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啪啪时滋滋响~我的家庭女教师

校长办公桌上正躺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张大奎认出来了,这是学校里教低年级语文的文若娴老师。

  文老师早就嫁做人妇,平日里温柔端庄,但是现在却是满脸媚态,连衣裙也撩上去大半,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

  “大奎啊,现在学校有件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李德柱一脸严肃。

  张大奎一脸激动认真:“校长,我保证完成任务!”

  “张大奎你很不错,好好表现,年底考虑给你加工资。”李德柱呵呵笑道。

  “谢谢校长!”张大奎一阵傻笑。

  “我整天为学校的事情操劳,身体都弄坏了,你去村头卫生室给我拿药过来,郑医生知道的。”李德柱道。

  “没问题!”张大奎说完转身撒丫子跑了。

  回到办公室里,文老师捂着嘴轻笑:“你没告诉张傻子他要拿的是千鞭丸?”

  “嘿嘿,我就是告诉他,以张傻子的智商也不知道千鞭丸是啥,宝贝,让我再亲亲……”李德柱说着贱笑起来。

  “你怎么那么急嘛……人家……人家都没洗澡。”文老师娇嗔。

  “就喜欢你不洗澡,那样才够味!”

  很快办公室里再次响起诱人的声音。

文学5310672695.jpg

  张大奎一路狂奔出学校,直奔村头卫生室。

  卫生室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美丽女人正坐在药品柜台后面玩手机,脸上带着迷醉的神色。

  女人三十岁左右,五官非常精致,皮肤白皙,身材娇小玲珑,但胸前的规模却不小,即便是宽松的白大褂都掩饰不住那丰满的身材,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去触碰一番。

  她就是村里唯一的女医生郑雪云,不过这会郑雪云的神情与平日里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有些不同,她虽然表面上在玩手机,可小手却伸到了那。

  随着小手的动作,她脸上的迷醉之色也就越浓,呼吸也粗重了许多。

  就在这时,张大奎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郑……郑医生,校长……校长让我来拿……拿药!”

  郑雪云被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小手也赶忙抽了出来。

  当看到是张大奎时,郑雪云才松了口气。

  “张大奎,嘟嘟囔囔说什么呢?”

  “郑医生……”张大奎猛地抓住她的小手,满脸的急切,“校长的药……让我来拿!”

  郑雪云忍不住浑身一颤,张大奎抓的正是她刚用过的小手!

  “咦?郑医生你洗手了没擦干净啊!”

  郑雪云脸上瞬间浮现出两朵红霞:“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药在那纸包里,赶紧拿走!”

  她用力把小手从张大奎手里抽出来,张大奎刚才很用力,她那葱白般的小手都被攥红了。

  郑雪云脸红红的看着张大奎拿起桌上用纸包的药,这是李德柱前几天就委托她老公带来的药,郑雪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拿了药,张大奎挥挥手示意自己走了,挥手的刹那,郑雪云还看到他刚才握住自己小手的手上似乎沾了什么……

一想到那东西是什么,郑雪云只觉得脸蛋火辣辣的,怎么就偏偏让他给遇上了呢。

  不过她也庆幸,幸好来的人是张傻子。

  张大奎十几岁的时候家里发生变故,父母去世。

  从那以后,张大奎就呆呆傻傻的,做事也是一根筋。

  村里见他可怜,就让他去学校当个门卫,平日里也可以给学校里干点杂活。

  郑雪云在里面庆幸张傻子对这方面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殊不知外面的张大奎却已经跑到没人的胡同里,满脸冷笑拆开了这包药。

  “千鞭丸,啧啧,看来李德柱这老家伙是真不行了。”

  张大奎忍不住摇头,他又伸出手来,用鼻子一嗅:“看来郑雪云的老公那方面也不咋地,不然她能光天白日就在诊所里安抚自己的空虚?”

  若是有村里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惊呆了,因为张傻子现在的表现可一点都不傻!

  清醒过来后,张大奎并没有立刻告诉别人自己病好了的事情。

  毕竟这几年浑浑噩噩过来,他什么生存技能都没学会,现在的他还需要这份在学校里打杂的工作。

  “嘿!李德柱真是废物,弄个女人还得吃千鞭丸,干脆让老子替你多好!”张大奎冷笑着。

  “还有那文若娴,平日里装得为人师表,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是这种货。还有她老公,夫妻俩都在一个学校教书,竟然还被绿了,真他妈没用!”张大奎的语气带着讥讽,甚至还带着几分快意。

  回想起自己当傻子的这些年,他心里对这些人一点好感都没,他们压根就没拿自己当人看,有时候甚至当面嘲笑辱骂他,他也听不出来别人是嘲笑,反而跟着一起傻笑。

  想到这些,张大奎眼里就带着憎恨。

  张大奎把药匆匆包好,又跑回学校,这会文若娴正一个人在校长办公室里百无聊赖的坐着。

  刚才李德柱突然接到村长电话,急忙跑去村委商量事情去了。

  偏偏文若娴已经被他挑起了感觉,眼下无处发泄真是难受。

  就在这时,张大奎匆匆跑过来敲门:“校长……药……药我拿来了!”

  听到外面张大奎的声音,文若娴突然眼前一亮,这张傻子虽然傻,但他也是个男人啊。

  虽然肯定不能和他真刀真枪的来一场,但是眼下有个男人在总比没有强。

  她咳嗽一声:“那个大奎,进来吧。”

  张大奎推门走进来,看到只有文若娴一人时,脸上有些疑惑:“文老师,校长呢?”

  “校长出去了,你把药放桌上吧。”文若娴随口说道,同时眼睛在张大奎身上上下打量着。

  虽然人傻,但张大奎发育的还不错,高大威猛,身板壮实,穿着宽松的衬衫和大裤衩。

  看着张大奎的装束,文若娴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这想法让她浑身燥热。

  “大奎啊,你的裤子都快掉了,还不赶紧往上提一提。”文若娴故意说。

  张大奎一愣,他的裤子压根就没掉,可文若娴为什么这么说?

  不过按照自己以往的表现,现在他应该按文若娴说的办,于是张大奎就抓着裤带硬是往上一拉,宽松的裤衩瞬间就变成了紧身裤。

  文若娴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他那里……怎么那么的明显,里面该不是塞了棉花吧?

  她当然知道张大奎不可能塞棉花,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张大奎那里真的就有这么壮观吗?

  “这样好了吗文老师?”张大奎傻傻的问道,不过心里却是在冷笑。

  这文若娴可真浪,居然想看自己的本钱,对自己有意思?

  文若娴一脸惊喜,冲张大奎勾勾手:“好了好了,大奎你过来,我有事想跟你说。”

张大奎满脸茫然:“好的文老师。”

  等走到文若娴面前,文若娴指着他的那个地方道:“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变化呀?”

  “是啊文老师,你咋知道的?”张大奎满脸惊讶望着她。

  文若娴心里偷笑,但是脸上却一本正经:“我看出来了,你这是得了肿瘤,它是不是有时候会很难受?”

  “没错没错,文老师你说的肿瘤是啥?”张大奎心中一热,表面上却是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肿瘤就是很严重的病,如果不赶快治疗你就会死的!”文若娴表情严肃,说的和真的似的。

  张大奎顿时满脸惊恐:“会死的?文老师,文老师,你可得救救我!”

  说着张大奎还突然抓住文若娴滑嫩的小手,眼睛也有意无意瞄了瞄她的黑色连衣裙胸口处。

  文若娴的身材真是完美,从这个角度望去,正好能看到那雪白的春光。

  文若娴没有察觉到他的眼神,被张大奎粗糙的大手抓着,她只觉得浑身上下开始兴奋起来。

  张大奎平日里经常干粗活,大手也非常粗糙。若是放在平时,文若娴肯定嫌弃他的手把自己抓痛了。

  可现在不同,寂寞难耐的她反而觉得这样更加刺激。.

  她轻咳一声,并没有把小手抽出来,反而用另一只手拍拍张大奎的胳膊:“大奎,我既然认得出你得的病,那就有治好你的办法。”

  说着她把纤纤玉手放到张大奎的那个地方,接触的刹那,两人浑身都是一颤。

  文若娴终于碰到了她想碰的东西,俏脸上满是震撼,这也太壮观了吧?

  张大奎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又威猛了不少。

  文若娴的眼睛都快瞪直了,天呐,真有这么雄壮的男人?要是把李德柱换成张大奎的话,那自己还不得舒服的疯了?

  她再也忍不住了,但作为教师的尊严又不允许她接受一个傻子和自己真刀真枪的作战。

  没办法,她只好采取了折中的办法。

  “大奎,看到文老师这里吗,往文老师这里放,到时候你的病就治好了。”文若娴以诱导性的语气说着,这是她讲课时候惯用的手段,没想到却用到了张大奎身上。

  一听文若娴让自己去碰她,张大奎起初还以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文老师……我……我该怎么放啊?”张大奎故意装傻问道。

  文若娴叹了口气,心说这真是个傻子,有这么好的宝贝真是可惜了。

  要是换个精明伶俐的,有这么好的东西还不知道得祸害多少姑娘。

  但也幸亏张大奎是个傻子,自己现在才能一步步的教他。

  想到这里,文若娴柔声道:“大奎,你按我说得来,我说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

  此刻的她仿佛又回到了讲台上,变成了那个温柔端庄的文老师,只不过学生只有张大奎一个。

  “等下文老师会坐在桌子上,等我分开腿,你就把你得病的地方对着文老师。”文若娴温柔的讲解着。

  张大奎听得都快冒火了,他现在真想直接扑上去,撩起文若娴的连衣裙帮帮她。

  不过他不能这么做,万一让文若娴看出来他已经不傻了该怎么办,到时候失去了学校这份工作,张大奎估计连饭都吃不上了。

  他继续扮演傻子的角色:“文老师,我对着你……哪里啊?是这里吗?”

  说着张大奎用手指戳了戳文若娴的腿,感觉很舒服。

  如果是平时张大奎敢这么戳她,文若娴肯定一脚把他踢一边去了,反正张傻子也不敢还手。但是现在她不舒服的要命,张大奎粗糙的手指接触到她滑嫩的小腿,却让她有种别样的刺激。

她甚至在想,要不要主动抓住眼前男人粗糙的大手帮自己,甚至于……

  “当然不是了,文老师是让你放在老师的那个地方,你知道吗?”文若娴平息了下情绪,继续引导他。

  “哪个地方?”张大奎愣了下,随后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傻笑起来,“我知道是哪里了!”

  见他傻笑的样子,文若娴愣了下,难道这傻子知道怎么来?看来他也不算全傻嘛,至少放在哪。

  “嘿嘿……一定就是这里了!”张大奎傻笑着用手指点了点文若娴的小腹,刚好点到她的肚脐眼上。

  小腹被猛地碰了下,文若娴心里的感觉更盛了,同时心底里对自己感到无比的悲哀,自己居然还认为张大傻懂得男女之事,看来自己才是真傻!

  她再也忍不住了,语气里带着严厉:“文老师说的不是那里,看好了,文老师说的是这里,记住了,是这里!”

  说着文若娴指了指自己裙子的某个地方,脸上也带着几分不耐烦,就是教小学生也没他这么笨的,教了这么久都不知道是哪里。

  见文若娴有些生气了,张大奎脸上露出惶恐之色:“我知道了,知道了,文老师不要骂我,不要骂我。”

  可他心里却在呐喊:臭娘们,要不是老子为了装傻,现在早然你死去活来了,真是烦人!”

  “那好吧,文老师要坐到桌子上了,你知道下面该怎么做?”见张大奎有些害怕自己,文若娴也不敢再训斥他,生怕吓得他跑掉,到那时候自己拿什么来帮忙?

  “知道了文老师,我马上就来。”张大奎喏喏道。

  文若娴点点头,扶着桌子坐了上去。她没把连衣裙撩起来,虽说撩起来的话会更舒服,但教师的自尊心不允许她被一个傻子侵占更多的领域,隔着裙子已经是她能接受的极限了。

  见文若娴坐好,张大奎心说自己不能再装傻了,否则这小娘们估计会真生气的。

  他走上前一步,紧靠着办公桌,按文若娴说的那样直接凑了过去。

被张大奎碰到的刹那,文若娴当场就愣住了,甚至忍不住叫出了声。

  听到文若娴的叫声,张大奎赶忙停了下来:“文老师,你……你没事吧?”

  “没事,别停下,继续,快点!”文若娴语气焦急。

  闻言张大奎心说这女人真奇怪,刚才还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现在就成了急不可耐的潘金莲,于是他干脆继续开始。

  文若娴已经尽力压制避免自己叫出来了,可是喉咙里还是发出像哭一样的声音,这是本能,是无法避免的。

  不过可惜的是,这股巨大的冲击力却只能抵达文若娴身体表面,至于里面却是触及不到。

  她现在的感觉复杂极了,一方面体表承受着超乎寻常的刺激让她兴奋不已。

  这一刻,她甚至想直接撩起连衣裙,让张大奎帮帮自己。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做,所以她能做的就只有继续忍耐。

  “文老师,你怎么好像在哭啊,难道是我弄疼你了?”张大奎见文若娴满脸挣扎的表情,心下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故意这么说道。

“不要管我,继续,继续!”文若娴忍不住闭上眼睛,额头皱的也比之前更厉害了,她必须要忍下去,必须忍!

  突然间张大奎停住了,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那地方:“文老师你是不是骗我,说好的给我治病,可为啥越治越难受了?”

  张大奎一停,文若娴顿时感觉身体空落落的,好像野猫百爪挠心一样。

  听到他的解释,文若娴更是哭笑不得,憋着没法释放肯定难受。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