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大尺度到肉黄文

张举人粗暴的将晴儿推倒在床上,整个人直接就压了上去,随后虎吼一声,猛的一挺腰……

熟悉的紧致感再次传来,张举人身子一哆嗦,当即就感觉到一层屏障存在,却是虎腰狠狠一挺,全无任何怜香惜玉。

“啊……”

一阵闷响伴随着晴儿撕心裂肺的惨叫,猩红鲜血当即染红床单。

眼看张举人屁股疯狂扭动,冲撞处发出阵阵脆响,刘海看的那叫一个口干舌燥。

而此时的柳如烟更是看得俏脸通红。

亲眼目睹自己的相公当着和别的女人同房,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心里更是下意识想到,莫不是自己与相公同房时,也是这般情形。

想着想着她便觉得那处竟是莫名的有些痒,下意识夹紧双腿。

这一幕被刘海看个正着,眼睛滴流一转,来了注意,咳咳嗓子低声道:“如烟,你可是觉得下面有些瘙痒,双腿无力,甚至还有抽搐感。”

被刘海一语说中,柳如烟红着脸蛋点点头。

只见刘海装模样的掐掐手指,而后脸色大变,道:“不好,这晴儿乃是初夜。一旦破身的话,元阴外泄,定是引起你体内那妖邪注意,眼下又开始躁动起来。”

文学53106726125.jpg

闻言,柳如烟小脸当即煞白,慌乱道:“还请山神救我!”

“莫慌,之前本神就打算再赐你和孙夫人一些神力结晶,却被那修缮牌坊的官员干扰。好在本神刚刚已经重新凝聚了神力结晶,你且助本神唤醒神力,好尽快镇压体内妖邪。”

一想到那唤醒神力的法子,柳如顿时满面羞红,脑袋也深深的低了下去……

见状,刘海故作不满,冷哼道:“你若不要想,那便算了。到时候本神就把这些神力结晶尽数赠予孙夫人,以后你也莫要再找本神。”

眼看刘海动怒,柳如烟又惊又怕,急忙道:“山神息怒,小女子愿……愿意!”

说完就要伸出小手去握刘海那东西。

可刘海却摇摇头,抬手阻止。

那张举人当着自己的面拿走了晴儿的第一次,他又怎么会满足让柳如烟用手来伺候自己。

“这一次的神力结晶纯度极高,所以你要用嘴来助本身唤醒神力。”

柳如烟呆了一下,问道:“用嘴?那……那要……要怎么做啊?”

闻言,刘海直接站起身,一手扶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柳如烟。

“你切跪在地上,然后用嘴噙着本神神力源头,来回吞吐,便可助本身唤醒神力。”

一听要用这等羞耻的办法,柳如烟再次犹豫起来,甚至下意识扭头看了看张举人。

当着自己相公的面,用嘴噙着其他男人那地方,纵然是山神,柳如烟也感觉无法接受。

此时的刘海心急如焚,巴不得掰开柳如烟的嘴,直接用那东西硬闯进去。

只是张举人就在一旁,他不得不强忍内心的冲动,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孙夫人之前也是用这个办法获得本神的神力结晶,你还有什么犹豫的。若是再耽误一会,那妖邪吸收了过多的元阴,纵然是本神也无力回天,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

原本还在犹豫的柳如烟,听得这话,哪里还敢犹豫,忙不迭的双膝跪地,宛若母狗匍匐在刘海面前。

随后便见她檀口微张,朝着刘海那东西凑了过去,但却一时间无法下口。

“山……山神,它太……太大了,小女子嘴太小,无……无法含住啊……”

眼看柳如烟用嘴唇来回摩擦,就是不噙进去,刘海急的不行,索性粗暴的按着前者脑袋,屁股一挺,将那一张樱桃小口尽数填满。

“唔!”

强烈窒息和呕吐感,让柳如烟粉拳不断捶打,意图挣脱。

反观刘海,感觉到那一张小嘴的紧致感后浑身打个冷颤,然后用手拽着柳如烟的秀发,腰部缓缓动了起来。

“很好,就是这样,再坚持一下,神力结晶很快就要出来了。”

闻言,柳如烟强忍着呕吐感,开始吞吐。

刘海心满意足的看着身自己朝思暮想了数年,身份高贵的大小姐,以这般放荡的姿势吞吐自己的那东西,觉得灵魂都得到了升华。

抬头看了一眼依旧埋头压在晴儿身上辛苦耕耘的张举人,刘海心中无比得意。

就算是不能当着张举人的面办了柳如烟,却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玩弄她身子的每一个部位。

张举人自是不知,就在同一间屋子里,自己的娘子,正用嘴巴含着其他男子的那地方。

被压在身下的晴儿,此时早已化作不堪征伐,眸中布满了水雾,苦苦哀求道:“大……大人,慢一些,求你了,酸……好酸,晴儿不……不行了,求你慢……慢些……”

晴儿天籁般的低吟,让刘海心痒难耐,下意识将柳如烟的小嘴当作那无毛圣地,狠狠的动了几下。

“张举人,此时正是双修的紧要关头,她越是让你慢,你越是要快,本神再教你一个双修法子,试着把晴儿的双腿交叉,扛到你肩上,这也是双修之法的一种。”

被刘海这么一说,张举人直接无视了晴儿的求饶,大手交叠起那双玉腿,扛在自己肩上。

“嘶……这感觉,竟有如此美妙的双修之法!”

尝到了甜头的,张举人头也不回的说道,随后他的腰也挺动得更为卖力了。

阵阵猛烈的动作,让晴儿身子都开始痉挛了,就连叫喊声也越来越高亢,她整个身体都因为极度的欢愉而紧紧綳了起来。

这女子,叫的实在有些勾魂,真是便宜张举人这厮了,刘海心里多少有些羡慕,索性更加卖命的在柳如烟口中进出。

不知是否为了望梅止渴,刘海下意识的跟着张举人的节奏进出,时快时慢。

眼看张举人突然疯狂冲撞起来,刘海知道是时候了,再也没有怜香惜玉,用力将柳如烟的头往自己面前一按……

浑身燥热的刘海,索性催促柳如烟道:“再含的深一些,吞吐幅度大一些,神力结晶快出来了。”

柳如烟也盼着早些结束,索性眼睛一闭,连根吞入。

“嘶!”

这一下直探柳如烟喉咙,刘海险些直接缴械,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兴许是因为太过深入的原因,柳如烟被呛的“呜咽”出声,实在忍受不住,粉拳一阵推搡,挣脱开来。

捂着脖子好一阵咳嗽后,柳如烟泪眼朦胧的看着刘海,道:“不……不行了山神,我实在受不了了。”

也正是此时,张举人一声低吼,身子打个激灵,已然结束战斗,趴在晴儿身上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

虽说最后也没弄出来,可刘海也怕再玩下去的话,会被张举人抓个现行,只得意犹未尽的穿好衣物,嘱咐柳如烟说有时间再赠予她神力结晶,就离开了房间。

算算时间,刘海寻思着杨婉清多半也忙活完了修缮牌坊的事。

本打算找杨婉清泄泻火,可找了一圈也没看着人。

后来听府里下人说杨婉清已经备好了轿子,要去参加一场诗会。

“诗会?可不是应该在荒郊野外吗?”刘海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于是忙跑到外面,正好发现杨婉清正准备上轿子。

见状,刘海直接上前。

“山神,您怎么来了?”杨婉清道。

“听说孙夫人要去参加诗会,本神绝决定随你一同前去。这段期间,你体内妖邪极不稳定,本神必须贴身照看。”

一听刘海要跟着前去,杨婉清当即犯难。

“可是山神,参加这次诗会的人,都是受到邀请前去,山神一同前往的话,怕是……”

后面的话杨婉清也没说完,生怕会引得刘海不高兴。

可刘海却一脸无谓,道:“这有何妨,孙夫人对外宣称本神是你的随身医师便是。当然,若是孙夫人不愿,本神也不强迫,只是到时候若出了什么岔子,休怪本神没有事先提醒。”

听出刘海话中不悦,杨婉清顿时慌了神,一番犹豫后只得点点头道:“是小女疏忽了,就请山神一同前往吧,我让人再准备一顶轿子。”

“不用了,我们坐一顶轿子,也方便本神随时观察你的身体。”

说完就迈着八方步直接坐上轿子。

自己一个寡妇,却要在光天化日下跟一个男人同坐一顶轿子,着实有伤风俗。

可转念一想这毕竟是山神为了镇压自己体内妖邪,杨婉清也只好红着脸上了轿子。

轿内,杨婉清坐在角落,刻意跟刘海保持距离,脸蛋带着一丝淡淡的红晕。

“孙夫人,我观你气血起伏不定。定是那妖邪又有作祟迹象,你且坐到本神腿上,待本神为你好生检查一番。”刘海道。

闻言,杨婉清脸蛋上的红晕飞快晕染,那副娇滴滴的模样,看的刘海一阵口干舌燥。

“山神,这……这恐怕不妥,外面那么多下人,若是……”

不待她话说完,早已心痒难耐的刘海一把抓过杨婉清,直接按在自己大腿上。

杨婉清娇呼一声,正欲挣扎,却是听得刘海一本正经的道:“果然不出本神所料,这妖邪定是因为吸收了外界的灵气,有了躁动迹象。孙夫人莫要乱动,待本神施法镇压。”

此时,轿子突然停下,显然是外面的下人的听到了方才的动静。

“夫人,您怎么了?”

听得下人的声音,杨婉清吓的小脸煞白,不敢动弹半分,随后故作镇定的说道:“我没……没事,你们继续赶路。”

下人答应一声,继续起轿赶路。

“山神,我……我的身体怎么样了?”

杨婉清下意识扭了扭柳腰,本想挣脱,殊不知她这么一动,臀瓣隔着衣服在刘海那地方一顿乱蹭,让后者当即就是血气翻涌。

若不是因为在轿内不方便,刘海是真的恨不得将杨婉清按在轿中狠狠蹂躏。

只见刘海故作严肃的说道:“情况不容乐观,之前因为那官员的打扰,孙夫人没来得及服下本身的神力结晶。眼下那妖邪,已然分出两道分身,正在吞噬你的元阴壮大自己。”

“这……这可如何适合,还请山神救救小女子!”杨婉清无比焦急的说道。

闻言,刘海道:“孙夫人,你先张开双腿,用屁股抵着本神的神力源头,然后解开裙带,挺胸收腹,本神要用手先确定那妖邪分身的位置。”

“还……还要脱衣服吗?”杨婉清小脸通红,显然有些为难,在轿中这么狭小的地方,竟要脱掉衣服。

“孙夫人,你多犹豫片刻,那妖邪便会壮大一分。”

只见杨婉清咬了咬银牙,心道这一切都是为了祛除妖邪,只要她忍住不发出声音,倒也不会被发现。

想及此处,她小手缓缓解开裙带。

刘海舔了舔嘴唇,大手从后背环抱上杨婉清,直接将杨婉清的贴身肚兜一把扯下,而后大手直接按上那两团柔软坚挺。

察觉到那双作祟的大手,杨婉清下意识就要反抗,却听得刘海语气严肃的说道:“不要反抗,按照本神之前教你的。挺胸收腹,用屁股轻轻摩擦神力源头,助本神唤醒神力,一同镇压妖邪。”

闻言,杨婉清红着小脸点点头,臀瓣死死抵着刘海大地方,柳腰缓缓扭了起来。

眼看杨婉清背对着自己,疯狂扭动着柳腰,上身也被自己肆意玩弄,刘海都快爽翻天了。

这之前他不过是张府里一个地位卑微的轿夫,平日都是给别人抬轿子。

而眼前这孙杨氏,是被朝廷钦点,立了贞洁牌坊的烈妇,眼下却跟自己坐在一顶轿子内,尽情被自己玩弄。

此时的杨婉清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臀瓣下的那东西逐渐雄伟起来,隔着衣服偶尔会蹭到她隐私部位,之前那股巨大的空虚感再次传来。

“山……山神,为何我下面,又……又有了那种巨大的空虚感。”

听得杨婉清这般娇滴滴的声音,刘海心中狂喜,故作波澜不惊道:“莫慌,那是因为本神已经将妖邪分身尽数逼到了你那个地方。现在本神要用手探到你那里面,将那妖邪分身一举歼灭,你先把裙子脱下来,腿再分开些。”

胀的满脸血红的杨婉清迟疑了片刻,用颤抖的小手掀开了自己的裙子,将两条腿分开后,颤声道:“山……山神,小女……小女子准……准备好了,请……请您施法吧……”

就在刘海等不及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轿子再次停了下来,而后传来下人的声音。

“夫人,是吴刚大人。”

刘海动作一顿,险些是气歪了鼻子。

又是这厮。

每次都要挑他兴致最浓的时候蹦出来碍眼,着实让他气的不行。

而杨婉清一听是自己亡夫的学生,更是慌了神,胡乱整理一番衣裳,就欲下轿。

刘海却是又起了歪心思,低声道:“孙夫人,那妖邪分身已然被本神逼迫到一处。眼下正是一举击溃的好机会,切不可下轿。这样,你就在轿内应付那官员,剩下的交给本神便可。”

闻言,杨婉清犹豫片刻点了点头,她不晓得刘海要做什么,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捋了捋耳边凌乱秀发后,她猫着腰掀开侧面的轿帘,只探出一个脑袋。

吴刚见状,上前行礼,道:“师娘。”

“吴大人,你怎会在此?”杨婉清回道。

“学生本打算今日回京,却听说通州有场诗会,想去看个热闹,不曾想半路遇到师娘,特来问候。”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