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男友让我朝着坚硬坐下去_校园h系列辣文

李月宽松白大褂内的两团,真的好旖旎,那么壮阔,那么有视觉冲击力。

只一眼,就冲击的我心神荡漾,有股子扑上去狠狠亲吻的冲动!

但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完整欣赏到她那儿,因为她身前有胸贴的存在。

尽管看起来依旧很性感,差那么点火候,却也让我的渴望更加旺盛暴躁。

我要摸她那里,我必须得摸摸,我要亲手感受下,李月身前那儿摸起来到底是多么过瘾!

只是机会并不好找,更不能肆无忌惮的伸手去摸她,我可不想事后被警察给抓走。

等来等去的,终于被我寻到了合适的机会。

在吊瓶打完李月帮我拔针的时候,我原本可以把靠墙的左臂抬起来让她拔针,但我并没有那样做,反而对她赧然的说道:“手麻了,有点抬不起来。”

文学05922073386.jpg

李月倒是不以为意,她告诉我说没关系,随即就弯腰在我身体上方,伸手去拔针。

这正是我的目的所在,下一刻李月那撩人的身前就低垂在我胸前,让我不仅重新欣赏到了她迷人的性感,更有机会向她悄悄伸出了魔爪。

在隔着白大褂触碰到的第一时间,我兴奋的心跳都加速了,摸在她身上的手掌更是微颤。

尽管我摸到的只是白大褂里的硅胶胸贴,可依旧能够感受到胸贴背后的充盈。

而且最让我感觉到兴奋的是,李月并没有感受到我的动作,我是在光明正大的摸她那儿。

真的是太刺激了,就好像真的在玩她那儿似的!

可偏偏就我肆意过瘾的时候,李月因为拔针的动作身体移动。

她这突然间一动,我的手指来不及挪开,当时就狠狠戳在了她身前。

哪怕隔着硅胶胸贴,也依旧让我感受到了李月身前的娇人弹性!

“你干什么?”

这时候的李月显然感受到了我手指对她身前的触碰,俏脸顿时羞到通红,脸上还有嗔怒。

事发突然有些慌,但我还是尽可能装出一副愧疚的样子来。

“不好意思,这纯属是意外,我手本来就放这,结果你拔针低下身子差点碰到。我就想着别引起什么误会,想把手拿开,但你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就撞到了……”

在我‘真诚’的解释下,李月最终选择了相信我。

不过我有看到,她在收针离开的时候,红着脸偷偷看了我身下一眼。

刚才因为对她那儿触碰的缘故,我已经暴躁到不行了,身下有了最强烈的反应。

所以李月在偷偷看什么,我当然很清楚,甚至我为了暗中配合她,还故意挺了下腰身。那动作,就跟一下子冲进她身子里面去似的,她难受的俏脸通红,赶紧背过身去。

看起来,她好像挺馋的,似乎我这里给了她很大的视觉诱惑。

我倒是听小区里的人说闲话,说那天看到她丈夫去了男科医院,还神神秘秘的。

难道……她丈夫在方面不管用?!

心里想着这点,我顿时又有了新的主意,开始借着道歉解释的引子拿话试探她。

“对不起啊,我这儿不是故意的,就是之前去朋友家不小心吃了他爸的土方子。他爸在男人的那方面有点问题,朋友故意坑我让我吃了些,结果就这样了,我绝对没有猥亵你的意思。”

当我说完这些后,我就看到李月猛地一下回转过身,更是贪婪地盯住了我身下。

那一瞬间,我都能清楚感受到她眼神中的强烈希望,那是一种绝处逢生的希望!

随即她就羞红着脸问我,“你、你能不能把那份土方子也给我一份?”

李月要这么问那我心里就确定无疑了,她丈夫在那方面指定有问题。同时这也让我意识到,我要占有她那具娇媚的性感小身子,在她娇躯内留下属于我生命的印记,有门!

于是我又撩她,“治疗男人那方面的土方子,你一个女人要去做什么?”

李月看起来更羞赧了,吱吱唔唔的对我说,“我有个表弟,他那方面不……不太行。”

什么表弟,还不是她丈夫!

“原来是这样,要来土方子倒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只是……”

虽然心里明白,但并不耽误我装傻答应,况且我对她还另有渴望呢!

“只是我现在涨的特别厉害,被朋友给坑惨了,感觉要炸掉一样。”

“刚才我还拿手机跟朋友咨询了,他告诉我说不能经受诱惑,一旦受到诱惑必须得发泄出来,不然的话就会憋坏了。”

“我没猥亵你的意思,可是、可是你能不能帮帮我啊,帮我解决一下……”

当我的话出口后,李月顿时大羞,羞到连原本白皙的脖颈都变的通红。

她忙转过身,连看都不敢再看我一眼,可拒绝的态度倒是很坚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会答应你这么无耻的要挟!”

什么要挟,我没要挟你呀,我就是单纯的希望你帮我一下而已。

此时此刻,我真的特别希望让李月帮我,不单是让我舒服,更是让她感受下我的强大。我要用这种她未见识过的强大,来勾动她内心中的渴望,最终让我达到目的!

我还想对李月解释些什么,可李月却从我床旁迈步离开,显然是不想听我解释。

这让我有些着急,今晚好不容易跟她单独相处了,我可舍不得这大好机会。

恰好看到旁边挂吊瓶的铁吊架,我顿时计上心来,一把将它给拽翻了。

铁吊架的挂钩刚好穿过我两腿中间,差点砸我那儿,特凶险。

但这并不妨碍我随手就捂住了身下,紧接着满脸痛苦的蜷缩在病床上直哼哼。

铁吊架歪倒和我的哼哼中,成功引起了李月的注意,她诧异的问我怎么了。

“你刚才一转身,白大褂把铁架给刮倒了,砸我、砸我下面了……”

费力的说完,我就在病床上继续痛苦起来。

李月那张俏脸上顿时流露出紧张的色彩,“啊?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我也不知道,但是真的好痛,大夫,快帮我看看,我那里真的好痛!”

在我痛苦的央求声中,李月那张俏脸上既尴尬又羞赧,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直至我又在装模作样的痛苦中哀求了几声,她这才羞红着脸蚊声开口,“那我帮你看看。”

太棒了,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就是想让她看看我那儿,我得让她感受到我那儿有多强!

迫不及待的,我就伸出手,准备将腰带解开,把裤子给褪掉。

而这时候的李月也羞红着脸蛋儿,低头戴起了医用手套,这是准备对我‘下手’了。

真是期待呀,这么娇滴滴的女人,竟然要动手摸我那儿了,想想都觉得刺激!

偏偏在这时候,诊所门被人给推开了,随即更是有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

“你个狐狸精,背着我跟别人搞破鞋,都被别人给耍出血来了吧……”

污言秽语,很是难听,伴随着来人进门,还有浓郁的酒气扑鼻。

这是哪个王八蛋呀?坏我好事!

我气呼呼的扭头望去,然后就见到了步伐踉跄的陈军,也就是李月的丈夫。

看这模样、闻那酒气,就知道这货喝多了。

以前有听过闲话,陈军喝多了就骂李月,什么难听骂什么,我当时不相信。

这么漂亮的老婆呢,换我狠狠搂在怀里心疼都来不及,怎么还舍得骂呢?

今天晚上见到后,我信了,这王八蛋骂的是真难听啊,李月脸上都挂不住了。

但她并没有恼火,只是嘱咐我稍等,然后她就强架着醉醺醺的陈军离开了诊所。

不用问,这肯定是送回楼上的家里去了。

望着他们两口子的离去,我心里特别不舒服,陈军简直太欺负人了。

不过稍后我就乐了,陈军表现的越糟糕,那我得到李月的机会岂不是就越大?

明白过来这点后,我就绞尽脑汁的想起了新主意,我必须搞到手!

大约十分钟后,李月回来了,脸上带有愧疚的色彩向我道歉,随即又问起我的伤势。

我都在这等十分钟了,再装疼也不合适,所以我对她说道:“疼是不疼了,但好像被砸坏掉了,没有什么反应,我想让它起来它也不起来……”

各种伪装,成功的让李月相信我那儿是真的起不来了。

她特别的着急,更是提出要打车送我去医院。

我当时就给拒绝了,“不能去医院,这么私密的伤势你陪我去医院,如果被熟人看到的话咱们怎么解释?我是无所谓,可你丈夫那边肯定会对你有所误会。”

“要不然这样好了,你先刺激我一下,万一能把它给惹起来呢?”

当我说完这些后,李月那张俏然小脸儿上写满了羞意,“那我、我该怎么刺激你?”

望着李月身前被高高撑起的白大褂,我压制住内心中的贪婪,面上尽可能的伪装出赧然的样子,“我对女人身前那儿特别有感觉,应该可以刺激到,你能不能脱下衣服来,我看看。”

李月顿时大羞,一双白皙小手紧紧捂住了俏脸,“怎么能这样,不可以的,不可以的!”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