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一男一女前后夹击文_乱中年女人伦

小时候我见过兰姨几次,那时候我还不懂男女之事,对兰姨的印象只停留在温柔漂亮上面。时隔十多年,我已不是那个懵懂少年,再次看到兰姨,我的心跳便不安分起来。

兰姨虽然四十多岁,但因为是芭蕾舞老师,皮肤保养的极好,长相酷似称霸熟女界的女优北条麻妃。一头乌黑的大波浪成熟端庄,翦水秋瞳的眸子勾人心魄,琼鼻下那张带着欧美风格的微翘嘴唇更是迷的我神魂颠倒。

特别是兰姨的高挑身段,即便我从业健身行业多年,也没有见过这么窈窕婀娜的身体。

按理说这个年纪的女人胸部已经开始下垂,但兰姨却非常坚挺,臀部也圆润挺翘,根本就不像四十多岁,倒像是二十多岁的女人。

兰姨高贵典雅雍容华贵,但她的老公刘叔却是一个不修边幅的秃瓢老头子,特别是那满身的肥肉,让我搞不明白,兰姨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是怎么看上他的。

从一开始,我对兰姨就如同对待长辈一样,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将心目中的这个长辈,彻底的看待成了一个女人……

文学059220733268.jpg

下午四点钟从机场将兰姨和刘叔接回了家,本想好好尽尽地主之谊款待一番,可偏巧不巧,快递站点有个问题件非常严重,等我处理完回家,已经晚上十点多钟。

这个点兰姨应该已经熟睡,为了不吵醒他们,我小心翼翼开门,准备去浴室冲个澡时,兰姨魅惑无比的声音从房间传了出来。

“老公,别摸了,我好难受……”

刘叔气喘吁吁:“那我就进来了!”

我听得血脉膨胀,莫不是两个人在办事儿?

虽然知道偷窥是件不好的事情,但我还是鬼使神差走了过去,轻轻推了推房门。

房门虚掩,被我推开一个缝隙,顺着缝隙朝昏暗的房间看了一眼,我就开始燥热起来,身体也有了反应。

兰姨穿着一件性感网纱睡裙躺在床上扭动娇躯,被睡裙遮挡的坚挺晃来晃去,一双修长白净的玉腿微微分开,我的目光上移,因为有睡裙遮挡,无法看到里面,但却可以看到刘叔的手不断在里面捣鼓。

眼前火辣辣画面让我心痒难耐,从未想要去侵犯一个熟女的我,有了想代替刘叔的想法。

“老婆,我来了……”

刘叔将手从睡裙下抽了出来。

没有了手指的填充,兰姨那嗯嗯啊啊的空虚娇喘听得我骨头都酥掉了。

原以为接下来可以看到一场激情四射的画面,可让我没想的是,刘叔还没进去,便被兰姨的玉手触碰,‘噗’的一下缴械了。

“老婆,太累了,改天吧。”刘叔嘟嘟囔囔嘀咕了一番,重新躺在床上便打起了轻鼾。

“哎……”兰姨幽怨叹息,也没有埋怨什么,应该是已经习惯刘叔这个快枪手了。

昏暗的夜灯下,兰姨精致的脸上满是潮红,但那双勾人心魄的双眸透着失望和空虚,茫然无比的看着天花板。

见刘叔根本就无法满足如狼似虎的兰姨,被渴望压制的我却兴奋起来,一个邪祟的念头在我心中滋生了出来……

兰姨性感高贵,又是狼虎之年的女人,刘叔不能让她满足,或许我可以代劳。

很快,一个可以勾起兰姨对我这具年轻身体渴望的想法浮现脑中。

蹑手蹑脚来到房门口,我假装刚刚回来,将房门打开后又关闭,刻意发出了一点声音,兰姨的房间瞬间漆黑下来。

我来到了浴室后三下五除二脱了个干净,兰姨一定会出来清洗,我要做的就是让兰姨进入浴室,看到我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身体。

想象着兰姨在我身下承受欢愉,我那里便有了不小的反应。

这时,外面传来开门声,兰姨的脚步声蔓延到了浴室门口,紧跟着她询问声响起:“小亮,你在里面吗?”

我关了淋浴,应和说:“兰姨,我刚洗完澡,才发现浴巾还在阳台……”

我本想让兰姨帮我拿一下浴巾,可还没说出来,兰姨便率先说:“外面太冷,你没穿衣服就别出来了,我帮你拿一下吧。”

我心中狂喜,刚才我还担心让兰姨帮我拿浴巾她会抗拒,没想到四十多岁的女人确实比我想的要奔放很多。

兰姨的脚步声很快从阳台传来,我的心跳开始砰砰乱跳。

而兰姨现在渴望无比,肯定会把持不住的……

“小亮,我进来了,你背对着我。”

好不容易逮住这个机会,我怎么可能放弃,我依旧面对着浴室门,可嘴上却说:“兰姨,你进来吧。”

兰姨并没有料到我会面对着她,开门后本能朝里面走了一步。

这一刻,我们俩没有任何遮挡的共处浴室,兰姨也穿着那套黑色网纱睡裙。

这具四十多岁的身体凹凸有致,透过密集的网纱,我看到兰姨穿着一件性感的红色里裤,当目光落在胸脯上时,我满腔沸腾热血再次汇聚胯下……

兰姨并没有料到我会面对着她,看到我的身体时,顿时一个哆嗦就愣在了原地。

“兰姨,麻烦你了。”

我笑着朝前走去,接过浴巾开始自然擦拭身体。

兰姨的目光从我结实的胸膛下移,当注意到我那时,两条纤细玉腿紧夹,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潮红。

我微微用力,那里便贴在了肚皮上。

我故意让兰姨察觉到我的雄性气息,这一举动已经挑明了告诉她,我可以满足她一切的身体需求。

兰姨也注意到了这个画面,双腿开始缓慢摩擦。

本以为兰姨会放开一切,心痒难耐的扑过来,可失望的是,兰姨的目光从我那里移开,目光中的渴望也变成了溺爱,但话音中却有些落寞:“小亮,你都长大了。”

“兰姨,我都二十多岁了。”我不知兰姨什么意思,说着又刻意动了一下那里。

兰姨笑道:“可是在我眼中,你一直都是小孩子。”

小孩子?

怪不得兰姨敢这样进来,原来她并没有将我当成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小孩!

见兰姨一脸嬉笑,我瞬间不爽起来,想立刻扑上去让她感受一下我到底是男人还是小孩……

“快点擦干净吧,我先回房了。”

见兰姨要走,我急忙喊道:“兰姨,你先等一下。”

“怎么了?”

兰姨重新转过身,处于异性相吸的法则,她再次朝我那里看了一眼,身体触电般颤抖了一下。

我也低头看了眼那里,旋即说道:“兰姨,有没有脱毛的东西?”

“嗯?你怎么问起这个了?”

我憨笑说:“我想刮干净,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刮。”

兰姨打趣笑道:“不就跟你们男孩子刮胡须一样吗?难道你不会刮胡子吗?”

“不是,我这不是没有刮过,怕刮破了皮。”我鼓足勇气,可怜巴巴问:“兰姨,你帮我一下可以吗?”

兰姨看了眼我那里,舔着嘴唇,眼中生起了渴望的火焰,但还是犹豫说:“可是这不大好吧?”

我见有戏,急忙说:“兰姨,你怕什么呢?刚才你不都说我是小孩子吗?难道还怕我这个小孩子?”

“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呢,真拿你这个小屁孩没辙,我拿一下工具。”在我激将之下,兰姨爽快同意,很快拿着剃须泡和剃毛刀走出房门。

在进入浴室之后,兰姨将浴室门关上,我和兰姨就这么共处在这处狭小的空间。

我的身体却非常炙热,一想到兰姨会触碰到我的身体,那里好像要爆炸了一下。

“过来吧。”兰姨坐在马桶盖上,好像并没有当回事儿。

我咕噜噜咽了口唾沫,来到兰姨面前,我那里对准了她性感精致的脸庞,那种亢奋是我从未有过的。

“你这小鬼头。”兰姨娇嗔白了我一眼,把剃须泡揉搓起泡,朝我被水渍打湿的毛发探了过去。

兰姨说话时的热气让我心里异常瘙痒。

当兰姨柔弱无骨的手贴着我那里擦过的时候,那种快感让我喘起了粗气,不由自主‘啊’了一声……

兰姨听到我的声音,身子突然一颤,呼吸也急促粗重起来,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夹紧了双腿,开始将泡沫涂抹在所有的毛发上面。

兰姨虽然没有直接触碰我那里,但难免会无意间碰到,每次的肌肤相亲,都会让我身体一颤……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