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爽死你个荡货粗暴&老总们一个个上我

赵铁柱嘿嘿一笑,说:“你先别急,我就是跟你打个招呼,这两天我再好好观察一下,然后再好好给柳凤娇设个套,你到时候就完全听我指挥,你放心,柳凤娇到时候一定会乖乖钻进套子里!”

陈壮当即说道:“铁柱哥,你盘算好了,直接告诉我怎么做就行,我都听你的。”

“行嘞。”赵铁柱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黄土,对陈壮说:“壮子,你先忙,我家走了,待会儿我让你嫂子给你送饭来,你嫂子正弄你昨天打的公山鸡呢,说是要辣炒,你待会有口福啦!”

陈壮摸着肚子,笑道:“正好饿了,还不知道中午吃啥呢,铁柱哥替我谢谢嫂子!”

……

陈壮又埋头干了半个多小时农活,正午太阳最热的时候,他便跑到路边的树荫了躲着太阳休息休息,远远的便看到雪梅穿着碎花布裙,提着饭盒向这边走了过来。

文学210560791232.jpg

雪梅一扭一扭的来到跟前,笑着对陈壮说:“壮子,忙活一上午,累坏了吧?来,嫂子做了辣炒野山鸡,赶紧吃点!”

陈壮嘿嘿一笑,说:“谢谢嫂子,嫂子真疼我。”

随后,他接过饭盒,便开始大快朵颐。

野山鸡的肉特别香,再加上雪梅的厨艺精湛,所以味道更是好的没话说。

雪梅在一旁看着他吃饭,一边眼神往他下面瞟,看到陈壮那儿,想起这两个晚上以来的销魂滋味,不由得心里又是一荡。

往近凑了凑,雪梅看似不经意的胸脯在陈壮胳膊上蹭了几下,柔声问他:“壮子,你这一上午都干啥了?”

陈壮含糊不清的回答道:“就下地干活啊,其他的啥也没干。”

雪梅笑了一声问道:“光干活啦?干活的时候就没想些其他的什么吗?”

陈壮好奇的问:“想什么呀?”

雪梅双目含情,问:“不想嫂子吗?”

雪梅心痒痒的,自从这两天被陈壮睡了这么多次以后,她就被陈壮彻底征服了。

今天她起床没看见陈壮,心里一直空落落的,这一上午都在想着陈壮。

陈壮嘿嘿一笑,对雪梅说道:“我当然想你了嫂子,我刚才下地干活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你。”

雪梅往四周看了看,这大中午的,太阳正晒,整个地里除了他们俩,一个人也没有。

于是,她便羞涩的说道:“壮子,现在正是大中午,大家都在家里吃饭呢,地里也没人,你要是想的话,嫂子现在可以给你。”

“在这儿?”陈壮一脸的惊奇。

雪梅往左右一看,再次确定没人之后,便直接趴在了树荫下的草地上,轻轻将陈壮的裤子扒了下去,娇羞不已的对陈壮说:“嫂子用别的先,你还没试过这种滋味吧?”

说着,没等陈壮反应过来,她便毫不犹豫的低下头去。

陈壮舒服的倒吸一口凉气,只感觉雪梅自己浑身上下都像过电一样。

这种滋味,比起占有嫂子的时候,当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片刻后,雪梅抬起头说道:“壮子,嫂子也忍不住啦,你快开始吧。”

说完话,雪梅便把裙子提了起来,趴在了草地上,陈壮看到,里面竟然是啥都没穿,空空的。

“嫂子,你咋连小裤裤都不穿啊?”陈壮奇怪道。

“这不是为了方便嘛,壮子你别问那么多了,快点进来。”雪梅脸红了一下,回答道。

陈壮哦了一声,然后一挺腰。

“哦……”

雪梅舒服的叫出了声,陈壮连忙一把捂住她的嘴,提醒道:“嫂子,你别出声啊,在外面要是被别人看到,他们肯定会在背后议论你。”

雪梅娇声说:“放心吧,大中午的,这里没人来。”

大白天在野外做这事儿,无论是雪梅还是陈壮都还是第一次,两人都感觉到一种别样的刺激,这种刺激让两人感觉更加亢奋。

雪梅身子不断体验着快乐,陈壮也是感觉无比刺激,一时间没忍住,也终于结束。

在陈壮身上趴着好一会儿,雪梅这才依依不舍的起了身,拿出一团纸巾打扫了一下,四下瞅了瞅,对陈壮说道:“壮子,嫂子先回去了,不然一会让人看见就坏了!”

陈壮一边提裤子,一边点了点头,说:“嫂子,回去的时候小心点,你裙子里没穿裤衩,万一吹风,当心让人瞧见!”

雪梅娇羞一笑,说:“咋啦,别人瞧见你不乐意啊?”

陈壮伸手探到雪梅裙底道:“当然不乐意了,你是我一个人的!”

雪梅听了这句话,身心格外愉悦,嫣然一笑,羞赧道:“有你这句话,嫂子就满足了,你放心,除了你,其他男人谁都别想碰嫂子一下,哪怕是你铁柱哥都不行!”

……

陈壮今晚原本还想去赵铁柱家里跟雪梅好,但不凑巧的是,雪梅她娘从邻村来看她,晚上住在她家里。

没办法,陈壮只能一个人在自己家的小破屋里睡了一觉。

这一晚,陈壮不但梦见自己又跟雪梅睡在了一起,甚至还梦见自己把马玉倩也给睡了。

第二天早晨,陈壮正在梦里跟马玉倩天人交战,便听到门口传来了啪啪的砸门声音。

“谁啊,拍什么拍!”陈壮被吵醒,心情很不爽,大声嚷了一句。

“壮子,赶紧开门,我是你凤娇婶子!”

“柳凤娇?”陈壮顿时慌了神,心想这柳凤娇莫不是因为自己偷看了她撒尿,砸了自己一下还不够,又找上门来了?

柳凤娇见他半天不开门,便继续砸门道:“臭小子赶紧给老娘开门!”

陈壮急忙套了条短裤下了地,跑出来把院门开了一条缝,隔着缝隙,他一脸谨慎的看着柳凤娇,没底气的说:“凤娇婶子,你来干啥啊?我那天真不是故意看你撒尿,而且你看我的脑袋,到现在还鼓着包呢,你可千万不能再动手了。”

柳凤娇撇撇嘴,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进门,首先便看到了陈壮精壮的身体,线条优美,肌肉棱角分明,看起来就充斥着一种活力。

盯着看了好几眼,柳凤娇凑到陈壮旁边,用手捏了一下陈壮的腹肌,笑道:“壮子,还别说,虽然你年纪不大、家里也穷,不过这身体倒是长得很好,是不是你爹给你留下啥好补品了?”

陈壮被她手一捏,感觉浑身都一阵酥麻,连忙红着脸闪到一边,问道:“凤娇婶子,你到底是来干啥的?”

柳凤娇见陈壮那担惊受怕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几声,说道:“放心吧,之前的事儿婶子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我们家来财让我来喊你到我家去一趟。”

“去你家干啥?我不去。”陈壮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马来财可不是什么好人,万一去了他家,被他堵在家里打一顿怎么办。

柳凤娇听他还在拒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哼了一声说道:“可以啊壮子,村长说话你也敢不听了?想过后果没有?”

陈壮一下子有点慌。

马来财是村里的霸王,谁也不敢惹他,他要真是动了怒,搞不好马上来几个壮劳力把自己家给拆了。

没办法,陈壮只好跟着柳凤娇一起出门。

两人并肩走,陈壮偷瞄着柳凤娇的胸前,不由得心里痒痒。

说实话,柳凤娇确实比雪梅还长的好看几分,就是这女人性子太泼辣,而且又是村长的媳妇,谁都怕她。

不过,要是能把这柳凤娇给睡了,那滋味肯定舒服得要死。

也不知道铁柱哥到底有啥不得了的计划,能让自己顺利的睡了她。

陈壮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被柳凤娇扯着往前走,很快,便到了马来财家里。

一进院子,陈壮首先就看到了一辆奔驰越野车,车很大,而且方头方脑的,看起来就应该特别贵。

来不及细看,柳凤娇便把他推进了屋子。

马来财正坐在沙发上抽烟,在他对面,坐着一个二十多岁,梳着油头,脸面白净的男人。

马玉倩就坐在他旁边,但她好像故意要离他远一点,所以屁股只坐了一小半。

看见陈壮进来,马来财才哈哈一笑,大手一挥,说道:“阿成,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向导陈壮,他爹以前就是我们村最好的猎人,有他带着绝对没问题。”

蒋成点点头,瞥了陈壮一眼,从身边的手包里取出十张百元钞票,满脸傲气的说道:“小子,这一千块钱是预付款,只要你这次好好给我带路,出来之后我再给你一千,如果能带我找到黑瞎子,我再给你加一千!”

“黑瞎子?你要进山找黑瞎子?”陈壮听的目瞪口呆。

蒋成哈哈一笑,说:“没错,最好是能打个一两只黑瞎子,我从美国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机会打猎,手痒得很!”

陈壮一听这话,急忙摆手说道:“我不去,再多钱也不去。”

马来财皱起眉头道:“壮子,瞎说什么呢?蒋老板有的是钱,你要是办好这件事,能挣好几千块呢!别不识好歹!”

陈壮毫不犹豫的说:“村长,进山本来就很危险,我平时进山都要躲着黑瞎子走,他还要主动去找黑瞎子,这不是找死吗?”

蒋成听他说完,不屑的笑道:“黑瞎子算什么?我最担心的是找不到它罢了,所以才找你当向导,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会愿意花钱雇你这个累赘?”

蒋成确实不想带着陈壮,他本来是想让马来财把马玉倩给自己做个伴就行了,他这次来不仅为了打黑瞎子,更想找机会跟马玉倩发展发展。

马来财跟蒋成家里老一辈有点旧交情,但后来因为蒋家发展的太快、又去了省城发展,所以两家慢慢就越来越生疏。

马玉倩当初考大学,就是考进了省城,去学校报到的时候,马来财带着她去蒋家拜访过,蒋成一下子就看上了这个青春美丽的小姑娘,苦苦追求了好几年,可惜马玉倩一直不为所动。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