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快穿肉文,第章疯狂撞击美妇肥臀

他满头大汗,怔怔望着窗外的惨白月光,夜空如同被墨浸泡过般黑暗。

正在发呆愣神时,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没有好气地冲着手机吼道:“谁啊!有事快说,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二叔,我是你侄媳妇。”

“哦哦哦,咋了侄媳妇?”老宋立刻清醒过来,急声问道。

“二叔,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我现在无家可归了,只有住在你家了。”手机那头侄媳妇的声音显得落寞又无助,当真是惹人怜爱……

在这座城市当中,老宋有一个不学无术的侄子,前两年结婚之后隔三差五家暴,每一次举目无亲的侄媳妇都会来找老宋。

久而久之的,老宋的出租房俨然快要成为侄媳妇在这座城市的第二个家。

文学210560791212.jpg

如果说孙晓雪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那么,侄媳妇蒋冬雪便是一朵在寒雪之中悄然绽放的雪莲,清纯靓丽,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就是一个女孩儿。

当老宋急匆匆地推开门之后,只见侄媳妇蒋冬雪正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身上穿了一条时尚动感的粉色裙子,一头长发染成淡黄色,烫了波浪大卷。寒风吹来,白嫩娇躯不停打着哆嗦。

“二叔……”蒋冬雪抽泣着扑进老宋怀里。

老宋连忙闪开,有些自卑地说:“冬雪,二叔身上脏。”

蒋冬雪眼眶当中噙泪说道:“怎么会呢?二叔在我眼中是天底下最伟大的男人,远远要比那些穿着貂皮大衣不学无术的年轻小伙强多了!”

老宋虽然刻意不去注意,然而当侄媳妇蒋冬雪的娇躯依偎在自己怀里时,一阵少女的迷人幽香却是避不开的,那种钻心刺骨的舒畅感,瞬间令老宋精神抖擞。

进屋之后,老宋又是给蒋冬雪脱鞋,又是给蒋冬雪做饭的,忙得不亦乐乎。

蒋冬雪赤着玉足坐在老宋家里脏乱的床上,一双包含委屈泪水的大眼睛紧紧注视着老宋,望着老宋那花白的头发与稀碎的胡茬,她不禁感叹,若是自己的老公也能够像二叔老宋一样勤劳任干,想来自己一定会开心得很。

不多久,老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混沌放在蒋冬雪面前,摸摸她的头说道:“快吃吧,孩子。我记得上个礼拜我已经帮你训了我侄子,当时他信誓旦旦的说听我的话,怎么现在又成这样了呢?”

蒋冬雪吹了吹热气,满脸幽怨说道:“二叔,他就是一个畜生,如果他能及得上您一半的好,也不会做出打我这样的事情呢。”

老宋看着蒋冬雪可怜巴巴的模样,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儿,对这位年轻貌美的侄媳妇,又是怜惜又是疼爱。

一双布满老茧的粗手正试着探到她的脸上,她挪动臀部起身的一瞬间,这双手巧夺天工地插在她胸前那紧致、修长的乳沟当中。

两个人都很是尴尬,老宋的手连忙从乳沟里面抽出去,她抿了抿嘴唇说:“二叔,幸好我和他还没有孩子,要不然,我们娘儿俩都会承受家暴的。都说有钱的男人就会变坏,可是他明明狗屁不是挣不来一分钱,却那么差劲。”

越说越急,将裙子往上面拉了拉,殊不知腰间以上大片白嫩后背暴露在空气当中。

老宋非常清楚,少女的玉体与已婚女人全然不同,紧致的身材多半是天生的,纤细腰肢没有一点点多余的赘肉。

老宋脱鞋上床坐在蒋冬雪身旁,闻着不断从她身上飘散开来的迷人幽香,略带忧愁地说道:“你把这碗混沌吃完之后,我带你回家,放心,有你二叔我在呢。那个小畜生不敢打你。”

说着,老宋将她的裙子往下拉了拉,大片白嫩玉背登时被粉色裙子所掩盖。

“二叔,我不想回去,今天晚上还是住在你这里吧……”说着,蒋冬雪将面前混沌推到一旁,歪着头斜靠在老宋肩上。

老宋羞涩地笑了笑,对蒋冬雪说道:“傻孩子,你二叔我这里啥条件呀?就只有一个屋子一张床,又脏又乱的,你在二叔这里过夜,你不嫌弃二叔,二叔还怕委屈你呢。”

蒋冬雪满脸愁容渐渐淡化,一种踏实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娇滴滴地说道:“不嫌弃,我怎么会嫌弃二叔您呢?就这么定了,今晚你睡里面我睡外面。”

说着,蒋冬雪便跪在床上整理被褥,白嫩脚底在房顶白炽灯的映照之下,显得光滑而有光泽。

老宋一再阻拦她,非要自己掏钱去宾馆开个房,给她住。

毕竟老宋心知肚明,侄媳妇根本不会有钱,自己的收入虽然微薄,但是为了孩子能够睡好,却也不心疼。

“嘿嘿,您可能不知道,我晚上有起夜的习惯,尿多。”蒋冬雪一边铺着被褥一边回过头来笑道。

铺好被褥之后,蒋冬雪突然之间脸色有些羞红,她心想:蒋冬雪啊,你这是怎么了呢?你年纪轻轻的放着大好年华浪费着,却这样喜欢与这位半生沧桑的二叔呆在一起。难不成二叔就那么好吗?好到你难过的时候竟是想不起任何一个男人,有二叔陪伴在你身旁睡觉,就很踏实?

想到这里,蒋冬雪的脸上彻底转忧为喜,一抹恬淡如同茉莉的笑容在脸上盛放开来,非常享受这样踏实的感觉。

窗外夜空泛起微微鱼肚白,眼看着再过一会儿天空就要破晓,老宋一脚越过蒋冬雪的身体躺在里面睡觉。

一只脚越过去之后,另外一只脚正准备跟着越过去,一条白嫩大腿猛地抬起横亘在半空中。

老宋摸摸她的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傻孩子别闹,我是你二叔。”

蒋冬雪终于笑了,笑得那样开心、愉悦,躺在被窝里面一双大眼睛“吧嗒”“吧嗒”地眨动着。

白嫩玉足轻轻晃荡着,尽情撩拨着面前这位年华不再的沧桑男人。

老宋好不容易躺下之后,蒋冬雪将电灯关闭,笑道:“二叔,您每天一个人生活孤单寂寞吗?”

老宋微微笑着点头道:“寂寞,怎么会不寂寞呢。”

蒋冬雪害羞地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老宋,说道:“二叔,其实您这个年纪还是可以找到一个好女人的,您也并不算老嘛。”

老宋笑着一声叹息,道:“老了,都这把年纪了早就已经麻木了。反正就是随缘呗,不像年轻时候了。”

蒋冬雪突然在心底生出一份喜欢,老宋虽然条件很差,可是却总是能够字字句句敲进她心里。

每一次与老公争吵,老宋为她所做的,都看在眼里呢。

她从小漂泊无依,这么些年生活过来,其实,自己一直不就是想要找一个能够照顾自己、体贴自己、疼爱自己的男人吗?

稍顷,蒋冬雪翻身骑着被,将白嫩玉足搭放在老宋大腿上。

老宋只感觉痒痒的,没有在意,伸手去握,不成想却握到了侄媳妇的小脚丫。

蒋冬雪极为可爱的咯咯一笑,旋即五根脚趾原处轻划,一种致命的酸痒感传进老宋心里……

“二叔,痒吗?”蒋冬雪笑意吟吟地正对老宋,当她白嫩脚丫放在老宋大腿上之后,满足的酸痒感已经彻底将此前她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

老宋紧握着她的脚丫,想要从大腿上放下去,然而却没有想到蒋冬雪很有力气,屡次要放回去,怎么都拿不下去。

最终老宋也不阻拦了,说:“你就折腾吧,什么时候闹累了你也就睡觉了。”

老宋明天下午还要去一位客户家擦窗户,于是背对蒋冬雪,强忍着酸痒感拼命睡觉。蒋冬雪见老宋如此待她,心中自然是不胜欢喜,不觉间更加高看了老宋一眼。

心想上天真是不公平,像是二叔这样好的男人,为什么要在他年轻时候给他那样一个女人呢?让他当牛做马不说,还给他戴绿帽子。

想来,那女人的下场也不会好了。

蒋冬雪刚刚认识老宋之时便听他说起过,他年轻时候是有娶过一个媳妇的,当时他一心打算好好过日子,日日夜夜努力工作赚钱,无论那女人想要什么,老宋都会尽最大努力去满足她。

俗话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那女人生性浪荡,整日在外寻花问柳,将老宋的多年积蓄挥霍一空之后,便跟随情人跑了。

之后那些幽暗的岁月,老宋心灰意冷四处打工,岁月如流水,弹指一挥间便已是这老大年纪。

老宋的曾经蒋冬雪虽然未曾经历过,然而每次想起这些陈年旧事,眼前却能够浮现出来些许画面,栩栩如生。

稍顷,蒋冬雪温柔地对老宋问道:“二叔,干了一天活儿,你累吗?”

老宋已是困得上眼皮直打下眼皮了,默默点头“嗯”了一声。

蒋冬雪甜美一笑,将一双白嫩玉手搭放在老宋双肩上,由上至下逐渐用力揉捏,说道:“二叔,那我就给你好好捏一捏,让你舒服一些。”

老宋不好意思地笑说:“侄媳妇你也快睡吧,我这把老骨头累不累的还能咋地,你年轻还小,可得休息好。”

蒋冬雪温柔说道:“二叔,我的好二叔,你就算年纪大了又怎么了?在我眼里,你就是天底下最帅的男人。”

为了显示真心,她轻声哼唱起周杰伦的《七里香》,只道是:

雨下整夜,我的爱就像雨水,院子落叶,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