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村书记吃哺乳期女人小说&王爷在花丛中要了她

可是这一刻久久没有到来,我的心更加地忐忑不安,我不知道灾难什么时候会到来。

等待灾难往往比灾难来了更可怕。

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中午时分,外面的安静被打破,我听见很多人,上了楼,并听见筷子敲铁盒的声音,还闻到了饭香,哦,原来是职工们打了饭回到宿舍来吃。

我的肚子早就饿了,可是现在的我没有一点胃口。

这时,我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我在想,完了,该来的还是来了,我坦然地打开了门,没想到的却是一个女的,但不是沈雪,而是一个陌生女,此女虽比不上沈雪那么美貌,但五官周正、小家碧玉,年纪也小,估计二十出头,还是不错的。

她笑着对我说:“欢迎做我的邻居。”

“邻居?”我的眉头皱了起来。

文学210560791193.jpg

“嗯,你的左边是沈雪,右边就是我了。”她笑着说。

“哦,原来是右边的邻居。”

她笑着把一个饭盒和一叠饭票递给了我,“这是你的饭盒和饭票,是沈雪叫我给你送来的,一般的员工只包一顿中餐,你特殊包三顿的,我们公司补贴的标准是五块一餐,中餐和晚餐,早餐是两块,你超过这个标准那就要自己贴啰,还有你吃了饭后自己到后勤处去领套被子和生活用具,私人用品比如牙刷、毛巾之类你自己解决,还有这里是晚上十一点关门,你在外面玩的时候如果超过十一点就进不来,还有你厂服和厂牌,自己到后勤处去领,带上你的合同就行了……”

她滔滔不绝地讲着,我已经听不下去了,我关心的是沈雪。

我打断了她,“沈雪为什么不自己来?”

“哦,她说,她有事来不了,所以叫我来了。”

“哦。”我心里有些没谱,这沈雪是什么意思啊!自己不来,叫别人来,是故意避开我吗?还有她没有把这事告诉刘封吗?

我的眉头皱得很深。

“我叫柳青,希望以后咱们可以和平共处,互相帮助。”说着,她伸出了小手。

“哦,”我空出一只手来,握住了她的小手,这只手也没有沈雪的手那么柔嫩光滑,不过还是挺软绵绵,很温暖。

我说:“谢谢你,柳青,我叫张三财,往后多多关照。“

“好。”她甜甜地笑着。

几秒后,我们的手分了开,“那我去打饭了,你要不要一起?要不然,你可能不认识路。”

“好,一起。”虽说心情不好,但饭还是要吃的。

我洗了把手和饭盒,拿了几张饭票,合上门,她也刚好从自己的房间拿了饭盒出来。

“走吧!”

“诶”

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不远也不近。

下了楼,左拐右拐,才到了那个食堂,要不是她带路,我还真找不到。

食堂很大,估计有足球场那么大,青一色的涂青漆的长桌长椅,都固定在地板上的那种,成队列排开,大概有十来排,很长,从门口处,一直排到打饭菜的柜台,人也很多,青一色的穿着蓝灰色工作服的工人,女人比男人要多,里衣公司女工多是正常的,而且有些还长得不赖,我忽然发现,我进了一个满园春色的地方。

打过饭,我就坐在食堂里吃。

我吃饭很快,几分钟就搞定了,在食堂外的水槽洗了饭盒,我就找了个女工问了一下路,当然我找了个美女。

美女很耐心地跟我说去后勤处的路线。

我连连道谢,她嫣然一笑说不用客气。

我拿着饭盒,按照那美女给的路线,我找到了后勤处,离食堂并不算远,是在围墙边的一幢小房子里,很容易就找到了。

我走了进去,大厅里有几个人围坐在桌边聊天,这是他们的休息时间,可我还是打扰了他们,因为我的房间现在空无一物,没法住人。

我走过去,打断了他们,说明了来意,开始他们有些不悦,但当我亮出了合同放在桌上,他们几个一起看了一下,态度就马上变了,这些人马上就对我客气起来,估计是看了后,知道是我是那种要特殊对待的人之一。

很快,一个四十左右的大妹子(身上有种农村妇女的气息),就分给了我一套被子床单、席子,还有一些脸盆、扫把等日常用品之类的。

我一个人拿不下那么多,那大妹子却主动地要求帮我拿一些。

我说好,感觉自己又遇到好人了。

我和她搬着那些东西,来到我的住处,她把东西放下,但是没有马上走,而是帮我一起收拾。

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陌生人,她也不欠我什么。

我说:“大妹子,谢谢你,这些我自己来吧!您回去休息吧!”

“没事,没事,闲着也是闲着,我帮你整理一下,你一个人能做什么?”

我请她离开了几次,但她都乐呵呵地留了下来,抹桌、擦床、打扫,她都抢着干。

然后又帮我铺好床。

估计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已经把这个房间布置地像个家了,一切都变得干净了起来。

她洗了把手,我以为她要走了。

可是她却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

我吃了一惊,老实说,她不是个让人讨厌的女人,她有着周正的相貌,柔软很大很丰满,把工作服顶得高高的,我目测过去,她应该是d罩,真的挺大的,但她的腰却娇细,老实说,她还真有那么几分姿色,只是她显得太平庸,虽然她身上有那种我喜欢的成熟韵味,但是她身上却缺少我要的那种高贵和典雅,所以她不是我的菜。

面对着一个陌生的性感女人,我有些不好意思,我说:“大妹子,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您还是回去歇着吧!我要午休一下。”

大婶有些不高兴了,“怎么,刚帮你那么多,就赶人家走了?”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来……坐这,坐老妹身边。”她拍了拍床边说。

我不敢,矗立在那。

“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你别怕,老妹见你也有种乡土气息,有种亲切感,只是想和你聊聊,大哥来坐这。”

她大哥一叫,倒显得我有些想多了,或许人家真的只是看你也是乡下来的有亲切感。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坐到她身边,但故意保持了几公分的距离。

没想到她却靠了过来,我感受到了她火热和柔软的身体,她的饱满的柔软碰到了我的手臂,妈呀,真的好软,像碰到了一堆嫩豆腐,我下意识地移了开。

她又靠了过来,直到我移到了铁架上,没法再移。

“张师傅,你紧张啥呀,要吃亏也是我吃亏呀,你怕啥?”她的眼睛怔怔地看着我。

我侧着脸,也能感受到她灼热的目光。

我想站起来,但被她给抱住了,她那饱满而柔软紧紧地贴着我压扁了。

我很紧张,那种紧张就好比是羊羔遇见了狼,少女遇见了色狼,我说:“大妹子,你干什么?”

“你叫什么?”她答非所问地说。

“哦,我叫张三财。”

“不错的名字,”她笑了,“叫人家翠花就好了,或者叫小花。”

小花?我都想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居然让我叫她小花,嘴上却弱弱地说,“大妹子,你能不能走开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会变得这么软弱。

“干嘛了,你是不是男人?”

她这个问题把我给问哑了,我不是男人,那是什么?

哦,对了,她这是在激将,我要是真向她证明我是男人,那我就上当了。

我听到她呼吸粗重起来,她的一只手摸着我的身前,“张师傅,你真帅,老妹帮了你那么多,要不然,你也帮帮老妹吧?”

“怎么帮?”我白痴地问道。

“老妹我,好久都没做过那事了,你就跟老妹做一次,往后,你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就找我,能帮的,老妹肯定帮,不能帮的,老妹想着法儿帮你,你看行不?”

哦,懂了,原来我是遇见了一个饥渴的大婶,而且她帮我的忙也不是白帮的,我还以为她是个好人呢,现在才发现自己有多幼稚。

我很尴尬,我推着她,但不敢太用力,因为我听到隔壁柳青家有声音,怕让隔壁听见,那样对我的名声不好,我才刚来呢。

柳青家还有个男人的声音,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可以听得见他们在对话,有说有笑的,所以我几乎恳求性地说:“花姐,你不要这样。”

可是她得寸进尺了,“别怕,你摸摸我,很舒服的。”

说着,她将我的手按在她一边柔软上,我的手如按在了一个软绵绵的球上。

她抓着我的手在上面揉着,她嘴里嗯嗯啊啊地叫着,然后她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我的脸和耳朵,那火热的舌头还舔得我挺舒服的,我又紧张又有些莫名其妙地期待。

这时,隔壁说话的声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柳青那销魂蚀骨的叫声,很尖锐,把中间那堵墙都给刺破了。

天哪,柳青午休时间,跟一个男人在房间做,不是吧,这大白天的。

翠花的耳朵更加地灵敏,“你听,隔壁在做那事呢,我们也做吧!”

她还没等我同意,就贴上了我的嘴。

她那火热的小嘴和火热的吻几乎让我窒息。

她的手也很不老实,往下就抓到了我的老弟,在她的抚摸下,我的老弟根本就不听我的使唤,他很快就长大了,我一脸的无奈,我能控制我的手脚,却控制不了他。

她一脸浪笑着说:“你看,你都硬了,就别矜持了啊!你又不是个女的。”

听这话,我有点恼火,谁说男人就不能矜持了?我也为男性感到悲哀,你欺负女性,全社会谴责你,可是当你被女性欺负你的时候,谁会谴责这个女人?

我一怒之下,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当然不是那种推倒,我只是一种自卫,一种反抗。

我站了起来,“够了”,我虽然也好色,但我无法跟一个恕不相识的人第一次见面就做那种事,人家要是有病怎么办?我有大好的前途的,可不想陪着一个饥渇大婶完蛋,还有她的话明显激怒了我。

翠花怔住了,眼睛睁得老大地看着我,似乎很不相信我会拒绝她。

我没有理睬她,径直走过去,打开门,对着房间说,“你走吧!”

她走了出来,整了整衣服,我退到了外面,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她眼睛瞪着我,到我跟前的时候,气乎乎地低声说:“哼,不识好歹,你以为你是谁啊!装清高,浪费老娘表情,我呸。”

我扭过头去,不去看她,她便走了。

她一走,我就进去了,关上门。

我进了那小房间,躺在床上休息,脑子冲血,要午睡了。

隔壁的人却有意不让我睡似的,柳青浪叫着,我都听见她的话了,一个很亢奋的女声,“宝贝,对,就是那里,快一点,激烈一点,再深一点,啊……”

她嗯嗯啊啊的尖锐叫声几乎能刺破我的耳膜,中间那堵墙,也受到撞击。

那些不堪的声音,让我混身燥热着,受到翠花调戏的老弟,怎么也降不下去。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