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轻轻咬住花蒂~龙榻干太后

李大柱哪里停的下来,酣战近一个小时,小钢炮早已上膛,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一发炮弹打入肉.缝儿中了!

“啊啊啊…..”

“砰!”

大家伙一捅到底,紧紧贴着洞壁飞射而出。

大肉.棒子猛地胀鼓起来,好像早晨起来第一泡尿似得,“嗖”的一坨白沫子弹射到洞壁!

“啊….嗯哼….呼呼,啊…”田秀香大口大口呼吸,胸前两团随着呼吸起伏,硕大的胸器上,伏着两颗红润小点儿,点着脑袋仿佛诉说方才的疯狂!

“啪”

小钢炮足足发射了进一分钟,一坨一坨的滚烫液体冲击到洞壁上,刚刚松了一口气的田秀香,再次迎来高.潮。

小腹一阵猛烈抽搐,嫩嫩的洞穴露出几滴白沫,热气腾腾而粘稠无比,穴口一缩,饺子皮一阵颤抖。

“嘿嘿,婶儿,咋样,日得还舒服不?”李大柱贼笑两声,抓着大奶.子揉了两把,软软的。

长时间运动,身体上起了一层细密的汗水,摸起来油光水滑,好像刚出笼的嫩豆腐似得。

文学012306550225.jpg

奶.头子一掐,田秀香皱了皱眉头,喊得声儿都没了。

爽,能不爽吗?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小时,去了三回,小洞水都流干了能不舒服?

喘了两口气儿,有了点儿劲儿,田秀香看着怪物似得看着李大柱,心里疑窦丛生,这小子这东西咋长的?

一棒子塞进去洞口给堵死了似得,憋尿一样难受,偏偏又极为留恋一捅到底的强烈冲击。

那一下下,仿佛一棒子撬上天似得,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哎哟,大柱,可把你婶儿日惨了哦,嘶….”

一挪腿儿,裤裆那地方就疼得难受,火辣辣的跟啥厉害东西烫过似得。

一摸,饺子皮都肿了,真不知道臭小子使了多大劲儿,那家伙给堵的。

“大柱,这都谁教你的啊,咋那么厉害呢你,以前咋就没发现你这么坏呢?”田秀香真是好奇了。

李大柱啥人啊,村里人都知道,从小就让赵松那厮给欺负着,胆儿小得跟老鼠似得,一跺脚就跑了个没影儿。

不过胆儿小归胆儿小,臭小子还是挺有礼貌的,见人咧嘴就笑。一手缝纫术高超得很,死了人啥的都找他缝衣裳。

却没听说过臭小子怎么就那么色呢?连自己都给日了!

而且瞧这驾驶,不像生手啊,自己那姘头给他比起来,跟处男没啥区别。

裤裆那玩意儿能惹事儿,哈嗤哈嗤三分钟内必定交货吐水!

“嘿嘿,婶儿,咋的,把你日舒服了你还不乐意呢?成,那我以后就不日你了啊,你自个儿天天地里糟蹋黄瓜茄子去吧。”

李大柱冷笑一声,下炕就要走人。

田秀香眼疾手快,一把给拽了回来。

“别,别走啊,咋不给你日了,以后你想咋日都成,咋日都依你行不行?”

这么好的家伙怎么能不用?

当了整整四年寡妇,隔三差五姘头上门搞,硬不了五分钟一准儿软得跟面条似得,有啥用?

错过这条大蟒蛇,往日的性福生活怕真只能仰仗黄瓜兄弟了。来年多种两亩黄瓜吧,少了不够啊!

“成,那咱们接着日。”李大柱回头捏着奶.子,扶了扶大棒子,提溜着抖索两下,转眼又硬了起来,跟牛鞭似得,粗壮无比。

红彤彤的青筋暴涨,圆乎乎的脑袋儿上,白色浆糊早已干涸,淡淡的骚味儿弥漫升腾。

田秀香吓了一跳,忍痛夹着腿,一脸惊惧:“啥?还日?不,不行!刚刚日了一炮,都去了好几回,再日,再日都下不来地儿了啊….”

“你说的我想啥时日,咋日都随我,咋变卦了呢?婶儿,不地道啊。快,屁股蛋子撅起来,我再捅两下….行了,不同你小小肉.缝儿。”

抱着白花花的屁股蹲儿翻了个身,跪趴在炕上,圆滚滚的屁股蛋子跟白面馒头似得,菊花一缩一缩像放屁似得。下面的小肉.缝儿还留着哈喇子呢。

“嘿嘿,”李大柱坏笑着搁大棒子上抹了润滑人油,掰开白嫩的屁股蛋子,大棒子一抖,挺着菊花,猛力扎了进去!

“滋!”

“奥哟,啊……”

惨叫声起,屋里响起一阵连续的撞击,隐隐中,肉浪翻腾,浪.叫连连……

日上三竿,七月底的太阳跟火炉似得,人们就像锅炉上的煎饼。

汗流浃背,止都止不住,汗水珠子“嗖嗖嗖”的往地下落。

“大柱,磨蹭啥呢?快点儿的,赶紧把玉米肥给上了,磨叽啥呢,再磨叽老子皮都快晒没了!”

李明远坐在玉米地边儿上,拿眼瞪了大柱一眼,狠狠嘬了一口烟,总觉得不对劲儿。

要说自己这儿子,胆子小了点儿倒是不假,可做人做事儿还算不错。

村里那都有口碑的,谦恭有礼的,是个热心肠的孩子。

家里事儿忙活的也够勤快的,放牛打猪草,守小卖部,缝衣裳什么的,都不错。

“可今儿咋回事?磨磨唧唧的,心不在焉,想啥呢?”姚翠平放下背篓,坐在李明远旁边,皱着眉头问道。

“我哪知道?你生的娃你还不了解?我……”李明远突然顿住了,眼睛停留在李大柱裤裆处。

今儿儿子出门儿没穿粗麻宽松裤,一条紧身牛仔裤,裤裆顶起老大一坨,跟牛尿包似得,胀鼓鼓的。

“臭小子,那东西比你爹硬起来还大呢!”李明远暗暗骂了两句,心里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回头冲婆娘淡淡道:

“没啥,估计是想婆娘了。回去让三姑六婆啥的,帮帮忙,给大柱娶房婆娘,早点儿生个娃啥的。也算了了一桩事儿!”

李明远深深嘬了两口烟。

姚翠平当即点头,连忙道:“是啊,早点儿生个娃。你瞅,赵松死了,赵大宝连个孙子都没抱上,多可怜啊!”

李明远点点头没出声儿,眉头却紧紧拧在一块儿,心里说道:“娶个媳妇儿谈何容易啊?哎,实在不行,找个丑点儿的吧,屁股蛋子大的,生个大胖小子就成。被子一捂,啥都一样!”

想明白了,李明远扛着锄头又在地里刨了起来。

李大柱是真想婆娘了,昨晚上一直整到两点才回家,日得田秀香吐奶水儿了都。

屁.眼儿裂开,红彤彤的,都磨出血来了,要不是怕旁边俩老人听着,李大柱还打算日俩轮儿再回家。

想着田秀香圆润的屁股蛋子,饱满的奶.子,裤裆小钢炮造反闹兵变,。

门儿前裤子也没整合适,紧绷绷的,拉链儿磕着小钢炮难受死了。

“嗯,干完活儿日杨玉娟去,赵松都死了,怕个球!”色胆包天,也顾不上杨玉娟乃何许人也的儿媳妇儿了,解决小钢炮生理需要更要紧!

仿佛杨玉娟赤裸裸扒光了躺在面前似得,李大柱顿时来了干劲儿,动作立马快了起来,瞧得李明远一愣一愣的。

“这小子咋了,鬼上身了?一惊一乍的…..”

………

天热,人烦躁。

院子里,赵大宝泡了一杯茶,吹着电风扇,撩起膀子,这才凉快了一些,可凉快是凉快了,心里却不得劲儿了,抬头瞅见厅房正中的照片儿。

白皙而帅气的脸庞,笑脸盈盈的,一排洁白的牙齿跟电视里的打广告的明星似得,整了个板寸,要多精神有多精神。可惜,死了…

“哎,白发人送黑发人呐!”赵大宝大腿一拍,说不出的颓丧。中年丧子莫过于切肤之痛。

自己堂堂李家河村儿村长,要钱有钱,要权力多少也有点儿,上面不还有个当副乡长的表哥吗?

李家河绝对的大哥大,谁见着自己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的?

可谓“春风得意”,那小日子过的惬意。偏偏这个节骨眼儿,儿子死了,唯一的儿子死了!

“爹,收拾收拾,准备吃饭了啊….”这时候,儿媳妇儿杨玉娟端上了几盘子菜。

梅菜扣肉,凉拌猪耳朵,堆了满满一大桌,这都是儿子走前摆的酒席剩下的。

杨玉娟话说完,垫着白花花的屁股蛋子就进了厨房,赵大宝眼睛一眯!

“小云没留下血脉啥的,可老子还有办事儿的能力啊?嗯,抓个时间把儿媳妇儿日了,都是一样的种,看不出啥来。

赵松刚走,时间也差不多!对,就这么干!”想到这儿,赵大宝精神一震。

裤裆撑起一顶小帐篷,仿佛想到儿媳妇儿胯下承欢的美景,丑陋的脸上多了一抹yin笑,抬头望望儿子照片儿,嘴角微微掀起,仿佛在说:

——儿子,你没日够的,老子慢慢帮你日,放心吧…..

“妈,我出去了洗澡了啊,这天儿热死了….”李大柱冲着老妈喊了一嗓子,不待回话,撒脚丫子跑开了。

背后远远传来老娘的叮嘱声。

李大柱摁住裤裆捧起,飞奔杀向河滩,玉米地里有个骚婆娘叉开了腿,正等着自己去日呢。怎能不激动?

正午的太阳最厉害,火辣辣的,大地像蒸笼似得,人都快蒸熟了。

李大柱顾不得擦擦脸上的汗水,火速向河滩飞奔!

李家河贯穿整个村庄,涓涓流淌,清澈见底,听说,城里人都吃李家河的水呢。

盖因李家河源头来自大山,山高水长就是这个理儿,且水质极好,曾经不少人打李家河的主意,说建个啥自来水厂。

后来上面人出门,给阻止了。

也是,清水河自古造福人类,开发商一来,把源头一截,以后吃饭喝水还得花钱了,这事儿搁谁也不愿意啊?

清水河再次被保留下来!河里鱼虾甚多,偶尔还能逮着两只大王八。

老人们都说,这些王八是山里长的,原汁原味儿,营养丰盛,喝碗王八汤炕上滚两三个小时不是难事儿。

以前李大柱不明白,不过现在明白了!

“噗通”一声。

李大柱窜进河里打着水刨了两下,脑袋儿一沉,足足闭了一分多钟这才露出黑溜溜的脑袋儿。

“啊!爽!”一撸脸上水珠,李大柱大吼一声,游到河滩树荫下休息,低头正好瞅见耷拉着脑袋儿的黑色小钢炮。

轻抚二弟,李大柱感触颇多,能屈能伸,能软能硬方才是男人安身立命之根本啊!

“大柱,大柱,快,快,这边,快过来,我等你好久了呢….”正在汲取二弟做人精神,不巧有人唤了一声。

声音清脆如黄鹂叫唤,好听的很!

抬头一瞧,玉米地旁,一道靓影闪现而出,瀑布长发披散双肩。

紧绷绷的蓝色衬衫,束着胸口,完美勾勒出两团不小的的胸前,浑圆而饱满。

玉腿裹着一条七分裤,雪白的脚丫子垫了起来,胸器随之颤抖,摇晃!

“嘿嘿,这婆娘倒是积极。”李大柱贼笑一声,捡起一旁的裤衩衣裳,窜进了玉米地里。

这大片的玉米地就是赵大宝的,离河边儿近,便于灌溉,下了暴雨涨水把玉米地给淹了,还能拿到上面的补贴,那可不是小数!

一次补贴,远远超过三年劳作,谁让人是村长呢?以权谋私跟喝稀饭似得容易。

“大柱,我等你好久了,你咋才来呢?”杨玉娟红着脸嗔怪道,拉着大柱坐在铺垫好的玉米叶子上。

李大柱嘿嘿笑了笑,“咋?忍不住了?”

眼珠子往领口一瞄,真大,那晚上没瞧明白,太阳下一照,雪白雪白的,胀鼓的罩子里两颗小红点儿若隐若现。

往下一瞧,嫩如葱白的小脚丫子藏在凉拖鞋里面,往地上一坐,七分裤绷得更紧了,死死滚着浑圆大腿。

裤裆正中,生生勒出一道痕迹,三角地带无比饱满,隐隐有些红光透出,勾勒出三角内裤…

“大柱,有个事儿我想跟你说说…..”杨玉娟俏脸一红,红霞掠过。

眼睑低垂,俊秀的瓜子脸说不出的狐媚,声音却低了下来,小手搓着衣角有些紧张。

眼皮微微抬了抬,瞄向李大柱裤裆处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