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哭着求饶 痉挛

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寂寞和渴望让我浑身难受。

只要一闭上眼睛,脑中出现的就是表姑,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最终还是无法安耐这种需求,本想尝试再邀请表姑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表姑娇羞的声音传来:“小亮,你睡了吗?你表姑父把房门反锁了,客厅太冷,晚上我睡你房间吧……”

“表姑,你进来吧。”

我激动无比,没想到事情到现在还有这样的反转。

我习惯了裸睡,朝边上挪动准备开灯,表姑紧张说道:“小亮,别开灯……”

表姑已经看过了我的身体,但此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毕竟太过尴尬,我当然表示理解。

我缩回手,表姑关门走了过来,掀开被子后躺在了床上。

表姑身上的香味扑面而来,之前在浴室里面的感觉又回来了。

可她和表姑父吵过架,现在还在气头上,我可不想趁人之危也不敢有任何动作,关切的开口说道:“表姑,要是冷就朝我这边靠一点吧。”

“嗯”

表姑慢慢挪动过来。

当她冰冷的胳膊和我炙热的身体接触时,表姑打了个哆嗦,急忙收回了胳膊。

我知道表姑还是放不开,便轻声问:“表姑,刚才听你和表姑父吵架,他没有办法满足你吗?”

“哎……小亮,自从你表姑父身体出现问题后,我就跟守活寡一样,已经十多年没有……”表姑说着轻叹起来,止住了后面的话。

文学05922073318.jpg

我不假思索问:“表姑父身体不行,你没有找过其他男人吗?”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老了,哪儿有人看得上我。”表姑苦笑说:“我怎么和你这个小孩子说这些事情呢。”

‘小孩子’三个字将我最后的欲火挑逗了起来,我激动说:“表姑,那天在浴室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男人。”

“别说了,我可是你的长辈,想想可以,但是我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表姑,你为什么一直都将我当成孩子?为什么就不能把我当成一个男人,可以满足女人需求的男人呢?”

“睡觉吧,我不想做出对不起你表姑父的事情。”表姑说完便转过了身。

果然,表姑还在在乎着妻子的贞操,我心中苦笑,不想强行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闭眼昏睡过去。

熟睡后,我做了个香艳的美梦。

梦中的女主角当然就是表姑,梦里的我们无比快乐一直到顶峰。

我突然感觉有一点点不对劲,急忙睁开眼睛,居然发现自己的手落在表姑的胸脯上,而她纤细的玉手正抓着我的玩意缓慢活动。

在昏暗的夜色下,我清楚的看到,表姑水汪汪的眼中充满了渴望……

自从看到表姑的第一眼,这一幕便一直都在我的脑中幻想,今天终于成真,恍惚间让我感觉好像做梦一样。

但是这强烈的快感和触感并不是梦境中所能比拟的,这是我做梦都想的画面,我必须要尽快将表姑开采下来!

“表姑……我好喜欢你,自从看到你第一眼我就想和你这样了……”

我囔囔诉说着我对表姑的依恋,用自己的身体来表达我对她身体的渴求。

表姑双眸盈满了水光,看起来楚楚动人,更加让我把持不住,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把表姑就地正法。

表姑现在还没有完全放开,想要拥有她,就要让她彻底的投入进来。

我直接吻了上去,表姑很自然配合着。

我们情意正浓,虽然我的胸脯上还是能感觉到表姑的抗拒,但这种力道已经越来越小了,正在我想再接再厉的时候,隔壁房门突然打开,表姑父迷糊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婆?”

表姑父的呼喊声响起瞬间,我被惊了一下,身体忍不住颤抖,表姑也像是被捉奸一样猛地把我推开。

“老婆?”

表姑父的声音依旧还在持续,我吓得六神无数,虽然我是这座屋子的主人,可是要让表姑父发现背着他和他老婆做这种事情,他会要杀了我。

表姑更是惊慌失措,不停的伸出手在空中比划着,让我躺着别吭声,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就自然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假装刚睡醒的样子说:“怎么了?”

表姑父诧异问:“你在小亮房间睡觉?”

表姑合上房门,不满说:“怎么了?你把房门反锁,难道让我冻死在客厅吗?”

“没,没什么。”我虽然无法看到表姑父的表情,但也能想到,他此刻是一脸的彷徨和紧张。

一个饥渴空虚常年得不到满足的女人,一个精力充沛无处发泄的青年,这两个人三更半夜共处一室,是个人都会胡思乱想。

“回房间睡吧……”表姑父说完后,也没有听到表姑的回应。

我屏息许久,心跳加快,生怕表姑父察觉到了什么。

就在我准备长吁一口气的时候,虚掩的房门,突然被一股大力给推开……

即将吁出来的那口气被房门又吞了回去,我紧张朝房门看去,昏暗月光下,我发现门口站着的,竟然是表姑父。

他黑亮的眼睛在房间内瞄了一眼,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

我的心瞬间卡在了嗓子痒,刚才和我表姑相互纠缠,房间内弥漫着一股非常特殊的味道,这种味道是个正常男人都闻的出来。

此刻表姑父必然已经嗅到,空气在瞬间仿佛冻结,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最终,我吞咽一口唾沫,低声问:“表姑父,怎么了?”

“没怎么。”表姑父似乎已经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轻叹一声说:“小亮,早点休息吧,你表姑给你添麻烦了。”

“不碍事儿。”

表姑父憨笑了一声,将房门关上,隐约间,我听到一缕叹息从门外传入耳中,跟着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关门声。

我半躺在床上呼吸着房间残留内残留的表姑那具成熟女人独有的体香味道,脑中想着的却不是我和表姑的激情,而是表姑父的举动。

他是成年人,房间内那股味道他清楚的知道,更加知道他的老婆已经和我这个精壮青年纠缠在了一起。

但因为他不能满足妻子,即便知道,为了妻子,也只能隐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我虽然没有绿帽情结,但我完全可以体会到表姑父的心情。

他的心一定非常的痛,但是却对这件事情无可奈何,如果将这件事情拆穿,那么他便会成为一个身体和精神都无法满足妻子的男人。

最终,他也只能选择隐忍下来。

胡思乱想下,我昏昏沉沉陷入了沉睡中。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刚刚出门,就看到表姑和表姑父准备出去。

昨晚的事情已经越界,再次看到表姑,我竟然有种尴尬。

但表姑却依旧如同平日那样,对我笑着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慌乱,眼睛里可以看出她好像再次将我看待成了她眼中的孩子。

我点头回应:“表姑,你和表姑父要出去啊?”

表姑父抢先说道:“马上要过年了,我们在这里打扰了你这么多天,也是时候回去了。早上手机没有抢到机票,一会儿我们去火车站看看有没有火车票。”

“这样……”我顿时失望了起来,表姑这一走,想要和她再次见面,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在我失神时,表姑父已经开门,拉着表姑走了出去。

这一天,我脑子非常混乱。我并没有将表姑当成一个工具,在我的眼中,她就如同我的女友,我的妻子一样。

如果没有表姑在我身边,我不知道以后应该如何是好。

“肖亮,观塘府邸16号别墅点名让你送这个快递,赶紧吧!”

快递站点客服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的思路被拉扯回来,却头大无比。

这个点名让我送快递的客户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名叫韩美妮,虽然长得漂亮,但或许是丈夫常年在外内分泌失调的缘故,她的脾气非常古怪。

因为她的问题件非常的多,而且不好处理,所以我们站点好几次将她拉黑,但韩美妮神通广大,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儿,又重新开启了派送业务。

韩美妮的快递是我们都非常畏惧的,都是猜拳决定谁去派送,今天突然点名道姓的让我送快递,这有点让我想不明白。

心中虽然不大情愿,但避免被投诉,我还是骑着电瓶车赶了过去,而我并不知道,即将等待我的,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韩美妮性感丰满,雍容华贵,因为家境不错,所以脾气也非常火辣,颇有一种御姐的风范。

或许在别人眼中,韩美妮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但我对这种御姐类型并没有太多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女人,正是表姑。

骑着电动车在寒风中抵达观塘府邸16号别墅门口,我冻得是直打哆嗦,一如既往,我拿着快递摁响了门铃。

等别墅大门打开之后,韩美妮一脸期待出现在我的面前。

距离上次看到韩美妮已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这次再次看到她,发现韩美妮竟然变得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了。

不过她依旧还是那标准的瓜子脸,一双勾人心魄的眸子盯着我手中的快递,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性感的殷红嘴唇。

其实我对女人并没有太多的形容词汇,韩明亮的身材非常不错,前凸后翘,丰满雍容,现在虽然深冬,但因为别墅内有充足的暖气,可能在做健身的关系,她只穿着一件紧身背心,下面则穿着一条穿短裤。

我只是瞄了一眼,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她没有穿内衣和小裤?

我并非柳下惠,做不到坐怀不乱。

说实在的,这一瞬间,我确实对韩美妮的身体有了一些感觉,但因为表姑,我必须要将这种出轨般的感觉压制下来。

虽然表姑还没有全身心的交给我,但我知道,表姑必定会在一切都准备好的情况下,和我放肆的纠缠融合为一体。

韩美妮的脾气非常火辣,我怕触霉头不敢招惹她,把快递递给她就说:“韩姐,麻烦你签个字吧。”

换做以前,韩美妮会跟我欠了她钱一样从我手中夺走快递,然后重重关门。

可今天有点不大一样,她竟然用那种带有欲望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眼,侧过身说:“肖亮是吗?能帮我送进来吗?”

我吞咽唾沫,不知道韩美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这外面太过寒冷,而且别墅内非常暖和,既然她这么邀请,我进去暖和一下也没什么。

在我点头后,韩美妮扭动着丰满圆润的臀部一扭一扭朝客厅走去,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关上别墅大门,等来到别墅内部,我这才发现这栋别墅的装修非常的富丽堂皇。

每一寸地面,每一面墙壁,完全是用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肖亮,别这么拘束,房间够暖和吧?先把外套脱了吧,不然一会儿出去会感冒的。”韩美妮娇滴滴的冲着我说着,指了指沙发后说:“你先坐一下,我沏杯热茶让你暖暖身子。”

我从未想过泼辣无比的韩美妮竟然会有如此女人的一面,顿时竟不知怎么回事。

就在纳闷时,韩美妮拿着茶杯扭动丰臀来到了不远处的饮水机旁,当轻轻弯腰后,两腿之间对准我这边,里面彻底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的鼻血差点从鼻孔喷涌了出来,却又不敢多看,还记得上一次有一个40多岁的快递员,因为多看了韩美妮一眼,不但被韩美妮大骂臭流氓,甚至还各种投诉,最后将这个快递员被站点开除。

就是这个众人都惧怕的女人,此刻竟然做出如此举动,甚至有种故意的成分,裤子和没有穿一样,里面的什么全部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我不知道韩美妮究竟几个意思,虽然内心亢奋,可是一想到韩美妮的泼辣,再想到表姑在我心中的地位,我还是有些望而却步。

韩美妮扭动了两下丰满的翘臀,那条被勾勒明显的缝隙勒的更加清晰。

等茶水沏好后,她莲步款款走了过来。

“肖亮,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我极其不自然接在手中,韩美妮趁机在我身上摸了一下。

我的手非常冰冷,而她的手却非常暖和,当手指触碰的时候,一道电流辐弄全身,我急忙将手抽了回来,一脸无奈望着韩美妮却不知说些什么。

韩美妮捂着嘴巴咯咯笑道:“这么拘禁干什么?我又不是母老虎,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韩姐,快递我已经交给你了,要是没别的事儿,那我就先回去了。”

韩美妮确实是母老虎,和她在一起,我总感觉心跳加快。

“这么着急干什么呢?外面冰天雪地的多冷啊,再坐会儿吧,陪姐说说话吧。”韩美妮说着坐在我身边,伸手就朝我外套拉链探来一只手:“怎么还没有脱外套呢?难道真想感冒吗?”

她说着就将我的拉链拉扯下来,这动作非常亲昵,让我恍惚间感觉,韩美妮变成了一个温柔体贴知书达理的小女人。

在我还没回过神这到底怎么回事儿的时候,韩美妮就已经将我的外套脱了下来,半依在我的身上,用手隔着贴身衣服在我结实的胸膛摸来摸去:“肖亮,没想到你的身体竟然这么结实……”

我被这举动吓了一跳,被一个女人如此抚摸,玩意也不老实的站立起来。

这一瞬间,我终于明白过来,这次美其名曰是来送快递的,但韩美妮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勾引我!

如果没有遇到表姑之前,遇到这种事情我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冲上去,疯狂迎合韩美妮的身体。

但表姑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无法动摇,只要表姑还在,我就不会和任何女人做出这种苟且之事。

想着我急忙将韩美妮的手拿开,苦笑说道:“韩姐,别这样,被人看到不好……”

“怕什么?这是我的别墅,是私人空间,你觉得会有人进来吗?别怕,让姐摸摸……”我的抵抗根本就没有多大的作用,这女人的手一直在我身上来回游走。

“天呐,肖亮,你的好大……”韩美妮发春般喊了一声,另一只手竟放荡的朝自己短裤里面延伸进去……

我的粗气开始喘了起来,虽然也知道这样做并不好,但是不知为何,我竟然无法抗拒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韩美妮伸入短裤内的手开会轻轻搅合起来,娇喘连连问:“肖亮,怎么样?姐弄得你舒服吗?”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种赤裸裸的诱惑,换做其他男人恐怕早就已经兽血沸腾的扑上去在韩美妮的身上耕耘了。

我三年多未曾和女人有过深入交流,唯一的一次还是昨晚和表姑在床上的纠缠,但因为没有进去,所以不能算是和女人有过深入交流。

此刻我再怎么木讷也明白她的意思了,身体的欲望和道德的约束让我无比挣扎。

我开始喘着粗气,韩美妮更是将伸入短裤内的手拿了出来,两根手指上沾染着滴滴水渍。

我吞咽一口唾沫,整个人跟木头一样杵在原地。

我想都不敢想有朝一日我会和韩美妮会发生如此美妙的事情,但是眼下,这种事情不但发生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恍惚如同做梦的情况之下。

韩美妮紧握玩意轻轻撸动,娇喘问:“肖亮,你看姐都这么主动了,你难道就不觉得姐漂亮性感吗?”

我口吃发干,舔着嘴唇点头:“韩姐,你真漂亮。”

韩美妮抛来一个眉眼:“那你不表示一下吗?”

表示?

我应该怎么表示?

我还没回过神来,就感觉手被韩美妮牵引着来到了她高耸的胸脯上。

韩美妮疯狂娇喘,我的脑子也处于一片空白。

虽然我的心中已经有了表姑的地位,但是表姑马上就要走了,如果不找一个女人来缓解我的相思之情,那我会思念成疾而郁郁寡欢的。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