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手指慢慢推入冰块/抵在办公桌上做

死就死吧!这次我不打算放过王姨,决定强行把王姨给品尝了,反正我心里已经想好了让王姨乖乖就范的理由,那就是他的儿子张子枫出卖了我,她这个做妈的必须负责。

“你,你快放开我啊,小海……”王姨抓住我的手臂往外推。

我正准备起身,把王姨抱起来丢到沙发上,突然外面有人开门,王姨赶紧说:“小海,子枫回来了,快放开。”

那当着张子枫的面,更能起到出气的效果……

但,这只是想想,我还不至于疯狂到这种地步,理智的我松开了王姨,心虚的王姨赶紧冲回房间。

“妈,妈,饭好了吗?我饿死了。”张子枫一进来就大喊大叫了起来。

见沙发上的我,他把书包一扔,说:“海哥,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带你去楼下小诊所看看,开点药什么的?”

一听他这语气,我就知道他是在幸灾乐祸,现在找到狂龙做靠山了,自然不会把我放在眼里,不过我会让他后悔的。

文学05922073365.jpg

我微笑着说:“不用了,刚刚你妈已经给我擦了药。”

张子枫也不再管我,就跑到厨房去找吃的,过了会儿,王姨才从她自己的房间走出来,这时,她已经换了一身比较保守的衣服,她干嘛要换衣服啊?

张子枫一回来,她马上就换衣服了,难道之前穿这样是故意穿给我看的。

王姨走出来时,我一直盯着她,她没办法回避我的眼神,只好笑着跟我说:“小海,涂好了救把药箱放回我房间去。”

我“哦”了一声,接着王姨就去了厨房,在那跟张子枫斗起嘴来。

当我把药箱送回王姨的房间时,王姨仍在床上的那条超短裤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本来是雪白的,可是那中间竟然出现了暗黄色,见王姨和张子枫还在厨房里斗嘴,我就心跳加速地走过去,拿起了王姨刚刚换下来的那条超短裤。

手指刚刚碰到那个暗黄色的斑块,就感觉到了丝滑,这,这竟然是王姨留下的雨露……王姨刚才被我那么一抓,竟然就流出这个了,难怪她要换裤子。

就王姨这么敏感身子,老公张辉年又经常不在家,她还能坚持多久呢?

想到这,我不禁又兴奋了起来,两根手指掐住粘液,然后张开,拉出长长是丝绸,跟着,我又把手指伸进了嘴里,像吃棒棒糖一样,狠狠地添了一口,王姨流出来的东西简直太美味了。

这又让我怀念起了假装梦游的那天晚上,要是今晚我继续假装梦游,以王姨这几天的积累,那岂不就……忍不住,我直接把王姨的超短裤直接扣在了鼻子上,用力地吸收着王姨那玉露的香味……

为了确保晚上能潜入王姨的房间,吃过晚饭后,我偷偷找了一根针,擦到了门锁里,确保保险拧不动,然后我就回到房间,坐等深夜的来临……

一切准备就绪,也终于辗转反侧熬到了后半夜,于是迫不及待,我就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缩手缩脚地打开门,朝着王姨的房间摸索而去。

王姨给我安排的房间是要经过张子枫的房间的,走到那时,我又想起了今天他摆我一道的事,气愤的停下脚步,对着房门轻声道:“张子枫,你的债就让你妈来还吧!”

可当我说完这句话,似乎又觉得自己太过分了,这事总归不管王姨的事。想想王姨对我其实挺不错的,之前我那样触碰她,她不但没有生气,还肯收留我,而且见我受伤,还给我擦药……

“嗯……”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我仿佛又一次听到了王姨的声音,是错觉吧?我想王姨已经想疯了?

我就加快步子朝王姨房门口走去,王姨的房间果然亮着灯,而且门又是虚掩着的。

“哼……”还是王姨的声音,难道王姨每天晚上都要自我安慰吗?王姨的渴望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而这对我来说却是一件极好的事啊!

而且按理说,今天我已经暴露出了我对王姨的那个心思,王姨这个老江湖也应该看出来了,可为何还是不提防我呢?还要开着门做那种事呢?只有一个解释,王姨其实也很想被我侵犯,只是,她拉不下这个脸,故意以这种方式来勾引我。

“王姨,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小声嘀咕道,伸手去推门。

“哇,好,好舒服啊!”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传出了男人的声音,不禁让我大吃一惊。

要知道,王姨的老公张辉年刚去出差,而且就算临时回来,那也肯定会有动静啊!要知道,从吃过晚饭之后,我就一直没睡,而且我的门也是虚掩的,要是有人开门进来,那我肯定能听到动静。

除非,这个进来的人刻意轻手轻脚,而张辉年回自己家,哪用得着亲手亲脚,所以这个人肯定不是张辉年。

“好啊,王姨,你的胆子可真大,上次是通电话满足自己,这次直接把那个通电话的野男人给带回家来了,亏我刚才还在犹豫要不要那样对你,看样子,我不那样对你,那便是对不起我自己。”我气愤第想着。

我之所以把门虚掩着,是因为我幻想着有可能王姨忍不住了,会主动来找我,结果没有,原来是已经有野男人在满足他了。

既然是野男人,那我也就不怕惊动张子枫了,于是我偷偷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让后直接就冲进了王姨的房间,毕竟我怕打不赢那个野男人嘛。

没想到我一冲进去,顿时就傻眼了,并不是什么野男人,那个男人正是她老公张辉年……

张辉年和王姨两个人也着实被吓了一跳,硬是愣了好几秒,尤其是王姨此刻正在用纸巾擦拭自己那里,就那样定格着,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同样,张辉年完事后,瘫软在那,那个小小的东西也被我给看到了,说实话,简直是太小了,难怪王姨渴望那么强烈,原来是张辉年不但时间段,而且还小,这是绝不可能满足王姨的。

“李海?你特么干嘛呢?”张辉年先反应过来,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光着屁股就朝我冲来。

我捏紧菜刀,不知所措……

“老公,他手里拿着菜刀呢,别过去?”王姨赶紧喊道。

张辉年这才注意到我手里的菜刀,一下就站住了,比急刹车还快。

可是,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冷汗直冒了出来,还好,王姨开的是昏暗的床头灯,看不到我额头上的汗珠……

张辉年往后退,试图找武器,还一边对我说:“小海,你冷静点,你别乱来啊,有什么事好说。”

见我仍旧没动作,也不说话,王姨突然说道:“哦,我想起来了,小海这是在梦游。”

是啊,吓得我都忘记这个理由了,妈的,还要王姨来提醒。

“梦游?老婆,你怎么知道的?”张辉年问道。

“哦,当然是他妈妈告诉我的啊。”王姨赶紧解释道。

一听是梦游,张辉年却更担心了起来,问道:“老婆,那怎么办啊?梦游又不能叫醒,死在我家,那我们可脱不了干系,可他这手里又拿着刀,指不定真会乱来,老婆,你把他吸引过去,我出去拿东西来对付他。”

妈的,张辉年竟然是这么个孬种,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啊!竟让叫王姨来吸引我,他去拿东西。

“张辉年,这话你也说得出口。”果然,王姨生气了。

张辉年哪里顾得上许多,突然撒腿就冲出了房间,更过分的是,她竟然还在门外说:“老婆,你先顶着,千万别弄醒他,他要是死在我们家,那我们这个家就完了,我这么些年赚的钱也都白赚了,对了,我明天还有笔大生意要谈,现在就得走。”

我去,我没听错吧?张辉年竟然就这样溜了?这,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溜了吧?跟着,传来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我看到王姨绝望的眼神,竟然很是心疼。既然张辉年走了,那我也就没必要手里拿着刀了,以免吓到王姨。

就在我准备把菜刀往一边丢去时,王姨突然也向张辉年那样,猛然朝门口冲。这怎么可能,之所以张辉年能冲出去,那是因为我的目标本来就不是他,甚至巴不得他滚。

“王姨,你想走?别做梦了。”我在心里嘀咕着,眼疾手快,一把就捞住了王姨的小蛮腰。

但搂得不是特别紧,王姨一下就挣脱开了,赶紧跑回穿上,拉被子把自己给裹了起来。

为了防止王姨再往外逃,我把门给关了起来,偷偷拔出那根针,上了锁。

“小海,小海,你别乱来啊,快点自己醒过来啊!否则,就真要酿成大祸了。”王姨轻声啜泣道。

想想,王姨的命其实挺苦的,虽然嫁了个有钱老公,但却从未得到过那方面的满足,这还不算,老公张辉年还是个贪生怕死之被,而且儿子张子枫跟张辉年也基本一个德行。

那既然这样,王姨,你就放心把自己交给我吧,今后就由我来保护你,爱护你,我抓住被子,哗啦一下掀开……

王姨娇俏的身躯卷缩在一起,目光中闪烁着泪花:“我,我怎么这么命苦啊?为什么你们都欺负我?呜呜呜……”

说实话,我最怕看到女人哭,见王姨这样大声哭出来,我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一个在电话里威胁我,一个又梦游折腾我,我……”王姨哭的更加伤心了。

此刻我才明白,那晚王姨一边接电话,一边做那种事是被人威胁的,王姨并不是我之前认为的那样,是个不守妇道,在外面偷野男人的女人。

可那个电话那头威胁王姨的男人是谁呢?王姨又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

想到这,我的心头突然涌现出一股正义的力量,我一定要帮王姨找出那个威胁他的混蛋……再看看王姨此刻伤心成这样,我也实在狠不下心去伤害她了,于是,我径直走到床边,倒头就假装睡了过去。

可能是最近老是想着怎么品尝王姨的滋味,一直都没有睡好过,加上今天又被狂龙给揍了一顿,实在是太累了,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

早上,王姨把我推醒,我睁开眼,便记起了昨晚的事,像上次一样,我假装有些惊讶,问道:“王姨,我,我怎么又跑到你房间来了?”

“你又梦游,你这孩子,真是让姨操心,梦游只是乱跑到我房间来睡倒是没事,要是出现其他什么意外的话,那我可就没法向你妈交代了。”王姨温柔地对我说,显然,对于昨天晚上的事,她一点也没有怪罪我的意思。

灵机一动,我说:“这个王姨大可放心,我梦游只会乱跑房间,原来在家里的时候,我就老梦游跑到我妈的房间去,现在老是跑王姨房间,那就说明在我的心目中,王姨就像我妈一样。”

“那好吧,以后姨晚上都不关门了,省的你打不开门,去开客厅的门,跑到外面去,那指不定会出什么大事呢。”王姨摸了摸我的脑袋。

那这不久意味着,今后只要我想进王姨的房间,随时都可以进?这更意味着,王姨其实已经默许我触碰她了,因为她明明知道我一梦游就会那样,可她还是允许,这,这也太美好了吧!

“发生愣啊,快起来吧,子枫差不多也该起床了,要是被他看到你在我房间睡觉,总归是不太好的。”说到这,王姨的脸不自觉又泛起了红晕。

洗漱完一番后,我先张子枫一步去了学校,这一天倒是挺平静的,唯一让我诧异的是,杨雨晴那个小妮子一整天都闷闷不乐的,准确来说,从昨就开始了,她明明已经叫狂龙把我打了一顿,出了气,干嘛还不开心,难道有别的事?

当然,我才懒得管她的闲事。

放学后,我像往常那般走上公交车岗亭,但同一时间,我却瞧见马路对面一道熟悉的身影,是狂龙,此刻的他正站在一个奶茶店边,高高瘦瘦的,站在一堆学生里头很是显眼。

事实上,就算在整个城南高中,也少有人有他这样的身高,相对的,也基本没人和他一样,脸上全是麻子,就像出过天花一样。

不过,看他那副左顾右盼的神情,似乎是在等人,很快,答案揭晓,是杨雨晴,这个对于我来说,再也熟悉不过的老同桌。

眼看着穿着白色小裙子的杨雨晴在夕阳斜照下朝着狂龙走了过去,我内心顿时五味杂陈,不是个滋味儿,虽然心里无数次安慰过自己不要太在意这个小妮子,但临了却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毕竟,狂龙虽然在高中称雄,看上去威风禀禀,但他的成绩却是奇差无比,档案上更是记了不少大过小过,就是这样一个人,别说考个好大学,能有大学要他就是烧高香了,更别说现在临近高考,他的风光日子也为时不多,出了社会,如果没有实打实的能力,照样任人宰割。

当然,我也能理解杨雨晴的心情,高中时期,可能很多小女生对那种社会上的道道还不太清楚,很容易就能沉浸在那种快意恩仇的江湖气息中,就连我,之前也是那样的,好在现在我已经明白,那些终究只是黄粱一梦,早点醒悟,考个好大学,才是重中之重。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往后我会在那条道路上渐行渐远……

这时,夕阳渐渐沉降,夜幕也开始笼罩了下来,伴随来的,是城市弥虹灯光的闪烁而起,述说着无尽岁月往事,而杨雨晴也走到了狂龙身边,下意识地,狂龙将手伸了过去,但下一幕的情形,却让我暗暗惊讶……

因为,杨雨晴并没有在意料之中地去牵狂龙的手,反而是用力将其打开,甚至连奶茶都没有接受,便跑了出去。

而狂龙也是微微讶异,旋即紧跟着追了出去。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