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在小说中插入以下内容

班主任金洁在网上免费阅读全文,班主任金洁在网上肆意阅读橙色草帽文学网“你今天早上去哪里了?”他一进教室,就看到了金洁冰冷的脸。“这太悲惨了!”我不禁暗暗叫苦,金杰是我的班主任,教英

班主任金杰在网上免费阅读全文。班主任金杰在网上看橘子草帽文学网。“你今天早上去哪里了?”他一进教室,就看到了金杰冰冷的脸。“这太悲剧了!”不禁暗暗叫苦。金杰是我的班主任,他教英语。他三十出头。虽然他身材娇小,但却是出了名的狠毒。早上缺了半天课,肯定是这样。我怀着强烈的恐惧低下了头,陷入了沉默。“怎么,你不说话我就不能带你走?不去上课,来我办公室。”姜冷冷地说完,转身就走,没有回头。心里七上八下,无奈之下只好跟着。只听见金杰的高跟鞋落地的声音。到了办公室,金杰也不看我,只是坐下来改作业。我不敢呼吸新鲜空气。我想问,又怕惹她生气,只好站到一边。金吉好像把我忘了。她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伸腿,一只手熟练地在练习本上画素描。她长长的、微微弯曲的头发没有扎起来,像黑色的波浪一样挂在她瘦弱的肩膀上。她的眼睛布满了额上纠结的头发。她看起来有点朦胧,鼻子不是很高,但是很小,有小雀斑,红润的嘴唇压得很紧,脸上没有化妆,黝黑的皮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班主任的脸。她通常要么站在讲台前,要么在自己面前发表严厉的演讲。老师对学生来说绝对是一种危险的动物,尤其是那些表现不好的学生。除了敌意,平日对老师的感情也只是与生俱来的恐惧。所以,我从来不在乎老师的长相。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它。说实话,金杰对扔掉幸福的厌恶并不难看。虽然她不是一个迷人的美女,但至少她是迷人的,因为她平时太虐待她了,所以总觉得自己丑。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多久。金吉可能觉得我站得够久了,终于不写了。“你可以退学,”金杰淡淡地说。她的声音冷若冰霜。她总是喜欢用这样的声音讲课。“像你这样的学生还学什么?尽快回家。学习只会让父母难堪。”她轻蔑地看着我,好像在看一只狗。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这样羞辱我,但我还是觉得胸中有气。金杰总能找到最伤害你的话。我好像听到了血管沸腾的声音。金洁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训斥。也许,这就是她的工作和生活。事实上,即使她意识到了这一点,她也不会做任何事情。在学生面前,老师的地位至高无上,足以震慑学生微不足道的愤怒。所以,她继续用冰冷的眼神盯着我。“骂你也没用。你是不是和你一样没有自尊的男人?”...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去上课了。我知道金杰今天下午没有课。时间还很长。我忍了。墙上的钟终于移动了一米。金婕可能是发泄了怒气,也可能是骂累了。她向后靠了靠,躺下了。我恶狠狠地盯着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我的自尊心,但她是老师,我只好默默忍受。也许面对着他们眼中还是孩子的学生,金杰毫无顾忌地半放松地躺着。她把头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卷发垂在椅背上,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微微卷曲,嘴唇微微张开,露出半颗牙齿。“欲望就像!”我心里咒骂,眼睛却忍不住停留在她身上。金杰今天穿的是奶油色旗袍,是两边开叉很高的裙子。她不小心把右腿靠在左腿上,裙子完全打开了。她裹着肉色丝袜的大腿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我屏住呼吸,眼睛再也舍不得离开。金婕个子不高,但是坐在椅子上,腿看起来很美,大腿圆润丰满,袜子卷起来,露出大腿根部的白皮肤,修长的腿匀称有力,散发出迷人的光泽,脚呈钩状,乳白色的高跟凉鞋没有扣在脚后跟上,半条腿挂在脚趾头上,露出修长圆润的脚踝,鞋跟很高,大概20米左右。我的下半身靠在牛仔裤上,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一小步,向她走去。金婕还在熟睡,她紧身的连衣裙包裹着娇小却凹凸的身体,高耸的双峰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我似乎能看到乳头颤动的形状。她的连衣裙领口和胸部有一个小缺口,所以我可以隐约看到队列。饱满的乳房包裹在传统的胸罩里,只能看到白色的乳沟,胸罩是白色的。突然感觉体内有一种动物般的冲动,液体好像从下半身流了出来。这时姜醒了。她揉揉惺忪的睡眼,显然没有注意到我离她很近。“滚在墙上,站在那里。看到你我就生气!”她仍然愤怒地咒骂着。我做了一个大胆的承诺。夕阳西下,夕阳的余晖把可怜的红映带到了天空/[/k0/】。我揉揉酸痛的腿,透过办公室排队的窗口向外看。校园里排队的人不多。金杰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明天给家里打电话,不然别来上课!”啊...”我忍不住哭了。虽然我已经过了打骂的年龄,但父母从小到大都很严厉。即使我整天忙于工作,我也从不放松我的纪律。我对他们还有说不出的恐惧。”他们不在家。他们因公出国。“我低着头。”哦?滚,真巧!既然你不想让他们来,我今晚最好去你家,这样他们就不用到处跑了。“姜似乎很有这方面的经验,这一下子暴露了我。我不得不站着不动,但我没想到她会把他们都杀了。家访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姜没有看我,而是走了出来,停在门口。我已经向政治教育部门报告了你的情况。看来你一定要在毕业前留下一些回忆。你父亲可能比你更想知道这个消息。”金姐姐笑了。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有这样的笑容。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在微笑。诺斯罗普·格鲁曼的校园似乎只是一个孤独的人物。回家的旅程从未如此漫长。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家人我会被惩罚。爸爸一定会杀了我。打开门,客厅空荡来荡去,漆黑一片,曾经温暖,现在有种说不出的陌生感。我小心翼翼地走进来,把书包放在沙发上。“我回来了。”我低声喊道。房间里仍然很安静。我休息了一会儿。至少不用马上面对家人愤怒的目光。我还是很开心的。直到这时,我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发现了一张纸条。一只眼睛是爸爸的话。“我和你妈妈有事。我几天都不会回来了。我会把钱放在抽屉里,自己在外面吃。在家我就老实了。”天啊,说出这样的谎言真是太神奇了。一月初一不能躲,十五不能躲。他们回来就知道了。我忍不住又坐在那里发呆,脑子里一片茫然。都是那个女人。我再也不会想起金杰的狠毒,莫莫的表情。"...你没有任何自尊……”...去哪所学校...回家..."...你是个男人,啊……”怒火在我胸口燃起,婊子,婊子,我在心里诅咒,她以为自己是谁,高中老师,暂时是我们老师。你有什么顾忌吗?一整天,我们都摆出一副高调的面孔。看来我们都是显示她的权威的工具。虽然我们总说老师是一个神圣的职业,但其实既然只能做中学老师,就只能做成绩平平的人。神圣的面具是奉承。我们总是认为我们说的是真的。我们从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和它们是什么。想到这,我不禁想起了下午办公室里敞开的裙子和雪白的乳沟。我不知道穿那件衣服会对我的健康有什么影响。想到这是个高级老师,我下午就被“扒”了,老二又硬了。是的,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女人。虽然我在学校排队的时候看起来很凶,但是晚上回家还是不想被男人扒光衣服。有什么区别?我闭上眼睛,回忆着班主任的尸体,解开裤子,幻想着在我面前亵渎神圣的老师。我开始舔。“啊...哦...啊……”“啊——哈哈死你——”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射精的感觉让我痛苦地扭曲了脸上的肌肉。这是我第一次幻想自慰,也是我进入中学后第一次把班主任当女人。仿佛带着复仇的感觉来到了高潮,说不出的坦诚。我一动不动地躺在沙发上。金吉,我会报复你的!晚上七点。“叮——”门铃响了。透过猫眼,金姐已经站在门口。这个婊子真的不想离开我。我打开了门。几千年来看起来还是冰山。她甚至没看我一眼。她非常粗鲁地走进房间。我轻轻关上门,转身。金吉尔背对着我。金杰换了衣服,穿了黑衣服。无袖黑色薄纱衬衫紧贴突出的胸部,勾勒出精致的曲线。肩膀上的黑色薄纱隐约可以看到胸罩里的细带子,是黑色的。丝绸迷你裙只覆盖大腿的一部分。没有丝袜,裸露的白腿,黑色的高跟鞋,很新潮的款式,高跟鞋上没有鞋带,就像脚上的拖鞋。可能是刚洗完澡,头发湿了,就随便用了一条黑色的丝巾扎着,带着淡淡的香水味。这个臭女人真会打扮。金姐姐看了看房间。“坐下!”金杰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短裙能覆盖的地方很少。白皙丰满的大腿让我血脉膨胀。你家在哪?”姜冷冷地问道。我马上回来。”我有点紧张,但金吉没注意到。“哦,我以为他们真的出国了。”姜笑。我含糊地答应了一声,然后往厨房里倒了一杯可乐。“金先生,喝水。”“哼,现在请我也没用。那我该怎么说?在这一点上,你应该受到责备。你不给我点教训,你绝对不会后悔!”她厌恶地盯着我。我冷冷的回答。姜疲倦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的圆臀拉了拉裙角,隐约看见了黑色内衣。我感觉到另一种冲动。她进了我的房间。“这是你的房间吗?”“嗯嗯。”我没好气的答应着,眼睛依然盯着她裙摆饱满的大腿。她鄙夷地看着我的卧室。这种眼神在下午激起了我的恨意。我无法立刻抑制自己疯狂的欲望。我想成为这个女人,她是我的班主任。我关上了卧室的门。“为什么?”姜惊讶地转过身来。ゥ* *ж!“我给了一个不好的答案。姜只是一脸茫然地站在我面前。也许她从来没有想到只有诺诺的学生才敢在她面前对自己说这样的脏话。也可能是她被我的杀气吓到了。她靠在椅背上,只能扶着身后的墙保持平衡。我低头看着那个比我矮整整一头的女人。她平时威严的表情已经被恐惧所取代。这个表情让我有种动物的冲动。她惊恐地抬头看着我,小手紧紧攥成拳头,放在胸前。突出的双峰在我眼前剧烈起伏,仿佛要撑破紧绷的衬衫。我再也无法控制体内的野火。我从衣服里抓过她的乳房,柔软的感觉传到了我的手心。这个平时神圣不可侵犯的老师,被我这个女人最隐秘的身体感动了。况且她是这么敏感的地方。强烈的负罪感伴随着巨大的刺激,让我很兴奋。我使劲擦。”啊——”金洁没有防备我的突然动作,尖叫着挣扎着,但是她的力气太弱了,我把她往墙上一推,一只手抱着她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金吉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的侮辱了。她尖叫着求救,挣扎着。她纤细的脚后跟踩在了我的脚上。我痛苦地放弃了。她打开卧室的门,跑了出去。我的心立刻收缩了。我绝望地抓着她的头发。就在她要尖叫的时候,她的膝盖撞到了肚子。金吉尔痛苦地弯下腰,甚至咽下了尖叫声。我用尖刀割断了她的颈动脉,金姐晕倒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我紧张的心仍在怦怦直跳。我听了半天门,确定外面没人觉得放心。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咬紧牙关完成。今天是我复仇的日子。我从地上把金婕抱起来,紧紧地摸着女老师柔软的身体。她板着脸。我花了很大力气去控制自己体内的冲动。我从卫生间队列里拿出两条浴巾,把她的手绑在床的两边,然后用毛巾塞住她的嘴。经过长时间的工作,我终于完成了。这时,金杰醒了,试图挣脱他的手臂,但无济于事。分开的肩膀使她的胸部更高。她拼命哭,但没有发出声音。她站在绝望的泪水中,眼睛略带迷人。”怎么做?金小姐?"我故意把“老师”这个词推迟了很久。"嗯,”金婕只能发出一声呻吟,眼里似有恐惧又似有恳求。这个表情只是让我更加激动。我拿出刀片,放在她的脸旁边。”你还记得你在学校对我做了什么吗?现在我要你加倍!”“嗯——”金杰恐惧地摇摇头,长长的卷发在颤抖。我抓住她的头发,发出清脆的声音。她光滑的脸颊上有五个指纹。”你现在知道恐惧了吗?“你不是一直很好吗?”姜痛苦地摇了摇头,眼泪像碎珠子一样顺着脸颊流下来。“你不是一直假装冷吗?你能给我看更多吗?贱人!”“我让你说话,别打电话!”“你敢叫我,你就变得认不出来了!”我把手里的刀片举在她面前,从她嘴里拿出毛巾。“放开我,你要什么!”金吉喊道。爸爸。又是一记耳光。“你还在学校嚣张吗?”我抓住她白皙纤细的喉咙。“求求你,让我走!”姜的眼里充满了恐惧,流着眼泪。这时候的她,已经不是学生面前最高的老师,而是一个无助的女人。我举起手。“离你远点?之前怎么没想过放我走?”“没有...别玩了……”金吉喊道。爸爸!“啊——”不要...不要打架...我求你了...”“放开你!你必须服从。“我说,摸着金杰露裙子外面的大腿。”不,不可能。我是你的老师!”“我求求你,放开我!我不会报警的。”我没理她,慢慢把手举了起来。金洁只能看着她的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她精致的肚子上没有赘肉。她白皙丰满的乳房紧紧包裹在黑色三角文胸队列中,露出深深的乳沟,在深红色的台灯下散发出迷人的光泽。我的手掌摩擦着她的肚子。”再打电话会杀了你!”我奇怪的声音让金吉相信,此时我已经做了一切。她害怕地咬着红润的下唇。一声不吭,两滴眼泪从她长长的睫毛下滚了出来。恐惧的表情激起了我的欲望。我把她的黑色薄纱裙子拉到腰间。金杰只能扭动身体以示反抗。她薄薄的黑色蕾丝内衣紧紧地贴在她白皙的大腿内侧。女方最隐秘的私处看起来很丰满,略窄的三角裤两边都有卷曲的阴毛。”黑色,好性感!老师想让谁穿这件衣服?”“不,不要看!”金姐低声抽泣道。她无法想象自己接触到只有她老公才能看到的学生。我抚摸着她大腿内侧柔软的皮肤。金婕绷紧了腿,像是用触须触摸昆虫,但因为害怕,她只是咬着嘴唇,静静地哭着。我的手轻轻地拂过她的膝盖,不由自主地抚摸着她白皙双腿的每一寸。它总是藏在她的衣服里,这是学生永远不会碰的一部分。我总是能感觉到她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光滑的脚踝完美无瑕。我脱下她的鞋子,玩弄着她纤细的脚。脚趾对称,像精致的雕刻。姜还在抽泣。我扯下她脚上的短裙,只留下金姐下面的黑色内衣。”请不要碰我,我已经有老公了,请不要!“这样的话只会增加我的欲望。我拉开裤子拉链,充血的阴茎像黑色长枪一样傲然挺立。”啊——”金姐姐忍不住尖叫起来。我用力搓着手,金杰的脸羞得通红。我爬到她身上,把她紧紧地压在床上,把龟头压在她柔软的肚子上。”不,你不能..."金吉尖叫起来,开始挣扎。"找拍子?"我激烈地威胁道。"别。”我把金婕的胸罩推到她腋下,她丰满的乳房仿佛被放开了。她的乳头是深红色的,在我面前像玛瑙一样闪闪发光。我迫不及待地想抓住雪山。一种很柔软的感觉。”好大的胸,老师老公好开心!”“没有!没有!”我已经捂住了她的乳头,用舌尖小心翼翼地搅动着深红色的乳晕。身体的冲动让我拼命吮吸。这是一个端庄的女老师的胸。我很激动。”啊!"班主任的喉咙在呻吟或尖叫。"好美!“我咆哮道。”放手!”我跪在床上,顺手扯下她的三角裤,拉到膝盖上。金色的外阴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的手插入“黑草丛”,卷曲的阴毛紧贴在手指上。我低头一看,英语老师的嘴唇还是亮粉色的。金杰又是一声大叫,屈辱地闭上了眼睛。我再也受不了欲望的折磨了。这样的少妇暴露在她面前,是她讨厌的老师。她养育了一个比我年轻的女人。这只会让我更加渴望征服。怀着怨恨,我突然将那根由来已久的肉棒插入金先生的阴道,柔软的肉墙将它团团围住。我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把金姐柔软的乳房紧紧握在手中。”不——”金杰拼命地嘶叫。泪水涌上她肿胀的眼睛,打湿了她的脸。她拼命挣扎,但还是动弹不得。我用力摇晃着身体。”啊,已婚女人还是那么紧...“啊...不能...所以……”我紧紧压着金杰娇小的身体,扭着屁股。强烈的刺激让我想吻她,但金姐拼命摇头避开我的唇。我吻了她白皙的喉咙。金婕还想挣扎,但是摆脱不了。我疯狂地揉着她光滑的脸颊,咬着她瘦弱的肩膀。“啊...啊...啊……”我忍不住念叨着“老师……”金杰只是痛苦地扭动着身体,低声哭着。“太好了。”“给你!操。”我毫不客气地喊了一声,第一次进入女人的身体,原来是一个高级教师。金杰咬紧牙关,没有呻吟。每次我打她,她都不舒服地扭动。“啊...啊……”嗯...哦...啊...“嗯...啊……”强烈的身体快感并没有阻止我。我疯狂的进入了金杰的子宫。“啊……”就像被电流击中一样,我知道这是高潮的前兆。我痛苦地抬起身体,咆哮着...不...不要排队等候...”金杰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试图转过头去。积累的力量在下面突然爆发,用尽了所有的努力之后,我感到筋疲力尽。我又抽动了几下,寻找剩下的幸福。金杰躺着一动不动,脸上带着泪水。她平时冰冷的眼神变得呆滞,看着天花板没有任何神。一定是费了很大力气才奋斗出来的。她剧烈地喘息着,丰满的乳房起伏着,乳头在灯光下颤抖着,闪闪发光。我弓起背,拔出我柔软的阴茎。乳白色的浑浊液体顺着雪白的大腿流到床单上,肉棒上的残液滴落到卷曲的黑色阴毛上。只是一个一直站在讲台前的正经老师,被强奸后竟然会有这样的姿势。我的心里充满了残酷的幸福。我解开绑在她手上的毛巾,在她身边坐下。金吉尔累得躺不动了。也许被侮辱后就无所谓了。”怎么做?被自己最讨厌的学生上了是什么感觉?”“野兽!“金杰看都不看我一眼,恶毒的回答。”还是那么固执!“我的愤怒书被精液射了出来,现在又重燃。我抓住她的头发,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金杰立刻站了起来!”“还耍威风?我告诉你,这支队伍的声音传不到外面,喊也没用!信不信由你,我让你残废了。”“嗯,”金杰低着头抽泣着,像个做错事被打的孩子。她弯着腿坐在地上,筋疲力尽。她一点力气都没有。她只用手支撑体重。黑色的三角形和沾有精液的白色大腿极其刺眼。她在穿胸罩前被拉在胸前。半圆形的乳房在她的胸部有一个很高的形状,红色的乳头是尖的。这个老师白天表现的很有尊严,现在只是一个刚被强奸的年轻女子。我抬起她的下巴。丑陋的黑色阴茎挂在她眼前。难闻的气味弄皱了她的鼻子。“老师,给我口交!”这是我在电影里看到的。“什么?”金姐再次在她无神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她从来没想过作为一个老师,会有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她也是自己的学生。“我不够酷!”我想笑。“没有...没有……”姜羞得脸红了。“我什么都做了。有什么好羞愧的?”“不……”金姐用力把下巴从我手里拿开。我又扇了他一巴掌。”“啊——”姜叫道,“听话,别自讨苦吃!"我抓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我不会...”金姐羞愧地闭上了眼睛。你不是和你老公发生关系了吗?”姜疼得把头扭到一边不回答。“嗯?”我增加了手指的力量。“没有...没有……”金吉带哭也没关系,你这个荡妇一定要快点学会。“我把我的阴茎放在她唇边。”嗯——”金灿修女气鼓鼓地发不出声音。你敢咬,我就告诉你一辈子别变成女人!”阴茎在滑口队列中再次勃起,巨大的龟头曾经顶住了班主任的喉咙。“刚没洗澡,让你舔干净!”“哇!”姜把肉棒吐出来。“请不要折磨我。”“张开嘴!”“没有...请……”“开门!”我抓着她的长发,用充血的嘴唇逼她跪成屈辱的姿势。“等等,再吐出来,不客气!”直立的肉棒再次插入她的嘴唇。“吸。”我点了。金杰的头被我牢牢的按着,痛苦的拿着一根巨大的肉棒。她嘴里塞满了东西,只能呻吟。她放弃了,闭上眼睛,真的吸了我的龟头。“啊——”我舒服地呻吟着。太好了,婊子!用舌头舔,舔!”金洁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强烈的恐惧和绝望已经让她对反抗失去了信心。她伸出舌头,几乎是按照我的指示舔了我整个生殖器。”我被强烈的快感包围着,看着班主任曾经冰冷的脸,现在变成了痛苦的听天由命的表情。作为一个高尚的职业教师,我在做着和妓女一样的事情。我疯狂地把肉棒塞进金吉的嘴里...啊...啊...”我舒服地喊道。我低头看着班主任赤裸着下半身跪在我面前。厚厚的黑色肉棒从红润的嘴唇流着口水。金洁几乎麻木了,长长的卷发来回飘动,黑色的衬衫敞开着,丰满白皙的乳房在她面前跳动。我更兴奋地把屁股放在她身上,几乎每次都戳进她的喉咙。”啊...啊...啊...”“哦,太棒了!”“啊...哦...哦...哦...啊...“酸肉贴”很快就传来了疼痛的感觉,“啊——”我咬着牙冲刺,“呃——”像有电流流过,我从上面滑了下来,我的阴茎像高压水龙头一样射出乳白色的肉,全部喷在金杰的嘴里,有的顺着金杰的下巴流下。金杰觉得恶心。我抓着她的脸颊说:“喝吧!“金姐是被我逼着抬头的。她只能喝精液。我看到她在松开手之前咽下去了。金姐忍不住呕吐。我满意地坐在床上,看着金杰像狗一样痛苦地躺在地上,好像要把自己的五个内脏和六个肺全吐出来。她疲倦地站了起来,眼睛失去了光泽。她无力地拿起裙子和内衣,慢慢穿上,然后脱下腋下的胸罩,包在胸前,扣好衬衫。直到这时,她才恢复了一丝愤怒。我看着她又穿上了高跟凉鞋,然后她站起来拿出了椅子上的数码相机,已经开了很久了。姜的脸又像死人一样难看。如果你要报警,我就把这些场面传开!”金婕崩溃般靠在墙上,揪着头发,擦去脸上的泪水,摇摇晃晃地走出房间。

原创文章,作者:蕶薍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