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将军啊…这里是书房|和妹妹看电视然后做了

张秀琴越说,芳芳的脸就越红,借着月光,平添了几分姿色。

这让老刘心头火热,恨不得亲一口。

可他知道现在肯定不行,只能压下心里的躁动,开口问道,“哪里不舒服啊?”

文学059220733149.jpg

老刘偷偷打量着芳芳,和她妈妈一样喜欢穿白衬衫,灯光下衬衫里的淡黄色里衣清晰可见。

芳芳此时脸上更红了,都不敢看老刘的眼睛。

张秀琴一看,就知道芳芳害羞了,根本不敢说,便开口说:“芳芳她……胸口有点疼,现在身体发育,涨痛的厉害。”

一听芳芳胸口有点痛,老刘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

“这……要不先开点药吃吧,明天白天过来,这么大半夜的,若是被人看到……得唠叨半天。”

老刘并非故意推辞,因为现在秀琴在身边,自己不好做什么,而且刚才已经被芳芳留下坏印象了,自己得正经一点才能挽回自己的形象。

被老刘这么一提醒,她也反应过来,这么晚要是让人看见她们在老刘家,不得说闲话?她倒是不在乎,芳芳可是黄花大闺女。

“那我们明天来啊。”张秀琴领着芳芳离开了,还一扭一扭,似乎还在勾引着老刘,但此时的老刘目光全在芳芳身上。

“这闺女发育的也不错呀。”老刘眼神闪烁。

她们娘俩走了,老刘却睡不着,一想到芳芳,就觉得全身火热了起来。

这一晚老刘做了很多梦,梦里全是芳芳……

老刘从睡梦中醒过来,就赶紧把自己收拾了下,胡子都刮了个干净,看上去倒是好像年轻了几岁。

差不多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倩影钻进了诊所里,“刘叔,我来了!”

老刘赶紧起身,打起精神,露出和蔼的笑容,说:“芳芳啊,你今天还疼吗?”

说着,老刘放肆的在芳芳身上上下扫视了一番。今天她穿着一身米色长裙,露出光洁修长的脖颈跟藕臂,笔直浑圆的长腿在裙摆下立着。

“刘叔,我吃完药稍微好了点,但还是有一点肿胀感,不舒服。”说着,芳芳已经红了脸,支支吾吾的接着说:“我妈说你推拿按摩的手艺是这十里八乡出了名的……”

老刘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样,他强压镇定笑道,“那是当然,你这个是小问题,应该是发育太快导致的,我帮你松弛一下经脉就可以了。”

芳芳低着头嗯了一声,其实她在家里就问过妈妈秀琴了,知道过来就要脱衣服被老刘按摩,一开始她是拒绝的,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的身子怎么能被男人乱摸呢,可是后来疼的受不了了,所以只能过来试试。

老刘关了诊所的门,拉上窗帘,“芳芳,躺下来,然后脱掉衣服。”

芳芳太过羞涩,老刘心里一急,竟然直接伸出手去帮她掀开衣服……

老刘的动作把芳芳吓了一跳,伸手抓住老刘的大手,想要推开他。

老刘叹了一口气,“芳芳,你就放轻松,医生看病没有男女之别的,闭上眼睛一会就好了。”

听着老刘一本正经的语气,她松开了手,闭上眼睛捂住自己已经羞红的小脸,有种任由老刘糟蹋的感觉。

老刘难受死了,但是又不敢操之过急,只能慢慢的挑拨着她的神经。

解开芳芳的腰带,再将她胸口的扣子逐一解开,露出了里面的淡黄色里衣了。

老刘干咳了一声,开口问道,“胸部发育成这样,穿戴衣服方便吗?”

芳芳丢羞死了,为什么一个老男人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但是她还是支支吾吾道,“疼了好几年了,穿里衣也只有跑步的时候会……”

芳芳说不下去了,但是老刘似乎看到芳芳在操场跑步的时候,那起伏的上身。

收回心思,老刘已经把里衣也脱了下来,看着她的身体,老刘双手都在颤抖。

老刘内心狂跳不止,但还是忍住激动面无表情的说道,“芳芳,待会可能会有点疼,你稍微忍着一点,如果有其他感觉,告诉我就好了。”

芳芳羞臊无比,轻轻点头,继续用小手捂住脸蛋。

老刘颤抖着手,伸了过去,那触感,直接让老刘血压飙升,那手感,让老刘感觉身体受不了!

不仅老刘刺激,芳芳也是没忍住轻哼了一声。

芳芳能感受到老刘的温柔,那双粗糙老茧的双手都要把自己身子都摸透了,让自己浑身燥热。

老刘摸得相当舒服,但害怕芳芳生疑,停下手说道,“芳芳,你这身子和我猜的没错,胸部发育过好,导致压迫了周围经脉,血液循环不过来才会有肿胀感。”

芳芳闻言顿时紧张起来,赶忙问道:“刘叔,很严重吗?”

“你拖了太久了,要是去省城大医院甚至要开刀的,在上面割刀子就太可惜了。”

芳芳闻言花容失色,她以自己的傲人的上身自豪,总是引得学校里那群男的爱慕尖叫,要是去医院动刀子,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老刘笑道,“你也不用那么担心,在我这边就不用那么麻烦了,这就是中医推拿,你以后两天过来一次,半个月就彻底没事了,而且我手法专业,对你胸脯塑性有好处……”

话说到这里,芳芳既为自己不用动刀子庆幸,也更加坚信了老刘医生的专业,身心彻底放松下来。

老刘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些精油在手上抹匀,双手摩擦的温热,然后重新攀附上芳芳的身子。

或许是精油的神奇,芳芳竟然开始动情起来。

芳芳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绪,捂着脸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扣着自己的下嘴唇。

老刘也不是小年轻了,一眼就看出来芳芳是动情了,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需要再努力一把,让她自己上钩才行。

可是老刘的那玩意已经闲置了很多年了,现在根本受不了这等刺激。

老刘赶紧单手松了松自己的裤腰带。

可是就在自己松开自己皮带的一瞬间,那玩意动了一下,而且恰好是抵在了芳芳的胳膊上。

芳芳眼睛瞥了一眼,顿时脸色复杂,有点害怕,也有点兴奋,心里挣扎的厉害。

可是挣扎了好一会,芳芳也没有动作,最后索性闭上眼睛,心里告诉自己,只要一小会就结束了,她就能穿衣服回家了,她相信老刘不会对自己做什么的。

老刘此时心里乐的不行,发现芳芳竟然妥协的闭上眼睛,就干脆得寸进尺,身子微微扭动起来,那个感觉简直舒服得不行。

可芳芳就难受了,她的小臂清晰的感受到那物,自己也有了反应。

芳芳心里默念,这只是老刘的小动作,忍他一会就好了,毕竟还是自己的病比较重要。

可是下一刻她就知道自己错了,老刘伸手在她小腹游走起来,而且还继续朝下解开扣子,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小裙子就已经被解开了,露出了底裤。

芳芳觉得很奇怪,自己越发感觉没力气。

“啊……”

老刘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指伸进了自己的底裤里,自己的反应肯定已经被发现了,芳芳羞愧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偏偏老刘的速度奇快,还在芳芳不知所措的时候,最后的底裤也被脱了下来。

芳芳低着声音问道,“刘叔……我是胸口疼,下面……不……不疼……”

老刘温柔的笑了笑,“芳芳,你就相信我就好了,今天按摩之后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会疼了,你就闭上眼睛,等几分钟就好了。”

老刘心里早就忍不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么顺利,鬼神神差的把芳芳底裤都给扒了,这要是不做点什么,可对不起陪了自己多少年的那玩意。

芳芳闻言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闭上眼睛,心里想着老刘只是色了一些,要是治好了自己的病,给她摸一下也不吃亏的。

想到这里,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燥的,在老刘的大手下,芳芳浑身就和发烧一样滚烫。

老刘赶紧深吸一口气,然后单手把裤子拉链拉开,那玩意就露了出来,就在芳芳的小脸面前。

芳芳虽然在意乱情迷的边缘,但对周围事物的感觉还是在的,她只感觉一阵异样扫过脸颊,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看过去。

顿时整个人傻掉了。

她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大叫了起来,她真的被吓坏了,挣扎坐起身子推开老刘,然后赶紧给自己穿衣服,她感觉老刘是疯了,怎么会对自己做这种事情。

老刘意识到事情糟糕了,想要拉住芳芳,但自己裤子掉到脚踝,根本追不上已经推门跑远芳芳。

老刘看着芳芳跑远的背影,心里既后悔又担心,这小丫头片子要是把事情给散出去,自己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名声可就全没了。

他失落的穿好裤子,坐在凳子上发呆。做好人要一辈子,做坏人,一件事就够了……

芳芳从老刘的诊所里逃出来,整个人都还没缓过神来,她坐在小河边还没回家,心里想着刚才诊所里的事情,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她捡起地上的石子往河里丢去,嘀咕道,“臭刘叔,就会吓唬人,都给你摸了,还贪得无厌的乱来,不过……刘叔好强……”

老刘不知道芳芳心里想的是什么,一直懊悔自己的鲁莽,直到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梦里还叹息了出来。

之后老刘一连几天都没看到芳芳,他每天都在家里喝闷酒,气的捶胸顿足。

可是就在老刘以为这辈子和芳芳再无缘分的时候,芳芳又忽然找上门来!

今天芳芳穿着一身连体齐臀小短裙,整个人看起来清纯洋溢的同时带着一丝性感,看她的精神状态,似乎已经恢复如初了。

她看着一个人喝闷酒的老刘,歪着脑袋羞涩一笑,瞬间温暖了老刘接近枯死的心。

终于再见到这小妮子,老刘心里头激动的紧,他怎么都没想到芳芳能抹开面子再来找自己,赶紧露出温和慈祥的笑容说:“芳芳啊,你……你这两天怎么没来啊?”

说着,他还是忍不住偷看。

老刘的脸皮也是厚的可以,全然不提前两天的荒唐事。

“刘叔,我……好了,我觉得不用按摩了,上次谢谢你吖。”

其实这几天不见,对芳芳何尝不是一种折磨,自从上次从老刘这里跑掉,回家之后只要一没事情就会想起老刘,想起他对自己做的事情。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