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精灌满小嫩H_结婚当晚睡了伴娘

儿媳妇眨巴了几下眼睛,缓缓的点着头,嘴里发出微弱的喘息,虽然我心里有些担心她会反悔,可还是松开她的手。

只见她贝齿紧咬红唇,没等我开口,玉手便是落在我裤子上,让我忍不住浑身颤抖,这时候她依然勾着我的老腰,纤细的玉手抓着我的老枪,往里凑了凑,眼神逐渐迷离,神情变得格外妩媚。

“只能一次,不能食言!”

儿媳妇目光注视着我,虽然神情十分迷离妩媚,可语气却认真无比。

这时候我哪里顾得上考虑其他的,满脑子的想法就是把她给上了,至于是不是只有一次,那都是以后的事情,我一个劲的点头答应,感受到儿媳妇身上传来的体温,脑袋埋在她的玉颈,不断的亲吻起来。

在我点头答应她的条件之后,她整个人变得温顺了许多,在我不断的挑逗下,逐渐配合了起来。

文学53106726129.jpg

最后她居然抱着我的脑袋往里按,她身前的挺拔之处在我脸上不停的蹭着,一股奶香味刺激着我的神经,梦寐以求的尤物就在眼前,我直接咬了上去,同时双手落在儿媳妇的翘臀上,狠狠的揉捏几下,一个劲的往上抬。

“好儿媳,我受不了了,不行了……我不能忍了……”

我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都在发烫,同时儿媳妇的娇躯软的瘫在我身上,我当然知道时机差不多了,于是把她整个人给抱起来,顺势放在澡房的长椅上,看着她妖媚诱人的酮体,浑身燥热,直接脱下大短裤,铮铮发亮的老枪瞬间弹了出来。

“啊……”

躺在长椅上的儿媳妇看到这一幕,顿时瞪大了双眼,鲜艳欲滴的红唇缓缓张开,显然是被我的尺寸给吓到了,双手抿住樱桃小嘴,眼神透出一抹强烈的渴望和期待。

"爹,我好看吗?"这时候儿媳妇马淑芬突然眼神略带迷离的问道,我感觉整个人都被点燃了一般。

当下狠狠了点了两下头,一把将儿媳妇拥入怀中,双手也不自觉的在那高耸的山峰上游走,儿媳妇这种柔软超乎的我的想象,揉捏了两下始终挪不开手中,仿佛被胶水粘上了一般,这时候我只感觉身下一团火热直冲脑门,整个人似乎都要炸裂了一般,全身的血液此刻都在沸腾。

这时我只觉得口干舌燥,身体发烫,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一般,男人的欲望很容易战胜理智,我也不例外,随即便伸出一只手朝着她身下那片沟壑探了去,儿媳妇比我想象要不安分的太多,此刻身下那边沟壑早已泛滥成灾,在我抬手与儿媳妇眼神对视的时候,只见她双眸眉眼如丝,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就准备提枪上阵了……

“淑芬,淑芬!还没洗好吗?”

突然王虎喊了两声儿媳妇,原本眼神有些迷离的儿媳妇,顿时恢复不少了,也是很快推开了我,整理了一下衣物之后说道:“虎子!我有些口渴,出来喝些水耽搁了一下。”

“那赶巧,给俺带一盏。”王虎懒洋洋的说了句。

马淑芬应了声,便去倒水了,脸羞的通红,低着头,看也不看我一眼,这么一闹,我顿时也是失了兴致,随后也回了屋,不过经过先前的那一番,今晚也不得不按老规矩再来一遍了,不过想想也幸亏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毕竟儿子还是亲生的,要是被他发现了那往后日子还怎么过。

早早睡去,第二日我等马淑芬外出干活才起来洗漱,有些事情我也很难控制,索性眼不见为净,不过这也不是法子,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再这样下去出事是迟早的,我想了想还是去镇子上找些轻松的零活做一下,打发打发时间,分散一下在马淑芬身上的注意力。

在家里简单的吃完早饭之后,我趁着马淑芬还没有回来便坐了个三轮去了镇子上,一直转悠到了中午,也没有找到了合适的事情,镇子上的馆子还是有些贵,不如家里随便吃点实在,我便回村里去,准备下午再来看看。

“这不是彪叔嘛。”

下了小三轮,刚刚走到村口,便听见有人喊我,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妇人正靠在一颗榆树旁给孩子喂奶。

招呼我的那人我认得,是住我隔壁叫李翠芬,早年结婚之前一直在省城打工,一心想嫁个有钱,中间好像还打过几次孩子,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那些年村里都这么传的,恐怕也八九不离十,他男人去省城干活了,村里就留下了她们娘俩,这李翠芬就这么直直得正对着我,胸口那一大片雪白若隐若现,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我一个老头,要钱没钱,要长相也没啥长相,身子还算硬朗,不过跟那些年轻的精壮小伙还是差了一大截,也摸不准这李翠芬想干嘛,我便开口问道:“哟,翠芬啊,喊我干啥呢,哎,也不是叔说你,你瞧瞧这村口人来人往的,你搁这里给孩子喂奶,让瞧见多不好。”

“哈哈哈。”李翠芬哈哈一笑,顿时有种花枝乱颤的感觉,随后又说道:“这里可你叔你一个人啊,叔,你算看着我长大的,我哪里长啥样,你还不清楚啊。”

“咳咳咳!”这个李翠芬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跟她客气啥,双眼目不斜视的看着她胸口说道:“那时候你还小,现在长大咯。”看了眼她怀里的娃儿我微微一笑说道:“小娃儿,乖乖哦,赶紧吃,你不好好吃,叔可给你全吃了。”

“叔,你可真逗。”李翠芬说道,说话的同时身子也正了正,一下子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居然还有点小失落。

“叔,不和你说笑了,你刚刚去镇上干啥了。”李翠芬问道,我便告诉她我想找个轻松活打发一下时间,刚刚说完李翠乐了,随后说道:“叔,我正好找人呢,我家那几分田的菜籽收了,你也知道我家机器啥的都是现成的,想找个人帮着弄下,榨了油,要不叔你吃过晚饭来我家,帮我弄下呗,那些玩意我也弄不来。”李翠芬说完又将衣服一拨,看似好像方便孩子吃奶,但那白花花的一大片正对着我的老脸,说真的这时候真恨不得上前啄一口。

这小浪蹄子说晚饭过去,看来是想男人想得紧了,他男人出去都有两个来月了,我立即说道:“行啊,翠芬,你叔年轻的时候生产队啥活没干过,包我身上了。”

“那成,叔,我搁家等着你。”李翠芬说道,最后几个字还拖着调调说的,弄得我好不难受,我真恨不得现在天一下黑掉。

李翠芬极为妩媚的一笑,然后先行一步离开了,我也没着急跟上,毕竟大白天的,人多嘴杂。

回到家里的时候马淑芬正在院子里忙活,看着马淑芬的背影,我心里那股按下去的火苗,一下子就升起了,昨晚那极为香艳的场景又历历在目,清了清嗓子说道:“淑芬啊,在忙啥呢?”

“啊,爹,没,没啥。”马淑芬仿佛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抱着竹篓就往里屋走,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一把将马淑芬抱在了怀里。

“爹,不要这样,虎子马上就要回来了。”马淑芬说道,不过马淑芬并没有挣扎,说话的时候脸色羞红,我居然鬼使神差的亲了一口说道:“好好好,都依你,你还欠我一次,你得记得。”

放开了马淑芬,不一会儿马淑芬拿着昨天家里换下的衣服出了屋,看样子是要去洗衣服,我便上前问道:“淑芬啊,你这是要去潭里洗衣服吗?”

我们村就一口水潭,虽然家家都有水井,但妇人还是徐帆去潭里洗东西,主要还是那些衣物在潭里洗的干净些。

“嗯。”马淑芬脸色绯红,轻轻的应了一声,随即便准备往外走,昨儿换了被单被套,两个竹篓装的满满的,马淑芬提着有些吃力,我便上前一步,要拿过一个竹篓说道:“走,爹帮你拿一篓。”

马淑芬见我没有其他的动作,略微思考一番,有些犹豫的说道:“那好吧。”

虽然是白天,但是村里的人并不多,年轻人都去城里工作了,剩下的就是我这样的老家伙,不过那些老家伙腿脚不行,哪有闲心思到处溜达,一路走到水潭都没有发现一个人。

“爹,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就行了。”马淑芬说道,我摇摇头说道:“那怎么可以,待会洗完之后衣服被单还要沉一点,你一个女娃怎么提的动。”

见我如此坚持,马淑芬也没有再说什么,嘴唇轻轻一咬随后说道:“那爹,你在附近转转,我洗好了喊你。”

“不了,不了,我就搁着看着你洗。”

真是废话,那些草草木木的哪有儿媳妇好看,马淑芬也没有再说什么便开始洗衣服。

“啊!”

就在我看着马淑芬有些入神的时候,她突然一声惊呼,也是吓了我一跳,我连忙起身问道:“淑芬,怎么了?”

“爹,你别过来,有蛇。”马淑芬语气有些颤抖,明显是被吓到了。

我看了一下,在马淑芬的左边有一条小土蛇,早些年在村里很常见,这种小土蛇没有毒,那时候调皮的孩子还抓来玩。

“淑芬啊,我这就过来,你别动啊。”我连忙说道,我这时候就算告诉马淑芬那蛇没毒,估计她也不信,于是我便准备上前帮她弄走那条蛇,刚刚走到水潭边,那条蛇哧溜一下就钻进了马淑芬的裤脚。

“啊,呜呜呜!救命啊。”

马淑芬顿时吓得是花容失色,我也吓得不轻,这蛇虽然是没毒,但保不齐会不会咬上马淑芬两口,要是咬到动脉静脉上也是一件麻烦事。

“你别急,赶紧脱了裤子。”我连忙喊道,马淑芬闻言也是立即解开腰带开始脱裤子,我凑准了时机,一把就抓住那条小蛇,马淑芬这时候神情才微微安定一些。

“别怕,爹给你抓住这家伙了。”我说着将那条小蛇扔的远远的。

“那个爹,蛇都抓了,你能不能把手拿开,我要穿裤子。”马淑芬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

“啊!”我刚刚也没太注意,现在看马淑芬那两条白皙的大长腿,感觉勾魂摄魄,两腿之间的物件也不自觉的抬头,抬的笔直笔直的,现在虽然还没入夏,但是天气已经很热了,不像早几年,现在穿的都很单薄,我身上的变化,马淑芬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只见马淑芬脸涨的通红而后瞥过头去。

“爹,我要穿裤子了。”马淑芬小声的说道,我有些不舍的挪开手,临了的时候还在马淑芬白皙的大腿上揉捏了一把,马淑芬明显浑身一颤,我甚至听见她轻微呻吟声。

不得不说我儿子的命是真好,那手感滑腻到了极致,马淑芬背身对着我开始提裤子,柔软丰满的翘臀在我眼前直晃悠,我闻了闻自己手,还别说,真香,实在是没有忍住,我还是准备在马淑芬的翘臀上揉捏了一把。

马淑芬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在我还未碰到她的时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说道:“爹,万一被人看见,我还活不活了。”

“也是也是。”我讪讪一笑,等马淑芬洗完衣服帮她拿回家了,这时候虎子已经回来了,我也收敛一下那心思,草草的吃了晚饭,我便和虎子和马淑芬说帮李翠芬家榨油去,都是街里街坊这种事情很常见,他们也没有多问什么。

乡村的傍晚,当晚霞消退之后,天地间就变成了银灰色,乳白的炊烟和灰色的暮霭交融在一起,像是给墙头、屋顶、树顶和村口都罩了—层薄薄的玻璃纸,若隐若现,说实在的现在就是让我去城里,我也不回去,这种惬意的感觉,在城市里是找不到的,没走两步已经到了李翠芬的家门口,院子大门是虚掩着的,我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