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清穿之皇上吸奶文,被男朋友在小黑屋里面做了

她享受着这种自我安慰的愉悦,虽然知道这很羞耻,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不行,常年空虚寂寞,突然被阿正点燃,宛若打开了心灵的窗户,瞬间沦陷。

她闭着眼,开始幻想阿正。

陈正本来就难受的要死,看到这一幕,更是激动,脑子嗡嗡叫!

现在宝宝睡着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无人能打扰我们之间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疯狂的注意。

当然,他还是在装傻,蹑手蹑脚的进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动静,回头,慌张的提起裤子。

但看见阿正裤衩的动静时,暖流肆意,那里痒得不行。

文学059220733177.jpg

“嫂嫂子,热,热,洗澡澡……”阿正装的傻里傻气,对林子惠呆滞的说道。

“好,好啊……”

林子惠颤抖道,眼神一直勾着阿正的裤衩看。

这几年,阿正因为是个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顾,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样说服自己。

再说,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样,很好哄,他一定能给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户户都睡炕上了,就算闹出再大动静,也不会被察觉。

想到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话,得把衣服脱光才可以。”

“哦。”陈正点了点头,但装的很笨拙的样子,手忙脚乱,难脱。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帮阿正脱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结实,孔武有力的肌肉凸显出来,在暗黄灯光下散发着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见状,开始有点痴迷起来,突然有点埋怨为什么自己老公没遗传到这么好的身材呢?

随后,竟当着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块腹肌的小腹,覆盖上去。

陈正感觉舒服极了。

很快,他就被弄得邪火焚身,如果不是克制了,早就推倒了!

“好热热……”陈正不禁喘道。

“阿正,你别急哦,嫂子这就让你凉快凉快哦。”林子惠眼睛一亮,伸出手抓住了陈正宽松的裤头,轻轻往下一拉。

只见裤头里隐藏的恐怖,嘴巴微微张开,贪恋又有点害怕的盯着。

陈正异常难受,抓住自己的底裤,想脱下来。

“先不要……”林子惠惊呼一声,到了关键点,她有开始犹豫了。

“嫂子,洗澡澡不要脱吗?”陈正装的傻里傻气的问。

“先洗上面吧……”林子惠还是忍了忍,咬着贝齿,目光依旧停在陈正的裤衩上流连忘返。

她深吸了一口气,意图让自己先冷静下来,随后拿着肥皂给陈正身上涂抹,轻柔的手掌,在胸口,四肢处轻擦起来。

每一次温柔的滑动,都让陈正浑身微颤,嫂子的手可真是嫩滑啊,碰在身上,真舒服呢。

“这儿,这儿,还没擦呢。”

陈正指着胸口。

林子惠愣了愣,俏脸微微一红。“别,别着急,嫂子,这就给你洗。”

随后,紧张不安的嫩手开始放在了他的胸口,轻轻的覆盖上去。

林子惠碰了几下,再也忍不住了,面红耳赤的把玩着,手开始拨弄起来,一股股热浪涌上心头。

陈正感觉到无尽的酥痒。

“喔……”

他忍不住叫出了声音。

嫂子的手法实在是太好了,陈正不禁羡慕气自己大哥,要是自己有这么极品的老婆,该多爽呢。

“阿正,你咋啦?怎么突然叫出声音了?是不舒服吗?”林子惠轻问。

陈正傻乎乎的摇头,“你洗我上面,可是我下面难难受……”

“可能因为脏,所以难受,别急,待会儿我就给你洗。”林子惠颤抖道。

搓完胸膛后,她抓起水瓢。打了一勺水泼在了陈正身上。

哗啦啦……

一阵热水从上而下,陈正的底裤很快就湿了,湿透的裤衩直接黏在上面,更明显了!

林子惠更惊呆,恍惚中,她有些意乱情迷,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夹了夹,意图将陈正身上最后一层包裹给拉下。

哗!

恐怖跳了出来,林子惠匆忙一瞥,羞的眼珠子浑圆。

陈正紧盯着嫂子这一张俏脸,虽难受,但也不想催促,担心吓到了她。

林子惠心跳不已,微微低下头,也不敢对视,装模作样的拿着毛巾擦拭着陈正的小腿。

等她表情越来越从容的时候,突然微微站起身,伸出手覆盖住,快速的涂抹肥皂!

擦拭的时候,手在颤抖,跟犯错的小孩一样。

陈正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感觉身子轻飘飘的,舒畅到了极点。

场面顿时变得有点沉默。

稍倾,林子惠动作幅度更大了。

陈正惊呼一声,只感觉一阵微疼,被夹着,涨得有点难受。

他故意傻乎乎道:‘嫂子,我这儿,这儿咋越来越大了啊……’

林子惠听陈正这傻子样,防备更放低了,噗呲笑出了声音。“是啊,阿正,这是为什么呢?”

陈正脑瓜一想,两眼金光,“是不是跟上次你喂宝宝,被蚊子咬了一样啊?”

林子惠扑通乱跳,“嗯,对呢。”

“那不行,我得去找村医……”陈正装的很着急,要走的样子。

林子惠一下就慌乱了。

自己刚上了头,反正自己现在干啥,这个傻子小叔都不懂,胆气就更大了。

“别啊,这点小病找医生干嘛?你上次帮了嫂子,嫂子这次也帮你啊……”

“噢。那就快点吧。”

陈正心底早已激动不已,但还是强压着,装傻道。

“好”

林子惠颤抖着抓住,再揉捏了一阵。“上次你用嘴巴帮我,这次换嫂子帮你,好不好?”

“能行吗?”陈正故意表现一脸茫然。

林子惠俏脸滚烫,樱桃小嘴,滑腻腻,又软又柔,这要是能……岂不是要成神仙了?

“阿正,你就好好坐下,剩下的你就交给嫂子吧。”林子惠温柔道。

说完,林子惠端来一张木凳子,陈正乖乖的坐下,将腿缓缓张开。

林子惠眼睛迷了一层雾,眼珠子滴水般的清澈,随后半蹲下来,两手一压,小嘴微微张开,埋下了头。

喔……

阿正身子猛地一紧,忍不住长呼一口气。

这是一种钻心的爽啊。

抬头看着嫂子那张俏脸,羞涩中带了无尽的魅惑,这种体验无与伦比。

林子惠埋头辛苦了一阵,顿时红着脸,停下,抬头望着陈正,娇滴滴道:“阿正,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舒舒服……”陈正装着一脸呆滞的模样。

听了这话,林子惠更加坚定起来,继续埋着俏脸。

一阵狂风暴雨即将席卷而来!

又是一阵幸福的折磨……

林子惠微微抬头,“阿正,现在咋样了?”

“嫂子,我想尿尿……好奇怪哦。”陈正两眼一直。

林子惠闻言,一抹坏笑,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不想折磨快结束,好不容易逮到这么好机会,一定要好好享受。

“阿正,你一定要憋住啊,不然就治疗不好了……”

‘知道了,我听你的。’陈正乖乖点头。

可能是半蹲的姿势太久,想站起,身子微微发抖,胸前的胖圆滚溜的,差点儿摔倒。

陈正简装,赶紧伸出手去扶,故意将手拖在前面,只感觉掌心一阵酥滑,很有分量。

隔着衣服,有甘甜渗出,太美妙了。

陈正轻舔了下发干的唇角,内心焦灼的等待。

林子惠回眸,盯着恐怖,心口都融化了,颤抖的说:‘阿正,你先不要乱动,嫂子来就好了。’

“好难受啊,嫂子,你快点啊……”陈正装的一脸痛楚。

林子惠一下就上钩了,突然转过身去,将裤子往下一拉。

修长大腿扎现眼前,再一拉。

她这是要干嘛?

正焦急等待,突然林子惠抬起翘臀,微微后退。

一屁股坐了下来……

顿时一股温热遍布全身,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几乎让人欲仙欲死。

陈正差点儿一个没忍住叫出口,抬头,看到林子惠红润的脸,手不自觉的搂住林子惠的腰,依旧装傻充愣的模样:

“嫂子,我好难受。”

“等会儿就不难受,乖。”林子惠哪见过如此恐怖。虽说陈伟也给过鱼水之欢,可远远比不过陈正的感觉,他的硕大就顶在自己的里面,感觉全部被塞满。

林子惠靠在陈正的肩上,两个人将身体贴的天衣无缝,低声在陈正的耳边道:

“知道吗,今天嫂子给你看病的事情不能告诉外人知道吗?”

陈正眼底闪过一丝笑,他当然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可谁让他现在是个二傻子。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