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适合晚上看的小黄说-你这个浪货

老王简直欲哭无泪,刚才摸黑也没注意,那裤门的拉链被他的内裤卡主了,此时裤门那鼓鼓的,那一半没拉上的地方,内裤都被顶出来了……

“黄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老王急的不知道怎么自圆其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憋不出一个正当理由。黄琴气的一把甩上车门,头也不回就跑了。

老王赶紧开车追了上去,他摇下车窗将车开到黄琴旁边,也顾不上替自己解释了,只能苦口婆心劝黄琴先上车。

这大半夜的,她要是真跑丢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不得被人生吞了?

之前黄琴不是对老王的行为没有察觉,而是老王表现得太过一本正经,让她以为这都是自己的错觉,也不好意思点破。

特别是刚才在减速带那,她分明察觉到老王顶了她几下,她当时心想两人都隔着裤子,所以摩擦到也没什么,可这会被她撞破老王居然没拉裤门,虽然还隔着一层底裤,可想起那个动作,还是羞耻到极点,哪里还不明白他的龌蹉行为?

黄琴确越想越气,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半夜这样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老王的车了,谁知道会被他载到哪里去?

老王见黄琴这次是气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几番劝说无果后,他就放弃,只能开着教练车慢慢跟在黄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较繁华的大马路,并且上了一辆网约车。

老王也怕那网约车司机会觊觎黄琴的美貌,一路跟着那网约车护送黄琴到家,这才敢离开。

回到家后,老王万般后悔,可现在再后悔也没用了,他打开微信,点开黄琴的聊天页面,想跟她解释点什么,可编辑了几次还是不敢发过去。

就这样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只发了一句: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试顺利。

老王鼓起勇气点了发送,没想到发送失败,黄琴把他拉黑了!

老王这下是真的慌了,没想到一次好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给搅黄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加上明天黄琴就要考试了,如果考不过还好,要是考过了,老王肯定,黄琴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

想到这,老王觉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还有考试,黄琴一定会去驾校,他只能等考完试找个时机向她解释一下……

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他回想起之前跟黄琴相处的种种,心想黄琴没准也对他有那么一点感觉?

可这个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头看看自己,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大叔,要钱没钱,典型一穷屌丝,像黄琴这样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

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黄琴还是单身,他就还有机会,不能放弃!

怀着这样的念头,老王虽然一夜没睡,第二天还是早早来到驾校,他特意站在门口等着黄琴。

可他万万没想到,黄琴虽然来了,身边却带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

文学21056079116.jpg

老王一时间只觉得五雷轰顶,脸当时就白了。

黄琴身边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老王的视线,疑惑地询问黄琴。黄琴顺着那人的视线看过来,一看是老王,立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脸顿时就红了,眼神似气恼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来又见老王脸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着护送自己回去,黄琴的脸色又缓和下来,隐晦又担忧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黄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带担忧的眼神,霎时又心花怒放,觉得黄琴还是关心自己的。

他想趁机走过去跟黄琴说两句,顺便问下她旁边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跟他是什么关系。但是考试马上要开始,所有学员已经在排队进考场,老王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这边,黄琴跟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分开之后,就跟着排队准备进考场了。昨晚黄琴也是一夜没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这是她觉得最难考的科目三,黄琴的一颗心一直悬着,紧张的要命。

黄琴这次的监考员是个跟老王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脸不言苟笑的样子,黄琴就更紧张了。

轮到黄琴的时候,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监考官的视线不着痕迹在黄琴的胸口瞄了一眼,今天黄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长裤,为了方便考试,她特意换了一双白色球鞋,一头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这种最平常的穿着打扮,放在黄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别是刚才她紧张地拍着胸脯的时候,那两座高耸的玉峰还是引起了监考官的侧目,可黄琴这会可没空察觉这些,她围着车子走一圈,检查好车子的四个轮子,然后才说:

“报告考官,车辆检查完毕申请上车!”

监考员点了点头,黄琴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去。可上了车之后,黄琴就更紧张了,她甚至忘了做车内调整检查,直接就点火发动了。

监考官头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黄琴哪里还有时间顾及他,因为她刚起步,车子就熄火了!这意味着,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经失败。

黄琴紧张得手心额头全是汗,她想跟监考官要张纸巾,可考试期间是不允许说话的。她只能苍白着脸抹了抹额头上的香汗。

那监考官面上看着严肃,但不知是个看脸的还是什么,居然在黄琴第二次准备开始的时候隐晦地提醒她做车内检查。

意识到自己居然漏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步骤,黄琴更慌了,那监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还着急。

这下就连黄琴都发现了监考官的异常,好在之后第二次点火起步没问题了,直线行驶也顺利通过。

可接下来就没那么乐观了,黄琴在后面的加减档位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低头换挡,那监考官眉心一跳,假装没看见。

接下变车道的时候,黄琴又忘记打方向灯,监考员嘴角一抽,又隐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头又让黄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转弯的时候她又差点错把油门当刹车,好在她及时反应过来,不然等监考员出手踩刹车,那她这一科就注定挂了!

最后是靠边停车,幸亏多了昨晚的练习,靠边停车她顺利通过了。

考完试下车的时候,黄琴的手都是抖的,这一路她出了多少错自己都数不清了,她已经预料到自己过不了了,脸色十分沮丧。可不想监考员下车之后通知她,考试通过了。

黄琴愣了一下,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她抬头看着那个监考官愣愣说道:

“考官,你……你刚才是说我过了吗?”

那监考官见她这样,再严肃的脸都绷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无落在她胸口处那道性感的鸿沟上,饱满了眼福之后,才说道:

“你没听错,你科目三过了,快去准备一下,去考科目四吧,过了今天就能拿到驾驶证了。”

黄琴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虽然不知道这监考官为何对她这么明显的放水,但她以为监考官没准看起来凶,但人比较通情达理?

这样想着,黄琴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好,正好又遇到一个已经考完但是没通过的学员,那学员正是她的好姐妹刘玲玲。

刘玲玲跟黄琴虽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学的车,但并不是同一个教练,她今天的监考官也异常的严格,刘玲玲两次机会都是在起步的时候就挂了。

黄琴不敢说自己是因为监考官放水才过的,怕给那个监考官带来麻烦,她只说自己很幸运,刘玲玲羡慕不已,同时还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消息……

“你说什么?我那个监考官跟我的教练是老同学?”

刘玲玲点头说:

“对啊,我刚才无意间听到他们两在说话,好像以前是同一个小学的,好多年没联系了。我估计啊,没准你们教练有让他老同学手下留情,给你们放放水呢!”

黄琴可不傻,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们教练手下的学员得有多少个人,那监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们那么多年没见,什么情分都淡了,这种被发现就得丢饭碗的事,谁会轻口答应啊?”

刘玲玲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理,也就没再乱传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黄琴已经算是稳稳通过了,就等着待会拿驾照了。可刘玲玲说的那件事她还是放在了心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去驾校办公室找一下老王。

黄琴这人有点路痴,在驾校办公大楼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练的办公室在哪,正想着要不要找个房间敲门问一下,忽然又听到楼梯间好像有人在说话。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正是老王吗?

黄琴听得没错,那人确实是老王。

此时老王手里正拿着一捆东西,那东西是长方形的,像砖头一样,外面包着黑色塑料袋。老王点头哈腰将手上的东西塞在对面的人手里,黄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监考官!

“李成啊,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现在这么出息了,我早上看到你开过来的车,起码也得有七八十万吧?还是你混的好,不像我,现在还是个小教练,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帮着我朋友他那小侄女,她肯定就得挂了!这点小意思你先拿着,改天我请你喝酒!”

那监考官,也就是老王的同学李成,他先是推迟了一番,见老王再三塞过来,又特意恭维了他一番,他这才笑呵呵收下。

李成将那袋东西拿在手里暗暗颠了一下,估摸得有三万,顿时笑得更真诚了。同时他心里也清楚,什么朋友的侄女,老王这分明是看上了人女孩的美色!不过那女孩也确实值这三万块钱,瞧那胸,起码是D的,还有那浑圆的小屁股,连他都恨不得变成那张车椅被她跨坐,像老王那种小时候就会偷看女同学裙底的人,又怎么可以放过这种极品?

李成暧昧地看了老王一眼,一脸的心照不宣。

可惜黄琴没看到李成猥琐的眼神,她踉跄地退后几步,没想到老王会为她做到这种地步。眼眶有些泛红,想到老王刚才为了她冲那个监考官点头哈腰的情形,心里又觉得愧疚难受。她不敢让两人发现自己偷看到,只能抹了把眼睛偷偷跑了。

黄琴心里沉甸甸的,她回想起老王之前的种种,虽然平时练车老王爱偷看她,偶尔还吃她一点小豆腐,但凭心而论,老王这个教练当得是非常称职的,几乎他教出来的所有学员,都对他印象很好,而且他的学员通过率也相对比较高,这也是当初黄琴选择他当教练的缘故。

黄琴越想越愧疚,拿起手机想跟老王说点什么,打开微信之后才发现,她昨晚把老王拉黑了……

而老王这边,他搞定了那个监考官之后,出来考场想看看黄琴走了没有,他想借着恭喜的机会顺便向黄琴解释昨晚的事情,但找了半天才知道黄琴已经先回家了。

老王心里有点失落,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联系黄琴,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顿时惊呆了。

居然是黄琴打过来的电话!

他赶紧按下接听键,只听黄琴低声说了句:

“教练,你好。”

老王一直有存着黄琴的号码,当然知道是她,但他还是装做不知道般问:

“你是?”

电话那头静了一会,然后传来一句婉转又带着一丝哀怨的娇嗔:

“教练,你听不出来吗?我是黄琴呀!”

老王被她这句话说得全身都发软了,恨不得立马出现在她面前,将女神紧紧抱住。可老王到底还是忌惮着昨晚黄琴生气的事情,这个时候还不敢越矩,他沉住气道:

“哦,黄琴是你啊?听说你考得挺顺利的,恭喜你啊!我就说你可以考过的,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黄琴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加难受了,没想到老王这么费心费钱替她打点了这么多,还瞒着她没有告诉她真相。她心想,无功不受禄,老王做这个教练也不容易,那一打钱至少两三万年吧?她得找个机会把贿赂监考官的钱还给老王。

打定了主意,黄琴就跟电话那头的老王说道:

“谢谢教练,这些天来也多亏了你细心教我,我想请你吃顿饭,不知你今晚有没有时间?”

老王心中一喜,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但他不知道黄琴到底还请了些什么人,顿了一下,又试探性说道:

“你们一班年轻人的,我就不跟着你们瞎参合了。”

电话那头的黄琴也静了一会,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声音像蚊子一样说道:

“教练,我就想请你一个人吃饭……”

老王听到这话,魂都差点高兴地飞走了,一张被太阳晒得发黑的脸笑得跟中了彩票似的。他跟黄琴定好了时间地点之后,就火速回家收拾自己了。

老王在家里翻箱倒柜的,就像个青涩的小伙子去见心上人一样,衣服试了一套又一套,最后选中了一套他去年去喝酒席买下的西装。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老王穿上西装之后,整个人气质都好了几分,有点英姿挺拔的味道了。

晚上八点,两人约好在帝豪酒店碰面,黄琴已经定好包间,老王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黄琴已经坐在那里等他了。

今晚黄婷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丝质紧身连衣裙,露出白皙的香肩和均匀的大长腿。原本黑长直的头发也被她刻意处理过,变成大波浪的卷发,加上她还精心化了个妆,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动人。

老王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下腹立马就有反应了。

黄琴见老王来了,也起身相迎,像对待长辈一样敬重。

她悄悄打量着老王,觉得老王原本就长得高,平时站在一米七的黄琴身边还比她高出一个头,今天穿上这一身西装,整个人年轻帅气了不少,那种中年大叔特有的气质也出来了,看得黄琴的心砰砰直跳。

“教练,你来啦?快坐吧!”

黄琴红着脸起身引老王入坐,老王这种阅人无数的老油条,又怎会看不出来黄琴的心态?他不由得沾沾自喜,按道自己今天这身衣服算是选对了。

饭桌虽然大,但老王毫不犹豫就选了黄琴旁边的位置坐下,黄琴也没说什么,直接将菜单递给老王。

老王接过菜单,却没有顾着自己,他每看一样菜都询问黄琴的意见,黄琴点头,他才点。这个小举动又给黄琴加深了一次好印象,试问哪个女孩不喜欢体贴的男士?

当然,这也是老王刻意让她看到的一面,他知道,像黄琴这种单纯的女孩,最是在意这些细节。今晚他一定要好好表现扭转黄琴心中对他的坏印象!

菜陆续上齐了,最后捧上来的,是一瓶红酒。这瓶红酒还是老王刻意点的,老王料想黄琴这样的单纯女孩,酒量应该不高,如果点啤酒或者白酒黄琴未必会喝,可红酒就不一样了,红酒度数不高,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如果黄琴不喝,老王也有理由劝她喝上几杯了。

老王心里盘算着,立马就给黄琴倒了一杯,见黄琴没有推拒,心里暗喜。

“来黄琴,教练恭喜你成功拿到驾照了啊!这杯我干了!”

老王年轻的时候就是海量,这杯红酒对他来说就跟白开水似的,他一下子就干完整杯了。

黄琴见他干完了,也不好意思坐着不动,赶紧拿起酒杯回敬了老王一杯。这一来二去的,两人还没吃菜,就连干了两三杯。

到第三杯的时候,黄琴就有点受不了了,她拍着胸口朝老王摆手,说道:

“教练,不行,不能再喝了,再喝我就得醉了。”

老王心想,就是要你醉,但是面上还是笑呵呵说:

“红酒的度数很低,没事的,这瓶酒的价钱可比这全桌的菜都贵,咱两要是不把它喝完,多浪费啊?”

说着又给黄琴倒了半杯。

黄琴抬起头看他,白皙的脸颊变得有些红,比抹了腮红还漂亮,老王被他看得心痒难耐,下半身的西装裤早就鼓鼓涨涨的了。

可他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还体贴的给黄琴勺了一碗汤,让她垫垫肚子,待会就不会醉了。黄琴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哪里受的了这样的攻势,只觉得今晚的老王异常体贴。

两人又闲话了一会,吃了点菜,这期间老王又不着痕迹灌了黄琴两三杯红酒,黄琴脸色绯红,一双大眼变得迷离,到最后,甚至拿不稳筷子了。

老王简直欲哭无泪,刚才摸黑也没注意,那裤门的拉链被他的内裤卡主了,此时裤门那鼓鼓的,那一半没拉上的地方,内裤都被顶出来了……

“黄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老王急的不知道怎么自圆其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憋不出一个正当理由。黄琴气的一把甩上车门,头也不回就跑了。

老王赶紧开车追了上去,他摇下车窗将车开到黄琴旁边,也顾不上替自己解释了,只能苦口婆心劝黄琴先上车。

这大半夜的,她要是真跑丢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不得被人生吞了?

之前黄琴不是对老王的行为没有察觉,而是老王表现得太过一本正经,让她以为这都是自己的错觉,也不好意思点破。

特别是刚才在减速带那,她分明察觉到老王顶了她几下,她当时心想两人都隔着裤子,所以摩擦到也没什么,可这会被她撞破老王居然没拉裤门,虽然还隔着一层底裤,可想起那个动作,还是羞耻到极点,哪里还不明白他的龌蹉行为?

黄琴确越想越气,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半夜这样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老王的车了,谁知道会被他载到哪里去?

老王见黄琴这次是气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几番劝说无果后,他就放弃,只能开着教练车慢慢跟在黄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较繁华的大马路,并且上了一辆网约车。

老王也怕那网约车司机会觊觎黄琴的美貌,一路跟着那网约车护送黄琴到家,这才敢离开。

回到家后,老王万般后悔,可现在再后悔也没用了,他打开微信,点开黄琴的聊天页面,想跟她解释点什么,可编辑了几次还是不敢发过去。

就这样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只发了一句: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试顺利。

老王鼓起勇气点了发送,没想到发送失败,黄琴把他拉黑了!

老王这下是真的慌了,没想到一次好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给搅黄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加上明天黄琴就要考试了,如果考不过还好,要是考过了,老王肯定,黄琴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

想到这,老王觉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还有考试,黄琴一定会去驾校,他只能等考完试找个时机向她解释一下……

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他回想起之前跟黄琴相处的种种,心想黄琴没准也对他有那么一点感觉?

可这个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头看看自己,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大叔,要钱没钱,典型一穷屌丝,像黄琴这样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

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黄琴还是单身,他就还有机会,不能放弃!

怀着这样的念头,老王虽然一夜没睡,第二天还是早早来到驾校,他特意站在门口等着黄琴。

可他万万没想到,黄琴虽然来了,身边却带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

老王一时间只觉得五雷轰顶,脸当时就白了。

黄琴身边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老王的视线,疑惑地询问黄琴。黄琴顺着那人的视线看过来,一看是老王,立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脸顿时就红了,眼神似气恼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来又见老王脸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着护送自己回去,黄琴的脸色又缓和下来,隐晦又担忧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黄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带担忧的眼神,霎时又心花怒放,觉得黄琴还是关心自己的。

他想趁机走过去跟黄琴说两句,顺便问下她旁边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跟他是什么关系。但是考试马上要开始,所有学员已经在排队进考场,老王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这边,黄琴跟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分开之后,就跟着排队准备进考场了。昨晚黄琴也是一夜没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这是她觉得最难考的科目三,黄琴的一颗心一直悬着,紧张的要命。

黄琴这次的监考员是个跟老王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脸不言苟笑的样子,黄琴就更紧张了。

轮到黄琴的时候,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监考官的视线不着痕迹在黄琴的胸口瞄了一眼,今天黄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长裤,为了方便考试,她特意换了一双白色球鞋,一头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这种最平常的穿着打扮,放在黄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别是刚才她紧张地拍着胸脯的时候,那两座高耸的玉峰还是引起了监考官的侧目,可黄琴这会可没空察觉这些,她围着车子走一圈,检查好车子的四个轮子,然后才说:

“报告考官,车辆检查完毕申请上车!”

监考员点了点头,黄琴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去。可上了车之后,黄琴就更紧张了,她甚至忘了做车内调整检查,直接就点火发动了。

监考官头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黄琴哪里还有时间顾及他,因为她刚起步,车子就熄火了!这意味着,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经失败。

黄琴紧张得手心额头全是汗,她想跟监考官要张纸巾,可考试期间是不允许说话的。她只能苍白着脸抹了抹额头上的香汗。

那监考官面上看着严肃,但不知是个看脸的还是什么,居然在黄琴第二次准备开始的时候隐晦地提醒她做车内检查。

意识到自己居然漏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步骤,黄琴更慌了,那监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还着急。

这下就连黄琴都发现了监考官的异常,好在之后第二次点火起步没问题了,直线行驶也顺利通过。

可接下来就没那么乐观了,黄琴在后面的加减档位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低头换挡,那监考官眉心一跳,假装没看见。

接下变车道的时候,黄琴又忘记打方向灯,监考员嘴角一抽,又隐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头又让黄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转弯的时候她又差点错把油门当刹车,好在她及时反应过来,不然等监考员出手踩刹车,那她这一科就注定挂了!

最后是靠边停车,幸亏多了昨晚的练习,靠边停车她顺利通过了。

考完试下车的时候,黄琴的手都是抖的,这一路她出了多少错自己都数不清了,她已经预料到自己过不了了,脸色十分沮丧。可不想监考员下车之后通知她,考试通过了。

黄琴愣了一下,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她抬头看着那个监考官愣愣说道:

“考官,你……你刚才是说我过了吗?”

那监考官见她这样,再严肃的脸都绷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无落在她胸口处那道性感的鸿沟上,饱满了眼福之后,才说道:

“你没听错,你科目三过了,快去准备一下,去考科目四吧,过了今天就能拿到驾驶证了。”

黄琴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虽然不知道这监考官为何对她这么明显的放水,但她以为监考官没准看起来凶,但人比较通情达理?

这样想着,黄琴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好,正好又遇到一个已经考完但是没通过的学员,那学员正是她的好姐妹刘玲玲。

刘玲玲跟黄琴虽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学的车,但并不是同一个教练,她今天的监考官也异常的严格,刘玲玲两次机会都是在起步的时候就挂了。

黄琴不敢说自己是因为监考官放水才过的,怕给那个监考官带来麻烦,她只说自己很幸运,刘玲玲羡慕不已,同时还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消息……

“你说什么?我那个监考官跟我的教练是老同学?”

刘玲玲点头说:

“对啊,我刚才无意间听到他们两在说话,好像以前是同一个小学的,好多年没联系了。我估计啊,没准你们教练有让他老同学手下留情,给你们放放水呢!”

黄琴可不傻,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们教练手下的学员得有多少个人,那监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们那么多年没见,什么情分都淡了,这种被发现就得丢饭碗的事,谁会轻口答应啊?”

刘玲玲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理,也就没再乱传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黄琴已经算是稳稳通过了,就等着待会拿驾照了。可刘玲玲说的那件事她还是放在了心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去驾校办公室找一下老王。

黄琴这人有点路痴,在驾校办公大楼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练的办公室在哪,正想着要不要找个房间敲门问一下,忽然又听到楼梯间好像有人在说话。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正是老王吗?

黄琴听得没错,那人确实是老王。

此时老王手里正拿着一捆东西,那东西是长方形的,像砖头一样,外面包着黑色塑料袋。老王点头哈腰将手上的东西塞在对面的人手里,黄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监考官!

“李成啊,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现在这么出息了,我早上看到你开过来的车,起码也得有七八十万吧?还是你混的好,不像我,现在还是个小教练,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帮着我朋友他那小侄女,她肯定就得挂了!这点小意思你先拿着,改天我请你喝酒!”

那监考官,也就是老王的同学李成,他先是推迟了一番,见老王再三塞过来,又特意恭维了他一番,他这才笑呵呵收下。

李成将那袋东西拿在手里暗暗颠了一下,估摸得有三万,顿时笑得更真诚了。同时他心里也清楚,什么朋友的侄女,老王这分明是看上了人女孩的美色!不过那女孩也确实值这三万块钱,瞧那胸,起码是D的,还有那浑圆的小屁股,连他都恨不得变成那张车椅被她跨坐,像老王那种小时候就会偷看女同学裙底的人,又怎么可以放过这种极品?

李成暧昧地看了老王一眼,一脸的心照不宣。

可惜黄琴没看到李成猥琐的眼神,她踉跄地退后几步,没想到老王会为她做到这种地步。眼眶有些泛红,想到老王刚才为了她冲那个监考官点头哈腰的情形,心里又觉得愧疚难受。她不敢让两人发现自己偷看到,只能抹了把眼睛偷偷跑了。

黄琴心里沉甸甸的,她回想起老王之前的种种,虽然平时练车老王爱偷看她,偶尔还吃她一点小豆腐,但凭心而论,老王这个教练当得是非常称职的,几乎他教出来的所有学员,都对他印象很好,而且他的学员通过率也相对比较高,这也是当初黄琴选择他当教练的缘故。

黄琴越想越愧疚,拿起手机想跟老王说点什么,打开微信之后才发现,她昨晚把老王拉黑了……

而老王这边,他搞定了那个监考官之后,出来考场想看看黄琴走了没有,他想借着恭喜的机会顺便向黄琴解释昨晚的事情,但找了半天才知道黄琴已经先回家了。

老王心里有点失落,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联系黄琴,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顿时惊呆了。

居然是黄琴打过来的电话!

他赶紧按下接听键,只听黄琴低声说了句:

“教练,你好。”

老王一直有存着黄琴的号码,当然知道是她,但他还是装做不知道般问:

“你是?”

电话那头静了一会,然后传来一句婉转又带着一丝哀怨的娇嗔:

“教练,你听不出来吗?我是黄琴呀!”

老王被她这句话说得全身都发软了,恨不得立马出现在她面前,将女神紧紧抱住。可老王到底还是忌惮着昨晚黄琴生气的事情,这个时候还不敢越矩,他沉住气道:

“哦,黄琴是你啊?听说你考得挺顺利的,恭喜你啊!我就说你可以考过的,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黄琴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加难受了,没想到老王这么费心费钱替她打点了这么多,还瞒着她没有告诉她真相。她心想,无功不受禄,老王做这个教练也不容易,那一打钱至少两三万年吧?她得找个机会把贿赂监考官的钱还给老王。

打定了主意,黄琴就跟电话那头的老王说道:

“谢谢教练,这些天来也多亏了你细心教我,我想请你吃顿饭,不知你今晚有没有时间?”

老王心中一喜,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但他不知道黄琴到底还请了些什么人,顿了一下,又试探性说道:

“你们一班年轻人的,我就不跟着你们瞎参合了。”

电话那头的黄琴也静了一会,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声音像蚊子一样说道:

“教练,我就想请你一个人吃饭……”

老王听到这话,魂都差点高兴地飞走了,一张被太阳晒得发黑的脸笑得跟中了彩票似的。他跟黄琴定好了时间地点之后,就火速回家收拾自己了。

老王在家里翻箱倒柜的,就像个青涩的小伙子去见心上人一样,衣服试了一套又一套,最后选中了一套他去年去喝酒席买下的西装。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老王穿上西装之后,整个人气质都好了几分,有点英姿挺拔的味道了。

晚上八点,两人约好在帝豪酒店碰面,黄琴已经定好包间,老王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黄琴已经坐在那里等他了。

今晚黄婷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丝质紧身连衣裙,露出白皙的香肩和均匀的大长腿。原本黑长直的头发也被她刻意处理过,变成大波浪的卷发,加上她还精心化了个妆,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动人。

老王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下腹立马就有反应了。

黄琴见老王来了,也起身相迎,像对待长辈一样敬重。

她悄悄打量着老王,觉得老王原本就长得高,平时站在一米七的黄琴身边还比她高出一个头,今天穿上这一身西装,整个人年轻帅气了不少,那种中年大叔特有的气质也出来了,看得黄琴的心砰砰直跳。

“教练,你来啦?快坐吧!”

黄琴红着脸起身引老王入坐,老王这种阅人无数的老油条,又怎会看不出来黄琴的心态?他不由得沾沾自喜,按道自己今天这身衣服算是选对了。

饭桌虽然大,但老王毫不犹豫就选了黄琴旁边的位置坐下,黄琴也没说什么,直接将菜单递给老王。

老王接过菜单,却没有顾着自己,他每看一样菜都询问黄琴的意见,黄琴点头,他才点。这个小举动又给黄琴加深了一次好印象,试问哪个女孩不喜欢体贴的男士?

当然,这也是老王刻意让她看到的一面,他知道,像黄琴这种单纯的女孩,最是在意这些细节。今晚他一定要好好表现扭转黄琴心中对他的坏印象!

菜陆续上齐了,最后捧上来的,是一瓶红酒。这瓶红酒还是老王刻意点的,老王料想黄琴这样的单纯女孩,酒量应该不高,如果点啤酒或者白酒黄琴未必会喝,可红酒就不一样了,红酒度数不高,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如果黄琴不喝,老王也有理由劝她喝上几杯了。

老王心里盘算着,立马就给黄琴倒了一杯,见黄琴没有推拒,心里暗喜。

“来黄琴,教练恭喜你成功拿到驾照了啊!这杯我干了!”

老王年轻的时候就是海量,这杯红酒对他来说就跟白开水似的,他一下子就干完整杯了。

黄琴见他干完了,也不好意思坐着不动,赶紧拿起酒杯回敬了老王一杯。这一来二去的,两人还没吃菜,就连干了两三杯。

到第三杯的时候,黄琴就有点受不了了,她拍着胸口朝老王摆手,说道:

“教练,不行,不能再喝了,再喝我就得醉了。”

老王心想,就是要你醉,但是面上还是笑呵呵说:

“红酒的度数很低,没事的,这瓶酒的价钱可比这全桌的菜都贵,咱两要是不把它喝完,多浪费啊?”

说着又给黄琴倒了半杯。

黄琴抬起头看他,白皙的脸颊变得有些红,比抹了腮红还漂亮,老王被他看得心痒难耐,下半身的西装裤早就鼓鼓涨涨的了。

可他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还体贴的给黄琴勺了一碗汤,让她垫垫肚子,待会就不会醉了。黄琴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哪里受的了这样的攻势,只觉得今晚的老王异常体贴。

两人又闲话了一会,吃了点菜,这期间老王又不着痕迹灌了黄琴两三杯红酒,黄琴脸色绯红,一双大眼变得迷离,到最后,甚至拿不稳筷子了。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