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皇上用力…了,快点…好深|一整晚含着调教

刘伟做梦也没有想到嫂子桃花居然在洗澡房里,“嫂……子,你怎么在这…….”

桃花在刹那的迟疑之后,很快的反应过来,用手捂住了胸口,“哎呀,小伟,是你回来了。”

刘伟已经半年多不回家了,自小他父母双亡,相依为命的哥哥也在半年多前出车祸死掉了,现在家里只剩下了他和嫂子桃花。

桃花才二十四岁,按道理来说这么年轻早就应该改嫁了,可是桃花却没有那么做。

刘伟也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说嫂子在村子里有个老铁,也就是相好,所以才不改嫁的。

可是刘伟一直不相信嫂子是那样的女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一定会给桃花两个大嘴巴,然后将她轰出刘家。

不小心闯进来,刘伟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转过身子解释道:“嫂子,真对不起啊,天气太热了我是走回来的,就想着…….”

“小伟,你先出去,等嫂子洗完了你再洗。”桃花羞涩的说道。

刘伟忙转身走了出来,心里十分的自责,不过他也不得承认嫂子的身材简直是太棒了。

五六分钟后,桃花低头走了出来,俏脸上浮着两朵红云,白里透红的脸蛋儿说不出的俊俏。

那双桃花眼中明显带着几分害羞,这让刘伟不由的想到了那句,最美不过这低头的温柔,恰似那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其实若论姿色,嫂子桃花绝对是十里八村首屈一指的大美女。可惜红颜薄命,和哥哥结婚没到一年,就守起了活寡。

文学059220733279.jpg

“小伟你去洗吧,嫂子去做饭。”桃花匆匆的看了刘伟一眼,转身去了厨房。

洗完澡后刘伟来到厨房想帮桃花,可桃花却道:“行了,你大老远走回家也怪累人的,赶紧歇会儿吧,嫂子来弄就行了。”

刘伟搓了搓手,见也不帮上忙,便在旁边坐了下来,浓郁的菜香钻进鼻孔,让他感觉也是有些饿了。

“小伟,你怎么回来了?”桃花问道。

“嫂子,我想回家干,当保安没什么前途。”刘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为了柳悠悠回来的。

柳悠悠就住在刘伟家的前院,和刘伟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当年刘伟打架被退学就是为了保护柳悠悠,而将对方打伤了。

那天打完架后,刘伟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当时柳悠悠直接扑进了刘伟的怀里。

当兵的两年虽然两个人聚少离多,但是感情却有增无减,不过刘伟怎么也没有想到,前几天柳悠悠打电话过去,说她要订婚了。

刘伟一听就急眼了,再三追问之下才知道前一段时间柳悠悠的爸爸撞了人,要赔偿对方十几万。

可是柳家拿不出那多钱,这个时候有个叫李永健的答应帮柳家出钱,但条件是柳悠悠必须嫁给她。

柳悠悠是个孝顺的女孩,迫于无奈之下,她便答应了对方。

“你麻痹!谁抢老子的女人我跟他不共戴天!”

所以,这次刘伟回家是要和别人抢老婆。

“嗯,现在咱们农村的生活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小伟,其实你回家发展也行。”桃花说着,弯腰将碗里的鸡蛋倒进了锅里。

虽然刘伟知道桃花是自己的嫂子,可是那完美的身材,也是让他不由得浮想联翩。

但对方终究是自己的嫂子,所以刘伟忙将那龌龊的想法从脑子里驱赶了出去。

“嫂子,我哥都没了一年多了,你还这么年轻,怎么不……”

“唉,我何尝不想往前走啊,我妈为此都跟我急眼了,可是……”

桃花用铲子将锅里的鸡蛋十分利落的翻了几番,又道:“你哥临走的时候说,让我一定要把你照顾好,不然他死不瞑目。我答应了你哥,等你娶上媳妇以后我再往前走。”

听到这话刘伟内心不由涌上一阵暖流,同时又十分的愧疚,敢情嫂子并不是因为有老铁才不改嫁的。

漂亮,贤惠,重情重义,直爽大度,一时间桃花的形象在刘伟的心中又高大了很多。

嫂子,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生活的。

刘伟的眼睛里突然泛起坚定的光芒,当然,柳悠悠老子也一定要夺回来!

哗!

随着一道耀眼的闪电,屋外大雨顷刻如注。

吃完饭,该睡觉的时候刘伟有些发愁了。

这一年因为桃花自己独居,所以家里只有一张床,虽然刘伟以前住的那个屋子里有被褥,但是因为屋顶漏雨,而且也没有蚊帐,所以根本没法住。

“小伟,要不你和嫂子凑合一晚上,等明天起来再将房子修一下。”桃花说道。

和嫂子一起?

刘伟从来没敢这么想过,所以直接回绝道:“嫂子,你别管了,现在又不冷,而且夏天夜短,我在桌子上眯会儿就行。”

“小伟,你说什么呢?”桃花一听这话生气了,“夏天这么多蚊子不说,而且一下雨夜里很凉的,你说你万一要是感冒了,明天还怎么修房子?”

“嫂子,我……”刘伟再要说什么,却被桃花坚决的打断了,“行了,小伟,别说了,我答应过你哥要把你照顾好的,这样,我睡里面,你睡外面。”

看着桃花不容辩驳的眼神,刘伟动了动嘴唇,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

时间不大,桃花钻进蚊帐里将床铺好了,对着刘伟温柔的说道:“小伟,进来吧。”

瞬间,刘伟又想起了白天误闯进洗澡房的情景……

下一秒,刘伟用力的晃晃头,将心中龌龊的想法赶了出去,打定主意晚上穿着衣服睡一宿,小叔子和嫂子怎么也是得避讳点儿的。

可刚掀开蚊帐,桃花却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说道,“小伟,你衣服多少天不换了,怎么这么大味儿,赶紧脱了,真是臭死了。”

“嫂子,要不我还是……还是在桌子上凑合一晚……”刘伟想着自己要是脱了怎么也是有些不妥。

可是桃花却把俏脸一沉,“小伟,你诚心让嫂子生气是吧?”

见此,刘伟只好脱了衣服,穿着一条四角裤进了蚊帐。

随后桃花关了灯,让刘伟没想到的是,桃花也将衣服脱的只剩下贴身衣物,然后躺在了床的里面。

虽然只是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嫂子,刘伟便觉得心在战栗。

刘伟和嫂子两个人一里一外,背对着背躺在床上。

身下的被褥散发着一股子香味儿,淡淡的,很柔和,刘伟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哪里能睡得着。

好香……

这是体香吗?

紧接着脑海里浮现出白天见到的嫂子的样子,想着想着刘伟就有了反应……

但很快地他就暗骂自己道:刘伟,你真是个畜生,她可是你嫂子啊。

可是有些事情你越努力控制不想,却偏偏去想,刘伟感觉自己挣扎的十分辛苦。

“小伟,你在大城市这半年,有没有找到女朋友?”昏暗中,桃花突然问道。

提到女朋友,刘伟顿时变得感伤起来,轻叹一声,“嫂子,人家大城市的女孩儿,怎么能看上我这个山村里出来的穷小子呢。”

“唉,现在的女孩子也不知道怎么的,都是那么嫌贫爱富了。”桃花叹声,“不过,小伟你放心,咱们山村的女孩儿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城市里的女孩差。对了,小伟,嫂子可是听说你高中的时候和咱们村的悠悠那丫头处过对象呢。是不是真的?”

“嫂子,别听别人瞎说,我们就是同学的关系。”提到柳悠悠,刘伟心里很不是滋味。

“听说前天,悠悠那丫头和别人订婚了。张婶儿说给了十万的彩礼呢,唉,这个柳青山简直和卖闺女没什么区别。”桃花叹声。

听到柳悠悠订婚,刘伟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猛地扯了一下似的,但是他没有表露出什么来,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

不过却是暗暗地攥紧了拳头,妈的,老子的女人一定要抢回来!不惜任何代价!

屋内突然间安静了下来,雨水落在窗台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响声。

突然间一道耀眼的闪电闪过,屋内顿时一阵明亮。

咔嚓!

接着一道惊雷骤然响起,震得窗户一阵嗡嗡作响。

桃花一声尖叫,猛地转身一把死死的抱住了刘伟,而刘伟也下意识的抱住了桃花…….

紧接着又是一道惊雷。

桃花又是一声尖叫,将刘伟抱的更紧了,红润的唇中不住的喊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嫂子,别怕,有我呢。”感觉到怀中人儿在不断地颤栗,刘伟爱怜的安慰一句,也将桃花抱得更紧了。

他很清楚,嫂子是一个很需要男人关爱的女人。

过了一会儿后,桃花意识到了有些不妥,两个人抱在一起,和没穿衣服没什么区别,而且此时这个样子也太亲近了。

脸颊发烫的松开了腿,手却舍不得松开了。

刘伟的胸膛又宽厚,又温暖,让她特别的有安全感,幸福感。这种感觉真的太久没有过了…….

这让她不由又想起了老公刘欢,其实刘欢临死前对她是这么说的:

“桃花,我走后最担心的就是你和小伟了,你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女人,而小伟虽然不是我的亲兄弟,但是却胜似亲兄弟,如果你能嫁给他当老婆,有你们两个互相照顾对方,那我也就死也瞑目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你也得给他找个好媳妇,不然我真的死不瞑目的。”

可是在心里,她只当刘伟是她的小叔子。

“但是现在为什么我心跳的那么快?而且…….这该死的老天,该死的雷神…….”桃花十分的纠结,想松开刘伟,可是今天的雷总是不停,一个接着一个。

深呼一口气,她伸手按住了不断起伏的胸脯,轻咬着嘴唇转过了身子。

这样既能避免两个人过度的亲近,又能感受到刘伟胸膛的温暖。

可是这么一来,刘伟却不好受了,在这么极端昧的姿势下,刘伟早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此时桃花选择背对刘伟,两人却贴的更近了。

这一刻,刘伟想松开桃花,可是不断响起的雷声又让他担心,松开了嫂子,嫂子会害怕。

所以他只能尽量的控制着自己,同时向后将屁股撅着…….

在刘伟温暖的怀抱里很快的桃花就睡着了,不过她却做了一个美梦,在梦里老公刘欢紧紧的抱着她,与她缠绵。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没享受过这么美妙的感觉了,这一刻她真的很想连自己都揉进老公刘欢的身体里。

第二天早上雨过天晴,桃花醒来想起昨天晚上的梦,她忙伸手摸了一把,这一摸把她吓了一跳。

她皱了一下眉,桃花将手放在鼻子下闻了闻,顿时让她的脸色一变。

她已经成了家,对于男人自然非常熟悉,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刘伟居然将这东西弄在了她裤子上。

联想到昨天晚上的梦,桃花真是又羞又愤,有心找刘伟骂他两句,但是又怕这事儿张扬出去成为乡里乡亲的笑柄。

扭头见刘伟还在睡觉,桃花瞪了刘伟一眼,下床从橱子里拿了一条干净的裤子到卫生间里换了。

不过她并没有急于去洗,而是望着大盆里的裤子发起呆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没一会儿,俏脸上竟然爬上了两朵红云。

“嫂子,你起来了。”

身后突然传来刘伟的声音,桃花忙一把将那条裤子摁进了盆里。

红着脸说道,“小伟你也起来了,等会吃完饭赶紧找人将房子弄好吧。”

“嗯,嫂子。”刘伟望了一眼大盆中的裤子忙逃也似的走了。

只希望嫂子不会发现吧。

昨天晚上抱着嫂子,因为一时没忍住,这让他既兴奋又自责,不过那感觉…….

他清楚的知道这种事只能有一次,不然要是被嫂子误会了,那就麻烦了。

吃完早饭,桃花叫了几个人,在刘伟的帮助下修补好了房子。

在干活的过程当中,刘伟心里总想着柳悠悠。

没想到柳悠悠竟然这么快就订婚了,这也意味着将她抢回来的难度进一步加大了。

但不管怎么样,刘伟还是决定要去柳青山家看看。

柳青山的老婆叫栗小彤,当年也是一顶一的美女,虽然现在上了岁数,但也是风韵犹存。

柳悠悠长相就随了她,甚至比她年轻的时候还漂亮。

到柳青山家时,栗小彤正在院子里晒衣服。

“婶子,洗衣服呢。”刘伟很恭敬的打个招呼。

栗小彤回头,“呀,小伟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婶子,悠悠呢?”

“她上班去了。”

两个人正说着,柳青山听见了动静,从屋内叼着烟卷走了出来,见是刘伟,那张脸呱嗒一下就耷拉了下来,“刘伟,你来干什么?”

前天给柳悠悠订婚的时候,柳悠悠又哭又闹,死活不同意,后来一逼问才知道柳悠悠心里有刘伟。

要不是他以赔不够对方钱,就会坐牢要挟柳悠悠,怕是柳悠悠死活不会同意。

所以对于刘伟他是十分不欢迎的,如果刘伟家里条件好点也就罢了,可是刘伟家太穷了。

“青山叔,我想娶悠悠做老婆。”刘伟也没废话,直接说道。

柳青山冷哼一声,“娶我家闺女,你凭什么?上嘴唇一碰下嘴唇?”

“就凭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刘伟盯着柳青山的眼睛说道。

柳青山抽了一口烟,用力的说道:“喜欢有个屁用!能当饭吃,还是能当钱花?”

旁边栗小彤听见这话也忘记了晒衣服了,望着固执的刘伟,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柳青山出了那么大一档子事儿,她还真是希望两个孩子能在一起,毕竟从小看大的知根知底。

“叔,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我相信我一定能让悠悠过上好日子的。”刘伟语气十分的坚决。

柳青山了解刘伟的脾气,知道他有时候认上了理那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眼珠转了转,他有了主意,当下微微一笑,“刘伟,咱们也是前院后邻的,你爹活着的时候我和他不是兄弟也和兄弟差不多,叔就直接跟你说了吧。前段时间叔撞了人,我没钱赔人家,正好李永健家来托人来说,他家愿意出这钱,再加上李永健他们刚在县城买的小区。”

“而且人家又有正式工作,所以我才答应了,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个当爹的,谁不希望自家的闺女能过上好日子呢。”

顿了一下,柳青山又道:“这么着,悠悠呢现在虽然订了婚,但是行嫁月在腊月,这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如果你能在她出嫁以前做到我说的,那么我就答应悠悠嫁给你。”

“哪?”刘伟的眼睛一亮。

“第一,现在让你找个铁饭碗肯定是不现实的了,我退一步,现在咱们村子的治保主任要歇了,如果你能当上这个治保主任算是完成了第一个条件。”

“第二个就是拿出十万当聘礼。”

“第三个我也退一步,即便你不在县城里买套小区,你最起码也得把你家的房子重新翻盖一次。”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