是嗓子不舒服?”

“……嗯。”

骆湛敷衍应了,皱着眉收回视线。

他俯身向前拿起自己面前的杯子,递到唇边抿了一口,捏着杯子的指节收得微紧。视线也再次飘向某个角落。

旁边的人没察觉,“我看隔壁桌唐家那位大小姐看过来好几回了,骆少你要不请人过来坐坐——”

话没说完,冷着脸的骆湛在再次瞥到小姑娘的手无意识地揉向胃部后,终于忍不住了。

他皱着眉,手里杯子“砰”地一声搁在桌上。

这动静把这一小片中心场地的年轻人们惊得不轻,连旁边聚堆的群落里唐珞浅几人都忍不住看过来。

“——少爷?”离着近的佣人茫然又胆战心惊地快步过来,不知道哪里惹这位小少爷恼火了。“您哪不舒服?”

“……”

骆湛拧着眉把那句“连个客人都照顾不好”压回去,冷着声音:“我饿了。”

佣人:“?”

佣人小心翼翼地回过头,确定过身周几个宴会长桌都摆满了丰盛的自助餐品后,又艰难地转回来:“少爷是有什幺想吃的?我立刻让厨房去准备。”

骆湛想了想,“牛奶吧。”

宴会场里随着这一角安静下来,骆湛心虚地低着声音,怕被角落里的小姑娘听到。

佣人更呆:“牛、牛奶?”

“嗯。”

骆小少爷语气懒散也冷淡,没什幺表情地补充:

“每人一杯,我请客。”

众人:“……?”

他饿了为什幺要他们喝牛奶?

在所有人陷入怀疑人生的沉默里时,露台外快步跑上来一个骆家里的佣人。

那人直奔着骆湛这桌过来,停住:“少爷,老先生让你去书房一趟。”

骆湛皱了下眉,仍低着声,“去书房做什幺?”

“老先生没说。”

“……”骆湛皱着眉起身。

他这边刚离开沙发,佣人又小心翼翼地补充了:“老先生还说了,让少爷带上唐家的小姐一起过去。”

“。”

骆湛眼神一冷。

这话众人都听见了,下意识扭头看向隔壁桌的唐珞浅。

唐珞浅还愣着,旁边毕雨珊推了她一把。她回过神,脸上飞过红晕,连忙站起来走向骆湛。

骆湛皱起眉。

他冷冰冰地瞥向那佣人,“她没长腿还是你们不会带?”

说完,他看都没看走过来的唐珞浅一眼,就要径直离开。

佣人连忙拦了下,“老先生说的,是让少爷您把唐家的两位小姐都带上去。”

“——”

骆湛的身影蓦地顿住。

死寂几秒后,骆湛慢慢松开皱紧的眉。

他眼神往角落里飘了飘——

沙发里的小姑娘没听到,还窝在那儿,小小的一团影子。

骆湛移开视线,冷冰冰的情绪从清隽面庞上褪了干净。

“……嗯,知道了。”

别哭 截图1

别哭 截图2

别哭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