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校园系统做肉肉任务肉多文_暗夜宠妃h

“羞死人了!”坐在浴桶之中,林兰花摸着滚烫的脸颊,想起刚才激情火辣的一幕,顿时脸色娇羞不已。

女人面对这种事情,当然当时舒服,事后却后悔不已。

“咣当!”正在她心里后悔不已的时候,就听见屋子外面传来响动声。

隐约间,林兰花好像看见外面有人影的存在。

“谁,谁在哪里?”林兰花看到这,顿时潮红的面容上一脸吃惊,赶忙从浴桶里站起来,裹上一张毯子,抓起房间里的木棍打开门就朝外面冲去。

可是当她冲到门外之后,却见周围寂静一片,根本没有任何人存在的痕迹。

“难道,是我眼花了?”林兰花看到这,手里握着木棍的右手忍不住松开,一脸疑惑起来道。

这时候,一直花色猫咪从柴堆角落里缓缓走出来,冲着林兰花喵喵叫。

“原来是一只猫咪呀!”林兰花看到这,顿时面上忍不住苦笑起来。

想来也是,现在她家除了刘为民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男人,院门已经被她锁住,欧韩也已经喝醉正躺在床上休息呢!

想到这,林兰花摇头转身恢复回屋子休息去了。

不远处的角落里,刘为民躲在一堆稻草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文学21056079115.jpg

刚才因为他看的太过入神,一不下心头撞到门,结果引来林兰花的查看。

“不过,林兰花上身真白,就是不知道摸起来触感如何。”虽然刚才情况看上去惊险万分,可这其中的刺激,却还是让刘为民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他当然个根本知道自己喝醉的时候,就已经摸都摸过了。

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刘为民也累了。

等他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见林兰花蹲着一盆热水走进客房,然后放下手里的木盆,望着睡着刘为民。

“刘叔,起床了啊!”

“嗯!”已经起床,穿好衣服的刘为民有些心虚不敢看林兰花的脸,眼睛望向别处,嘴里开口问道:“兰花,你婆婆醒过来了吗?”

“她已经醒了了,而且她刚才已经吃了一碗小米粥,正躺在床上休息呢!”林兰花蹲在下身体,给刘为民留着毛巾,然后站起来递给刘为民道。

“醒过来就好了。”刘为民接过她手上的毛巾,面上点头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这种情况恐怕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啊!”

刘为民洗完脸之后,把毛巾递给林兰花道;“只是可怜你这个做儿媳妇的,恐怕要辛苦一段时间了。”

“没事!”林兰花听到刘为民关心的话,顿时一脸洒脱道:“我都已经习惯了,再说我公公和丈夫不在了,就剩下我们娘俩还有小桂相依为命,我不照顾她谁照顾呢!”

“你这人真好啊!要是我有你这样一个媳妇……”望着林兰花如此贤惠的模样,嘴里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这下刘为民的话,让林兰花突然闹了一个大花脸,握着毛巾的手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最主要是的她心里也有些心虚慌乱,毕竟昨天晚上。

她可是把刘为民当成自我安慰的对象,在幻想中和他做了一些羞羞的事。

“对不起,刘叔我一时口快,希望你不要介意啊!”刘为民望着林兰花一脸害羞的模样,赶紧开口道歉起来。

“刘叔,没事的。”看见刘为民神情一脸慌张的表情,林兰花突然觉得一阵好笑,解释起来道:“我知道刘叔只是一时嘴快而已,没事的。”

林兰花嘴里说着没事,可刘为民还是从她来拿通红的脖子知道,这时候的林兰花不像她嘴里说的那样平静。

只见她说完这话之后,端着刘为民的洗脸水,快速离开了客房,就好像她的身后有什么东西会吃人一般。

望着她走路时候摆动的柳腰,还有丰硕的翘臀,刘为民如使劲咽着口水,一副魂不守舍的表情。

他刚才那么说,就是想试探一下林兰花对他什么态度。

现在看来,她对刘为民心里充满着好感,而且好感度还很强烈,要不然她不会如此害羞,急忙逃出客房。

刘为民想到这,顿时面上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这下林兰花就是自己嘴边的肉,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刘为民还是决定在观察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刘为民从客房走出来,王钱氏所在的主屋走去,要想把林兰花弄到床上,他还要和王家人打好关系。

只有这样的女人品尝起来,才会甘甜爽口,具有挑战性。

要是想那个乡民说的那样,他还不如去找小姐呢!

不得不说,刘为民家传的金疮药粉效果很好。

只见躺在床上的王钱氏虽然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可是她的精神看上去十分健康,不像昨天下午被抬回来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吓人。

“老婶,你好点没有啊!”看见王钱氏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刘为民上前一脸关心问道。

“没,没事……”看见刘为民出现,王钱氏双眼通红,眼里满是感激朝他道:“好人呐!要不是为民你出现的话,婶子这条小命早就没了,你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啊!”

王钱氏说完,就想起来给刘为民磕头,把他弄得哭笑不得,赶紧把王钱氏按住。

“婶子,您是我的长辈,救您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医者父母心,我们做医生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这时候,一旁的林兰花也赶紧过来劝说王钱氏,让她小心身体,不要乱动。

在两人的安慰下,王钱氏终于还是听从他们的话,躺在床上休息。

刘为民打量了一下主屋的家具摆设,面上沉吟了一下之后,朝王钱氏道:“婶子,我想让兰花去我的诊所上班,一个月给她三千多多块的工资,不知道到她愿不愿意呢!”

“上班?”王钱氏听见这话面上一怔,顿时有些不敢相信望着刘为民道:“为民,你没有开玩笑吧!”

就是一旁的林兰花听见这话,是面上一呆,嘴里也忍不住喃喃自语道:“而且我什么都不懂,去诊所上班,能做什么呢!”

要知道刘为民现在可是东怀乡最有名的土豪大家都知道政府赔偿他好几十万块钱,而且他现在在镇上开一家私人诊所。

周围十里八乡的乡民们,有什么头疼脑热,都会去他的诊所看病。

可以说,要是刘为民在年轻十岁,恐怕十里八乡的媒婆都要踩破刘家门槛了。

现在刘为民花钱请林兰花去诊所上班,这是她根本想都没有想的事情。

“我怎么会是开玩笑呢!”看见林兰花和王钱氏不相信的表情,刘为民解释道:“我那诊所二楼,有几间病房,平日有人输液什么的需要人打扫,而且兰花过去的话,可以帮忙做饭什么的,吃住都由我负责。”

听见他的话,王钱氏想了想,朝刘为民道:“要是你不嫌弃兰花笨手笨脚的话,就让她去吧!”

“可是婆婆,要是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呢!”林兰花听见刘为民的邀请,本来心里就想去。

主要是一个月三千块钱,包吃包住,这些都是干净钱,一年下来,她就能存到几万块钱,送孩子上学读书。

王桂年纪也不小了,要不是家里没钱,早就送他上小学了。

而且这就份工作,随便哪一个人来做都可以,而刘为民之所以让林兰花去诊所帮忙,也是可怜王家的家庭环境。

对于这一点,不止林兰花知道,就是躺在床上的王钱氏也心知肚明。

“我你就不用担心,过几天我让你小姨来照顾我几天,你安心去为民那里上班吧!”对于她的担心,王钱氏面上笑了笑,开口说道。

“那好吧!”既然自己的婆婆都这么说了,林兰花值得答应下来。

而听见林兰花答应下来,一旁的刘为民笑得更加灿烂了。

“婶子您就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兰花受半点委屈的,现在王桂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在诊所吃饭,反正不过是多做一个人的饭而已。”

“这怎么行呢!”王钱氏听见刘为民如此客气,顿时忍不住动容起来道。

“没事,我有钱!”刘为民一脸潇洒摆手道。

王桂就是她们的命根子,只要抓住这一点,不怕她们不上钩。

要想获得一个女人的芳心,就要抓住她的弱点,现在刘为民给了林兰花一份稳定工作,还对她儿子照顾有佳,她心里难道还不感动吗?

到时候只要他主动一点,林兰花一定会把身心都交给他的,到时候就是刘为民收获胜利果实的日子。

王钱氏和林兰花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钱氏拉着刘为民的右手,一脸感激亲切朝他保证道:“等婶子腿好了,一定帮你说一门满意的亲事,让你明年就抱上儿子。”

“那就多谢婶子了。”刘为民闻言,顿时也跟着大笑起来。

不过在他心里却暗暗得意,我看上你媳妇了,你愿意割爱吗?

对刘为民来说,林兰花的确是一个贤惠老婆的对象,毕竟王家这么困难,她都肯留下来,这样的人品是值得肯定的。

娶妻求贤,再说他林兰花身材相貌,哪一点都不差,做自己老婆真是赚到了。

刘为民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就离开了王家。

从王家出来之后,刘为民就看见陈大孔提着一个公文包,似乎要出远门。

“老陈,你这是干什么去?”刘为民看见陈大孔神色匆忙的模样,顿时忍不住把他拦住了,开口问道。

“原来是老刘啊!”陈大孔看见有人拦住自己的去路,抬起头一看,顿时忍不住关心问道:“王钱氏的情况怎么样了。”

“没事!在床上休息几个月就行了。”刘为民听到他询问王钱氏的情况,摆手一脸不以为意道:“对了,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呢!”

陈大孔听见,王钱氏没事,顿时紧张的心忍不住放松下来。

政策上面,关于意外死亡的人数限制可是有指标的,要是死的人太多,他这个村长也不好朝上面交代。

“还不是县里突然打电话让我去县里一趟,说是让去县政府谈谈怎么修路的事情。”陈大孔提到这,也忍不住一副疼痛的表情道。

他们这条通往县城的公路实在是太烂了,一到下雨天到处都是大泥坑。

平日乡民们没事都不想去县城,实在是身体扛不住路上的颠簸啊!

“这是好事啊!”刘为民身为华明镇的人,对于这条通往县城的公路早就有意见了。

可惜他又不是什么公务员,也懒得操心,现在听说上面要修路,他心里顿时也很高兴。

“谁知道呢!”陈大孔对刘为民高兴笑容,一脸不以为意苦笑道:“你高兴啥了,上面的事情谁说得准,怎么镇上这条路早就应该修了,可一换县长之后,结果事情就又黄了。”

面对这种局面,陈大孔只能一脸无奈和苦笑。

给镇里修路这事,以前的县长就拍过板,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行了,政策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和陈大孔说了一会闲话之后,刘为民就朝家里诊所而去。

果然刚到门口,就看见生病的乡民早早等候在他诊所的门口。

当他们看见刘为民之后,顿时眼散发着希望的境界他。

“刘医生,你回来了。”

“我儿子发烧了,你给他看看吧!”

这些生病的乡民们因为病都是小病,去县城又太远了,所以都来刘为民的私人诊所就诊。

虽然刘为民安排林兰花来诊所工作,目的有些不纯,可也是因为乡民们都来他诊所看病,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像扫地,收拾病房这些杂事,他一个医生自然不好去做的。

“好了,你们都等一下,一个个的来。”刘为民热情和这些乡民打着招呼,然后打开诊所的门,开始给病人看病。

等把这些发烧感冒的病人都处理完,挂上药水之后,刘为民正准备休息一下。

结果这时候,却走进来一对二十五十六岁的年轻小夫妻。

这丈夫进来之后,小心翼翼把诊疗室的门给关上,而妻子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看不清相貌。

不过,从外表看上去,人应该长得不错,看样子颇为清秀,颇有些初为人妇的感觉。

“你们谁生病啊!”刘为民望着丈夫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顿时眼里一阵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

一般来说,来这里看病还要如此小心的模样,一看这两人身上一定是患有不能启齿的隐疾。

“刘医生,我也知道你是咱们十里八乡医术最好的医生,你帮我看看这体检化验单上,到底说的都是啥玩意,我一点都看不明白呢!”这小年轻把门关上之后,迫不及待掏出两张化验单,递给刘为民道。

看他说的如此小心,刘为民接过他手上的化验单仔细阅读起来。

原来这两张化验单,都是眼前这对小夫妻的生育体检报告,上面详细列举了两人的生育体检的各种数据。

男的叫赵元彬,女的叫郭小美。

看完手上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刘为民张张开嘴巴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刚才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的,玩弄着衣角的年轻少妇,突然抬起头,眼里满是闪过一丝哀求的目光。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