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叫几个民工一起弄我_在工地里跟大叔做

林子惠则是疑惑的看了眼李斌,见他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也就没有多想。

不得不说林子惠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做了几道家常小菜李斌吃的惬意无比,吃完早早的躺在林子惠的身上,半点儿没有离开的意思。

林子惠心里急得要命,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赶人,委婉的指了指桌上的钟表:“李总您看现在也晚了,要不您就回去?”

“回去?”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李斌直接起身,将剔牙的牙签随手扔到地上,一把将站在边上的林子惠拉到床上,灯光下,李斌的脸扭曲的害怕,“林子惠,你真以为老子是为了吃饭?”

“你到厂里这么长时间,可拿了我不少的衣服,你那个傻子小叔子还是我安排进厂里的,一顿饭就想把我打发了,你想得美。”

说着不顾林子惠的挣扎,直接将林子惠压倒在床上,不过片刻的功夫,林子惠身上的衣服被尽数撕下,露出雪白的肉。

“李总,你这是干什么?”林子惠拼命的挣扎,却那里是李斌的对手。

不过几下的功夫,整个人压在林子惠的身上,眼看着那双咸猪手伸进了内裤,陈正再也忍不住,拿起地上的板凳砸了下去。

他从来没有见过嫂子这么狼狈的样子,以前,嫂子在他眼里都是温柔的不可侵犯的,就因为上次的事情,他的心里一直有愧疚感,没想到今天被这个该死的臭男人触碰,陈正很想忍住,却发现怎么也忍不住。

等自己反应过来,板凳已经结结实实砸在李斌的脑袋上,鲜血顺着他的头发缓缓流到地面上,林子惠吓得脸色惨白,直接将破碎的衣服披在身上,缩在墙角不敢动。

李斌则是咒骂着起身,冷眼看看后面的傻子,眼底的杀意无法隐藏:

文学210560791318.jpg

“好,你小子有种。”

说着一把推开门,骂骂咧咧的离开。

没想到他聪明一世,到头来竟然会被这个傻子给打了一顿,还真是晦气。

陈正看他离开,才急忙跑到嫂子的跟前,眼底的担心无法隐藏:“嫂子,你没事吧?”

“阿正。”嫂子再也忍不住扑进陈正的怀里低声抽泣着,如果今天晚上没有陈正,她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她真的被李斌强暴了,她还有什么脸面面对自己的丈夫。

陈正想要安抚嫂子,却发现无论说什么都没用,只是任由嫂子将自己抱着。

过去很久,林子惠的情绪缓和了不少,才放开陈正,他的胸前已经湿了一大片,林子惠眼睛红肿,勉强扯出一个笑:“今天吓坏了吧?”

“没事,嫂子。”陈正心里暖暖的,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嫂子的心里该死惦记着自己,也不枉他刚才拼命保护。

“那你今天晚上睡在这儿吧。”林子惠将外面的位置腾给陈正,床单上还有李斌的血迹,陈正也没有在意,听话的躺在林子惠的旁边。

空气中淡淡的血迹混合着残留的饭香味,味道不是特别的好闻。

陈正看了一会儿头顶的PVC,然后开口道:“嫂子,我们回去吧?”

陈正清楚李斌的为人,不仅没有得到嫂子,反而被自己打了,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与其他对付自己,不如早早离开。

也不用嫂子受太多的委屈。

林子惠听罢,眼睛有些复杂的看了眼陈正,随后笑了笑,那是一种很绝望的没有办法的笑:“那我们去哪儿?”

林子惠心里清楚,李斌是出了名的爱记仇,他今天晚上在她这儿受了委屈,虽然什么都没做就离开了,可是她知道,她不可能放过他们。

眼下他们刚到城里举目无亲,如果真的出了事,只能自己扛着。

只是,阿正毕竟只是个傻子,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也会护着他的。

半天没有等到陈正的答复,林子惠转过头就看见陈正熟睡的侧颜,不自觉无奈的摇了摇头,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傻子才能睡得安稳。

一夜无眠,城里的潮湿的空气吹进屋子里的时候,林子惠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抬眸,就看见陈正傻乎乎的望着自己。

林子惠勉强给自己打气,随后摸了摸陈正的脑袋,起身道:“怎么了?”

“嫂子,我们今天还去上班吗?”

原本坐在床上穿衣服的动作停了停,转过头斜眼看着陈正,咧开嘴笑了:“当初我们来到城里不就是为了挣钱?”

“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怎么可能放弃。”

“嗯。”陈正点点头,起身趴在林子惠的背上撒娇道,“我听你的。”

等两个人到了厂里,才发现陈正不知何时已经被辞退,林子惠没有办法,准备送他回去,陈正连连摆手:“嫂子,我没事的。”

本来昨晚的事情就是李斌的错,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倒打一耙。

林子惠想了想,为难的看着陈正:“你自己能回去吗?”

虽然说这条路走了很多次,可毕竟是个傻子,如果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对得起陈伟。

“没事。”还是那种傻乎乎的笑,陈正转身离开的时候,眼眸闪过一丝冷冽的光,从今往后,他再也不要拖累嫂子。

等陈正离开,林子惠便往缝纫部走去,原本热闹的部门今日格外冷情,除了机器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多余的声音。

林子惠本想问问旁边的同事,可谁曾想到平时温柔客气的同事,一看到她,直接翻了个白眼,一把推开林子惠往外面走去。

林子惠也没有多想,只是一连好几个都是这个态度,李斌包扎着伤口,痞子一般的从厂外面进来,手直接指在林子惠的身上:“你他妈是不是眼睛有问题,这么多人都忙着干活,你杵在那儿干什么。”

绕是好脾气,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种话,林子惠脸火辣辣的烧的厉害,低头咬着嘴唇,委屈的往缝纫机边走去。

平常李斌没少照顾她,没想到今天在众人面前骂了她,加上李斌的伤来的不清楚,短短一上午的时间出现了各种版本的消息。

林子惠气急败坏,想去质问,却不知道该问谁,坐在槐树下生闷气的时候,听见后面有脚步声,转过头就看见李斌站在不远处,可能是缠着纱布的原因,看起来有些滑稽。

不过一双眼冷的吓人,走到林子惠的面前,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如果没有老子罩着你,你能在厂里混的这么好?”

“李总,昨天晚上真的是……”林子惠急忙解释,她刚出社会也没什么经验,以往李斌送衣服的时候,她从最初的拒绝到后来的接受,心里其实是有那么点虚荣心的。

从小到大穿惯了便宜货的她,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能过得好一点。

可是如果没有发生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还有机会,现在惹恼了李斌这头狮子,她怎么可能还有好果子吃。

“别给我提昨天晚上。”李斌气急败坏,恨不能一巴掌拍死面前的女人,如果不是这个贱人,他也不会被傻子打。

最重要的是他有苦难言,没办法将那个傻子惩罚一顿,真是晦气。

“你他妈的给我给脸不要脸。”李斌指着林子惠的鼻子道,“不过我倒要看看,以后你怎么上班。”

赤裸裸的威胁清晰可见,林子惠看李斌甩手气呼呼的离开,有些颓废的坐在地上,连手里的饭突然也没了胃口。

林子惠心里清楚,如果她真的想要在厂里安稳的上班,就不能得罪李斌,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就这么心事重重的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期间被上级骂了三次,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无数次的更改没有做错的事情,林子惠只觉得心里委屈。

第一次感觉到城里或许也没有刘玉芳说的那么好,至少,现在不是。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陈正都坐在水塘边钓鱼,附近有不少人插秧,期间有不少人过来跟他搭讪,陈正也没有开口,只是眼睛无神的望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感觉肩膀被谁拍了一下,抬头,对上一张陌生的面孔,随后将他的鱼钩拉起来,一条大概两斤左右的草鱼,中年老汉指了指前面:“那里的鱼更不错。”

“嗯。”陈正点点头,屁股却没有动,老者看他这个样子,无奈的摇摇头离开。

陈正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心里乱乱的,他今天离开厂里,嫂子会不会被那个猥琐男欺负?

嫂子平常甚至都不会对人发脾气,如果真的受了委屈,该怎么做?

心里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由得更加担心,顾不得将旁边的水桶拿起,火急火燎的往服装厂那边跑,只是刚出了巷子口,老远看见嫂子提着蔬菜进来,看到他有些疑惑:“阿正,你怎么了?”

“没事。”陈正装作天真的模样,上前挽住嫂子的胳膊,顺带搂住嫂子的腰占了便宜,“嫂子,你今天没什么事吧?”

虽然嫂子尽量隐藏,可是陈正看得出来,嫂子红通通的眼眸,很明显哭过。

“没事。”林子惠摇了摇头,看向陈正的时候又是那种温柔的笑,“今天嫂子给你做好吃的。”

“嗯。”陈正乖巧的点点头,跟在嫂子的后面,等到了出租屋门口,水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送回来,桶里是两条鲜活的鱼。

林子惠看了眼陈正,从包包里取出钥匙道:“这是你钓来的?”

“嗯嗯。”陈正傻傻的点点头,乖巧的把木桶提起来,往里面走去。

转身看到嫂子还留在原地,对着她招了招手,假装很欢快的说:“嫂子,快点进来啊,我饿了。”说着,眉角下拢,表达自己不开心的情绪。

林子惠连忙走上前,喜笑颜开的拍着陈正的肩膀,赞许的点了点头,“不错,你都知道帮嫂子分担家务了,嫂子很开心。”

这一次,林子惠没有怀疑陈正恢复正常。

以前的时候,他就和别人一起去河里摸鱼,不过,村里的河水一点也不深,不像城里的。

“以后这种事情,让嫂子做就行,你不能做,知道吗?”林子惠厉声的说道。

在厂子里,一天没有看到别人的好脸色,满腹怨气,也不能把这种怨气撒在他的身上。

吃完晚饭,陈正拽着嫂子去门口看星星。

起初,林子惠并不想出去,熬不过陈正的软磨硬泡,拿着马扎往门口走去。

好在,她们在郊外,空气还算是清新,有点感慨的看着满天的星星。

而陈正贪恋的看着嫂子姣好的身材。

心中有一种按耐不住的冲动,硬生生地被他忍了下来。

“嫂子,我想洗澡。”陈正冷不丁的说。

林子惠本来心情不好,听到小叔子这么说的时候,情绪变得更加的糟糕,对着他说:“你自己去洗。”

说完,也不管陈正去不去洗澡,便往里屋走去。

看着嫂子摇晃的翘臀,就算生过孩子,依旧完美。

就在陈正幻想的时候,林子惠的手机响了。

知道是大哥打来的电话,陈正心情沮丧的想着,今天晚上肯定不能够抱着嫂子滑嫩的身体睡觉了。

没有一会儿,听到嫂子很大声的说:“你以为我想这样做吗?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

不知道大哥在那边说了什么,就看到嫂子哭泣的把电话挂断了。

我连忙跑进去,傻傻的站在一旁,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很心疼嫂子。

小心翼翼的走过去,递给嫂子纸的时候,顺便说:“嫂子,是不是我大哥欺负你了,你不要哭,等他回来,我帮你揍他。”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说的话感动了嫂子,她紧紧地抱着陈正。

嫂子软软的趴在陈正的身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

没想到,嫂子的身上竟然这么香,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邪恶的分子隐隐作乱,让陈正对嫂子有了非分之想。

想到嫂子现在情绪不好,陈正强忍住内心的冲动,就静静的站着,等着嫂子恢复情绪。

过了许久,嫂子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对着陈正说:“我没事,你早点回去休息。”

陈正不是傻子,知道嫂子现在情绪不好。

可是,他很心疼的看着嫂子,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只能继续装傻的说:“嫂子,我想和你一起睡。”

林子惠想到电话里面,自己在外务工的男人,说自己闲的没事,跑到城里去,是不是有了野男人的时候,感觉自己受了很大的冤枉。

并且,自己一直刻意的保持和小叔子之间的距离,没想到他竟然一点都不理解自己。

看着嫂子犹豫。

陈正假装很委屈的说:“嫂子,你是不是嫌弃我了,那我回去吧。”

林子惠很自责的看着他,心想,陈正什么事情都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想到这里,拉住小叔子的手,有点羞愧的说:“你今天晚上乖乖的睡觉,知道吗?”

说完以后,林子惠懊恼的想,自己刚才说的是什么话,陈正是个傻子,怎么能够明白自己刚才说的意思。

陈正当然明白嫂子是什么意思,假装什么都不懂的点了点头,很欢快的拉着嫂子的手,往床上走去。

这个时候,陈正撒娇的钻进嫂子的怀里,“搂着睡。”

林子惠虽然觉得羞愧,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让陈正脑子不正常,没有必要跟他生气。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