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比较污的小学作文~老师腿抬高点要进去了

我忍不住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等她们走了,我就偷偷跟踪她们,后来她们去了一家酒店,直接上了六楼,客房部。

我就纳闷了,不是说同事聚餐吗,怎么到客房部了。

她们径直走到一间客房外面,按响门铃不久,门就开了,接着周斌出现在门口。直到这时,我才恍然明白,婷姐她们根本就不是来参加聚餐的,而是和周斌做交易。

看到婷姐和张雨彤走进房间,我不由攥紧拳头,想冲进去带走婷姐,可我根本打不过周斌。想了想,我又下了楼,酒店斜对面有个正在施工的工地,我偷了一块板砖,藏在衣服里,然后才去找周斌。

周斌这个混蛋,老子非让他见血不可!

来到房间外面,我正准备按响门铃,忽然听周斌邪魅地笑着说:“急什么,只要你们陪我睡了觉,那些照片我自然会交给你们。都坐吧,先喝杯酒,助助兴。”

周斌既然能用照片威胁婷姐她们上床,我就不得不怀疑,即便婷姐让他得手,他会拿出那些照片吗?

文学210560791152.jpg

一杯酒下肚后,周斌笑得更猥琐,说:“刘婷,你知道吗,从第一次见到你,老子就爱上你了,我知道你心高气傲,瞧不上我周斌,所以我没有追你,而是追你的闺蜜,张雨彤。我本想合租的时候,再找机会对你动手,可你居然把叶飞那个杂碎接来了,老子始终都没有机会。今天终于机会来了,老子一定会干死你的。哈哈哈。”

张雨彤破口大骂道:“周斌,你个混蛋,你居然从一开始就在玩我!”

“玩你怎么了?女人生下来,不就是给男人玩的吗?”周斌哈哈大笑,“实话说吧,刚才你们喝的酒里面下了药,很快你们就会感觉浑身燥热,欲火攻心,然后你们会主动上来伺候老子,我再把你们发骚的样子录下来,以后,你们还不得任我摆布?哈哈哈。”

我从一开始就怀疑周斌的诚信度,果然事实还是证明了我的猜测,周斌不仅不会交出照片,甚至还要拍婷姐和张雨彤的视频,想想都觉得可怕。

张雨彤怒火中烧,扑上去教训周斌,却被他一巴掌扇倒。

周斌怒道:“贱货,你他妈给我老实点,惹毛了老子,老子把你脱光的照片传到各大网站上面!呸,贱货。”

“周斌,你个王八蛋,老娘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张雨彤娇喝道。

听到这里,我着实忍不了了,深吸几口气,调整呼吸,按响门铃说:“打扰一下,我是酒店工程部的工作人员,这间客房的电路可能存在安全隐患,我来排查一下。”

我噎着嗓子,就连自己都听不出是自己的声音。

“不用排查了,我们不用电。”周斌不爽地说。

“先生,麻烦您开下门,我们只耽误一两分钟,不会太久的。如果电路存在漏电问题,对您也有安全隐患。”我继续说。

这话说完,周斌便沉默了几秒,接着脚步声传来,终于上当了。与此同时,我紧紧握住板砖,门开了,板砖也随之砸了进去。

“是你!”周斌大惊失色,但反应倒是不慢,急忙朝后退开,可始终晚了一步,板砖结结实实地落在他肩膀上,顿时一声哀嚎,如同杀猪一般。

“叶飞,你他妈找死!”此刻,周斌的脸皮都在抽动,额头上也冒出一层汗水,疼得厉害。

我深知周斌的身手,如果等他缓过来,我绝对不是对手。于是乘胜追击,握着板砖,又给了他几下。

很快,周斌就不再张狂,一副求饶的语气说:“停停停,叶飞,我认输还不行吗?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我沉声说,那些照片呢,拿出来删掉!

“好好,我删,我删行了吧。”周斌看了眼裤兜,说:“手机在兜里,你帮我拿出来,我的手动不了了。”

肩膀上挨了一下,可能真的动不了,我也没多想,便去掏手机。

没想到的是,这时周斌猛地推了我一把,我连连退后时,他撒腿跑了出去,追到门口时,已经没影了。

我气得直咬牙,居然被这个混蛋给跑了,草!

不过,总算是避免了更坏的事情发生,我压制住怒火说:“婷姐,彤姐,我们回家吧。”

可没人回应我,下意识回头一看,顿时瞠目结舌,张雨彤和婷姐都脸色涨红,眼神迷离,还主动脱衣服。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关上门,以免被别人看到。

这时,张雨彤已经将短袖脱掉,肌肤白里透红,粉嫩无比。柳腰纤细,腹部平坦,呈现出绝美的身材。

里面穿着一件灰色的小内,裹着胸前的饱满,着实充满了诱惑。

我这才想起来,她们被周斌下药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发作了,婷姐似乎也受不了药力折磨,主动宽衣解带。

“姐姐好难受,满足我好吗?”话音刚落,张雨彤就扑上来,勾住我的脖子,疯狂地亲吻我。

“彤姐,我是叶飞,别这样。”我拧巴着脸,心里早已乱成了一团麻。

而这时候,婷姐也脱掉上衣,跑过来将我搂住,眼神里面,尽是渴望。

婷姐和张雨彤都被下了药,此刻神志不清,如果我趁机占她们的便宜,和趁人之危有什么区别?

可经过她们俩的亲吻抚摸,我那方面的欲望确实上来了,感觉理智正被欲火快速的吞噬着,我急忙说:“婷姐,彤姐,你们清醒点,别这样啊。”

边说,我边推开她们,真担心再这样下去,我会把持不住。

可没想到的是,她们在压力的控制下,力气也大了许多,两人将我拽到床上,接着就扑了上来。

此时此刻,婷姐和张雨彤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扑上来后,便扒我的衣服,我双手挡不住,很快胸膛就暴露出来。

这一幕,无非更加刺激了她们俩,像饿狼似的,连舔带啃,酥麻的感觉,让我的欲火之门也彻底打开,一发不可收拾。

裤子被拔掉,我俨然变成了猎物,等着她们占有。

张雨彤先扒光衣服,不等婷姐有什么动作,率先骑在了我腿上。

当时的情况,好比干柴烈火,遇火便燃。欲望喷发,不受控制,脑袋也胀痛起来,而后张雨彤往下一坐,只觉得某处悄然滑进了秘境之中……

我虽然没被下药,可欲望的膨胀,比下药还厉害,只想彻底释放出来。

卧室里回荡着张雨彤快乐和痛苦交织的嘤咛,经久不息。

大概十几分钟后,这种床上的征伐才偃旗息鼓,可房间里的喘息,却没有立即消失。张雨彤粉面微红,残留着刚才的兴奋,无力地瘫软在我身上,只见鼻尖冒出一层细汗,嘴角却噙着若有如无的满足的微笑。

一旁的婷姐,也因药力消退,渐渐恢复了理智。

看到张雨彤躺在我身上,某处还结合着,脸上的妩媚一扫而尽,双眼圆睁,睫毛轻轻地抖动着。

这样看了我们几眼,随即便收回目光,找到衣服穿好,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

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沉浸在那种美妙的感觉中,无法醒来。良久后,才轻轻推开张雨彤,心里没有开心,却像针扎似的,隐隐作痛。

“婷姐,我……”

“别说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你们想睡酒店就睡酒店,不想睡酒店就回去。”不等我再说什么,婷姐就走了出去。

说不上为什么,我心里好难受。

这时,张雨彤忽然说:“婷婷喜欢你,可能是吃醋了。小飞,对不起,是我错了。”

我下意识看了眼张雨彤,当时她被下了药,意识不清醒,也不能完全怪她。再说她没有怪我趁人之危,就很不错了,我还能说什么。

“彤姐,别说了,我们回家吧。”

等我和张雨彤到家的时候,婷姐正在卧室里收拾我的东西,全都抱进张雨彤的卧室,一边说:“小飞,以后,以后你和彤彤住一起吧。”

我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婷姐。

张雨彤见我不说话,顿了下走过去拉住婷姐,说:“婷婷,你干嘛呀,小飞和你住的好好的,怎么说般就般呢。再说我想一个人住,小飞还是和你住一起。”

婷姐正色道:“张雨彤,你和小飞已经发生关系了,他不能再和我住一起。小飞,从今晚开始,你就和你彤姐睡。”说完,径直走进卧室,砰地一声锁上门。

婷姐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进了卧室,客厅里回荡着重重的关门声。

说真的,我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张雨彤过来拉了下我的衣服,蹙着眉头,轻声说:“她吃醋了。”

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婷姐吃醋了,昨晚睡觉的时候,她还问我喜不喜欢她,我当时没说话,可能伤了她的心,所以才决定陪周斌上床。

我挤出一丝笑容说,没事,休息吧,我睡沙发。

说着,我就走过去躺在沙发上,其实我也说不出来,对张雨彤到底是怎样的感觉,但有一点,我不想和她同居。

“这几天白天热,但到了后半夜还是挺冷的,睡沙发容易感冒,要不你还是跟我去睡吧。”张雨彤走过来说。

我说不用了,末了转过身,面朝里面。

张雨彤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走进卧室。

很晚我才睡着,第二天是被婷姐做饭的声音吵醒的,我笑着走过去打招呼,可婷姐没有理我,甚至看都没看我。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