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仰头 啊 媚 闷哼 弓 收缩 酥/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因为我跟傻柱双胞胎一张脸,我又穿着傻柱的衣服,她似乎把我认成了傻柱,这会儿正抓着奶瓶赶紧关门,还紧张的小声问我,“你哥王超在家吗?”

不知道郑芹找我干什么,于是我就以傻柱的身份,傻里傻气的问她,“我哥在里屋睡觉,你找他干啥?”

在我回答完后,郑芹长长松了口气,“睡觉就好,那咱小点声,我今晚可是专门来找你的。”

话说完,她就伸出白皙小手,解起了胸前衬衣扣子。

我当时就愣住了,心里还琢磨她找傻柱干啥呢,这怎么突然就解起了衬衣扣子呢?

衬衣扣子解开,郑芹性感的锁骨暴露出来,且随着扣子被解开的继续,我都看到些她那儿的鼓鼓囊囊了,那么白,真是有料,馋的我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郑芹却突然转过身,随后背对着我羞声说道:“傻柱,我后背让蜂子蛰了,疼的厉害,刚去表婶家要了些奶水,你帮我涂上揉搓揉搓。”

乡下人有土法子,被蜜蜂蛰了用奶水涂抹下,有止痛解毒的效果。

我这才明白,郑芹这是自己够不着,又不好意思让别人帮她弄,所以才找傻柱帮忙,毕竟我弟弟是个傻子,不会对她生出什么旖旎的念想。但……我不是啊!

文学5310672622.jpg

我老早就惦记上郑芹了,恨不得能跟大街上的野狗干活似的立马要了她,把她按在身下就是一顿骑。

可我不能那样干,因为人家平日里高高在上,连正眼都不会给我一个,我根本配不上她。

但是今晚,我的机会好像来了,郑芹竟然主动找上门来,还把我错认成了弟弟傻柱。

于是我模仿着弟弟憨傻的表情,点头把这活儿给应了下来。

“傻柱,今晚这事你可不准对任何人说,对你哥也不准说,不然的话我就让大黄咬你。”

大黄是郑芹她爹养的一条狗,傻柱最怕大黄,所以郑芹拉出大黄来威胁。

我赶紧学着傻柱害怕的样子,连连摆手,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说出去。

看起来郑芹这才放心,白皙小手再次解起扣子,直至那件雪白的衬衣落下。

在衬衣落下的瞬间,郑芹白皙娇嫩的玉背展现在我眼前,单凭眼睛去看,我仿佛都能感受到她玉背的光滑。而横向束缚在玉背上的黑色薄纱胸杯背带,更是渲染出一种迷离的性感。

光是看后面就这么性感了,这要是看看她前面那两蓬被胸杯紧紧包裹的……

脑海中泛起这种念想,我心里就像猫爪狗挠似的难受着,非得想办法看看她那儿不可!

看到玉背上被蜜蜂蛰到红肿的伤处后,我有了主意,随即伸手拿食指在她伤处摸了下。

但是刚刚摸完的,我就急声说道:“完了,你给我传染了!”

我这陡然间的急声,直把俏脸带着红润的郑芹给吓了一跳,更是迅速转过身来问我怎么了。

我哪还有心情回答她,那件黑色的、蕾丝花边的胸杯实在太美了,上面还绣着两朵金花。但胸杯里面的景象更美,看起来白皙的它们特别倔强,非要把胸杯给撑破荡漾出来似的。

仅暴露出来的部分,就那么大、那么大,直看的我眼睛冒火,口干舌燥。

我的表现郑芹并没看到,她正在低声嗔斥我说话声音大,随即又对我吩咐道:“被蜂子蛰了是不会感染的,你赶紧帮我涂抹奶水,涂抹完了就乖乖回去睡觉!”

我才不要,这仙女般的美女主动送上门来,我可舍不得就这么轻易放过。

于是我赖子似的直跺脚,含着哭腔喊,“我不管我不管,你就是给我弄传染了,我指头好麻!”

郑芹显然也是被我弄没招了,估摸着也是怕担心吵醒了屋内正在睡觉的‘我’,所以只好伸出白皙小手,将我的手指给攥在手中,快速帮我揉搓着,“我帮你揉揉啊,揉揉就不麻了。”

那小手,真温柔,尤其是她面对面的帮我揉搓,直让我感觉就像是把下面放在她胸前,她用那两蓬迷人帮我揉搓弄似的,真是过瘾。我头一次觉得,有个傻弟弟竟然还是件好事!

不过我可不满足于这样,所以我又说道:“你得用嘴巴给我吸吸,电视上感染了都是用嘴巴吸的。”

郑芹看起有些羞急,想来是穿着胸杯直接面对我有些羞人,而我的让她吸的要求使她更羞赧,所以她开始找理由拒绝我,表示感染不用吸这样。

但我不管这个,我就执意撒泼坚持,我是傻柱我怕谁?

所以最终她耐不住后背上被蜂子蛰的疼痛,只能违心的答应我。

在我抬起手指的时候,她羞红着小脸儿低下头,张开猩红小嘴儿将我指头给含了进去。

随着小嘴儿轻轻的前后吞吐,就跟在帮我吸那儿似的,时不时还会被滑腻香舌给触碰到这温润的触感,真是过瘾。然而更过瘾的是,因为她低头吸吮的缘故,我看到她胸杯里透露出的惊人鸿沟了。那么深邃,那么诱惑,就像是要把我的魂儿给吸进去似的。

我忍不住了,我想摸摸她那儿,我得试试摸郑芹那儿,手里到底是个啥滋味儿。

于是下一刻,我就伸出另一只手,直接抓上了她胸前……

没有任何意外,我一把就抓在了郑芹身前。

哪怕隔着黑色的胸杯,我也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其内的那种娇媚。

手感真是妙啊,那么有弹性,那么有温度,直让我下意识的抓在手中忍不住抚摸揉搓起来。

以至于郑芹当时就羞慌的嘤咛一声,俏脸更是随即通红。

她忙把我手指吐出来,更是把我抓她前面的手给打掉,羞声叱问,“傻柱,你干嘛耍流氓?!”

我都佩服我的机智,学着傻柱的模样我憨憨地抓了下脑袋,满眼的不解。

“耍流氓是什么,摸花就是耍流氓吗?那我喜欢耍流氓,你兜子上的花真漂亮。”

说完后我又伸出手,还想摸,但是郑芹羞羞的退后了半步,还嗔瞪我一眼。

随即她转过身,“行了,那朵花不能随便摸的,赶紧帮我涂抹后背吧!”

很明显,郑芹接受了我的解释,并不怀疑我是在故意抓挠她那儿的,这让我长长松了口气,刚才一时冲动,下意识的就抓在手中抚摸揉捏了,真是惊险又刺激,关键是还过瘾。

那么大,那么有手感,尤其是郑芹嘤咛的声音,真是迷死个人了。

这个美人儿在床上的时候被弄嗨的时候,肯定比小电影上那些曰本女人叫的好听……!

不过这只能是想想了,眼下可不敢对她这样做。

于是我伸手又摸了摸郑芹性感的玉背,真是光滑又温润,手感太棒了。

这么娇滴滴的仙女一般的美人儿,今晚竟然能够让我感受到她的身胴体,真是兴奋。

在这种兴奋中,我情不自禁的凑上嘴巴,亲吻吻弄起了她光滑的后背,更是探出舌头去感受她后背的细腻与光滑,让我用舌尖细细品尝到了她玉背的温润。

这种旖旎的刺激显然让郑芹感受到了,她羞急的逃离了我的亲吻吻弄,更是红着脸质问我干什么。

“电视上被蛇咬了都要吸毒,被蜜蜂蛰了也要吸毒的吧?电视上还说唾液有杀菌作用……”

我还想跟郑芹解释些什么,但她却长长松了口气,并且阻止了我继续。

“不用了,你不用弄些这个,电视上都是骗人的,你帮我倒上奶水揉揉就行。”

郑芹显然是羞到有些不耐烦了,如果我再磨蹭的话,她肯定会走人。

所以为了避免她的离开,我只好规矩的帮她揉弄后背伤处。

被蜜蜂蛰过的人都知道,那种痛可是能让男人流泪的,更遑论是郑芹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

所以当我伸手揉弄她后背伤处的时候,郑芹痛到娇声嘤咛,不停的直跺脚。

因为跺脚太凶的缘故,我都能从旁边看到她胸前的晃动。

那一颤一颤的,简直把我心都迷到随之上下起伏,对她那儿充满更大的兴趣。

我摸上瘾了,我怀念刚才那种撩人的手感,我还想再抓在手里抚摸揉搓。

于是我故意对郑芹说,“那天我见张寡妇脱光衣服躺玉米地里,有个男人骑在她身上,也不知道撅着屁股在干啥。后来张寡妇说好痛,那男人就摸她兜子,说摸摸就不痛了,这是为啥?”

我当然没见张寡妇跟人干那事儿了,这都是瞎扯淡的,我在引诱郑芹往那方面想。

而郑芹则紧闭着小嘴儿,羞羞的不说话,反倒是小耳垂变得通红。

显然在她看来,我这个傻子只是无意中说了件实情,她则联想到胸前被抚摸的场景撩弄分散了注意力。

当然,这也正是我所期望的,所以我揉弄她伤处时就更加卖力。

我得逼她,我得让她痛到忍不住,主动尝试我说的方法。

事实上,这种方法确实起了效果,因为在痛苦中坚持了半分钟后,郑芹就抗不住。

她终于张开了猩红小嘴儿,语气中斥满娇羞,“傻柱,你觉得我兜子上的花,美吗?”

有门儿啊!我当时就屁颠屁颠的点头奉承着,“真美,真好看,我喜欢!”

在我说完后,她就红着脸‘嗯’了一声,稍稍犹豫后又对我说道:“你喜欢……那就摸摸吧!”

“但是你得轻点,别像刚才那样揉搓,我疼。”

那娇媚旖旎的小声音传进我耳朵里,直让我亢奋。

我连话都顾不得回了,腾出一只手来就抓在郑芹身前,隔着胸杯卖力抚摸揉搓着。

看起来真有效果,在我抚摸揉弄的第一时间,郑芹就发出了旖旎婉转的嘤咛声,那娇媚的小声音仿佛会拐弯,更是钻进我耳朵里直撩我心头,撩的我身下火起。

而郑芹则在羞声嘤咛过后,魅声对我提起了抗议,“哎呀,傻柱你轻点,我那儿……难受。”

她越难受,我越亢奋,我就喜欢看她那痛苦的小模样,看在眼里心中充斥着满满的成就感。所以我更卖力了,对郑芹身前抚摸玩弄的更过瘾,直撩的她站都站不稳了,身子下意识的往后倒退。

可正是这一退,出事了,我那里刚好触碰到了她的身体我火起的身下,刚好顶在了她身下。

只一下,就顶的郑芹就呆愣在了原地。

很明显,这下子,碰顶到不该碰顶的地方了……

触碰顶到郑芹身下的那一下,说真的,很爽,那种肉乎乎的温热的感觉,隔着衣服我都能感受的到。

但我有些害怕,害怕身份被曝光,一个傻子怎么会崛起呢?!

看起来,郑芹这时候也羞恼到不行,再次挣脱了我对她身前的玩弄把玩,转身红着脸怒瞪向我。

她要质问我了,她开始怀疑我到底是王柱还是王超,我想要继续玩下去就必须打消她的疑虑!

于是在随后,我先行开口倒打一耙,而且比她还愤怒。

“我就说你把我给传染了,你看,我病毒都转移到下面来了,都肿这么大了!!!”

在我的倒打一耙下,郑芹看起来明显愣住了,她似乎都不知道该对我说些什么好了。

最终也只是嘟哝一句,“傻子也有本能啊,还那么强烈……”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