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有没有和亲哥做过? 高H体育生bl

给老刘做了一番检查,又建议了他去看专业的眼科医生,病房内就再一次恢复了宁静。

“真好!”宋苒也欣喜不已,可是下一刻,她就想起了眼下是什么情况,顿时又沮丧起来。

老刘看着宋苒的样子,只是暗自叹了口气。

他知道,眼下不比以前,如果继续瞎下去,被刘顺赶出家门也不是不可能,那样一来,他和宋苒也就再也没有关系了,再想要做什么,就更不可能了。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

老刘还在想要怎么宋苒解释自己恢复视力的事情,宋苒就忽然开口了。

“哥,刚刚大夫在外面跟我说,你可能是因为受到创伤,所以反而让视神经恢复正常了,”宋苒苦笑着,“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小苒,”老刘欲言又止,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候,病房门忽然被推开了,老刘一抬眼,就看到了埋着头走进来的刘顺。

刘顺的脚步声惊动了宋苒,宋苒一看到是他,整个人紧绷了一天的情绪就彻底崩溃了!

“滚!刘顺,你给我滚!”宋苒尖叫起来,眼泪也忍不住地再一次滚了下来,“你有什么脸来找我们,啊?高利贷你也敢借,你是疯了吗!”

刘顺只是低着头,也不敢看宋苒:“小苒,是我错了,对不起,我。”

文学05922073388.jpg

“别说了,刘顺,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宋苒打断了刘顺的话,“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就惦记着孩子了,原来你是把那当成你还债的工具!”

刘顺原本还在不住地道歉,听到宋苒说了这种话,他猛地抬起了头:“要是你现在怀孕了,有了那套房子,我现在还会是这样吗,啊?还不都是你害的!”

刘顺这段时间心事重重,又时不时要东躲西藏避开催债的人,本来就一肚子火。

而且,在他眼里,他已经道了歉,宋苒就该感激涕零地原谅他才对,何曾想一向温柔的宋苒竟然会是这样的态度。

一旁,宋苒更是觉得刘顺不可理喻!

“你自己不行能怪谁,要是你行的话孩子早就能打酱油了!”宋苒怒道,“怎么,是我想这么多年都没个孩子么?”

刘顺骤然被揭穿痛处,更加生气了:“我不是不行,就算精子存活率低也是有机会怀上的。这么久你没怀上说明你也是个烂货,说不定都是因为你!”

这样的话,顿时让宋苒眼中的泪水彻底失控了。

她怎么可能会想到,自己从来都温柔体贴的丈夫竟然会一朝染上赌瘾,还说出这样的话!

一旁,老刘也听不下去了。

刘顺的性子他知道,怎么会是这样的呢?这样的话,以前的刘顺绝对不会说出来。

果然,黄赌毒全都是沾不得的妖魔鬼怪!

但是三人都在气头上,老刘也顾不得刘顺的心情,只想阻止他继续说难听的话出来:“顺子,住嘴!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你只是欠了钱而已,这都可以解决,怎么能连小苒都骂!”

刘顺却并不领情,只是冷笑着:“小苒?叫得倒亲。怎么?哥你是不是和宋苒有感情了,才这么维护她?我早该明白的,我早该知道,你们两个搞到一起去了,说什么人工授精,你们就是一对奸夫淫妇!”

刘顺的言辞越来越激烈,到最后,竟然是以怒吼的姿态说出了那个词。

老刘越听越气,恨不得把床边的手杖砸到刘顺脑袋上去。

宋苒也顿时睁大了眼睛,手也不住地颤抖着。

是,她是想过一些不好的事情,可是如果她做过了,此刻她都不会因为刘顺的话而这么生气。

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她根本就没有跟老刘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又怎么可能会认刘顺这样恶毒的指责呢?

“混蛋!”宋苒说着,就把一旁床头柜上的水果砸在了刘顺身上,“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你当我宋苒是靠着你活的么,自己一天到晚小心思不断,你还要把那些龌龊的念头安在我身上?当初要不是因为觉得你脾气好,知道疼人,你以为我会跟你在一起?”

刘顺冷笑着,一脸“被我看穿了吧?恼羞成怒了吧?”的表情,让宋苒恨不得砸过去的哪些水果都是铁的铜的。

宋苒越想越愤怒,话也越说越过火起来:“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以前的半分模样!我告诉你刘顺,你想找谁生孩子就找谁,唯独别找我,我要回我家,我爸我妈说的对,你那些好处都是装出来的,我要跟你离婚!”

刘顺听此,顿时也怕了。

他一开始敢借高利贷,不过也是知道宋苒家里条件好,怎么也能托他一把,哪里会想到一向温柔小意的宋苒敢跟他提离婚呢?

可是,他现在距离被逼到绝路上只差那么几个契机而已,所以现在的刘顺,能够做出来的事,说出来的话,全都远远超过了他以往给自己设置的底线。

刘顺深吸了一口气,冷静地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小苒,我不是威胁你,但是,你就算要离婚,这份欠款也是咱们夫妻两个人的共同债务。在把钱还清之前,你休想跟我离婚。”

宋苒再次被刘顺的无耻言论惊到了,整个人都不敢相信,这竟然是刘顺会说出来的话。

她从来都不知道,刘顺竟然会做出,和他一直在嘴上痛骂着的张若澜的丈夫相差无几的事情……

老刘也愤怒了。

他原以为自己的弟弟千好万好,却没想到,他会干出这样的事,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以往那个温和敦厚的弟弟仿佛变成了恶魔,让老刘心寒无比。

老刘哆嗦着把自己的钱包拿了出来。

他虽然瞎,却也在年轻的时候做过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再加上爸妈留下来的一部分遗产,老刘也算是小有积蓄。

但是,他现在不准备要了。

“顺子,从今往后,我没你这个弟弟!”老刘怒吼着,把钱包里的银行卡拿了出来,“密码你知道,这些钱就当我偿还你照顾我这几年的情义,现在,你滚吧!”

刘顺被那张银行卡当头砸了一下,却只是犹豫了一瞬,就从地上把它捡了起来。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青红不定,额头上满是暴起的青筋,半晌,刘顺终于抬起头红着眼睛看向了老刘。

“我还不想有你这个哥呢,”刘顺咬牙切齿地看着老刘,“一个瞎子哥哥,你以为我这么多年不觉得丢人?!更何况咋两本来就不是亲生的,你该滚哪儿滚哪儿去,以后也别来我家了!”

“刘顺!”宋苒尖叫着,忽然用力把一旁的提包摔到了刘顺身上,“你还是人么!”

她原本还因为刘顺的话愣了那么一会,可是刘顺和老刘的对话一下就提醒了她。

她何必要感到伤心和难过呢?现在的刘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他赌博借了高利贷这种事,是不可能算作夫妻共同债务的,宋苒好歹也是大学毕业,这点道理她也差不多明白。

只要联系律师就可以了,宋苒的手颤抖着,一直把刘顺赶到门外去,才狠狠地拍上了门。

刘顺大约也是知道自己理亏,虽然叫嚣了几句,却没敢跟宋苒动手,只是一个劲的威胁着宋苒。

这让宋苒更伤心了。

他们这么多年夫妻,就算是养条狗都养出感情来了,谁会想到,刘顺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看着宋冉气得直哆嗦的模样,老刘也很无奈,却做不了什么。

宋苒也没管现在是几点,把刘顺弄出去以后就拿出手机来拨了几个电话。

老刘只能保持安静,听着宋苒打电话给朋友们找靠谱的律师,又跟律师咨询这种情况下离婚的相关问题。

一直等到宋苒打完电话,老刘才开了口:“小苒,你要不先找个地方休息吧?跟我一起在医院待着也不是回事,反正明天我就能办出院手续了。”

今天他一直没有醒来,不好占着急诊的病床,宋苒就索性给他办了住院手续,把老刘放在了这间外科病房。

宋苒已经很累了,闻言,也只是眼皮都没抬地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那我找个朋友去她家住一晚,哥,你打算怎么办?虽然你能看得见了,可是眼睛刚刚复明,怎么也得有钱去找宋医生看看。你不该把那钱给刘顺的。”

老刘安慰似的拍了拍宋苒放在病床上的手:“没事,我有手有脚又能看得见东西了,无论如何都饿不死,你照顾好自己就行。等明天出院,我就回家收拾东西出去住。”

宋苒眼中仍然饱含着泪水,听到老刘的话,又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刘顺他,怎么就能做那种事呢?”宋苒说着,还不住地摇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老刘虽然很想赞同宋苒的话,却不得不承认,刘顺变成这样,可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听刘顺那些话的意思,显然是积怨已久,甚至有可能以前追求宋苒时的温柔体贴也不过是装出来的。

只不过,刘顺装的格外久。

宋苒家境不错,因为和刘顺在一起还和家里闹了些不愉快,但宋苒到底也不是什么眼界低的人,老刘也相信,宋苒绝对能处理好这件事。

只看宋苒找律师那火速的动作就知道了。

如果是以前,老刘绝对会安慰刘顺,想办法和刘顺一起承担这些债务。

可是,当刘顺自己选择了揭破他们之间那原本温馨又有爱的亲情有多岌岌可危,他就不会再把那个人当做自己的弟弟了。

那笔积蓄,已经是老刘能为刘顺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看着伏在自己膝上哭个不停的宋苒,老刘伸出手去,摸了摸她柔软的发梢:“总有办法的,小苒,离婚了就好了,别难过了。你这么好的人,又这么好看,何愁找不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呢?”

宋苒僵了一下,半晌才缓缓抬起了头来,一双兔子似的红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老刘:“哥,那你呢?”

一句话出口,宋苒才发觉自己刚才的话有多引人遐想,脸颊连带着耳根顿时火烧火燎起来:“我先走了,哥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再过来接你回家。”

宋苒说着,就拎起了包往后退了几步。

老刘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闷声道:“我有钥匙,明天你有事自己去做就好了,不用管我。等我拿完了东西,就把钥匙放在玄关上。”

“也好,那我明天就直接去见律师了,”宋苒拿出纸巾来擦了擦眼泪,便往外走去,“哥你好好休息,住院费我都交过了,证件都在你钱包里。”

看着宋苒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门外,病房门也被关上,老刘彻底泄了气。

这样的变故来的太突然,白天那些人的话仿佛还在耳边似的。

如果刘顺明天还不上钱会怎么样呢?宋苒呢,她会不会被连累?

这些问题都让老刘揪心不已,可另一方面,他也在发愁。

自从住在刘顺家以后,老刘就默认了以后可能都会和自己的弟弟相互扶持一直到老,哪里有想过,如果不能继续在刘顺家住,他又该去哪里呢?

老刘又重重地叹了口气,满脑子乱麻,怎么理都理不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刘终于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天蒙蒙亮,老刘起床洗漱了一番,终于等到医生上班,便赶紧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从医院出来,老刘就直接坐公交去了比刘顺家还要往城市外缘的区域。

虽然算不得市郊,却也已经足够偏远。

这样的地方,房租要比市里便宜很多。

老刘也没有找房屋中介,找了一个看着还算整洁的老式小区,就钻了进去。

门口没有保安,老刘径直走到了一栋楼下的阴凉处,那里有几个正在筛豆子的婆婆。

“大姐,劳驾,我想打听打听,您知不知道有哪家邻居想把房子租出去的?”老刘弓着腰,笑眯眯地问道。

“哟,那你可来巧了,东二楼林花儿家的房子要出租的!”

“真是赶巧了,我给林花儿打个电话?”

“那可不行,得先问清楚了再说。”

几个婆婆三言两语,便有代表站了出来:“你想租个多大的房子啊?我们这老小区房子可小,两居室的房子,胜在房租不高,你要是愿意租,我们就帮你给房东打电话。”

老刘满脸喜色,连忙应了。

他身上还有之前做人体模特放在身上的现金,租个房子是够了。

这个小区离刘顺家不算太远,交通也还方便,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在几位婆婆的帮助下,老刘很快就找到了房东,见房子确实还不错,他就立刻定了下来,和房东签了合同。

唯一需要发愁的就是,交完房租和押金以后,他身上的现金就几乎要告罄了。

回到刘顺家的时候,刘顺不在,宋苒也是一样。

老刘的东西不多,也就是一些衣服和日用品而已。

他在楼下的小卖部买了一个挺大的行李袋,就把自己的东西全收了进去。

最后,把钥匙放在玄关上的时候,老刘也觉得鼻子一酸。

他不是不难过,可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就算再纠结再难过又有什么用呢?

终归,刘顺已经变成了这样。

那么多年的兄弟就要成了陌路人,刘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

出门的时候,老刘撞上了刚从隔壁出来的张若澜。

张若澜也红着眼睛,手里只拿着手机,不知道是要去做什么。

“老刘?”看到老刘提着一大包行李,她有些吃惊,“你要搬出去了?”

“那不然呢?”老刘舔了舔干涩的上颚,无奈道,“离得不远,但是这个家,确实住不下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