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边走边抵弄:在她的胸上喝奶小说

“看样子小侄女又饿了,吃饱后就不会哭闹,可表姐又不在家里面。”柳甜满脸焦急,恍惚间,她想起表姐给孩子喂奶的方法。

“我也是女生,表姐有的我一样有,这么说,我也可以给小侄女喂奶了?”不懂常识的柳甜自认为分析的于情于理。

为了快速安抚好小侄女,柳甜当即解开了上衣白色衬衫的纽扣。

柳甜今年才19岁,发育的却十分火爆。

纽扣一松,里面被黑色蕾丝内衣所包裹的34D脱颖而出。

柳甜争分夺秒,随后双手将内衣往上一推,露出大片白皙粉嫩。

想到那里要给人吃,柳甜无比羞涩,俏脸红润的几乎都要渗出水来,可为了小侄女,她也不再犹豫,甚至上围又往前挺了一挺。

“小宝贝,快吃吧。”柳甜娇羞的眨了眨眼睛,最后缓缓的将小侄女朝自己靠近。

小侄女不懂抱着她的是不是妈妈,但她觉得眼前的那一簇嫣红十分熟悉,很快便张开了小嘴。

“嗯哼……”

第一回感受到陌生的湿热,柳甜忍不住惊叫一声,因为紧张感,两条修长美腿下意识地紧紧合拢。

小侄女没吃到东西,可口腔内传达的熟悉感倒也让她安静下来、不再哭闹。

文学059220733301.jpg

“看来这个办法的确有用,我可真聪明。”见到成效,柳甜开始沾沾自喜。

但让柳甜意想不到的是,其实小侄女始终属于空腹状态,过了好一会儿,她尝试把小孩的嘴拿开,结果又是一阵哭闹。

“真奇怪,这都吃了五六分钟了,难道还没吃饱吗?算了算了,只要不哭不闹,让你吃一天都行。”无奈的柳甜只能恢复如初,眼睁睁的看着小侄女进行吸食。

渐渐的,小侄女似乎察觉到压根没吃到什么,所以嘴上的力度开始加大。

“哼……”突如其来的特别感受,让本来面色平静的柳甜再次开始变得俏脸红润,娇躯也抽搐了一下,施展出来的动作十分撩人。

“怎么……怎么忽然有点不太对劲,身子好热呀……”柳甜双眼迷离,整个人靠在沙发,小腹中的一股暖流,开始将炙热蔓延全身。

“明明空调开的26度,难道是空调出了问题?”柳甜已经香汗淋漓,上身雪白的肌肤上挂满滴滴汗珠,让长相清纯的她竟展现出一番妩媚动人。

“好热……可是又有点舒服……”小侄女接近进行了二十分钟,而作为少女未经人事的柳甜,哪里尝试过这般“挑弄”。

柳甜娇嫩的身子开始瘫软,另一只玉手也不受控制地隔着过膝袜抚摸起自己大腿。

柳甜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她只觉得这么做就仿佛人能够得到了升华。

一瞬之间,就当她感到心中某个情绪快要爆炸开来时,屋子的防盗门,忽然被人打开了。

“哎,柳甜你在干嘛呢!”

不久前老李收到了妻子赵雅发来的微信,说家里的孩子让柳甜照顾。

老李觉得柳甜就一还在读书的小姑娘,啥都不懂,有点不大放心,于是他就提前下班赶回来了。

结果回来一瞧,还真是出了大事情。

“你又不是产妇,怎么能给小孩喂?饿了可以给小孩充奶粉!”老李一脸气势汹汹的冲上前去,但走进一看,他才发现,妻子的表妹柳甜原来长得尤为好看,身上衣冠不整,那嫩粉的肌肤、夹紧的修长双腿,作为老手的他,一眼便瞧出对方是位黄花大闺女。

老李今年四十出头,是位本地商人。

早些时候因为前妻无法生育,老李就离了婚。

接着遇到了赵雅,原本跟赵雅只是玩一玩,后来意外怀孕了。

老李觉得老年得子是件十分幸运的事情,二人也就没有分手,选择了奉子结婚。

夫妻俩的感情并不浓厚,不然老李见到柳甜时,也不至于迟迟挪不开眼,甚至内心产生了一丝丝另类想法。

“我……我不知道,表姐夫,对不起,我以为自己跟表姐都是女人,也可以给小侄女……”柳甜赶紧将小侄女抱开,但老李的态度极凶,使得自尊心又比较强的她当即小嘴一抿,眼角闪烁起泪花。

柳甜极其狭窄的思想让老李感到惊讶,但更多的是窃喜。

“没事没事,刚刚表姐夫语气态度不好,我诚恳向你道歉,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为了小侄女才这么做的,表姐夫应该谢谢你才对。”老李可是情场高手,他很快转变成暖男的模样,道完歉又提醒柳甜穿好衣服。

“你赶快收拾好,客厅开了空调,这么一吹,没准就感冒了。”老李拿起沙发一旁的黑色内衣,脸上藏着坏笑,然后亲自给柳甜带上。

老李突然温馨的话语让柳甜觉得心里暖暖的,对方手上多余的动作,也没让她胡思乱想,反而认为是对自己的关心。

老李趁机揩油,手掌感受到少女初恋般的柔软,着实让他这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叔,有点慌乱阵脚。

过了把手瘾的老李对柳甜更加充满了兴趣。

但老李暂时不敢太过造次,很快他就转移注意,给小孩冲了一杯奶粉。

小孩喝了奶粉后,再次甜甜的睡去。

“看到了吧,你家侄女喝了奶粉就不哭闹了,下回让你照顾,可不要再犯错误了。”老李将喝空的奶瓶放在茶几上,转眼又开始色眯眯的打量起柳甜。

“妮子大夏天竟然还穿这么厚实的过膝袜,就是不知道这大长腿架在肩膀上,会是什么感觉。”

柳甜完全没察觉到老李的图谋不轨,她脑子里还在担心若是表姐赵雅回来后知道了这件事情,会不会骂她。

“表姐夫,你能不能不要把这事情告诉表姐呀,因为表姐出门前,我答应过她会好好照顾的。”柳甜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语气十分委屈。

“没问题,到时候我就说你冲了奶粉给小侄女喝,没让小侄女饿着。”看着跟前妻子表妹宛如白莲花一般的清纯样,老李恨不得现在就将柳甜拥入怀内,好好疼爱。

老李的保证让柳甜吃下了一颗定心丸,虽然撒谎不好,但她更不愿意挨受批骂。

赵雅回来时已是下午五点,正好到了饭点,老李便在小区楼下的酒楼请客吃饭。

用餐时,老李答应柳甜的事情说到做到,他主动向妻子赵雅诉说一番。

不知真相的赵雅自然也夸奖起柳甜。

“对了甜甜,听你父母说你在学校从早到晚就知道读书,来了这座城市还没出去走动过,要不暑假就先在表姐家里呆一阵子,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玩?”

今天出的事情让柳甜觉得待下去有点太过尴尬,但表姐亲自的邀请又无法拒绝,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见柳甜点头,一旁的老李内心暗暗窃喜,餐桌上的他一边给柳甜剥虾,一边满口说着会好好招待柳甜,还说到时候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当做礼物。

吃完饭,几人一同去学校给柳甜拿了行李,老李的身体素质不错,他没舍得让柳甜出力,好几袋子行李都靠他一人提着。

而柳甜在这城市本就没什么朋友,老李的好客之道让她体验到了亲情的温暖,一时对眼前这位中年大叔充满好感。

回到家,柳甜洗了澡,在客厅逗着摇篮里的小侄女。

坐在沙发上的老李,表面上在看电视,暗地里却偷偷摸摸地窥视着。

此时柳甜身穿白色的T恤,也许衣服是早些年买的,尺寸已经不大合适,两团胸脯被绷得紧紧的,平坦的小腹露出了一截肌肤,及其好看的凹肚脐旁,长着一颗足够让所有男人为之情动的美人痣。

而下面穿着条黑色的热裤,都快包不住她浑圆的翘臀,一双修长却不失肉感的美腿上没了过膝袜,显得更为白皙性感。

这幅美景画深深烙印在老李脑海中,直到大家回到房间休息时,老李依旧十分亢奋。

深夜,躺在床上的老李翻来覆去,旁边的妻子已经入睡打起了鼻鼾,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柳甜清纯的模样、妩媚性感的身材。

“哎,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被个小姑娘迷得吃不好、睡不醒。”老李叹了口气,失眠的他打算出去上个厕所。

这套房子是他十年前贷款买的,二室一厅,只有一个厕所。

不过因为是学区房,所以也不着急卖掉。

老李穿着拖鞋出了房间,正打算去厕所好好发泄发泄时,这才发现厕所的灯被人打开了,站在门口还能隐隐约约听见里边发出来的哭声。

三更半夜遇到这种事情,老李顿时毛骨悚然,但仔细一想,家里面除了一家三口外,还有柳甜在。

“难道是柳甜这小妮子在里面偷偷哭呢?”

如此一猜测,老李敲了敲厕所门,发现厕所门并没有锁住,便直接推开了门。

正如老李想的,此时的柳甜正坐在马桶盖上,双眸通红,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身上的白色T恤也被泪水所浸湿,里面的黑色蕾丝若隐若现。

“甜甜你这是咋了?怎么还哭上了?是不是白天表姐夫我一开始对你太凶了,你还记着呢?还是说你想家了,不想在这里住?如果想家话,明天我就给你买机票,咱们明天就能回家了。”老李好不容易才好贪恋的眼神挪开,假装一副慈祥的样子,他一边轻声细语的问道,一边走向前去抚摸起柳甜的小脑袋。

老李的到来似乎刚加激起了柳甜内心的情绪,哭泣的声音也愈来愈大。

面对刚才老李的询问,柳甜也没回答,她只是一个劲的哇哇大哭,然后一边摇着头。

老李就这么陪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柳甜的哭声逐渐变小,才缓缓开口。

“表,表姐夫,我可能得了重病。”

柳甜的话让老李觉得莫名其妙,这么大个人了,难道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所以才偷偷一个人流泪?可白天的时候,他并没有察觉到柳甜有什么不适。

“什么?生病了?甜甜你是身体不舒服吗?你也不用太担心,真要是病了,表姐夫肯定带你去医院,如果这里治不好,咱们就去大城市、去国外!”

老李的体贴入微,让柳甜百感交集。

对于柳甜而言,老李就宛如亲哥哥一般,自己有什么烦难、困难,对方一定会竭尽全力的进行帮助。

可柳甜现在遇到的问题,又十分敏感。

犹豫了半天,柳甜语气娇羞,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老李。

“表姐夫,可能是下午我用了错误的办法,当时放下小侄女后,我还没什么反应,可晚上睡觉前,我忽然发现那里好痒、好红,我喷了止痒的花露水,却发现一点用没有。”柳甜又羞又急,泪水重新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表姐夫,你说我是不是得了重病、治不好了,而且因为是那个地方,要治疗的话,我也不好意思去医院,觉得太丢人了……”

听完柳甜一番诉说,老李内心顿时嗤笑不已。

其实那就是个小事,没准过个一两天,就恢复了。

这妮子还是太过单纯,完全没有任何了解。

不过,知道真相的老李又岂会实话实说?

迷恋了柳甜一整天,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到手的天鹅肉可不能飞了。

“甜甜,你说的这个病的确是有概率发生的,不过几率非常的渺小,表姐夫我也听说过这个病,因为你表姐之前就不小心得过,但你也不用担心,我恰巧知道一种治疗的土方法。”

老李的谎话成功骗取到柳甜的信任,对方心中也不再太过担忧。

至于等会儿要被看光,柳甜已把老李当做是自己的亲人,何况下午早就所有经历。

于是,面红耳赤的柳甜没有犹豫,在脱掉上身的白色体恤,上围的最后一个防线,也被她摘了下来。

“嘶……”

老李有心理准备,可眼前的美景依旧刺激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虽说之前也看过,但二者之间情况不同。

下午那完全是坐马观花,而现在,是原主人专门邀请自己前去欣赏。

这对宝贝形状完美,浑圆挺翘,看的老李眼馋。

不过大片乳白色中,一处严重的红肿格外突兀。

老李缓过神来,神色忧伤语气却又自信满满地说道:“看样子,你的确生了那种病,不过表姐夫是可以治好的,我现在就去拿药。”

老李的动作很快,迅速到客厅拿来一瓶黑色的药酒。

“用这个药酒抹在伤口,再配上独特的按摩手法,让药酒渗入肌肤,就可以药到病除了。”老李说的神乎其神,其实那药酒不过是普通的跌打酒。

柳甜照旧不知真相,她相信老李可以治疗好病症,但听到伤口要被按摩,又有点犹豫。

从小到大,柳甜从没谈过恋爱,就连跟异性牵手的经历都没有过。

“表姐夫,可……可以让我自己来吗?”

“自己来?”老李贼眉鼠眼,听到柳甜不大情愿,便继续忽悠道:“甜甜,这种治疗方法的精髓在于按摩,你一小女子力度不够的话,就等于只是将药酒涂抹在身上,那样是毫无效果的,而且这个病的治疗期非常短,咱们必须抓紧时间,否则的话就只能去医院做手术了,且不说你自己觉得去医院丢人,到时候没准你们整个学校的学生都知道你得过这种病,你又怎么面对学生老师们呢?”

老李的话正好说到了柳甜的心坎里。

自尊心极强的柳甜,觉得脸面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与其面对他人的嘲笑,不如就让表姐夫一人给我治了吧。”

短暂的思考了一会儿,柳甜没有坚定自己最初的想法。

“表姐夫,你赶紧给我治疗吧。”

柳甜的话让老李心花怒放,他赶忙让对方起身,换成自己坐在马桶上,接着拍了拍大腿:“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你背对着我坐到这来,我好直接给你按摩。”

这回柳甜没再扭扭捏捏,双腿并拢后,下身的那条热裤,便紧紧贴在了老李的大腿之上。

当柳甜坐来的那一刻,一股女孩子的清香瞬间扑鼻而来,那挺翘的美臀,摩擦带来的感觉,瞬间就让老李反应更强烈了。

美人挽入怀内,情绪激动的老李匆促打开酒瓶,倒出一手的药酒,最后抓住了那对波澜壮阔。

一瞬间,滑嫩充盈的手感,让老李整颗心都飘起来了。

“嗯……”柳甜顿时发出一声低吟,脸上又羞又躁。

老李来不及去回味,他手上动作迅速却力度不减,甚至使出了一生所学。

很快,柳甜脸上一片潮红,她原本羞涩的闭上了眼睛,但是胸口逐渐传来的温热和酥麻让她娇喘连连,下边两条白嫩的大腿也不由自主夹得跟紧了一些。

“表,表姐夫,我怎么感觉更难受了,而且全身很烫……”

单纯的柳甜还打算从老李口中得知原因,殊不知自己已经在对方的圈套里越陷越深。

“甜甜,你的病情超乎了我的预料,病毒开始向全身蔓延,所以你才会觉得全身燥热,但你依旧不用担心,表姐夫我现在给你全身用药酒按摩,到时候彻底将病根铲除。”

柳甜已经动情,双眼迷离的她不再去考虑老李讲的要求。

既然要按摩全身,那就按吧。

柳甜扭动性感的小蛮腰,接着双手一扯,便将下身的热裤给脱了下来。

“卧槽,这妮子原来一直是真空状态啊!”

这一瞬间,老李浑身上下彻底都被点燃,他当即悄悄褪去了自己宽松的睡裤,将那怒吼的身躯释放了出来。

顿时间,柳甜感觉到自己被什么烫了一下,灼热和空虚瞬间弥漫着她整个身心,浑身瘫软的状态更加严重,一双玉手抵撑着跟前的瓷砖。

为了防止柳甜逃脱,老李双手抱住她的腰,两人身子贴的越来越紧。

“表姐夫,不是说病毒向全身蔓延开了嘛,你倒是动作快点呀。”

坐在老李腿上的柳甜喘息连连,似乎已经无法再坚持下去。

老李本想再忍一忍,积攒积攒激动的情绪,佳人都开始催促,他又岂能再拖延下去。

想到这,老李赶忙扶正自己的身子,对着柳甜冲了上去。

老李几乎是疯狂的靠近。

“嗯嗯,姐夫,好不舒服啊嗯嗯~”

柳甜继续扭动着小蛮腰,那撩人的动作几乎要让老李把持不住。

柳甜不比他好受,她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内心特别的紧张。

就在老李准备真来的那一瞬间,走廊上突然响起一阵拖鞋的声音。

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

如果让赵雅知道自己做了这样子事情,那老李就只有死路一条。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