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市委一秘睡女市长~我和女同学下课做

孟婉晴笑了笑,把香波递向老李,她视线无意间扫过放衣服的篮子,眼睛忽然睁的溜圆。

孟婉晴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放到篮子里的时候,还专门整理了一下,但是现在篮子里的衣服却很乱,最重要的是她的文胸和内裤本来在衣服下面压着,但现在却在最上头。

孟婉晴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孟婉晴小脸一红,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怪怪的。

“怎么了,婉晴?”老李问。

“没什么,爸,你快洗吧,洗完早点睡觉。”孟婉晴急急忙忙把香波塞到老李的手里,然后逃命似的跑回了卧室。

看着儿媳妇孟婉晴回到卧室里,老李这才关上门,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放衣服的篮子跟前。

刚才还没爽够呢,现在孟婉晴应该不会再过来打搅了,老李打算好好爽一下。

……

早上六点半,孟婉晴设好的闹钟响了。

迷迷糊糊关了闹钟,孟婉晴翻了个身想再睡一会儿,却睡不着。

只要一闭上眼睛,孟婉晴的脑海里就是公公李国富精壮的身体。

老李的身体其实算不上壮实,只不过他以前在乡下每天都要干农活,长年累月下来身体锻炼的很不错。虽然人老了,老李有些发瘦,可身上却是很结实的肌肉,和没吃过苦的儿子李云峰比起来,老李确实称得上精壮。

文学012306550311.jpg

孟婉晴脑子里想着公公李国富,右手不知不觉的伸进被窝里。

李云峰出差去了,至少得半个多月才能回来。

而且就算回来了,也肯定不会在家里待太长时间。李云峰这么勤勤恳恳的工作,孟婉晴感到相当满意,但这样一来,她就和守寡没有什么两样了。

孟婉晴眼睛迷离,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力气也越来越大。

慢慢的,孟婉晴哼哼出声。

因为怕被公公李国富听见,孟婉晴另一手捂住嘴,这样不至于叫太大声。

孟婉晴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像蛇一样不停的扭动。可能感觉这样还不够,孟婉晴把上衣脱下来,光溜溜的身体在床单上磨蹭。孟婉晴紧紧闭上眼睛,老李的身影便再次出现在眼前。

差不多持续了有二十分钟,孟婉晴身子才终于剧烈抖动起来,她露出被子的脚在空中抬起,小腿和大腿紧绷成一条线,脚丫还在不停的颤抖。

激烈的感觉一下来了好几波,像海浪似的把孟婉晴推上巅峰。

等到这醉人的快感过去,孟婉晴的腿慢慢放到床上,手轻轻揉着胸脯舒了口气。

老李起来的时候饭已经做好了。

孟婉晴趁着老李去洗漱的时间,拿着笤帚给老李打扫房间。

老李房间里看起来很干净,不过床下却有好多卫生纸。孟婉晴红着脸把卫生纸往簸箕里扫,笤帚伸到床下的时候忽然扫到了什么。

孟婉晴蹲下身,把脸贴在地板上往床下看,一眼就看到了老李卷成一团的裤子。

“爸也真是的,脏衣服就拿去洗衣机嘛,塞床下干什么?”

孟婉晴一边碎碎念,一边把手伸到床下取出卷成一团的裤子。

忽然,孟婉晴感到手上黏糊糊的。

孟婉晴心里一惊,她猛然醒悟过来,老李为什么不把换下来的裤子放到洗衣篮,而是塞在床下了。

孟婉晴把裤子展开,果然看到裤裆位置黏糊糊一片。

孟婉晴脸颊越发红艳,就像喝醉了酒一样,她小心的往门口看了看,老李并没有过来。

随后,孟婉晴把裤子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

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下似的,孟婉晴猛地发了一阵抖。

孟婉晴感到非常难受,下面痒就不说了,心里也痒的发慌,就像心里住了一只小猫正在乱抓乱挠。

孟婉晴把手伸进自己裙子下面抹了一把,抽手出来的时候,手指上沾着一条黏糊糊的细丝。

卫生间那边传来一大声咳嗽,把孟婉晴吓了一跳。孟婉晴像兔子似的把耳朵束起来仔细听,很快就听见一阵水声。

放下老李的裤子,孟婉晴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然后便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去了客厅。

“爸,该吃饭了,时间不早了。”孟婉晴朝厕所方向喊道。

“我马上好。”老李在厕所里高声道。

等到老李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孟婉晴早点已经吃了一半。

老李在孟婉晴对面坐下,然后拿起烤好不久还带着温度的面包吃了起来。

面包很软,拿在手里手指都会陷进去。

不知不觉,老李又开始幻想了。

老李感觉抓在手里的不是面包,而是儿媳妇孟婉晴的大胸。

心里这样想,老李的手便不自觉的抓揉起来,好好的面包在老李手中被捏成了皱巴巴的一团。

“爸,你干嘛呢?没胃口吗?”

孟婉晴疑惑的看着老李,老李猛地回过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

“哦,我在想事情,有点走神。”老李尴尬的回答道。

“快吃吧。”孟婉晴自己一边吃,一边把茶几上的牛奶推到老李面前。“吃完面包再把这个喝了,你是老人家了,要多补补身子。”

孟婉晴说补补身子的时候,脸颊有些红艳。

老李也察觉到气氛不对劲,不过他脸皮厚,所以不怎么在乎。

忽然想到了什么,老李问道:“对了,婉晴啊,住院部那个妇产科主任柳香香和你关系熟吗?平时她对你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老李为什么问起这个,孟婉晴还是回答道:“爸,柳主任和我不是很熟,我不经常和她碰面。不过有时候,柳主任会叫我过去给她做点杂活。”

“哦。”老李点点头。

“爸,你为什么问起柳主任啊?”孟婉晴用手指抹抹嘴角问道。

“没什么,只是昨天在医院里碰上了,和她聊了聊。”老李含含糊糊的说道。

孟婉晴不是白痴,老李说话含含糊糊支支吾吾,她立即就感到不对劲。

不过,她没有多问。

吃完早点之后,孟婉晴匆匆忙忙的在厨房洗盘子洗碗,而老李则穿戴整齐然后在客厅沙发上吸烟。

“爸,你要是收拾好了的话,就帮我把阳台上衣服收一下。”孟婉晴在厨房里喊道。

“好!”

老李跑到阳台上去,把孟婉晴昨天洗的衣服从晾衣绳上收下来。

衣服不多,就几件而已,其中还有一件文胸和一件内裤。

孟婉晴是城里长大的,比较爱干净,每天都要洗一次澡,外面穿的衣服两天洗一次,贴身的内衣则每天都要换洗。

看着手上的文胸和内裤,老李的脑子又快刹不住车了。

老李低下头,鼻子凑到文胸和内裤上闻起来。

嗯,洗衣粉的味道。

“要不要我帮你整理一下?”老李问。

“不用了,放我屋子床上就行,我下班回来了收拾。”孟婉晴喊道。

老李把收来的衣服放到床上,正准备走,忽然看见床单上一片黏糊糊的痕迹。

老李伸手过去摸了摸——还没干呢,明显是今早留下来的。

老李正打算转身离开,忽然又想起件事来。

昨天老李弄破了柳香香的丝袜,他当时说要给柳香香买件新的,可他一个五十多岁的粗汉,上哪里去买丝袜?

老李眼珠子转了转,快步跑到衣柜前打开柜门。

衣柜里挂满了衣服,其中只有几件是儿子李云峰的,其余的都是儿媳妇孟婉晴的。

不过衣柜里没有丝袜。

老李不气馁,拉开衣柜下面和旁边的几个抽屉一个一个找。

终于,老李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几包丝袜。

这几包丝袜都还没拆封呢,抱在透明的塑料袋里看起来非常干净整洁。老李挑了一包黑色的塞进衣兜里,然后又把抽屉全都塞回去,这才出了孟婉晴的卧室。

老李和孟婉晴是坐公交车去医院的。

老李家有车,那辆车二十多万,是儿子李云峰去年买的。

可惜除了李云峰之外,老李和儿媳妇孟婉晴都不会开车。而李云峰出差在外,用车的时候都是用公司里的车,所以那辆车自从买来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停着,几乎没怎么用过。

坐在公交车上,老李低着头玩手机,但眼睛却不停的偷瞄儿媳妇孟婉晴的腿。

孟婉晴穿着西装和套裙,看她的打扮,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她是哪家公司的白领。

孟婉晴的腿很好看,不瘦也不胖,稍微有一点肉呼呼的感觉。这很正常,孟婉晴屁股那么大,腿要是太瘦就不搭了,这样才更有美感,更显诱惑。

老李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伸手去抓,如果可以他真想捧着孟婉晴的腿好好摸一会儿,甚至舔一舔。

老李正看的起劲,眼睛的余光忽然扫到站在旁边的几个男人。

这几个男人都很年轻,看起来就像大学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大概是孟婉晴的穿着太有吸引力,这几个年轻人一直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他们的眼睛却不时瞄到孟婉晴的腿上。

老李不干了。

孟婉晴是他和他儿子的东西,怎么能给外人看呢?

刚好老李前面的座椅上有几张报纸,老李咳嗽了一声之后拿起抱着,放到孟婉晴的腿上。

孟婉晴纳闷的看向老李,搞不懂他在搞什么鬼,而旁边那几个年轻人则感到无比尴尬,纷纷往车厢两边走开,远远躲开了老李和孟婉晴。

孟婉晴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颊一下变得绯红。

“出门在外多注意点。”老李压低声音说道。

“对不起,爸。”孟婉晴羞红脸,不好意思的说。

老李摆摆手,用十分宽容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爱打扮,不过要保护好自己啊。”

“知道了,爸,谢谢你。”孟婉晴低头说道,红着脸不敢看老李。

而老李还装模做样的拉了拉报纸,趁这个机会老李顺理成章的摸了一把孟婉晴的大腿,然后还故作疑惑的问道:“早上天气冷,你穿这么少不冷吗?”

“不冷。”孟婉晴的声音就像蚊子哼哼。

“小心别感冒。”

“嗯。”

孟婉晴话音刚落,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忽然传来,车厢猛的一抖,站在车厢里的那几个年轻人就像西瓜似的在车厢底滚了起来。

孟婉晴被巨大的惯性甩到了老李的身上,她脸蹭在老李的胸口上,一股男人的味道立即传进鼻腔。孟婉晴不由自主的吸了吸鼻子,然后才把头抬起来。

忽然,孟婉晴发现自己手刚好抓在老李的裤裆上。

孟婉晴感觉自己手里抓的就好像是一条大号的毛毛虫,而且这条毛毛虫正在迅速变硬。

孟婉晴忙不迭收回手,连声道歉。

“没事。”老李摆摆手道。

孟婉晴回味着手上残留着的触感,心想公公那话儿好大啊,比老公李云峰要大一倍多呢。老李和李云峰明明是父子两,为什么会差这么多?

“被这么大的东西插,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孟婉晴心里暗想。

公交车缓缓启动了,司机师傅骂骂咧咧的转动方向盘,绕过前面的一辆私家车继续往前开。车厢里的乘客也重新坐好,那几个年轻人也都灰头土脸的站起来。

到医院的时候刚好八点。

老李跑到保安室按了指纹签到,然后才去换了衣服。

保安的工作并不忙,而且也不危险。平日里老李就是在医院里四处走走装装样子,有哪个医生需要帮忙的话他就去给帮帮忙落个人情,混个脸熟。

要是真的有什么危险发生,那也轮不到他小小一个保安管,真有那种事医院早就报警了。

医院中央的草坪上,好多坐在轮椅上的病人正在晒太阳,几个穿着病号服的老头老太太在草坪上打太极拳,也有一些正在康复的病人在护士的搀扶下,绕着操场的石子路慢慢走,以此进行康复训练。

老李和往常一样,在医院里四处溜达,遇见熟悉的人就打声招呼,短暂的聊一会儿。

从医院前门到住院部大楼,仅仅只有三百来米,这短短一段路,老李走了半个小时才走到。

刚到住院部大楼门口,老李就看到送水工正在把一桶桶矿泉水从三轮车上往下卸。送水工是个中年男人,看起来约莫四十多岁,一脸沧桑。

老李走过去给这个人递了根烟,和他聊了起来。

等到这个送水工走后,老李便扛起一桶水往住院部楼上走去。老李没有走电梯,因为电梯不是给他这种保安用的,老李对此很有自知之明,从不和护士、医生以及那些病人抢电梯用。

老李反而很喜欢爬楼梯,虽然累一点,但这样也能锻炼锻炼身体。再说了他这份工作足够清闲,平时不多走动走动,多爬爬楼梯,过不了多就身子骨就生锈了。

不过背着一桶水上六楼还是很吃力。

老李满头大汗的上了六楼,历经辛苦终于到了妇产科主任柳香香的科室。

柳香香穿着一身白大褂,她这会儿正在和一个病人聊,似乎在给那个人讲解病情。老李进来的时候柳香香就看到了,她没有理睬,继续和这个病人说话,而老李则把饮水机上的空矿泉水桶取下来,然后把新的装上去。

换完水,按道理老李也就该走了。

可是老李怀着别样的心思,怎么舍得离开呢?

老李从墙上的挂钩上面取下一条抹布,然后开始给柳香香擦墙。

科室里面很干净,墙上也都贴着瓷砖,一点灰尘都没有。不过老李本来就是为了消磨时间等这个病人走,所以他不紧不慢的擦着,看上去擦的十分认真。

看到老李一丝不苟的擦墙,柳香香再也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柳医生?”女病人一脸疑惑的看着柳香香,不知道她为什么笑。

“董小姐,你放心吧,你的身体没有问题,肚子里的宝宝也很健康。你说的身体上的不适只是你的心里作用罢了,实际上你健康的很,一点问题都没有。”

柳香香边笑边说。

“真的吗?柳医生,你可不要骗我啊!”女病人不太相信的问道。

“我骗你干什么?那这样吧,既然你不放心,你就去旁边的科室验下血,然后再去做个扫描,再做个尿检,你才刚怀孕做胸透也没问题,不如再做个胸透,然后把检查单拿过来,我再和你好好聊聊?”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