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学姐我想进你: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

可大腿伤口处传来的剧痛又让王瑶瑶不得不信其有。

只是让吴宝库用嘴帮自己吸出淤血,她光是想想都觉得恶心……

见王瑶瑶一直不说话,吴宝库寻思着有门。

他也知道这妮子不像孙妍那么好糊弄,不敢太急。

“反正叔这也是为了你好,现在除了咱俩也没别人。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到时候这腿万一落下啥毛病,别说叔没提醒过你。”

他直接把选择权扔给王瑶瑶,倒是让后者犯了难。

答应吧……就明摆着是让这老流氓吃豆腐。

可不答应吧,她也真怕自己这条腿会落下什么病根。

犹豫片刻,她还是咬了咬银牙,选择妥协。

“便宜你个老流氓了!快点帮我吸出来!”

闻言,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小妮子到底是嫩了点,随便忽悠两句就上钩了。

吴宝库舔舔嘴唇,蹲下身子,大手抓过王瑶瑶那长腿就要凑上去。

“师傅,瑶姐。”

没等吴宝库大嘴贴上去,孙妍的声音突然传来。

“你咋来了?”

吴宝库没好气的起身瞪了孙妍一眼。

文学012306550324.jpg

孙妍自然不知自己坏了师傅的好事,弱弱的说道:“师傅,我……我爹有事找你。”

“知道了,让你爹等着,我忙着呢。”

见师傅这么不耐烦,孙妍答应一声,转身就要走。

“嘿嘿,瑶瑶,咱继续。叔技术好着呢,保证弄不疼你。”

吴宝库嬉笑着转身就要再去抓王瑶瑶的大腿,后者却直接起身躲开,瞪了他一眼,道:“老流氓,不需要你了!”

言罢便是把孙妍又叫了回来,让后者给自己吸出淤血。

而孙妍一听这话,有点慌了,道:“瑶姐,我……我不会啊,我还没有出师。这……还是让师傅来吧。”

闻言,吴宝库顺着杆就往上爬,道:“瑶瑶,孙妍说的对。这种事她也弄不了,还是让叔来吧。”

“闭嘴!你一个兽医,懂这些吗?!”王瑶瑶道。

只见吴宝库一本正经的回道:“瑶瑶,这就是你不懂了。兽医跟中医如出一脉,都是治病救人,况且这人和动物生理结构很相似,叔能治各种家禽,自然也就能治你。”

饶是吴宝库嘴里说出了花,可王瑶瑶愣是不答应,非得让孙妍给自己吸出淤血。

孙妍也着实拗不过,只得答应。

眼看王瑶瑶坐在地上,伸出大白腿,孙妍犹豫着抓起,小嘴凑了上去,却也不知道怎么下嘴。

“师傅,要怎么弄阿?”

闻言,吴宝库冷哼一声,到嘴的肥肉没了,心里自然不快。

他本不想理会,可心里陡然一寻思,突然来了主意。

既然王瑶瑶这妮子一直提防着他,那他索性就借着孙妍的手,好好调教一下这妮子。

想及此处,他笑呵呵的走到孙妍面前,附耳咕哝起了悄悄话。

听完之后,孙妍莫名的脸蛋一红。

“听清楚了吗,按照为师的办法弄。”

吴宝库颇有深意的说了一句,言罢就转身走到一边看起了好戏。

“瑶姐,我要开始了,你忍着点。”

孙妍红着小脸说道,而后小手直接摸到了王瑶瑶的大腿上,动了起来,那手法,跟吴宝库当时轻抚她的时候如出一辙。

“妹子,你……你这是干啥?”王瑶瑶一脸疑惑。

虽说是同性,可当着吴宝库的面被一个女孩儿这么摸大腿,还是让她羞红了脸。

“瑶姐,师傅说吸出淤血之前得先给你按摩放松一下。”

同样的话,若是吴宝库说出来,王瑶瑶指定不信。

可对于孙妍,王瑶瑶还是比较放心的,也没多想,任由那小手肆意游走。

也别说,孙妍那小手按的王瑶瑶还真是挺舒服。

可随着孙妍小手力度逐渐加大,王瑶瑶突然冒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感觉好像是踩了电门,又痒又麻。

甚至她不自觉的想要并拢大腿。

一层潮红逐渐从王瑶瑶脸蛋上浮现,吴宝库看个正着,心里直乐,喊了一句,道:“孙妍,手再往上点,用指肚子摩擦,然后先把表面的淤血吸干净,一定要轻。”

闻言,孙妍点了点头,小手隔着王瑶瑶的短裤直接探了过去。

与此同时,她低头伸出香舌,轻轻在王瑶瑶大腿的淤青出蜻蜓点水。

“嘶!”

王瑶瑶突然娇哼一声,双腿死死并拢,身子也安分的扭动起来,红晕染到了耳根。

孙妍自是不知王瑶瑶的异常,按照吴宝库的说啊,舌头轻轻的滑过。

弄了一会之后孙妍有些腰酸,索性爬在地上,小脸埋在王瑶瑶腿间,继续进行着吸出淤血的工作。

这一幕被吴宝库看在眼里,着实眼红的很,呼吸都重了几分。

尤其是孙妍吸淤血的时候,偶尔发出的“吧唧吧唧”声,以及王瑶瑶那断断续续传来的哼声,都让他心里刺挠的很。

而此时的王瑶瑶,逐渐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

她分明知道吴宝库就在看着,自己却发出那么引人遐想的声音。

可那感觉她真的控制不住,更让她羞耻的是。

被孙妍这么一顿折腾,她已经有些失控了。

孙妍同样是感觉到自己手也变得黏糊糊的,不由得抬头问道:“瑶瑶姐,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竟然还把手指放到王瑶瑶面前。

见眼前的小手上的东西,王瑶瑶脸蛋红的几乎滴出水来。

她知道这是什么,却也不能说,忙的转移话题,道:“妹子,姐好多了,辛苦你了。”

言罢就匆忙起身一瘸一拐的跑回屋里。

这么一出好戏突然结束,倒是让吴宝库有些恋恋不舍。

“师傅,您现在有时间吗?我爹还在家等着呢。”孙妍起身,擦了擦手上污渍。

闻言,吴宝库点点头,道:“走吧,去看看。”

两人一路到了孙妍家,却发现孙大国不在家。

“师傅,您先喝点茶,我去洗个澡。”

待孙妍离开后,吴宝库等了一会,着实有些不耐烦。

片刻后,孙妍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

这一下就让吴宝库看愣了。

此时的孙妍穿着一件孙大国的衣服,宽松的很,那修长的长腿上还挂着水珠,湿漉漉的头发随意披散,颇有几分美人出浴的韵味。

原本吴宝库就憋了一肚子火,看到眼前可人儿这般模样,那地方当时就来了反应。

“师……师傅,您那里怎么又肿了。”孙妍红着小脸道。

闻言,吴宝库心里突然来了主意,道:“唉,别提了。之前你给师傅按摩到一半就被你爹叫出去了,害的为师到现在还难受的很。这样吧,反正你爹还得一会才回来,你继续给为师按摩。”

一想到之前给师傅按摩的长发,孙妍就羞红了小脸。

“嗯。”

见孙妍点头,吴宝库乐的合不拢嘴,直接褪下裤子,坐在凳子上张开八字腿,对着孙妍招招手。

见状,孙妍点了点头,怯生生的上前。

孙妍蹲下身子,想要伸出小手,却见吴宝库摇摇头。

“继续用脚吧,为师觉得你上次做的很不错。”

闻言,孙妍并未多想,只是想着给师傅消肿。

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伸出两条长腿就要开始。

对于李妍那双脚丫子,吴宝库着实是着迷的很。

小巧玲珑不说,皮肤还光滑的很,之前只是试过一次,他就贪恋到不能忘怀。

吴宝库大手抓过那白嫩脚丫,正说要开始享受,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吆喝。

“闺女!快出来帮忙!”

孙大国这一嗓子吓的吴宝库一激灵,忙的起身,着急忙慌的提起裤子,还不忘了嘱咐孙妍一声,道:“刚才的事不许跟你爹说,知道吗?”

“嗯,知道了师傅。”

孙妍点点头,跟着吴宝库出了屋。

院内。

吴宝库一出门就看到孙大国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满头汗。

“老吴,过来搭把手。”孙大国道。

闻言,吴宝库上前正说要帮忙。

可当目光看到孙大国身后的那道倩影时,却愣住了。

亲娘咧,这是个什么神仙颜值?

孙大国旁边那女孩儿,一身COS风水手服,白色泡泡袜,黑丝小皮鞋,扎着两根马尾,手里还牵着一只大黑背。

再看向长相,一张精致的娃娃脸,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那蒲扇般的睫毛,上下煽动,直接勾走了吴宝库半个魂儿。

罗莉!

这是实打实的罗莉!

“老吴,你愣着干啥?”孙大国开口道。

闻言,吴宝库回过神来,下意识擦擦口水,接过吴宝库手里的行李,眼神却一直瞟着那罗莉。

后来吴宝库才知道,这罗莉叫郭雪,是孙大国媳妇儿的侄女,一直在城里念书,现在放假,到他家呆一段时间。

自进屋之后,吴宝库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郭雪。

以前他充其量也就是在网上看到过一些玩Cosplay的罗莉,现在亲眼看到之后,又有点蠢蠢欲动。

尤其是两根马尾辫,这要是能一手抓一个,骑着罗莉开车的话,不知道得多爽。

他想着想着就出了神,什么孙妍,王瑶瑶,全被他抛在脑后。

“对了小雪,你那狗不是病了么,正好让你吴叔瞅瞅,他可是专业的兽医。”孙大国突然说道。

闻言,郭雪一脸狐疑的看了看吴宝库,显然是有些不相信。

可碍于孙大国的话,她还是把手里黑背牵了过来。

吴宝库给黑背检查一番,当时就发现不对劲。

黑背那地方的毛,竟然光秃秃的,还有不少伤口,显然是被认为剔过毛,但是伤了血管和那地方。

“小雪阿,你告诉叔。是不是给狗那地方剃毛了,而且它这几天还食欲不振,精神也很萎靡?”

见吴宝库一下就说中,郭雪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前的疑虑也尽数大小,点了点头。

“叔叔,你能治嘛?”郭雪道。

“那当然,这样吧,你先跟我回诊所,我给它看看。”

郭雪点头答应就要跟吴宝库回诊所,孙大国倒是说家里还有活儿要忙活,把孙妍也留下,没跟着一起去。

两人到了诊所后,吴宝库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活了半辈子,女人他见了不少,也碰过不少,可像郭雪这种从城里来的罗莉,也是头一次见。

可显然郭雪对他一直有种戒备,倒是让吴宝库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只得乖乖给黑背看起了病。

“小雪啊,你来按住它,我给它上点药。”

郭雪点头答应,蹲下身子按住黑背,吴宝库开始给狗的那地方上药。

兴许是因为药物的刺激下太大,黑背开始挣扎。

郭雪这娇弱的身子,力气怎么抵的过黑背,突然娇呼一声,小手被黑背爪子划出一道口子。

见状,吴宝库忙的抓过郭雪的小手,一个劲吹气。

“小雪,没事吧,疼不疼?”

说着还轻轻揉了一下掌心小手,那柔若无骨的触感,让吴宝库爽的打个哆嗦。

他这举动倒是让郭雪有点害怕,抽出小手连连后退,毕竟是在城里念过书的女孩儿,也知道男女有别。

见郭雪对自己有这么强的戒备心,吴宝库可犯了难,可突然有了主意,故作严肃的说道:“小雪,叔问你,你这狗,是不是没打过疫苗?”

“刚买回来的时候打过一针,后来就没有打过了。它一直没有生病,我同学说不需要打。”郭雪道。

一听她这话,吴宝库乐了,寻思着机会来了。

“胡闹,谁说没病就不用打狂犬疫苗了。只要是宠物就会携带狂犬病毒,你这狗虽然没发病,但肯定有病菌,你被它抓破了,必须得打疫苗,不然一旦发病的话,可就糟了。”

郭雪也知道被狗咬过或者抓伤之后要打疫苗的常识,原本还没怎么当回事,可眼下一听吴宝库说的话,也有点急了。

“叔叔,那……那怎么办?你快带我去医院!”

“去什么医院,叔就是兽医,我给你打就行。”

说完就转身到里屋拿出了针管和药瓶,见郭雪还站在原地,吴宝库说道:“还愣着干啥,到床上爬着。”

闻言,郭雪有些犹豫,道:“叔叔,你是兽医……打针这种事,能行嘛?”

“兽医咋的了?村里人被狗咬或者被猫挠啥的,都是叔给打的疫苗。你不会是怕叔占你便宜吧?我这岁数都能当你爹了,你还怕这个?”

似是觉得吴宝库的话有些道理,郭雪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走到病床上,弯腰趴在床边。

见郭雪背对着自己,弯腰撅着屁股,水手裙下的白腿绷的笔直,吴宝库喉头一阵涌动。

城里的丫头真是不一样,光是看个背影都要人老命。

“裙子掀起来。”吴宝库道。

“还……还要掀裙子?”郭雪道,属实有些难为情。

让她当着一个岁数跟自己父亲差不多的男人面前露屁股,着实让她羞涩。

“谁家打针不露屁股的?”

吴宝库的话也没毛病,郭雪犹豫了一会,小手解开腰带,缓缓把裙子掀了起来。

冰蓝色水手裙下,浑圆翘臀展露。

吴宝库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她本以为王瑶瑶的皮肤就够白了。

可郭雪这萝莉,就是人如其名,皮肤跟雪一样洁白,看着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尤其是那条包裹着翘臀的小猪佩奇小裤,更是让吴宝库看的难以自己。

萝莉的外表,而且还有一颗萝莉的心!

吴宝库舔了舔嘴唇,夹着酒精棉缓缓贴在那翘臀上,开始消毒,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到那细腻的肌肤。

饶是随意的触碰,可那无比顺滑的手感还是让吴宝库来了反应。

而此时的郭雪,更是下意识绷紧了身子。

酒精很凉,可吴宝库的手指却很热,以前她分明也打过屁股针,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小雪,放轻松,你的血管太细了,叔都看不到了,万一扎错了可就不好办了。”吴宝库道。

这话还真让吴宝库蒙对了,以前打针的时候医生就说过郭雪血管细,她还真没怀疑。

按照吴宝库的话,她尝试放松,甚至还刻意抬高了屁股。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