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喜欢上大叔的活好_啊不要再插了哥

终于徐岱川说要撒尿,跑厕所去了,卢畊弘忙抽纸巾给伍苇静擦,小声问她说:“你没事吧?”

伍苇静脸红推开他的手说:“我没事。”然后嗔他说:“你干嘛呢?再乱来信不信……信不信……”

“我信我信。”卢畊弘叹口气跟她说:“你还说你们没问题,你看他是怎么对你的。”说着卢畊弘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搂进怀里。

伍苇静吓一跳,挣开了说:“你别乱来,我老公还在呢!”

卢畊弘听着乐了,逗她说:“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老公不在的话,你是不是就……”

“没有。我不是那意思。”伍苇静脸红打断他,再也呆不住了,跑进房躲了起来。

文学05922073338.jpg

卢畊弘起身要追,结果徐岱川从厕所出来了,见他老婆不在,问卢畊弘说:“我老婆呢?”

卢畊弘暗叫好险,笑笑说道:“她回房了,可能是想换衣服吧。”

“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娘们反了天了。换什么衣服,有陪我兄弟重要吗?你起来干嘛?要走啊?那可不行,我还没喝过瘾呢!”

卢畊弘心里一凛,忙说:“没,我是想上厕所。”说着去了厕所。

他出来的时候见到厅里没人,正纳闷,却听房间里隐隐传出叫骂身。

他担心伍苇静被打,就过去偷听,隐隐听到房里徐岱川在骂:“艹!你天天在医院里玩别的男人的,见到我的就没兴趣了是吧?快点帮我弄出来,难受死了,我还要出去喝酒呢!”

卢畊弘听着又是羡慕又是难过,如果伍苇静是他老婆就好了,他肯定不会像徐岱川这样对自己老婆。

他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没几分钟徐岱川就心满意足的出来了,伍苇静跟在后面,脸上带着异样的嫣红。

再次入席,卢畊弘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跟徐岱川喝着酒,脚却又伸过去了,挨到伍苇静的脚后,她似乎有了经验,没有惊到,只是缩了下脚就不敢动了,可能是怕她老公看到。

卢畊弘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想安慰伍苇静一下,就把脚放在她的脚上,轻轻摩挲。

伍苇静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图,看他一眼就没别的反应了,只是不时瞄她老公,怕被发现。

卢畊弘告别的时候徐岱川站都站不稳了,大着舌头交代伍苇静说:“老……老婆,你帮……帮我送我兄弟下……下去,我不行了。”

卢畊弘酒量好,还清醒着呢,忙说不用了。

徐岱川却不由分说的把伍苇静推过来说:“赶……赶紧的,磨磨蹭蹭的,信……信不信我揍你。”

卢畊弘跟伍苇静站在电梯里,两人都没说话。

卢畊弘是在酝酿,也怕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把伍苇静气跑。

伍苇静是不好意思,有点警惕的离卢畊弘稍远。

出到外面,卢畊弘忍不住了,问她说:“我真没有机会吗?我喜欢你,我不想放弃。”

伍苇静被他壁咚,躲都没地方躲,仰头看他,嘴硬的说:“我是你嫂子。”

“嫂个屁。你再说信不信我现在就上去找姓徐的摊牌?他这算什么男人,这样对自己老婆。”说着他突然惊咦一声,掀开伍苇静的衣领说:“你这是什么?”

伍苇静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呢,听见他问,往自己领口看才知道他在问什么,她淡淡的说:“没什么,只是过敏。我碰到酒都会这样,红半天都消退不下来。”

卢畊弘看着她雪白的两片却没半点其他想法,只心疼的问她说:“痒吗?我帮你挠挠。”

他伸手被伍苇静抓住了,他却没有退缩,欺身就亲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软,气息很好闻,卢畊弘有点流连忘返,经过陡然遇袭的震动后,她被强吻,渐渐归于平静,好半天,直到卢畊弘的手往她上面抚她才狠咬卢畊弘的嘴唇推开卢畊弘说:“以后不许再对我这样,听到没有?要不然我不理你了。”

卢畊弘摸着被咬出血的嘴唇想笑,她这都第几次威胁了,没一次能说到做到。

单看她刚才的反应就知道,她对自己肯定是有感觉的,所以卢畊弘很欣慰,撩了下她的头发说:“行,我下次吻一定先征得你同意。”说着伏身亲了下她的额头说:“亲这里不算。”在她鼓着腮帮生气时深情的看着她问:“徐岱川在房间里逼你干嘛了?以后他要再这样,你跟我说,我帮你收拾他。”

伍苇静顺利让卢畊弘转移了注意力,她脸红捶卢畊弘说:“你怎么这么坏,什么都偷听,也不怕生红眼。”

卢畊弘刮她鼻子一下说:“偷看才生红眼。下次我想看,你让不让我看?上次我都没看仔细呢!”

伍苇静不禁逗,举拳作势要打,卢畊弘哑然一笑,抓着她的粉拳说:“好了,不让看就不让看。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行了,除非你想跟我回家。”

“去死。”伍苇静推开他逃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卢畊弘还真有种找到初恋的感觉。

他只谈过一次恋爱,那已经是读书的时候的事了。

回到家,看到白晶在房间里处理公务,门开着并不防他。

看着她睡裙下露出的美腿,卢畊弘又被勾起瘾头了,想到伍苇静被徐岱川强迫,他火气更盛,白晶瞥他一眼,他才收敛一些,坐在厅里抽烟。

白晶闻到烟味皱眉出来,抢走他的烟按灭了说:“不是说了家里不能抽烟吗?你喝酒了?”

家里规矩越来越多,卢畊弘抬头瞪着白晶,白晶心里一凛,却并不退缩,坚毅跟他对视。

突然想到自己那个刚兴起的念头,想试试看她是不是真是那种喜欢找刺激的女人,卢畊弘想要疯狂的冲动越来越盛,就猛一下扯着她的手把她拉下来了。

白晶“啊”的一声摔倒在卢畊弘身上,感受着卢畊弘火热的体温,她开始害怕了,挣扎着问卢畊弘说:“你想干嘛?”

她秀眉一竖,眼睛一瞪,卢畊弘还真吓到了,紧张的说:“没……没想干嘛。”

“没想干嘛你拉我是什么意思?”白晶问着脸红了。

“我……我……我……我……”卢畊弘紧张坏了,白晶的气场太强了,他有点受不了,支支吾吾的竟是问白晶:“你……你多少钱一次?”

“什么意思?”白晶不解,起来整理着衣服。

“你不是兼职干那个的吗?多少钱一次?”

“那个?哪个?”

卢畊弘拿手指一比划,她气得拿抱枕砸卢畊弘脸上:“去死。”说着回房,“嘭”一声把门关上了。

卢畊弘挠头,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

她活都干了,还不让人说呀?

洗完澡擦头的时候,想起徐岱川的委托,卢畊弘觉得还是尽一下心意比较好,于是敲白晶的门。

门开,白晶冷冷看着他说:“干嘛?”

卢畊弘一下子就怯了,纳纳说道:“没……没事。”

要走却被白晶喊住了,问他说:“你以后去见朋友或者是治病,能不能带着我?”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