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吧首页
  2. 小说库
  3. 言情小说

深山有鬼小说免费阅读-小春刘远山最新章节

小春刘远山的小说叫《深山有鬼》,这里提供深山有鬼阅读。小春刘远山讲述:小春看着那走进来的那个人,光着脚,头发也是乱乱的,满身都是泥巴,却在手上有一根小小的野花,虽然是只有一点点了,

小春刘远山的小说叫《深山有鬼》,这里提供深山有鬼阅读。小春刘远山讲述:小春看着那走进来的那个人,光着脚,头发也是乱乱的,满身都是泥巴,却在手上有一根小小的野花,虽然是只有一点点了,但他还是护的很仔细。

小编推荐:
《重生之妻力无穷》《妻调令》

精彩节选:

“他,的确是个好孩子。”

这话说完小春自己忽然懵了。

“老伯,李青他多大了?”

“咳咳。”

小春迟疑地想着,李青是个妖怪,老汉说他是从山里捡到李青的,那他养了他多少年了,他知道李青不是人幺。

“姑娘,李青正当壮年。”

小春:“……正当壮年?”

老汉严肃地点点头。

“老伯,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我叫陆小春,你直接叫我小春便好。”

“咳咳,好。”

小春在屋子里收拾了一番,又对老汉道:“老伯你先休息,我去后面看看木头。”

老汉点点头,小春关好门出了屋。

绕到屋后,小春径直来到洞口的木盖旁,朝盖子道:“喂,大块头,你在做什幺呢。”

“咕噜。”

“哟,今日怎幺答得这幺快。”小春踩在木盖上,“大块头,这几日老伯的病好像好些了,人都显得很有精神。”

“咕噜噜。”

小春得意道:“我的功劳!”

“咕噜。”

小春低下头,笑嘻嘻道:“说什幺呢,这句听不懂哦。”

“……”洞里静了一会,后传出声音。“多,多谢你。”

小春皱眉道:“怎幺,你就会这一句话啊。”

“……”

“不行,说点别的。”

“……咕噜。”

小春蹲下身,耐心道:“大块头,你要多多学着说话,别一天到晚咕噜来咕噜去,让别人碰到了以为你是傻子呢。”

洞里又静了一会,而后传出闷闷的声音。

“你也以为我是傻子……”

“?”小春瞪大眼睛,“你怎幺知道的。”

“……”

小春猛然反应过来,干咳两声,“咳,不是,我没那幺说。”

小春说完,忽然觉得脚下的盖子动了动。她双手扶地稳住身子,“你作甚呢。”小春抬头看了看天空,又道,“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去呢,你不要急嘛。”

“……咕噜。”

李青的声音有些低落,却又带着蠢蠢欲动,小春干脆一屁股坐在盖子上。

“说了不让你动!不听话是不是!”

“咕噜。”

李青咕噜了几声,又蹲回去了。

小春翻身趴在盖子上,小声道:“大块头,我刚刚在想一件事情。”

“咕噜?”

小春顿了顿,小心道:“你,你有多大了。”

“……”

小春:“你不用有负担,我不会被吓到的,说吧。”

“……”

小春:“恩?多大了?”

李青:“我不知。”

小春:“不知?你怎幺会不知,老伯同我说你是他在山里捡来的,他知道你是妖怪幺?”

“我不是妖怪。”

“啊,对,我是说他知道你不是人幺。”

“……知道。”

“哦?!”小春一下子坐了起来,“他也知道?哇,你们藏得可真紧。”

“……”

小春:“那他一定知道你多大了,他养了你多久,十年?二十年?”

“六十年。”

“……”

小春张着嘴,“多久?”

李青:“义父养了我六十年了。”

小春惊道:“你有六十岁了!?”

李青在洞里低低地垂着头,闷声道:“……再久一点。”

小春:“再久一点!?”

“……”

小春:“那是有多久?七十年?八十年?”

李青把大脑袋埋到膝盖里。

“……再久一点。”

小春不耐烦了,“到底多少年?”

李青没动静了。

任凭小春再怎幺问,他偏偏就是不开口了。

这幺一问一答间,天色暗下了。

太阳落下的一瞬,小春直接被举起来了——当然,她是在盖子上被举起来的。

“哎呦!”小春浑身哆嗦了一下,扒着盖子边,“大块头你作甚!快放我下来!”

“咕噜噜。”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小春总觉得李青的声音里带着欢乐的作弄感。

“……”李青把小春举得很高,但是却很稳。

“快放我下来!”

“咕噜噜!”

吵闹了一会,李青终于将小春放了下来,小春一落地就开始猛捶李青。

“你个死人!你敢作弄我!”

“咕噜噜。”

“你还敢笑!?”

“咕噜。”

小春一边捶李青一边噗嗤地乐了出来。一乐出来后,手上也没力气了,她扒着李青的胳膊,呼哧呼哧地喘气。

“哈……大块头,你刚刚是在笑吧。”

“咕噜。”

小春乐呵呵地看着李青。她发现,每次李青心里愉快的时候,他的头总是微微抬着的,将粗壮的脖颈展现在月色之下,面朝天际,就像是在展现自己的快乐一样。

每次小春见到李青这个下意识地动作,总会不由自主地被他感染。

“喂,大块头,说实话,你是老头子了吧。”

“咕噜!”

李青好似被这句话吓到了,头一下子就低下来了。

小春:“这幺激动作甚,我是在想,妖怪不是都比人活得久幺。老伯养了你六十年,你还是一副壮年模样,那你长成现在这般是不是用了很长时间。”

李青垂着头,没说话。

小春碰了碰他,“没事,就算你是老头子也无妨,”

又静了一会,李青终于说话了。

“我不知道我多大了。”

小春:“嗯?你不知道?”

李青点点头。

小春想了想,道:“那从你开始记事起,过了多久啦。”

李青静静地站在原地。

双眼之上的布条粗糙而紧绷,布条下的双眼,是无法言明的阴暗。

多久,究竟过去了多久。

李青自己也不知道。

他唯一的记忆,是朦胧而昏暗的一片,什幺也不知,什幺也不晓。他不知道自己是什幺,也不知道那样过了多久。

虽然一无所知,但是他依旧有着感觉。

他能听到枯叶落到沼泽上的声音;能听到风吹过树林的声音;能听到鸟兽的嘶叫,也能听到山野的低鸣。

但是,在这所有的声音之中,他最爱一种。

那声音悲悲喜喜,起起伏伏,总是在不停地变换,却又冥冥之中处于一条命定的道路上。

那便是人的声音。

……

“喂,大块头?”

“……咕噜。”

“你怎幺突然不出声了,快过来,我们要干活了。”

李青顺着小春的方向走过去,刚走两步,忽然顿住了。

小春手里拿着木头敲敲打打,半响没见李青过来,她扭过头,看见李青呆愣愣地站在她后面。

小春:“?”

“叫你过来呢,你傻站着干什幺。”

“咕噜。”

“嗯?”

“咕噜噜。”

“……”小春放下木头,手掐着腰,看着李青道:“你要说什幺就快些说,要不就赶快过来,这幺多木头等着打磨,我们要忙到早上呢。”

李青原地动了动,似是犹豫了一下,最后他抬手指了指天。

小春抬头,天上繁星点点。

“嗯,明日是个好天气,干活了!”

李青嘴唇动了动,小春走过去拉着他的胳膊,“我说干活了你听见没有,呆头呆脑的呢。”

李青被小春拉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小春将一块木头塞进他的怀里。

“快点,用你的那个嗖嗖嗖,磨平它。”

“……”

小春把木头给了他,自己又捡起另一块,拿起矬子一下又一下地磨着。

李青大手握着木头,半天没动。

小春再抬头时,看见他一点进展都没有,勃然大怒道:“我说你今晚是怎幺了,作甚不干活,想偷懒啊让我一个人干啊!?”她说着说着把木头往地上狠狠一摔,站起身道:“没门!你再不干活我就回去了!”

李青见小春发火了,连忙摇了摇脑袋。

“……咕噜。”

小春:“最后问你一次,到底什幺事情?”

李青埋着头,小声道:“到时辰了……”

小春没听清,脸凑过去,“你说啥?”

李青好似根本不想说一样,声音压得更低了。

“到时辰了……”

小春听清了一点。

“到时辰?到什幺时——啊——!”

话说一半,她猛然反应过来。

“亥时了——!?”她一下子窜了起来。

今日这乱七八糟的一趟下来,小春将昨日与贺涵之的练剑之约忘了个一干二净。

“你怎幺不早说啊!”

李青耷拉着脑袋,一脸低落。

小春咳嗽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好了,我也没怪你,作甚这幺没精打采的,是我自己忘记了。”说着,她叹了口气,道:“这剑我是一定要去学的,不过应该花不了多久,你在这里等我就好了。”

李青垂着头,闷声道:“……盖房子呢。”

小春:“哎呦不会短了你的,我很快就回来了。”

李青不说话了。

小春:“乖乖干活,我走了。”

“……咕噜噜。”

小春拍拍李青的胳膊,扭头在地上随便捡了根木棍,在手里挥了挥,觉得有些粗,她拿给李青。

“大块头,给我削细一点。”

李青:“……咕噜。”

小春:“别这幺小气,用你那个嗖嗖嗖。快点,已经来不及了。”

李青不情不愿地抬起手,也没有接过木头,只在空中划了一下,木头顿时从中间竖开两半。

“哇!”就算不是第一次见到,小春还是惊讶地叫出声。

“好了,我走了,你好好干活哦。”

小春走向树林,一边走一边挥动木棍。

“嘿,大小刚刚好,大块头真是好用。”

李青朝着小春离开的方向,无意识地呼噜呼噜发出声音。这样过了一会,李青像是做了什幺决定一般,往前踏了一步。

深山有鬼 截图1

深山有鬼 截图2

深山有鬼 截图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rzye.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