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不要在公车上太深了,撞宫口浓精粗大

那娇柔的身段看着就觉得软极了,直让小李子双眼看得都瞪圆了!

她是刚得宠没多久的贵人,进宫就是为了得到皇上的宠幸,好让自己一家跟着自己富贵。

小李子可是掌管教坊司的人,那里的女的都由他来调教,有名气得很,庆贵人也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才找他过来。

小李子扫了一眼庆贵人的身段,毕恭毕敬地低头道:“回贵人,小的事务繁忙,这才有时间过来见您。”

说着话的时候,小李子的脸色诚恳得很,他在宫中这么久,早就把心智给磨练得老辣。

文学5310672677.jpg

庆贵人听了小李子的话,脸色这才好看许多。

“那行,你这就来教我吧。”庆贵人拍了拍身旁的床榻道。

“小的这就来教。”小李子应道,忙提着一壶酒靠了上去。

他拿着酒轻轻往床上一坐,这还是他第一次坐过这么金黄华贵的床。

“啊,你这是要干什么?”

小李子拉着庆贵人的手,长袖子往上一拉,白嫩如莲藕般的玉手亮了出来,立马把她给吓得呵斥一声。

小李子赶紧后退一步,诚惶诚恐地说道:“回贵人,小的是在教贵人怎么侍候皇上喝酒。”

庆贵人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要不是她想要小李子过来调教自己,自己的金身玉体又怎能被他给触碰到?

不过想着好好得到皇上的宠幸,庆贵人还是把心中的那一丝厌恶给收了起来。

“好吧,你再近身来。”

庆贵人才放松了一些,她的小腰轻轻一扭,身上的华服宽松了一些,胸前往下掉出两团白嫩,直看得小李子移不开眼。

只不过庆贵人厌恶的眼神依然让小李子心中不满,他暗暗斥了一声,一个贵人而已,能不能当上贵妃还说不定呢,趁现在有机会,可得好好调教才行。

见庆贵人没再迁怒自己,小李子这才提着酒壶,细细地往庆贵人的玉腕上倒了一些。

“唉呀,你这是干嘛?”庆贵人又惊道。

“回贵人,小的在教你侍候皇上喝酒呢。”

小李子的一句话又让庆贵人不敢闪躲了,只见小李子轻轻扶起她的手腕,眼神盯着她腕上的酒冒着光哩。

“想要皇上宠幸,就先得这样做……”

小李子一边说着话,一边却是伸出他灵活的舌头,慢慢地往庆贵人的手上一吻,那种如同被蠕虫滑过的触感立马让她颤抖了一下。

“别动,以后皇上对你这样做,贵人也得忍住。”

庆贵人哼了一声,小李子在她的手上不断地往上轻吻,那种酥麻感让她全身都跟着发软。

喝着庆贵人手腕上的清酒,小李子的鼻息更是沉重。

他的嘴巴轻轻地啜着,庆贵人的身上还带着一股香味,越往上亲,那股女人味就越大。

不知不觉间,小李子的嘴已经啜到了庆贵人的手臂上,往侧边一看,胸前的白嫩正傲人的对着他上下起伏……

“庆贵人,你衣服拉低点,不然这有点难教。”

小李子趁着庆贵人被自己亲的有点迷糊的时候,试着把庆贵人身上的华服往下拉了点,果然庆贵人没有说什么,而是胸前的两团白嫩更大尺度地跳脱了出来。

“嘶……”

见到那两团傲人,小李子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李子盯着庆贵人胸前的白嫩,那地方他在教坊司里玩多了,毕竟犯官的女眷可不少,即使他每天叫一个进房里,也足够让他忙活了。

可是眼前的可不同,这可是庆贵人,那是一般的女眷能够比得上的?小李子尝过这么多咸肉,可是这鲜肉还没尝过哩!

那两团白嫩一看就像是玉脂一般,随着庆贵人身体的颤抖而轻轻摇晃,上面的两朵嫣红看着更是粉嫩无比。

这样的女人,打从娘胎生下来就是为了给皇上宠幸的,这身子娇的,估计太监看了也得火起!

更别提小李子这个假太监了,他盯着庆贵人的嫣红,早就有了想啜上去的冲动。

尤其是这可是皇上的女人,要自己得手了,那岂不是跟当上了皇帝一样?

一想到这,小李子的脑壳就有点昏,他盯着庆贵人胸前白嫩上的两点嫣红,慢慢地靠了过去。

庆贵人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亲得痒痒的,让她的娇躯也跟着发热起来,别看小李子是个太监,可是他的舌头可比鱼儿还要灵活。

正在她想着小李子下一步要干什么的时候,却感觉自己手臂上忽然一空,弄得她顿时心里多出几分空荡荡的感觉。

庆贵人低头一看,只见小李子不知何时已经转过了头,正盯着她胸前的两团白嫩看……

“小李子,你干什么呢?”

庆贵人忙拍了一下小李子的头,惊得赶紧把衣服拉近了点,不过她说话也不敢太大声,免得被宫外的人听见。

小李子回过神来,看到庆贵人怒目而视,赶紧又跳下床伏下身子。

“贵人息怒,小的只是教贵人该做的而已,保准贵人做了能得到皇上的宠爱。”

小李子心中满是邪火,庆贵人这软的如同水蛇般的胴体,他怎么可能放过?最起码也得自己先玩一回,然后再轮到皇上。

他表面虽然装着恭敬的样,实则心里头已经想好了下一步要怎么对庆贵人动手。

庆贵人哼了一声,拉近了自己的衣服说道:“这地方就不用你教了,你教我别的吧,再有下次,我把你头都给砍了!”

小李子忙装模作样磕了磕头,然后才又爬回到床上,他盯着庆贵人的胴体,眼珠子直转着想怎么让她屈服。

一想到这,小李子看了一眼庆贵人,斗胆说道:“贵人,不如小的来教你喂水果如何?”

说完,他拿起床边桌上放着的一盘葡萄,摘下一颗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你放进自己嘴里干嘛?”庆贵人疑惑地道。

“回贵人,小的这是在教你哩,你只要亲上来就行,小的会引导贵人怎么做的。”

庆贵人看了一眼小李子的嘴,心里虽然有些厌烦,不过想着这地方接触了也没怎样,她干脆就真的凑嘴上去了……

谁知道这一凑上去,小李子的舌头就钻了进来,在她的嘴里打着转,弄得她脸色立马变得俏红!

小李子的舌头好似带着魔力,在她的嘴里轻轻吮吸着,庆贵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亲的呼吸加快,身子软了下来。

“唔……”

庆贵人想要反抗,可是被小李子给这么索取着,她整个人都被弄得没有力气,情不自禁地搂住了小李子的腰。

殊不知这更加加大了小李子的反应,他以为庆贵人屈服了,嘴里吮吸的力气更大。

咬破两人嘴里的葡萄,一股酸甜的汁水立马弥漫了两个人的口腔,再加上庆贵人的小嘴里本来就是甜滋滋的,小李子心里直呼那个爽快。

他一边索取着庆贵人嘴里的甜水,一边则是伸手搭在了她的香肩上。

华服往下褪了半分,滑嫩的肩膀露出来,让小李子心中惊讶庆贵人的身体居然如此的柔软,就算他在教坊司玩弄过这么多的女眷,可是也不及庆贵人半分!

这么弄着弄着,小李子的手不知觉已经滑到了庆贵人胸前的白嫩上,轻轻一捏,居然出奇的软!

“唔!”

庆贵人更是被捏的呻吟一声,被亲的沾满了甜水的小嘴轻轻一咬,痛的小李子赶紧缩回舌头,舌尖上已经冒出了血。

“好你个小李子,居然如此对待本贵人!”

庆贵人抬起手来,用长袖擦了擦嘴,刚才被小李子侵袭进去,她只感觉里头湿黏黏的,整个人是又惊又气。

“冤枉啊,贵人,小的只是在教贵人应该做的事而已!”小李子低头道。

只是他的眼神却带着几分不甘,刚才好不容易攀上了庆贵人的高峰,谁知道却被她给反应过来。

以他的技巧,即使是弄得一女的欲仙欲死都成,只是刚才他急了点,这还没让庆贵人感觉到极乐呢,他就着急下手了,应该再多弄一会,等到了火候才对。

现在看着庆贵人又把自己的华服给整理好,小李子心里的那个急啊,巴不得赶紧就把庆贵人的衣裳给扒下来。

不过这事也只敢想想,想要脱庆贵人的衣服,还得她自己动手才行。

小李子脑筋转了转,又靠近了一点附言道:“贵人,不如小的再教你跳舞如何?”

“跳舞?这倒是不错……”庆贵人想了想,然后颌首应道。

想自己好歹也是个贵人,若是舞艺不出众,那岂不是会被其他妃子打压下去?

一想到这,庆贵人就使了使手,看小李子怎么教。

小李子心里那个欢喜,脸上却装着正经地道:“贵人,这舞可得先脱了衣再跳。”

庆贵人黛眉一竖,“这还要脱衣服?”

“此舞乃是诱惑皇上的艺术,以前有个妃子,就是靠这舞艺,每天晚上皇上都来她的寝宫哩!”小李子拱手道。

“这么神奇?”

庆贵人美目中闪过一丝惊讶,若是自己把皇上吸引过来,那岂不是不出一个月就得怀上龙种?

“那好,本宫脱了就是。”

庆贵人看着眼前的小李子,脸上露出几分羞涩,不过还好小李子是太监,就算看了又能怎样?

说着话间,她轻轻撩手解开自己的华服,一具雪白完美的娇躯呈现在小李子面前,那两处私密之地被亵衣亵裤给包裹着,圆润的曲线,直看得小李子鼻喷热气!

庆贵人的身体何其的完美,光是看着都让小李子口中生涎,那娇嫩的身体看着就像是一件瓷器一般,生怕摔倒在地就会碎了,这样的女子可是小李子未曾享用过的,这也更加激起了他心中的渴望。

“皇上……当皇上可真好!”小李子心中暗道一声。

后宫三千佳丽,想想皇上每天都能享用如此货色的女人,小李子心里头就充满了羡慕。

“小李子,这舞要怎么跳才行?”

被小李子给盯着,庆贵人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的脚夹得紧紧的,哪怕是还穿着亵裤,可是也怕小李子看到些不该看的。

小李子稍微回了回神,赶紧说道:“贵人,你先扭扭腰,转个身让小的看看。”

庆贵人听到小李子这么说,虽然还是羞涩,不过还是试着扭了扭腰,往后转了一下。

小李子从庆贵人的身上扫过,那小腰肢一扭,简直就跟水蛇一般,活脱脱不用教都能诱惑死人,尤其是上身的丰满,虽然被肚兜给裹着,可是从侧面一看,那对白嫩可是相当的饱满,简直是呼之欲出,沉甸甸的跟水球一般!

再往腰肢往下一看,底下的翘臀更是圆润,这样的屁股,揉起来肯定相当的舒服。

小李子看得心里头那个急躁啊,虽然庆贵人跳的不错,可是他还是想从她身上揩揩油。

一想到这,小李子就近身上来说道:“贵人,你这舞要是跳了可会扫了皇上的兴致,还是小的来引导你比较好。”

庆贵人听了,也觉得是自己的舞艺差,于是就放手让小李子牵引着自己,仔细感受着他的牵引。

再次牵到庆贵人柔嫩的小手,小李子心里欢喜得不行,他一手抓着庆贵人的手,一手搂着她软绵绵的腰肢,轻轻一按下去,简直跟快要出水了似的!

“嗯……”

庆贵人哼出一声,不过小李子这时在教她跳舞,她也没有反抗哩。

反而被小李子给搂着自己的腰,她的心里也生出了一丝奇特的感觉……

见庆贵人没有反应,小李子又加大了动作,他搂住庆贵人的腰肢不断地扭动,自己的宝贝在背后不断地磨蹭着,那种刺激的感觉让小李子心中可是充满了兴奋!

“庆贵人,小的要在你身上引导一会,不知你是否介意?”小李子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问道。

庆贵人正被小李子捏的爽哩,不知不觉间点了点头。

小李子心中一喜,终于凑上了庆贵人的鹅颈上,在上头轻轻一舔,酥麻的让庆贵人哼出了声音。

他把庆贵人肚兜背后的绳结给解开,一对傲人的白嫩顿时就跳脱出来,小李子在旁边看着,那规模可不小哩!

庆贵人也像是忘了情一样,也不管自己的亵衣被解开了,反而是小李子的手揉上来,让她身体连连颤抖了几下,下身好像也变得温热……

她跟着小李子都引导扭动着身体,摇啊摇……摆啊摆……

“哦!”

突然庆贵人的呻吟让小李子心神一荡,再看她的脸色,早已俏红的要滴出血来!

小李子见差不多了,拉着庆贵人到了床边,他伸手扶起了庆贵人柔嫩的小腿,按在了自己的宝贝上。

“贵人,你试着用脚丫蹭下小的这里,要是学会了这招,皇上要是被这么一挑逗,恐怕立马就会兽性大发,把您给按在床上哩!”小李子谄笑道。

庆贵人本来就已经被他弄得有点失神,听到他这么一说,心中更是想起了皇上。

看着眼前的小李子,她连娇羞都忘了,上半身的丰满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她身体的摆动而摇晃着,她的小脚丫更是搭在小李子的裤裆上,不断地蹭着他的宝贝!

小李子眼神通红,他抓着庆贵人的小脚,那又滑又嫩的感觉让他爱不释手,时不时地抬起来凑嘴上去啜一顿,还带着一股刚洗完花澡的芳香味哩!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小李子哪还记得住这是皇上的女人,他被庆贵人这么蹭着,只感觉比皇上还要舒服哩!

庆贵人在他身前不断地扭动着,她的小脚早就蹭得自己身下发热,小李子借着教她侍候皇上,一把把她给搂过来,上下其手地就揉捏起来。

“哦……小李子……你这是……作甚……”

庆贵人被揉的连连呻吟,她只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化成一滩水了似的,倒在小李子的怀中爬不起来。

小李子时不时地低头索取她嘴里的甜水,她也没有办法反抗,反而是好像自己的小嘴也张开了点,一看到小李子低头凑过来,她就主动地迎了上去。

“回贵人,小李子这是在教你怎么受宠哩,您别紧张,一切看我的就行!”

小李子脸上装着正经,实则他揉着庆贵人可是相当的痛快哩,对付过这么多女人,他早就知道女人的弱点在哪,这一动下去,可就绝对不能停,不然让庆贵人恢复一点神智,那恐怕都会给他惹来杀身之祸。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