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要了女友闺蜜好友欣欣第一次|老爷在水桶中要了我

前进两步,细细看了看,哎哟,不得了,肉搏战呢!

瞪着两团细白嫩肉,上下跳窜,粉红色樱桃摇来晃去,白色肉浪翻飞。

两坨如白面馒头一样的屁股蛋子,噼里啪啦撞击到毛茸茸的大腿上。

隐隐间,几滴白花花的浆糊唾液从黑色杂草中飞射而出,落到李大柱肚皮之上!

李大柱杀红了眼,两手死死扣住柳条一般的腰身,大棒子猛力向上刺入,每一次大棒子挺入,娇躯一阵痉挛!

“啊啊….不,不要,大柱,不,不要日了,停,停下来啊……”

杨玉娟两手摁在李大柱宽厚的胸膛,指甲深深陷入其中,胸膛一片殷红。

屁股蛋子使劲儿往上抬,躲避着小钢炮的轰炸!

可小钢炮实在太长太粗,对道门儿实在太熟悉了。

文学210560791176.jpg

“砰砰砰”李大柱加大力度,置若罔闻,仿佛没听见杨玉娟的求救声似得,撞得更用力了!

“啊啊….不要,不要…求求你,大柱,别日了,别日我啊…..啊…..我遭不住了….”

杨玉娟只剩下哭腔,疯狂摇着脑袋儿,那啥棒子,咋这么厉害。

自己吃了十来分钟不交货,这会儿足足日了半个多小时,自己骑的骨头都快散架了,还不下来,不得把自己日死吗?

不行,不能日了,再日下面水都流干了!

然而就在此时,李大柱突然翻身而起,把杨玉娟压在了身下。

两条浑圆大腿肩上一扛,抓着小钢炮拽了两下,大蛇一抖,黑皮子耍起一阵白色斑点,跟豆浆似得。

“啪啪”

小钢炮抽打着杨玉娟小rou洞,白嫩的rou洞门户大开,两片肥厚的饺子皮早就晾在一边儿,微微有些肿。

“啊…大柱,你,你干啥,别,别日我了,我遭不住了啊….”

杨玉娟想到了啥似得,这混蛋小子不就喜欢干这事儿吗?

仗着一根儿巨无霸人鞭,总喜欢拿着鞭子扇人脸,抽得小肉.缝儿酥酥麻麻的,那大棒子滚烫,像被火烤似得难受!

关键,这棒子不能再捅了,再捅人都快没了啊!

“大柱,你停下来,你别别,别日我了….真的,我遭不住了啊…..”

李大柱日红了眼睛哪里停得下来?

小肚子胀痛胀痛的,难受的很,滚烫的大肉.棒子跟钢管儿似得,里面堵的难受。

只有往洞里塞,洞壁口磨来磨去,这才舒服了一些。

“啊…..”

杨玉娟还没说完,只感觉小缝儿骤然一胀,堵得满满当当,跟毛茸茸的大腿撞了个结结实实。

“砰”的一声,小钢炮整个儿塞了进去,洞壁磨得滋滋响,小缝儿口挤出两坨白白嫩嫩的汁液,好像刚刚出笼的豆腐脑儿似得。

扛着两条腿,双手紧紧扣住腰身,腰背发起一轮儿猛烈袭击,跟打桩机似得,“啪啪啪”的撞了上去。

“啊…大柱,求求你,不要日我了,我….我….我不日了啊….”

回应杨玉娟的,只能是李大柱更加凶猛的冲击….

“啪啪….啪啪啪….”

玉.乳震颤摇晃,白花花的细皮嫩肉都撞红了。

杨玉娟紧咬着牙关,为了儿子迎了上去,反正求饶也没啥用不是…..

李大柱不知道杨玉娟心里所想,只顾着小钢炮的感受,它爽了,自己也就爽了!

目送着黑色巨棒深入痉挛,带出的白se诱人液体,李大柱跟吃了兴奋剂似得。

不那谁说过吗?通往女人心灵的通道——就是阴dao!

换言之,要把一个婆娘征服,最好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把这个女人日舒服了!李大柱那个卖力啊….

“啊啊啊…大柱,快,快,快,我又要到了,快,快,射,…射啊…..啊…..”

……

“咦?哪儿来的声儿啊?哼哼哈哈的,跟偷人儿似得….”

河边上突然多了一个婆娘,一身粗布麻衣,头发盘了起来,端着一盆脏衣服准备洗洗。

虽然天热,可也没办法,谁让家里穷,农活儿多呢,一会儿衣服洗完还得回家帮忙干事儿呢,乡下人,都这样。

陈翠平竖了竖耳朵,眼珠子顿时亮了起来。嘀咕道:

“狗日的,真是偷人呢,真会选地儿,日完了河里一洗,啥也不知道,事儿办完了,人也爽了,整个人都精神了!”

本打算不去看的,可那浪.叫声儿实在太大了,那个婆娘叫得人心里麻麻痒,陈翠平迈不动腿儿了。

“骚蹄子,叫得挺欢畅,跟牛日了似得,李家河有那么厉害的男人?瞅瞅去!”陈翠平放下盆子,垫着屁股蛋子小心翼翼窜了进去。

陈翠平今年三十岁出头,生了个女儿,都说女儿养娘。

那皮肤嫩得跟豆腐块儿似得,屁股蛋子也大得很,一撅一撅的!胸前两坨更大,走道儿都跟着晃。

轻轻拨开玉米叶子,一条黑色巨蛇映入眼里,陈翠平一声惊呼:“天啊,大蟒蛇!”

酣战一个多小时,李大柱狠狠一帮子刺了进去,小钢炮顶到洞壁,一颗颗炮弹飞射而出。

滚烫滚烫的温度,跟榴弹似得,喷得杨玉娟急促喘息,小肚子一阵抽搐。

“啊…啊……”

足足喷了快一分钟,小钢炮这才发射完毕,拔出小钢炮。

伸手一挤,只见一坨粘稠豆浆从小钢炮门里流了出来,正对着小缝儿流了进去!

“屁股抬高点儿啊,接住了,这可是咱的精华,生儿子还是生女儿,就靠这玩意儿了……”

突然,背后一声尖叫——

“天啊,好大的蟒蛇!”

李大柱吓了一跳,回头一瞧,胆战心惊道:“谁,谁,出来!我,我都看见你了…..”

声儿挺大,不过李大柱却没啥底气。

不知道是体力消耗过大,还是胆儿吓破了,声音都跟着颤抖,颤巍巍的,嗓子都嘶哑了。

李大柱本身胆儿小,这会儿日得又是村长儿媳妇儿,能不担心吗?

要让人知道了,嚷嚷出去,赵大宝那老秃驴还不得操刀砍呐?

“谁?啊,谁啊,大柱…”杨玉娟也回过神来。

偷人这事儿可大可小,要赵大宝偷人,那村里人众所周知啊,不用说都知道,整天往哪儿跑,就是日谁去了。

可自个儿就不一样了,半大小子,毛都没长齐,就学偷人,日婆娘。

这也就算了,偏偏日得还是赵大宝儿媳妇儿,赵大宝啥人?李家河的土皇帝啊,跟摸老虎屁股有啥区别?

“不,不知道啊…..”

李大柱支支吾吾,小钢炮缩了一半,眼睛警惕望着青翠玉米叶子处。

那有一个人,一身麻布,也不知道是谁,李大柱这心里突突的跳。

“你去看看啊,看看是谁啊,揍他一顿….”杨玉娟吓得也不轻。

刚刚死了男人就偷人,这事儿要传出去,想象力丰富的人怕还得说自己谋害亲夫呢?

尤其一想到老公公赵大宝那狰狞的面孔,奶.子都轻轻颤抖。

“去看看啊,要让人知道了,我可咋活人啊?”杨玉娟娇躯耸动,两颗眼泪珠子就落了下来。

“哭,哭个球!哭能解决事儿啊?”李大柱这儿正憋火呢,日个婆娘赚点儿体力钱容易吗?

偏偏交货的时候,来了人!

这婆娘跟嚎丧似得,闹心的很。

“妈的!该死球向天,不死万万年!老子就不信了,我李大柱点儿背!”李大柱也横了,豁出去了老子!

有啥大不了?赵大宝知道了又能怎么滴?就日你儿媳妇了!有种把小钢炮给老子废了!

李大柱裤子都没提,抖索着小钢炮,“哒哒”走向那团影子,边走边骂:

“给老子出来,妈的,看老子日婆娘很过瘾是不是?出来,快点儿出来!”

陈翠平这会儿也吓傻了,刚刚从黑色大蟒蛇的震惊中回复过来。

那哪儿是大蟒蛇啊,分明就是人鞭,男人裤裆那玩意儿,硬梆梆的日人那东西!

“不,不可能,怎么,怎么可能长那么大?”陈翠平喃喃自语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面前。

“啊?”

陈翠平吓得一屁股蹲儿坐在了地上,不抬头还好,一抬头,粗壮的大腿布满了黑色毛发。

郁郁葱葱的黑色卷毛盘踞在小腹下三寸左右的位置,茂密的草丛里,突兀伸出一根儿黑色大蛇,耷拉着脑袋,软绵绵如同苗条一样吊了下来。

上面还沾了一些潮轰轰的白色液体,淡淡骚味儿弥漫开来。

闻着有些难受,却像有着魔力似得,让人忍不住想要闻两下。

“啊…..嫂子,你,我….咋….咋是你呢….我….”李大柱正欲破口大骂,义正言辞两句儿。

那婆娘抬起头来,顿时愣住了。

这不是嫂子陈翠平吗?咋还让自己给遇见了呢?

偏偏还是这样的方式遇见!

李大柱连忙捂住了裤裆,那东西杀伤力太大,别把嫂子给吓着了。

陈翠平是李宏的婆娘,而李宏正好是李大柱表哥。

这表哥还是挺有能耐的,泥瓦匠,砌砖修房子的。

这些年镇上搞建修,拉了一帮子乡里乡亲在城里搞建筑,挣了不少钱。

嫂子也就一个人忙活着家务事儿,还得拉扯一个五岁的女儿,挺不容易的。

“大柱…大柱啊…你,你在干啥呢?里面…..”陈翠平死死盯着李大柱裤裆,突感口干舌燥。

身上有了细微的变化,总感觉下面那个地方不得劲儿,洞口分泌出一丝热流,缓缓流出,弄的那点儿有些痒,痒得实在有些难受,不由自主夹了夹腿,难受死了。

“哦,那,那没什么?我跟人闹着玩儿呢….”李大柱不觉漂亮嫂子眼中桃花,打了个哈哈。

“大柱,你那,你裤裆那,那东西还能整不?嫂子,嫂子想用用…….”陈翠平埋着脑袋突然问了一句。

“啊?”李大柱吓了一跳,这,让我日你?

“啊?这个,嫂子,怕不好吧,这,这让人知道了可咋整啊?”

李大柱不傻,日了杨玉娟倒是没啥,这婆娘漂亮如花似你妈,不日白不日。

以前是强日,现在人送上门来了,哭着求着把钱收下,不日能行?咋也说不去啊不是。

可陈翠平就不一样了,姿色还是有的,不然能被表哥瞧上?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