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怎么才能学会喷水_下面都已经湿掉了

稍稍犹豫了下后,她啪的一拍巴掌,“就这么定了,晚上你来找我,我给你睡。”

沈芳芳这一答应,牛壮心里反倒没谱了。

他确实是想睡沈芳芳,但也没觉得这么简单就能睡到,他还想继续下套呢!

可套还没来得及下的,沈芳芳竟然就答应了,这是怎么个意思?

看到沈芳芳那双咕噜噜乱转的眼珠子,牛壮就猜到她又耍起了心思。

不过牛壮脸上却没有任何警惕的表现,反倒大为欢心,兴高采烈的颠着脚就离开了。

既然沈芳芳说是晚上,那晚上过来看看就是,看沈芳芳到底能给挖个什么坑!

文学059220733162.jpg

望着远去的牛壮,沈芳芳长松了口气。

不过在往孙晓芬家走的时候,她那张精致的小脸蛋儿上又开始纠结了。

边走她边嘀咕道:“这样做,会不会太坏了?”

直至回到孙晓芬家门前时,沈芳芳的意志才彻底坚定下来。

“没办法,就这样吧,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

当天晚上的时候,牛壮吃过晚饭,就在屋里躺在炕上拨弄起了手机。

别人都以为他是傻子,根本用不着手机这东西,但牛壮这手机都用三年了。

平日里不放在身上,多数时间都用来上网查东西了。

这会儿他在鼓捣的,是条关于长途煤运司机事故的新闻。

新闻是三年前的了,说是有两口子跑煤运失踪了,连人带车还有一车煤。

后来在悬崖下面找到了两口子的尸体,还有跌撞到不成型的卡车。

这条新闻,牛壮倒背如流,一个字都不带错的。

但他还是每天都在看,在脑子里回忆整件事情。

父亲和母亲出车的前一晚,他迷迷糊糊的没睡着,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说是等跑完这一车,就有钱给他在城里买房买车了。

当时牛壮也没多想,寻思这是拉了一车黄金呢,还能连房带车的都买上?

没在意,他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只是当父母出车走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直至这条新闻出现。

在这条新闻出现的当天,他就‘傻了’,见谁也傻笑,这一傻就是三年……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敲门声响起,很轻,怕吵到人似的。

牛壮下炕去院里开门,门前没人,反倒沈芳芳站在远处,正向他招手。

牛壮忍不住的犯琢磨,这沈芳芳,该不会是想趁夜弄死他吧?

脑海中泛起这个想法后,他咧嘴一笑,这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可不相信,一个女孩子会有这么大的胆量。

关上门,牛壮就跟着沈芳芳走了。

没多会儿,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孙晓芬的家门前。

招手让牛壮上前,沈芳芳把嘴巴凑到了牛壮耳旁,小声说道:“我家起火了,我现在借助在孙晓芬的家里。等会儿我先进去,你稍后再进,就是西边那间屋子。”

“进去后你悄悄的,别出声,别吵到孙晓芬。我也不出声,但是我怕太舒服了忍不住出声,所以你一定要死死捂住我的嘴巴,然后就跟我做那事儿,做完就快走,别被人发现……”

沈芳芳仔细的叮嘱了,一些细节也嘱咐到了。

牛壮听在耳朵里,心里顿时跟明镜儿似的。

西边那间屋子可是孙晓芬的卧室,沈芳芳让自己闯进去,然后把被窝里那女人的嘴给捂住一通战斗,完事后赶紧跑。

跑掉之后呢?第二天被警察以强歼罪名抓走,失了身子的是孙晓芬,跟她沈芳芳没半点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傻子的指证又不能形成罪名。

而且极有可能,孙晓芬压根就不会报警,这事说出去,她还怎么有脸见人?

这沈芳芳的小心思耍的,挺毒啊,拿孙晓芬当替死鬼?

牛壮对沈芳芳的歹毒心思,有些不爽。

不过他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并且在随后偷摸的溜进了孙晓芬卧室内。

见牛壮溜进了孙晓芬的卧室,沈芳芳也赶紧溜回自己房间。

躺在大床上,她心里充满了紧张,提心吊胆的。

她最担心的是,万一牛壮发现屋里不是她,那该怎么办?

可是仔细想想,她又劝自己没事,琢磨着孙晓芬身材模样都不输给自己,还有种成熟的诱惑。即便牛壮发现不是她沈芳芳,怕估计也忍不住要干那事了。

就算是不干,那她也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反正强歼未遂的是牛壮,跟她有什么关系……

而这时候的牛壮,已经来到了熟睡的孙晓芬身前。

这时候的孙晓芬正躺在大床上,呼吸均匀,表情恬静,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天气热的缘故,她没有盖东西,甚至连睡裙都没再穿。

全身上下,就只有一条浅蓝色的小裤裤套在下面,。

借助窗外的月色,能看到她身前那曼妙正在随呼吸起伏。

相当的迷人,直把牛壮看的呼吸急促,忍不住的颠着脚上前,站到孙晓芬身旁。

忍不住那种勾魂的诱惑,牛壮弯下腰,将嘴巴凑了上去。

可刚刚没几下的,孙晓芬就有了感觉,白皙小手抬起来就往那抓挠。

所幸牛壮躲得快,这才没有拍在他脑门上。

纤细的手指在身子前面抓挠几下,舒服了,孙晓芬侧身扭向一旁,继续昏睡。

双臂垂在身前,那里给挡住了,根本没法再下口,甚至看都看不详尽。

于是牛壮盯住了她的下半身,看了一阵,忍不住把头凑了过去。

“嗯……”

有醉人的嘤咛声,从孙晓芬的鼻腔中轻轻发出。

她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呼吸开始变乱,渐渐变的急促。

睡梦中,孙晓芬梦到丈夫回来了,而且还兴高采烈的握着一瓶药。

她问那药是什么,丈夫说,“这是国外最新的产品,一粒就能顶半个小时。”

孙晓芬亢奋了,以前五分钟最多,二三分钟是常态。

没成想国外还有这么先进的药,她开始难受了。

而这时候丈夫也伸出手,抚向她的身体。

每一次动作,都像是撩在了她的灵魂深处,直撩的她肉骨酥麻。

她想要了,她想抱住她的丈夫,让丈夫好好舒缓她这近一年来的渴求!

可就在伸出双臂的一瞬间,孙晓芬却搂了个空。

她当时就醒了,睁开眼睛看到空荡荡的床铺,这才失落的意识到,只是个梦而已。

长出了口气,孙晓芬心中满是失落。

她扭转过头,准备继续睡觉。

可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发现窗前竟然有个人影,而且还对着她傻笑。

孙晓芬当时就给吓呲牙了,咧开小嘴就要尖叫。

可叫声还没发出的,就有只粗砾的大手一把将她嘴巴捂住,更是有憨厚声音传来。

“嫂子,是我,傻牛壮。”

孙晓芬下意识的挣扎了一通,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人说他是……傻牛壮?!

镇定心神仔细看了眼,还真是。

孙晓芬松了口气,可吓死她了,这大半夜的。

但紧接着她就恼火到不行,一把拽开牛壮捂嘴的手,气呼呼的低声质问。

“这大晚上的,你不睡觉跑我家来干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看到牛壮身子的异样后,孙晓芬就认为自己猜到了事情真相:

她认为牛壮是想和她干那事儿了,所以晚上偷摸的爬墙溜进来。

这让她很是气恼,她昨天早上愿意和牛壮那样儿,是她自愿。

可牛壮这闯进来,那就是心怀不轨,是别有企图。

孙晓芬容许自己把身子交给牛壮,但却不容许在这种情况下交给一个心存不良企图的牛壮!

所以不等牛壮回答的,她就气急败坏的指向门口,“滚,赶紧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牛壮却是不滚,他能理解孙晓芬的惊吓和愤怒,所以也不生气。

他继续挂着憨傻的笑容,对孙晓芬说道:“我老婆骗我,她说她在这屋等我。”

孙晓芬正想继续撵人走呢,突然听到牛壮这么说,心里忍不住好奇。

“你哪有老婆,你老婆是谁?”

牛壮一本正经的回道:“沈芳芳啊,她就是我老婆,她说晚上在这屋等我的。”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