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欲浪媚妇 师父,不, 快到了

张大头一阵莫名的兴奋,又把眼睛凑了上去,仔细看起那棚内的情况。

"哼,人家才刚起床,还没睡醒呢!"

刘翠儿娇媚的声音又传来,只见刘翠儿在小床前正骚首弄姿,不时对着空气嗲声嗲气喊一会喊哥哥,一会喊小爷什么的。

这屋内也没男人啊?

张大头四下张望了一会,也没见有别人。难道那奸夫在别处等着?

而刘翠儿已经躺到了床上,那睡裙被撩到了大腿根,刘翠儿把手伸进那睡裙内,口中还不断发出令人兴奋的声音。

刘翠儿一直压着声音,躲在下边偷听的张大头感觉就像是在耳边轻语诱惑一般。

这股儿新鲜刺激感,顿时就让他兴奋了起来。

一大早就来这里偷汉子,看着刘翠儿扭腰挺胸的卖弄风情,张大头一阵口干舌燥,眼里都快要喷火。

但他心里还有一股子不舒服的味道,那奸夫实在是艳福不浅,居然能玩村里最漂亮的尤物,而且还让她这么风骚地卖弄着自己,张大头又是羡慕又是妒忌,恨不得上去取而代之。

可自己也只是个穷小子,平时被村长使唤来使唤去,刘翠儿也从不拿正眼瞧自己,经常对自己大呼小叫,恶言相向。

看着现在刘翠儿这副风骚的样子,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小爷什么的,张大头心想这要是换成了自己也能让刘翠儿这么服服帖帖地伺候着,那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而刘翠儿手上那动作也没停下,似乎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那身上香汗淋漓,脸上带着情欲的潮红。

文学059220733246.jpg

到了现在,那奸夫还没出来,莫非是自己算错了?

刘翠儿不是在偷汉子,而是在自己解决?

想到这张大头更兴奋了,自己的手也悄悄伸进了裤裆里。

就在这时,刘翠儿朝床上啐了一声。然后停止了卖姿弄首,双手垂下来,居然抓住睡裙慢慢往上拉。

再往上一点!

张大头心里焦急地喊着,恨不得自己冲进去帮帮刘翠儿,帮她一把扯掉那点儿布。

这还是张大头第一次在现实看到女人白花花的身子,还是自己做春梦都想着的婆娘。

还别说,这一寸寸往上挪的模样儿就是特加的诱人,只看得他口水都流了出来。

看着睡裙一点点的往上提,那两条青葱也似的大白长腿终于展现在了眼前。

张大头眼睛瞪直,眼都不敢眨一下,眼看着着越提越高,隐约可见那大片雪白。

就在张大头眼珠子都要瞪爆的时候,刘翠儿的手终于又动了。

大长腿一点一点的露了出来,但是上面的关键位置却是看不到,张大头眼一眨也不眨,可是他站的是在侧边,视线也不会拐弯,只能看着那白得晃人的优美曲线干着急。

这可把张大头给急坏了,只恨自己的视线不会拐弯,这时只见刘翠儿轻轻抬起一只脚搭在床上。

这下,他终于看到了那双腿之间,神秘的地方,竟然藏着一个玩具!

原来这女人竟然是在用玩具安慰自己,没想到平时表面正经的刘翠儿私下竟然玩的这么开。

“难怪刚才怎么看她走路那么别扭。”

张大头大开眼界,杏花村还有这等会玩的尤物,今天真是开眼了。

而刘翠儿继续着自己的动作,但那上下动作的手老遮住张大头的视线,让他没法看清那关键的部位,张大头急得抓耳挠腮,拼命往那小洞拱着,想要看的更加清楚。

谁知扑噗一声,他的脑袋就捅破了那道缝隙。

张大头的上半身直接就出现在里面,刘翠儿吓得尖叫一声,混身往身后一缩。在他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玩具一甩一甩,咚地一下掉在木板上。

两人都怔愣了一会,刘翠儿一看是这小子,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自己平时欺负张大头欺负惯了,所以觉得他不足为惧,“张大头,你在这干什么?!”

那高高在上的语气跟平时一模一样。

张大头看着地上的那个还在跳动的玩具,对她的畏惧却是少了许多,当下不由硬气起来冷哼道:"哟呵,你挺会装的啊,要不要我把到村子里,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呢!"

刘翠儿一听,顿时就变了脸色,这真要在村里传开。那还不立即传遍这十里八乡啊,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不说自己,单单是老公王富贵就不会放过他。

作为村长,王富贵虽然身子骨越来越不中用,可是手段却是越来越老辣,村里说一不二,要是被他知道了那自己还不得被打死。

可她平时已经习惯了张大头的唯唯诺诺,觉得他根本不敢忤逆自己,这小子可能只是吓唬一下自己,稍稍平复了一会,刘翠儿骂到:“你敢?!你就不怕村长找你麻烦?”

不提村长还好,一提村长张大头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平时已经被这两人欺负够了,现在刘翠儿有把柄在自己手里,自己只要强硬一点,不怕她不听话。

想到这,张大头干脆走进了棚子里,刘翠儿见他与以往好欺负的样子截然不同,不禁也慌了起来。

但她表面上还是强装着镇定,问到:“张大头,你想干嘛?”

看着刘翠儿强硬的样子,张大头其实心里也发怵,万一刘翠儿去村长那告一状,自己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可一想到刘翠儿平时对自己的态度,张大头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软弱。

看到刘翠儿衣衫不整的样子,那白花花的大腿根子全部露在了外边,张大头不禁恶向胆边生,一个主意在心里悄悄地成型……

张大头盯着地上那个玩具,嘿嘿一笑,说到:“翠儿婶子,你用那个表演给我看。”

刘翠儿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你想得美!你疯了吧张大头!敢跟我提这种要求?”

张大头面对她的傲慢态度却也不生气,“婶子,你就别装了,刚才我都看到你自己玩了,其实你心里也是想要的,说不定我还能帮帮你。”

此时的张大头已经被色欲冲昏了头,而且刘翠儿现在有把柄在自己手里,不怕她不听话。

“不行!你想都不要想!”刘翠儿鄙夷地看着张大头,觉得他平时无比地窝囊,根本配不上自己。

“你要是不同意,那我现在就去把我看到的告诉乡亲们,让大家知道这个平时正经的村长媳妇的真面目!”说着,张大头转身就要出去。

“等等!”刘翠儿慌了,虽然张大头手上没有证据,可他要是出去这么一说,村里的风言风语都能淹死自己!

当注意到张大头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往地上的玩具上扫的时候,她忽然就计上心来。

不如自己先假意答应他,给他点甜头,等他放松警惕,自己再抓到他的把柄,到时就能随便整治他。

当下她甜甜一笑,"大头啊,婶子刚跟你开玩笑呢,你想看婶子表演吗?"

看着她那笑眯眯甜腻腻的小样,这可是全村都数一数二的漂亮婆娘,居然对自己露出这么一面。一旦联想到可能将要发生的事,张大头顿时心头一阵火热。

张大头心里啐到,这婆娘装的正经,一副死也不从的样子,现在还不是被自己收拾的服服帖帖,当即连连点头。

"那你怎么还不快上来啊。"刘翠儿朝着脚下的张大头勾勾手指。

张大头哪经历过这种阵仗,只感一股气血一古脑的往下边涌,整个人都一下给乐蒙圈了都。

什么理智都被下半身给直接接管,这婆娘都这么邀了,再不主动就不是男人!

看着那一张小床,还有刘翠儿故意裸露在外边的大白腿,张大头简直是两眼都放着光,激动得走路都有点儿飘。

没想到……俺十几年的童子鸡冷不丁今儿个就要开荤了,三两步蹿过去,迫不及待地跳到了床上。

狭窄小的空间,那刘翠儿正俏生生地躺在那儿。他这一上来空间就变得更小了。

两人几乎是快要贴在一起,一股女人的香味儿熏得张大头一下就晕乎晕乎的。

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只是瞅着这婆娘上上下下,哪儿都觉得看不够,一时间眼里只剩下这混身散发着诱人气息的婆娘。

看着张大头的表现十足一个初哥,刚才那威胁刘翠儿的气势也不知哪儿去了,虽然满肠色心,可是这一到了女人面前却就完全不知如何反应。

刘翠儿嗤笑一声,还别说,看着这雏儿还挺有趣儿。她目光不经意地扫到下面,刹时间两颗眼珠子瞪圆,连瞳孔都是一张一缩。

只见一条像蟒蛇一般的东西被裤子束缚着……

"大头,你裤裆里藏了什么玩意儿?"她不敢置信地颤声问。

"没有啊。"张大头一愣,随即看到了自己大腿撑起的那一道清晰轮廓,随即反应过来刘翠儿说的是什么。

这条裤子已经穿了好些年头,有些小,而那地方更是鼓的像是要突破裤裆。

可是刘翠儿目光定定地看着,心里却在翻江倒海,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只是想不到平常被自己看不起的张大头,竟然有这样的本钱……

这玩意儿单单是看表面就比她家的大狼狗还要夸张,她迫不及待地一伸手就隔着裤子把那根东西给抓在手里。

只是入手的刹那,她就知道张大头没有骗自己,这愣头愣脑的雏儿的确有一根惊人的狗玩意。

那狗玩意,要去捣进去,那还不得出人命呀!

她嫁给这村长多少年了,先不说王富贵那玩意没啥能耐,就是整个村子里,也见不到健硕的男人。

可这张大头不一样,那玩意简直大的惊人。

看的刘翠儿心里是一阵燥热,之前对张大头的那丝厌恶,也渐渐的消散了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对张大头那玩意的渴望,使得她不禁吞咽了一口口水。

自己老公王富贵的那玩意和张大头一笔,就真的是牙签一般。

若不是王富贵不争气,她也不会要靠玩具。

而王富贵也知道自己不行,才给刘翠儿买了一大堆玩具,刘翠儿接触过之后才知道原来还有这种玩法。

起初还能靠玩具满足自己,可玩具毕竟不比男人那玩意,一点温度都没有,时间一长,刘翠儿对玩具已经越来越无法满足,此时感受到张大头那狗玩意,立即就是两眼放光。

即使是隔着空气,都能感觉得到那烫人般的热度,本来还想着算计张大头的她此时心里也改了主意。

既然张大头有这么傲人的本钱,自己何不好好试试?谅他也不敢把这事出去乱说,毕竟还关乎他自己。

想到这,刘翠儿目光惊喜地抬头扫了眼张大头,眼看就要办点什么事。

张大头心里此刻是燥热难耐,一想到趾高气昂的村长媳妇现在就要臣服于自己,他就有了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在这种精神的刺激下,张大头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腰杆,似乎感觉自己就撬开天地,差点没顶着刘翠儿。

刘翠儿见此,心里一阵惊喜交加。这是何等的劲道,何等强悍。

这张大头简直就是神了,究竟是什么品种的狗玩意啊!!

张大头这下得意的。就跟个征服者也似的,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翻身就趴在了刘翠儿身上。

这可是村长才能弄的女人啊,看着刘翠儿,一阵无比的舒爽从头渗到尾,一辈子的憋屈,一朝扬眉吐气,心中涌动着强烈快意。

可张大头也是个雏,从来没有碰过女人的他除了压在刘翠儿身上摸摸就不知道要干嘛了。

刘翠儿见他迟迟不进入主题,内心焦急不已,催促道:“你这傻子,愣着干嘛?”

“婶……婶子,接下来怎么弄?”

刘翠儿心里好笑,心想今天自己就好好教教这个二愣子。

于是伸出手,抓住了张大头身下那东西,引导着他往自己的身子探索。

张大头不一会就无师自通起来,双手在刘翠儿那白嫩的肌肤上四处点火,引得刘翠儿娇喘连连。

“大头,快……快!快给婶子!”刘翠儿那迷离的眼神说明着她已经失去了理智,此时只想张大头用他那东西好好安慰自己。

“轰!”

忽然,一阵惊雷在天空劈开,两具燃烧的身体都惊得一跳,迅速分了开来。

张大头吓得滚下了床,心脏剧烈地颤抖着,这会儿外面风声急速地拍打着油毡。这雷打得,让这两个偷腥的男女都是心脏儿都受不了。

张大头立即就想起瓜地里的几包化肥,这若是下了雨淋过,那化肥就废了。这还怎么行,这几肥化肥可是他去年攒到今年的播种钱。

今年这瓜就指望着这最后一波肥供上,那个儿才会可劲的长,若是泡汤了。别说买小冰箱,连吃饭都要出问题,然而眼前这诱人的婆娘就在眼前,他思想再三挣扎了一秒钟那么久。

最终还是吃饭问题重要,女人下回还能接着干,赶忙对着刘翠儿道:"翠儿婶子,我的肥还在地里,得赶紧收起来,咱们改天玩吧。"

说着就把裤子一提,拨腿便要跑出去,却被刘翠儿给抓住一条胳膊。

刘翠儿眼中不由一阵失落,有心想不管一切成其好事,可是外面这会外面的风声已经大得可怕。

整个棚子摇摇晃晃的,感觉就像是随时会倒下来一般,这色欲再大也不敢在这处情况下继续苟合。

她当下冲着张大头媚笑道:"行,不过我们先说好了,今天的事情不能说出去,你帮婶子保密,婶子给你好处。"

说着她冲着张大头跑了一个媚眼,然后整好衣服就率先走了出去。

刚刚出去就被风吹得丝布睡裙整个贴伏在身上,那两团鼓鼓囊囊的软肉到腰肢更是给囊得紧紧的。

刘翠儿被吹得头发乱飞,一手按着裙子一手捂眼睛往村子方向飞奔,在狂风交加之中那屁股蛋扭得让人称不开眼睛。

张大头可真是看得迷了眼,但他也来不及欣赏这美景,赶紧冲到自家地里,扛起化肥就往家跑。

忙活了好一阵,才终于搬完东西,张大头松了一口气。

只是想起刘翠儿那风骚的样子,内心一团欲火怎么也压不下去。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张大头再也憋不住了,熟门熟路地来到了王富贵家。

因为平时王富贵总使唤张大头帮他干活,所以张大头对王富贵家熟悉无比,麻利地翻墙进了院子,张大头来到了王富贵与刘翠儿的房间外面。

只见那灯光还没熄,张大头趴在窗户底下悄悄听着动静。

“嗯……”刘翠儿嘤咛的声音传来。

张大头往里一看,只见王富贵那胖胖的身子趴在刘翠儿身上一拱一拱的,只是不一会就气喘吁吁的。

张大头内心竟然升起一股刺激的感觉,兴奋地欣赏刘翠儿那姣好的身体。

一不小心,张大头在窗户上弄出了动静,王富贵没注意,刘翠儿却敏锐的很。

往窗户这边看来,只见一双眼睛正滴溜溜地盯着自己,那眼中满是贪婪之色,不是张大头还有谁?

一看到张大头竟然在外面偷看自己跟王富贵办事,刘翠儿竟然兴奋起来,更加卖力地迎合起王富贵。

张大头见刘翠儿发现了自己也没戳穿,反而更加风骚了,不禁内心窃喜。

王富贵感觉刘翠儿忽然更加主动,拍了一下她的屁股骂到:“你这娘们,这么骚,看我不弄死你。”

王富贵动作的频率更加快了,可不一会,他就趴在了刘翠儿身上一动不动了。

刘翠儿显然还没有满足,脸上的情欲转而变为了不耐烦,一把推开王富贵,骂到:“不中用的东西!”

“老子去撒尿!”

王富贵也不生气,爬了起来朝着门外摇摇晃晃地走去,看那样子像是喝多了酒。

张大头感觉机会来了,猫着腰绕到前门,可那们紧锁着,小声敲了两下,又怕王富贵听见,不敢动作太大。

难道刘翠儿留的是后门?

想到这,张大头又鬼鬼祟祟地绕到了后门。

要是被人看见,肯定要把他当成贼抓起来。

就在张大头伸手去抓那门把时,忽然感到屁股剧烈一疼,转头一看,就发现村长王富贵叼着烟站在后面用皮鞋往自己屁股上踢。

张大头吓了一跳,顾不上那屁股上的剧痛,心想王富贵发现了自己的鬼鬼祟祟,自己该怎么解释。

一看王富贵酒气冲天,路都站不稳的样子,张大头又稍稍放下心来。

“哎哟别踢,村长,你干啥呢?”

“干啥!”王富贵一脸怒气地骂道:“你小子在这干啥呢?!”

张大头慌慌张张站好,脑子里飞速想着对策,只能摆出一副可怜样,苦着脸:“村长,今早不是刮大风么,我来看看你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换平常,张大头这瞎话是骗不了王富贵的,平常张大头对村长避之不及,怎么可能还主动要求帮忙?但正巧他今天喝醉了酒,脑子一片混沌,尽听张大头瞎糊弄。

“算你小子上道,好了好了,既然你在这那去鱼塘帮我把鱼料撒了。”王富贵一副理所当然地开口指使起人来,一点也不客气。

王富国说完之后,便背着手直接慢悠悠地吐着烟圈走人了。

“呸!”这死老货指使人越来越不客气了。

不过!想起和刘翠儿的约定,满腹的怨气就尽皆化作乌有。

村长啊村长,真是多亏你娶了个如花似玉的骚婆娘回来。不然我哪有机会开荤,这十几年来如一日若不是早上在草丛里撇大条,哪里会有这等机会。

不行了不行了!!

只是这么一想,张大头就满脑子都是刘翠儿那又软又白的睡裙形象。裤裆里的东西就跟打了气一般给涨起来,就连屁股的疼痛都几乎给忘了。

他冷不丁地蹿进门,就看到刘翠儿正站在小梯子上,被这么一吓啊地一声尖叫往后就倒.

张大头眼急手快,像豹子一般蹿了上去,一下就将她给抱住。只感到抱着一团软肉,又香又软,说不出的舒服,这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温香软玉了吧!!

两只手就像是捏着两团面团,他下意识地揉搓了一下,真软啊!

刘翠儿刚一下地就跟火烧屁股一样腾地将他推开,这才看清是张大头。

“哎妈呀……吓死我了,张大头你这是赶着投胎呢。”刘翠儿拍着胸口嗔骂道,只见胸脯一阵乱颤。

张大头一见这情形,立即就想起刚刚的手感,这下眼睛都要凸出来,只能讪讪道:“翠儿婶,我……我来啦。”

“来干啥,吓我啊?你个臭小子,还乱捣鼓,让村长知道,非扒了你的狗皮不可。”刘翠儿的语气似足了平时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一看到这副样子,张大头下意识就是一怵,这婆娘难道是想不认帐?不过见识过她风骚本质后,张大头对其的畏惧却是少了许多的。

但是一时间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总感觉难以启齿,这若是她真翻脸那可就真糟了。张大头才十几岁的年纪,可没有做好跟对方撕破脸的准备。

“这……我,这。”

见他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刘翠儿眼里立即闪过一丝得色,嘿嘿,小样儿还不是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

张大头看着就站在面前的尤物,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怂,当下豁出去下了莫大决心开口:“翠儿婶,咱们说好的那事儿……”

“什么事儿?我和你能有什么事儿,你再乱说我可喊人了啊。”刘翠儿把脸一沉,双手叉腰骂道。

张大头当场傻眼,没想到这婆娘竟然翻脸不认帐了。

要知道村长王富贵在这村子可是头一号人物,若是突然冲出三五大汉出来,他可就要吃不完兜着走。

还好,周围还是毫无动静,被她这么一翻脸。张大头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眼神闪烁之下转身就想走人。

刘翠儿的声音忽又从后边传来:“哎,既然来了,那就帮我干点活,到后边来。”

这都叫什么事,刚被王富贵那老货使唤完,这肉没吃上,又被他女人使唤上了。

老子可不是你家的免费打杂工,心里这么恨恨想着,张大头却老老实实停下来。嘴里还不情不愿地道:“婶儿,我这还有肥没放呢……”

“让你来就来,废话这么多。”刘翠儿一副颐指气使地道。

说完当先往里边走去,看着她那风骚的背影,张大头心中不由一荡。

这就算是不能碰,多看几个过过眼瘾也是好事儿啊……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