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男主跟两通房h-美女的奶头

就在李秀梅胡思乱想之时,耳边又传来了板凳的声音。

  

  “嫂子,你不会是病了吧?怎么身体好像都在发烫一样……”

  

  说着,板凳还一脸疑惑的手朝李秀梅身上伸去。

  

  手不伸还好,这一伸手,居然不偏不倚的碰在了李秀梅那对傲人部位。

  

  身体被袭,李秀梅顿时感觉身子一软,双腿都开始有点站立不稳,她的脸色瞬间就红润的如同要滴出血来。

  

  尤其是此时板凳的双手还在自己的身上乱动,更是让李秀梅的心跳不住的加速,就好像板凳的双手有魔力一般,那双温暖的大手在李秀梅身上游走的瞬间,让李秀梅那空虚已久的心得到了一丝慰藉。

  

  就如同自己原本整个空荡荡的心,突然被什么东西给塞了进去,那种温暖充实的感觉,让李秀梅的目光都变的有些迷离。

  

  红润的嘴唇微微半张,就如同那离水的鱼儿,呼呼的热气从口中呼出,身体和心灵中所带来的双重冲击,让李秀梅此时的感觉即害羞又有点不舍。

文学05922073371.jpg

  

  害羞的是,身后的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小叔子,而且还是个智力如同三岁小孩一般的男人,这让李秀梅的心中害羞不已。

  

  但是那种心灵上所带来的冲击感,那种异样的充实感,却让李秀梅的心中如同泛起了惊涛骇浪一般,那一波高过一波的海啸,无时无刻的冲击着李秀梅的心灵。

  

  就在李秀梅沉寂在这种快乐中的时候,板凳却有些不情愿了,他有些不明白秀梅嫂子为什么脸会这么红,尤其是那胸口更是起伏的厉害,这让板凳的眉头不由一皱。

  

  “秀梅嫂子,你不会是生病了吧?”说着,板凳将一只手放在了李秀梅的心口上。

  

  原本还沉寂在那久违的感觉中的李秀梅,突然感受到板凳又将自己那宽大的手掌覆盖在了自己的心口,整个人身体又是一颤。

  

  “板……板凳,别……别乱动,嫂子靠在你身上休息一会就好了。”

  

  李秀梅口中喘着粗气,眼神略显迷离的看着板凳,此时的她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只是感觉自己就想在板凳的怀里多靠一会。

  

  听到秀梅嫂子这话,板凳自然不敢乱动,哦了一声,便静静的站在了原地。

  

  李秀梅的后背紧贴在板凳那宽广的胸膛上,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温暖,李秀梅的心不由的开始动荡起来,心中的感觉早已让李秀梅忍受不住,只见她居然在板凳的怀里如同水蛇一般的扭动起来。

  

  甚至就在此时,李秀梅的手指都在慢慢向下探去,尤其是装作不经意间触碰到那在自己身上的东西,李秀梅就如同是个胆小的猫咪一般,轻轻的一触即回,然后便是不住的心跳加速。

  

  来回的试探了良久,李秀梅似乎是在也难以忍耐这熬人的感受,看到板凳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后,李秀梅终于下定了决心,在心里对自己轻声的安慰道:“只碰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心里这样想着,李秀梅的手指便继续向下探去,当手指就要落到那东西上时,身后的板凳却突然开口了。

  

  “秀梅嫂子,我好难受啊!我怎么感觉自己越来越热,你快看看我是不是也生病了?”

  

  板凳这突然的声音将李秀梅吓了一跳,李秀梅刚准将手缩回,可是谁知道板凳却突然一把抓住李秀梅那白皙的小手,直接往自己身下按去。

  

  嗡!

  

  当李秀梅的手指被板凳按在那里时,李秀梅的脑海中顿时嗡的一声,整个人就如同陷入了痴呆一般。

  

  “这……这还是正常人该有的雄厚程度吗?如……如果那个的话,那……”

在手掌触及那抹异样的瞬间,李秀梅的呼吸都如同停止一般,整个人如同触电一样,瞬间就僵硬在了原地,这一刻,在她的脑海里,只有三个字,好雄厚!

  

  这一刻,当她手指真正触及之后,李秀梅这才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板凳那惊人的本钱。

  

  李秀梅的脸色不由的红润无比,那简直可以和她的小胳膊相比,这让李秀梅放在上面的手都不由的有些颤抖。

  

  这一刻,心中早已燃起无尽火焰的她,早已忘记了所有,现在唯一能够想象到的,似乎就只有那抹让她心惊的东西。

  

  就在李秀梅正沉寂在深深的震惊中时,板凳的声音又从李秀梅耳边传来。

  

  “秀梅嫂子,我是不是要死了,不知道咋了,我感觉自己身体里好像生出火来了,你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听到板凳这话,李秀梅顿时惊醒,此时早已心慌意乱的她,檀口中喘着粗气,声音颤抖着说道:“板……板凳,你没,没生病,这,这只是正常现象?”

  

  “不!肯定不是!嫂子,我只感觉自己现在很难受,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般,你快帮我看看吧!”

  

  说着,也不管李秀梅同不同意,板凳刺啦一声,就将自己的裤子给脱了下来,一瞬间就到了了李秀梅的腰间。

  

  李秀梅原本还想着安慰板凳两句,可是谁知道板凳突然将裤子给脱了,尤其是当那东西瞬间出现在自己的眼中的时候,李秀梅顿时瞪直了眼睛。

  

  眼前的画面就像是充斥着魔力一般,不但让李秀梅难以挪开眼睛,甚至是说就连呼吸,都让李秀梅觉得有些困难起来一般。

  

  李秀梅整个脸蛋顿时红到了耳朵根,虽然刚才自己已经不经意间碰到了板凳那东西,但是当真正看到时,李秀梅还是被这惊人的雄厚程度吓的说不出话来。

  

  足足过了好几秒,李秀梅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只听她声音略显急促的说道:“板凳,你快把裤子提起来,你这样被人看到怎么办?”

  

  “我不!”板凳执拗的摇摇头,“嫂子我难受!你快给我看看,我是不是要死了!”

  

  听到板凳这话,李秀梅顿时羞红了脸,他这哪里是要死的节奏啊!他这是身体的正常反应好不好!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一个二傻子又哪里会懂得这些。

  

  正当李秀梅想要继续劝导板凳,让板凳将裤子提起来的时候,谁知道板凳突然又抓起了李秀梅的小手,将小手按到了那东西之上,带着一股执拗的声音说道:“嫂子你是不是不喜欢板凳了?板凳要死了你也不关心!”

  

  被板凳强行将手按在上面之后,李秀梅的心又开始扑通扑通的直跳个不停,原本她还准备反驳,可是当听到板凳这话之后,李秀梅顿时改口道:“傻孩子,嫂子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嫂子这辈子都不会讨厌板凳的!”

  

  说着,李秀梅不知道为何,居然偷偷的瞥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当看到那东西居然如同有感应一般,居然向她致敬,这一瞬间,李秀梅又如同做贼一般,连忙收回了目光,心中又是一阵惊慌。

  

  “还好板凳不懂,要不然让我这做嫂子的脸往那放啊!”

  

  心里虽然这么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秀梅就是忍不住想要去看看那让人心惊的东西,甚至就连身体都如同有了反应一般,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引导自己,让自己去多看看,多碰碰那东西。

  

  至于此时的板凳,听到李秀梅这话后,顿时开心的笑了,就和得到了水果糖的小孩一般,笑得极为开心。

  

  “嫂子,我感觉你的手放上去后我好舒服啊!冰冰凉的!真好!”

  

  板凳嘴角带着笑容,对李秀梅轻声说道。

  

  李秀梅听到板凳这话,脸上又是浮现一抹羞红,给了板凳一个大大的白眼后,故作生气道:“哼!你就知道欺负嫂子!”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李秀梅的手指却握的更紧,并没有丝毫想要松开的意思。

  

  感受到李秀梅指间传来的力道,板凳痴痴的笑着。

  

  “嘿嘿!嫂子真好!嫂子对我真好!我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娶嫂子做老婆!”

  

  板凳这话说的李秀梅又是一脸的羞红,只见她有些怪嗔似的瞪了板凳一眼,故意开口道:“板凳,你在这样乱说,小心……小心嫂子不给你治病了!”

  

  听到李秀梅这话,板凳顿时将嘴闭的严严实实,就如同小时候做游戏一般,给嘴上拉上了拉链。

  

  李秀梅看到板凳这幅模样,顿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自己这个小祖宗啊!她怎么都生不起气来!

  

  板凳看到李秀梅笑了,顿时笑道:“嫂子笑了!嫂子笑了!嫂子不生我气喽?”

  

  听到板凳这话,李秀梅又白了板凳一眼,板凳见状吓了又连忙闭上了嘴巴。

  

  就这样,李秀梅将那东西放在手中,时间好似都在这一刻停止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秀梅有些吞吞吐吐的开口道:“板……板凳,你现在感觉好了吗?”

  

  “嫂子,不知道咋了,我怎么感觉整个身体越来越热了,嫂子,你快点帮帮我啊!我是不是真的快要死了!”

  

  板凳的声音中居然带着一丝痛苦,脸上的表情也有些难受。

  

  将板凳脸上的神色看在眼里,李秀梅心也开始变的有些着急了,也不知是不是板凳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毕竟这都过去好长一段时间了,板凳居然还没有丝毫鸣金收兵的意思,就连自己的小手都有些发酸了。

  

  一想到这,李秀梅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些担忧起来。

  

  板凳一直这样,不会真的是生病了吧?

  

  以前自己在村里小河边洗衣服的时候,可是听说孙大勇的老婆说,自家男人上次就因为吃多了羊腰子,整整折腾了自己一整夜,就那自己男人都差点给废了。

  

  难道说,板凳的情况也和之前的孙大勇一样?

  

  可是这似乎有些不可能啊!板凳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啊?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李秀梅的眼中顿时浮现一抹着急的神色,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其实板凳并非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只是因为板凳这么大了还从来都没有被女人碰过,第一次被李秀梅触碰之后,整个身体特别的亢奋,对于那种感觉,板凳并不能清楚的描述出来而已。

  

  “嫂子,我感觉有点疼……”板凳神色略微痛苦的说道。

  

  这话落在李秀梅的耳朵里,李秀梅知道不能在拖下去了,现在已经到了自己要下决断的时候。

  

  如果不能帮板凳治的话,板凳说不定后面就真的给废了!

  

  治?这要怎么治?

  

  一想到这,李秀梅就不由的有些犯难,只见她无奈的张了张嘴,看着那一只小手都难以控制的东西,心中顿时有了一个羞耻的想法。

  

  难道说,只能自己那样帮板凳吗?

  

  瞬间,想到这的李秀梅,脸色就又变的通红无比,贝齿轻轻的在红唇上咬了咬后,心中似乎是有了决断。

  

  只见她缓缓蹲下身子,当触及到自己的鼻尖时,李秀梅满是娇羞的看了一眼板凳,然后声音颤抖的说道:“板……板凳,嫂子这下就帮你治,可是,可是你一定不能将这件事给说出去!知道吗?”

“嗯嗯!嫂子你放心吧!嫂子不让我说的我肯定不会说!”

  

  板凳重重的点了点头,继续道:“嫂子你快点帮我治吧!我好难受!”

  

  听到板凳的催促声,尤其是看到那让人心慌意乱的东西正在不住的抬头,李秀梅的脸上顿时又浮现一抹绯红,心颤不已的她,微微咽了口口水。

  

  因为板凳的实在是太雄厚,李秀梅甚至担心自己能不能用那种方法伺候下去。

  

  唉!真是个冤家!

  

  心中经过一阵挣扎之后,李秀梅似乎是认命一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向上面靠去。

  

  此时的李秀梅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似乎都在微微的颤抖一般,尤其是那紧握着的手掌,都在不由自主的轻颤。

  

  随着李秀梅俏脸不断的接近,那种充斥着男人气息的味道,扑鼻而来。

  

  这一刻的李秀梅,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之前的画面,心中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恶心或者不适,反而更多的是不住的心跳和羞涩。

  

  而反观此时的板凳,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异常,依旧和之前一样,带着一抹痛苦的神色,不过当李秀梅的脸不断的靠近自己时,他就感觉自己身上的火焰似乎是越烧越旺,那股子如同要将自己全身点燃一般的火焰不断的朝自己的小腹涌去。

  

  板凳的眼睛瞪得直直的,紧紧的盯着李秀梅的一举一动,似乎是想要将此时的场景刻画在自己的脑海里一般。

  

  也不知道是因为闭着眼睛的原因,李秀梅第一次并没有找对地方,反而是贴在了脸颊上。

  

  当板凳刚刚抵触到李秀梅脸颊的时候,板凳的口中顿时发出一声惊呼,虽然板凳并不知道当时的感觉应该怎样去形容,但是那种触碰瞬间所感受到的柔软感,依旧让板凳忍不住叫出了声。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