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男朋友把我带到房间做哪些事/太深H.握着他又硬

她正想的入神,刘海却突然开口道:“晴儿,快,趁现在用堵住孙夫人的嘴巴。这样的话,那妖邪就无处可逃了!”

“哦,知……知道了。”

晴儿心不在焉的答应一声,低吟用小嘴堵住了杨婉清的嘴。

长夜漫漫,风光无限。

杨婉清那略显痛苦的闷哼,终于是慢慢转化为曼妙低吟,甚至无意识的跟着刘海节奏,迎合起来。

皓月当空,丛林洒着一层淡淡银辉。

夜风拂过,草木摇曳,似是也在争先恐后的欣赏着皎月下的盛事。

男子的粗重喘息,女子的曼妙低吟,身体相撞的水渍声,在夜风的附和下,谱写出一曲人间最为美妙的原始乐章。

不知过了多久,刘海也记不得换了多少姿势。

文学210560791327.jpg

总而言之,杨婉清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身子宛若烂泥,任由他摆布。

随着后腰传来一阵麻木感,刘海动作突然一顿,而后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撞了几下。

“孙夫人,准备好!本神的神力结晶要直接注入到你身体里了!”

刘海低吼一声,而后身子骤然打个哆嗦。

银河骤然落九天。

杨婉清只觉得小腹传来巨大的酸胀感,灵魂好似被什么东西狠狠冲撞,几乎是凄厉的高亢一声,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已然失去。

“呼……呼哧。”

刘海接连喘了几口粗气,脑袋爬在杨婉清平坦小腹上,却舍不得分开。

“山……山神大人,结束了嘛?”晴儿突然道。

闻言,刘海这才回过神来,恋恋不舍将已经完成使命的东西拿了出来。

神力结晶混合着猩红血液流淌而下,染红了草地。

刘海心满意足的喘口粗气,站起身,道:“嗯,孙夫人体内的妖邪已经被本神的神力结晶重伤,短时间内生不起什么事端了。”

只见杨婉清几乎是挣扎着坐起身,粉目中还带着丝丝水雾,可当瞧得自己下面竟然流出猩红血液时,不由得小脸煞白。

“山……山神,我这里怎么会流血?”

“莫慌,这些血不是你的。是你体内的妖邪本体被本神的神力结晶重伤,所以才流了这么多血。短时间以内,那妖邪不会再生出什么事端,日后本神再用神力结晶多灌溉你几次,那妖邪就会被彻底抹杀。”

听得这些血不是自己的,杨婉清这才长出口气,正欲起身,却突然觉得小腹一阵剧痛,不由得弯下腰来。

“孙夫人,你第一次接受神力灌溉,身体有些吃不消。这几天好好休息,等你调整好了,咱们再继续。”

刘海一本正经的说道,心里却乐翻了天。

只要有了第一次,以后这杨婉清还不是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山神大人,我……我怎么办?也要接受神力灌溉嘛?”晴儿道。

晴儿这番话,恰好说中了刘海心坎里。

所说刚经历一场大战,可他还有精力,还能再战。

杨婉清那模样,显然是经不起他的折腾。

倒是晴儿,那无毛圣地,也让他惦记许久。

可这种事结束后,男人都是圣人附体,他就算有那个心,也有些无力。

犹豫片刻,他还是觉得必须要趁这个机会,再尝尝晴儿的滋味。

就算没感觉,让晴儿伺候到有感觉便是。

“本神刚刚消耗了不少神力结晶,需要重新凝练。晴儿,你来帮本神,等凝聚完之后,本神再帮你灌溉。”刘海道。

闻言,晴儿点了点头,道:“山神大人,我怎么帮你?”

被晴儿这么一说,刘海还真是犯起了难,捏着下巴在前者娇躯上来回流连。

手,嘴巴,都玩过了,还有什么地方能刺激点。

看来看去,他眼神不由自主的就停留在那足有三根手指宽的沟壑上。

那规模,要是夹着自己那地方,不知道会什么感觉。

饶是脑子里只浮现出一个画面,可刘海依旧觉得一阵火热。

那地方竟然有了蠢蠢欲动的趋势。

“来,本神教你。”

刘海招呼着晴儿走到自己面前,只见他一手叉腰,分开双腿,道:“跪在本神面前,然后用手捧着你那东西,夹着本神的神力源头,通过摩擦来为本神积蓄神力。”

听得这般姿势,晴儿俏脸飞快染上红晕。

出身乡村的她,饶是已然经历,可在方面仍旧是有些保守。

之前所做的一切俨然已经超过她的底线,可眼下刘海所谓的法子,更是让她闻所未闻。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刘海冷哼一声,道:“莫怪本神没有提醒你,孙夫人已经接受了神力灌溉,身体无恙。那些妖邪只会把目标放在你身上,既然你不愿意,本神也不强迫,你且自便吧。”

说完就转身招呼着杨婉清要穿衣服走人。

这番举动当即就让晴儿吓的小脸苍白。

到现在她一直坚信自己体内真的是有妖邪,对刘海的山神身份也毫不怀疑。

“山神且慢!”

晴儿忙不迭的跑到刘海身前,咬了咬银牙后,乖乖的跪在后者面前,夹了过去。

别样的感传来,刘海没忍住。

刘海享受的紧,晴儿倒是羞的不行,尤其是一想到杨婉清就在旁边时,更是低着脑袋不敢抬头。

可她这么一低头,若隐若现。

没一会的功夫,,晴儿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变化。

也不知怎么的,一股难掩的异样感从体内传来。

反观此时的刘海,则是一脸的,甚至不由自主的抬手在晴儿的秀发件来回。

纵然感觉越来越,可毕竟之前才跟杨婉清经过那么激烈的战斗,刘海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到位。

饶是他变着法的让晴儿,可多少还是有些有心无力。

晴儿一直弄到手腕发酸,抬头看着刘海可怜兮兮的说道:“山神大人,还……还不行嘛?”

看着晴儿这幅模样,刘海心里怜爱的紧。

这么好的机会,要是不给尝尝晴儿的滋味儿,他属实有些不甘。

想及此处,他便是懊恼的瞄了一眼自己那东西,心里直骂娘,该管用的时候不争气。

恰是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吆喝声以及火把的亮光,看样子是随性的下人。

见状,杨婉清惊呼一声,忙不迭的穿好衣物。

晴儿同样是小脸煞白,她这才过门不久,若是被张府的下人发现自己跟刘海行这等苟且之事,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倒是此时的刘海,虽说好事被扰有些不爽,可一想到自己现在没啥战斗力,倒也勉强能接受。

穿好衣物后他大大方方的跟着晴儿以及杨婉清离开。

随便找了个理由应付随从之后,三人便是回到帐篷休息。

这一晚上倒是给刘海煎熬的够呛。

尤其是想到送到嘴边的晴儿没弄到手后,更是。

要不是外面有轮值的随从,他都巴不得后半夜窜到晴儿的帐篷里直接把。

翌日,清晨。

刘海顶着两个熊猫眼跟着晴儿以及杨婉清两人继续赶路。

一直到晌午,刘海都在轿子里打盹,倒是也没心思再去占晴儿和杨婉清的。

后来直到饥饿感传来时,刘海这才让随从停了轿子,众人草草用了些干粮。

“晴儿,还有多久才能到?”刘海问道。

接连赶了一天的路,皮糙肉厚的他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晴儿和杨婉清。

闻言,晴儿环顾一圈周围,道:“快了,再有一两个时辰。”

兴许是因为饱腹的缘故,刘海顿时来了精神,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在杨婉清和晴儿娇躯上扫量。

此时正当晌午,天气炎热,晴儿和杨婉清都是,本就是半透明的纱裙紧紧贴在上,有股子说不出的朦胧感。

刘海当时就看直了眼,昨天没吃到晴儿,眼下又是有些等不及。

“晴儿,本神昨晚特意提炼了不少神力。我们务必要赶在你回家之前为你进行一次神力灌溉,还有孙夫人,你也跟着一起来。”

闻言,二女皆是弱弱点了点头,起身正欲跟着刘海离开。

此时,一女子身骑白马从不远处缓缓赶来。

路过轿子时,女子下马,道:“诸位,请问此去通州,还有多远?”

瞧清这女子的容貌后,刘海当即就愣了,暗呼这是哪路的仙女下凡。

女子一头青丝随意挽起,柳眉星目,标准的鹅蛋脸上点缀着毫无瑕疵的五官。

尤其是女子背负三尺长剑,全身上下都透着孤傲,宛若一朵盛世雪莲。

只是一眼,刘海就已经挪不开眼。

跟眼前这女子比起来,饶是身边的晴儿和杨婉清,甚至于是柳如烟都有些黯然失色。

回过神后,刘海暗自吞了吞口水,上前两步,眼睛连连在女子上扫量。

见刘海眼神这般肆无忌惮,女子美眸中闪过一抹不悦。

“姑娘,此去通州可要不断的路程,而且山路崎岖,附近还有山贼作乱。这样吧,我就是通州人士,不如我送你可好?”

刘海笑嘻嘻的说道,至于陪晴儿回家探亲的事,早就忘到九霄云外。

“不劳烦阁下,只需告诉我路程便好。”女子漠然道。

刘海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只得乖乖回答,这过程却变着法跟女子套近乎。

可女子显然是性子冷漠的紧,根本不肯搭话。

这等极品的可人儿,刘海属实是生平罕见,又怎么肯放过。

只见他眼睛转了转,咳咳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嘶,姑娘,我看你气色不佳,脚步有些虚浮,定是不顺,有妖邪缠身。”

这理由刘海屡试不爽,而这女子沉默片刻,随意扫了眼刘海,漠然道:“哦?那依你所见,应当如何?”

闻言,刘海眼中闪过一抹狂喜,下意识认为这女子也被自己唬住,心里已然开始盘算。

“实不相瞒,本神乃是通州白元山庙中山神下凡,祛除妖邪乃本神职责所在。你与本神萍水相逢,倒也算有缘,就让本神助你镇压妖邪,待本神先行为你检查一番。”

说完刘海便是搓了搓手,直接朝着女子皓腕抓了过去。

眼看一双大手要抓住那女子皓腕,刘海眼中不由闪过一抹贪婪。

可就在此时,刘海只觉得眼前一道银光闪过。

回过神后,一把三尺长剑已然抵在他脖颈。

“你可以试试,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剑快。”

女子冷漠的声音传来,刘海当即就是脑门浮出一愣冷汗,悻悻缩回手来。

一旁的晴儿和杨婉清见状也是娇呼一声,忙的上前解释。

“姑娘,请手下留情。山神所言属实,他真的是山神下凡。”

“姑娘,我是通州孙杨氏,还请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伤害山神。”

两女在旁极力证实刘海的身份,倒是也不由得让他多出几分底气。

又兴许是这段时间在尝尽了甜头,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满,便是冷哼一声,道:“你这凡人女子,真是不识好歹。本神好心为你治病,你竟敢冒犯本神!还不速速给我道歉!”

闻言,那女子秀眉微颦,看了眼一旁满脸担忧的晴儿和杨婉清,而后缓缓收回长剑,漠然道:“口舌生花的登徒浪子,今日看二位姑娘的面子上,不与你多计较。”

说完便是转身骑上白马,扬长而去,留下一个引人遐想的背影。

女子离开后,众人继续赶路。

可路上的刘海却没了其他心思,眼睛一闭,全都是方才与那白衣女子邂逅的画面。

白衣,白马,三尺长剑,以及那不属于人间的倾城美貌,着实让刘海惦记的紧。

如果能在通州遇到那女子,说什么也要拿下,刘海心里暗下决定。

约莫一个多时辰后,傍晚时分,众人终于是赶到了晴儿老家。

得知自家女儿到张府为妾后,晴儿母亲当即就激动的不行,连连向刘海和杨婉清道谢。

傍晚时分,晴儿母亲准备了桌饭菜招待众人。

饭桌上,大多都是杨婉清在和晴儿母亲聊天,毕竟也是为了对晴儿的身世有个了解。

两人聊的投缘,倒是一旁的刘海和晴儿无所事事。

因为之前帮着母亲一起忙活的缘故,晴儿此时穿着一身粗布长裙,纯素颜的脸蛋上挂着些许香汗,一缕秀发紧紧贴着脸颊,这让一旁的刘海当时就看愣了眼。

虽说晴儿母亲就在一旁,可正是因此,让他心里冒出一个的念头。

只见他顺势坐在晴儿身边,借着夹菜的功夫压低声音说道:“晴儿,我方才感觉到你体内的妖邪已经有点压制不住了,必须现在就进行神力灌溉。”

闻言,晴儿一愣,转而俏脸通红,下意识扫了眼母亲,怯生生的说道:“山神大人,一定要现在吗?可……可是我母亲她……”

话没说完,可刘海自然她的意思,却是不以为然,语气带着几分不悦。

“本神丑话说在前面,若是再不及时进行神力灌溉,说不定那妖邪会影响你母亲,你要想好。”

听得这话,晴儿眼中闪过一抹犹豫。

到现在为止,她也知道所谓的神力灌溉要怎么做,可让她当着自己母亲的面和刘海做那种事,实在是让人羞耻。

可若是不做,她又生怕自己体内的妖邪真的会影响母亲。

犹豫许久,她也只得脸色煞白的点点头。

“还……还请山神大人动作轻一些,我不想被母亲发现。”晴儿道。

“放心,本神心里有数,你只要坐着别动就好。”

刘海搓了搓手,一手轻轻放到桌下,贴在晴儿大腿上,而后顺势挑开长裙。

一股顺滑的感觉传来,刘海后上不由得用上几分力气。

不过几下,便是让晴儿脸蛋通红,不安分的身子。

可毕竟母亲就在旁边,晴儿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却是死死的那只作祟的大手。

“别这么紧张。”刘海低声道。

闻言,晴儿点点头,看了眼母亲,发现后者跟杨婉清聊的投缘,也没注意她,这才缓缓的。

没有阻挡,刘海的手宛若一条虫子般,顺着就慢慢。

熟悉的手感再次传来,那感觉,让刘海心头不由得起来。

饶是眼睛看不到,可单凭手上传来的感觉,他依旧是能想到晴儿的现在是怎样一番情景。

“果然,那妖邪已经开始躁动。现在本来用自己的手指作为媒介,暂时引渡一些神力给你。”

刘海飞快说道,还不待晴儿回话,便是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近乎。

猝不及防下,晴儿出声,回过神后,小脸不由得煞白,忙的捂住嘴巴。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