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总裁熟练的拉开拉链黑色内裤’儿子叫同学一起上我

莫兰红了脸,想了想还是趴了上去,脚踝钻心的疼。

离家还挺远,肯定是走不回去的,村里又死了人,总感觉到处都是鬼气森森的,晚风吹来,后背慎得慌。

大柱的肩膀宽厚,很结实,恐惧瞬间跑了一大半,连脚踝似乎都不怎么痛了。

莫兰整个儿趴了上去,连正对着李大柱脖颈,悠悠的吐气。

李大柱浑身一震,背上可是村花莫兰呢,村里几个人没动过她的心思。

这会儿不仅趴在自己背上,还对着自己吐气,这?

中午摸了杨玉娟,下午搞了搞田秀香,李大柱再也不是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对男女之间那点儿破事儿有了念想。

李大柱手很大,双手扣住莫兰大半拉屁股,没被搞过,没生养过的屁股就是紧,又圆又翘,还紧致得很。

天渐渐黑了下来,李大柱也看不清道儿,一脚高,一脚低的踩。

后背上两团软肉给搓澡似得搓来揉去,温软无比,舒爽无比。

两只大手紧扣着大屁.股,忍不住掐了一把。

“嗯,大柱哥,你干啥,别摸我….”

莫兰脸一红,屁股一扭,躲过李大柱魔爪。

谁曾想李大柱手指一扣,顺着那条小缝儿轻轻抠了下去。

文学53106726137.jpg

“哎呀,大柱哥,你别整我,我,我难受…..”

莫兰又扭了扭屁股,浑身一热。

整个身体软了许多,不知道咋的,跟触电似得,酥酥麻麻,提不起一点儿力气。

李大柱叹了一口气,“莫兰啊,天黑路滑不好走哩,你忍着点儿,很快就到家了。”脸上却挂着邪邪的笑。

莫兰红着脸不吭声了,乡下的路是不好走,可小时候老爹也经常背自己,也不会摸人家那里啊…..

“莫兰啊,你屁股好软哦。嘿嘿…..”

莫兰闻言脸又红了两分,张嘴咬了大柱一口,一口还没啃完,下面那条缝又被抠了抠,吓得莫兰连忙松口。

“大柱哥,别,别摸了,我,我难受。”莫兰扭动着屁股,有了异样的感觉。

酥酥麻麻,提不起劲儿,却又很刺激。

“莫兰,这路颠簸得很,要真难受,我抱你回去吧。”李大柱眨了眨贼亮的眼睛,商量道。

听了李大柱的话,莫兰心想,大柱哥可能也不是故意要摸自己,可能真的是路不好走吧。

“大柱哥,我不怪你。摸可以,你别抠嘛,那….那好痒哦….”莫兰埋下了头,趴在李大柱肩膀上。

李大柱贼笑不止,双手拖住大屁.股,狠狠的揉了两把……..

李大柱回家正赶上吃晚饭,家里就三口人,一人一碗鸡蛋面。

吃完饭,李明远坐在小卖部梧桐树下抽烟乘凉,老妈姚翠平收拾碗筷喂猪。

李大柱则趴在柜台上怀念着莫兰的大屁.股。

软,柔,大,翘。绝对的极品,胸前两只大咪咪软软磨砂着后背,现在后背还酥麻刺激着呢。

“等老子有钱了,就去莫叔叔家提亲,一定要把莫兰娶回家,老子天天摸,天天日…….”

“大柱,村长家死了人,你去隔壁房做几套寿衣,等会儿杨玉娟要过来拿。我跟你妈来守小卖部。”

正在意yin,李明远抽完了烟走了进来。

李大柱连连点头,心里清楚得很。

啥守小卖部啊,尽想床上那破事儿了,隔两晚就能听见老爹那屋子里,床摇的咔咔直响。

嗯?杨玉娟要过来?

李大柱眼前猛地一亮,这不正好把她给整了么。

李大柱费了两个多小时,卡机卡机的缝完九件寿衣搁在一边,坐等杨玉娟上门来取。

李大柱这技术是跟老娘姚翠平学来的,现如今无论是动作,还是质量,都比姚翠平要高得多。

像是天生的一般,只需要看一眼,什么人穿什么颜色,大小如何,李大柱这心跟明镜似得,看的透彻。

“咚咚咚”

正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门外手电筒射来射去,跟鬼火似得冒。

李大柱贼笑一声,知道杨玉娟上门了,这心就跟猫抓似得难受,中午摸了两把,还没过瘾呢。

“吱呀!”

李大柱拉开了门,门口站的不正是杨玉娟吗?

不知是晚上天凉,还是中午被摸的事儿添堵,杨玉娟穿的有点儿多。

一件淡蓝色长袖衬衫裹在身上,胸前高耸撑得鼓鼓的,里面像是有啥要窜出来似得,跟着呼吸,上下起伏。

下面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反倒衬出大腿的浑圆修长,两腿紧紧夹着,里面像塞了一根儿棒。

“大柱,我,我来拿衣服,做好了没?”杨玉娟不敢看李大柱的眼睛。

自打中午被摸了之后,这脸就臊的慌,跟贞操名节无关。只是被李大柱这样的人给摸了,心里不舒坦。

总感觉咪咪上有虫子爬过似得,又不得不来,村子里只有李大柱一家会做寿衣!

“诺,这是钱。一共七百块钱,连欠你们小卖部的五百三十块……”

杨玉娟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掏出一叠红色大钞来。

临门前,怕李大柱再找麻烦挑事儿,杨玉娟心一横从自己兜里摸了几百块钱来,把小卖部的欠账给填了。

李大柱接过钱,数了数,七张红色大钞往兜里一揣,肆无忌惮打量着杨玉娟,仿佛要把胸衣给瞪穿一样。

中午穿的凌乱不堪,露了底儿。粗犷而直接冲击人的视线,这幅装扮倒是得体许多,却留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

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层一层的揭开身上的遮掩。

“嗯,衣服做好了,不过……..”

“不过什么?钱都给你了!”

杨玉娟脸色瞬间大变,中午这混蛋不就这么坑自己的吗?

李大柱摸了摸下巴,坏笑了下。

“着急把火的干啥啊,乐呵乐呵而已。”伸手勾了勾杨玉娟下巴,转而向胸部抓去。

“啊!”

杨玉娟叫了一声,大柱倒也不怕,双手齐出,扯过杨玉娟摁在缝纫机台上,卖力搓了起来。

“叫吧叫吧,反正也没人听见。”大柱倒也不怕,随便你浪.叫。

对面屋里,老爹的床早就噶几噶几响了起来,就算听见也顾不得理会。

杨玉娟叫声越大,大柱揉的越卖力。

这么好的婆娘不整白不整,反正赵松那王八蛋挂了!

“大……大柱,别,别摸了,”杨玉娟抵抗无用,只得求饶。

“家里,家里还等着给赵松换寿衣…..你就让我,让我回去吧,过两天,过两天再让你整,成不?”

“刺啦”

李大柱哪里会听杨玉娟的话?

猛地一把扯掉杨玉娟胸衣,两只大白兔嗖的一声窜了出来,昏黄灯光下白皙饱满!

“哧溜!”

李大柱握着大白兔,猛吸了两口,两只大手一揉一搓,正中形成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吧嗒吧嗒又跟着砸了几口。

“嗯哼….嘤咛….”杨玉娟有了反应,抿嘴嘴唇哼了两声。

“骚婆娘,还不乐意呢,这才整了几下就遭不住了,下面只怕都跟泼了水似得流吧。”

李大柱邪邪一笑,如泥鳅一样滑了下去,隔着厚厚的牛仔裤,在大腿缝里抠了起来。

虽说杨玉娟这大白菜被赵松那狗日的给拱了,可拱的时间不长,又没生养,这大屁.股,大大的,软软的,摸着跟气球似得。

那里被摸,杨玉娟大眼一瞪,两腿想要夹紧,可浑身酥酥麻麻,跟雷打过似得没力气,只能任由李大柱鼓捣,抠弄。

“啊,这是什么?”

被抠的舒爽意动,杨玉娟顺手抓向了李大柱裤裆,顿时惊醒过来。

那玩意儿又长又粗,跟大茄子似得,不,不茄子要硬得多,像擀面杖!

最大号的擀面杖!

“咋样?我这家伙还成吧。”李大柱自豪的挺了挺胸膛,摆动腰肢往前面捅了捅。

“刺啦”

杨玉娟猛地一把扯下李大柱裤头,一条巨蟒对着自己怒目而视,惊愕的捂住了小嘴儿。

李大柱再不迟疑,扯下杨玉娟裤头,露出两条丰腴肉实的大白腿,中间被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的地方鼓鼓的,跟小山丘似的。

看得李大柱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咽了口唾沫,一把扯下杨玉娟的黑色蕾丝内裤,挺着家伙往里撞…..

“啪啪啪”房间里响起一阵肉浪之声。

昏黄灯光下,李大柱扛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双手摁在两团耸动晃荡的奶.子山。

目送大棒子像打桩机似得,一次又一次的深入猛扎,将两片粉红色木耳挤开,带出阵阵白浆,还是热的。

每一次的深入,势必让大奶颤抖不已,远远望去,宛若平静的海面上起了一层肉浪,此起彼伏。

“嗯哼….啊….嘤咛,大柱,轻,轻点儿…..”

杨玉娟娇喘不止,紧咬着嘴皮儿,发出阵阵闷哼之声,下面那小洞像插了一根烧火棍似得,磨的两片饺子皮火辣辣的疼!

忽然,“啪”的一声,大棒子滋溜一声猛地扎了进去,蛇头顶到最深处洞壁,脑袋里“翁”的一声,一片空白!捅的灵魂都在颤抖一般!

“啊!嘶!”

“啪啪啪”

李大柱加快速度,小溪慢慢流出更多的白色汁液,沾满了黑色大棒子,就跟浆糊似得。

润滑效果很不错,一棒子捅到底儿根本不费劲儿!

“嘶,这婆娘下面还挺紧嘛,饺子皮还是红的。”李大柱一抽一送,完全遵循“三浅一深”的真理,认认真真做起了石油工人。

捅进去,拔出来,捅进去,拔出来,一股一股白沫汁液缓缓流淌了出来,伴随着杨玉娟阵阵的欢畅呻吟。

“啊啊啊”

“啪啪啪”

时间眨眼而过,转眼半个小时过去了。

李大柱如同一头野狼似得,两手紧扣着小蛮腰,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小腹处猛地升腾起一股火,“啪啪啪”声中送入了大棒子中间!

“啊啊啊!大柱,快,快用力,啊…..啊,我,我….啊…..舒服死了…”

“砰!”

猛地一下,大棒子顶到花.心深处,大棒子猛然间跳动起来。

间接性的喷出一股又一股热浪,火热、滚烫,迎向了小溪深处滑出来的粘稠汁液…..

杨玉娟四仰八叉的躺在缝纫机上,半睁半闭的桃花眼里一片迷醉,好不舒爽。

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一种全所未有的舒爽涌遍全身,这种勇猛哪能是赵松那熊样儿能做到的。

每天晚上爬炕上,捅进去就一二三四的能耐,不到三分钟立马软下来,烂泥都没这么烂。

“啪!”

“嘤咛。”杨玉娟吃痛,屁股墩儿颤了颤,白花花的肉浪一荡一荡的,连菊花都跟着一缩。

李大柱坏坏笑了笑,大手滑向了屁股蛋子,到底是没生养过的俏媳妇儿。

大大的屁股墩儿跟白面馒头似得,还有一个小臀尖儿。

一巴掌下去,小臀尖反弹回来,白嫩的肉阵阵摇晃。

两手往外扳开,屁股缝儿黑漆漆的,菊花往里一缩,上面的小溪流了一股白色汁液下来。

“嗯,要是一棒子捅屁.眼儿里去,肯定更紧!”李大柱邪恶的想到。

书上可都那么说的,有些婆娘天生就乐意男人往屁.眼儿里捅,没润滑剂就吐口水儿,实在不行打个鸡蛋。

想着想着裤裆那玩意儿又有了反应,原本耷拉着的脑袋儿,一点一点,从草丛里慢慢站了起来,黑黢黢的棒子上裹着白色汁液。

手指滑向大腿柱子内侧,撩拨着一撮儿小草,轻轻一扯。

杨玉娟嗯哼一声,扭着身子,两颗大奶.子一甩,说不出的快感!

“嘿嘿!”李大柱乐得直贼笑,暗暗道:“村长家的儿媳妇儿又咋的了?还不是让老子给日了,妈的,太舒服了。”

伸出两根儿手指夹起一片面包,杨玉娟嫩的很,面包片儿粉红.粉红的,裹着点点热流,滑腻腻的,饱满的很。

拨开一瞅,啧啧,还流水呢,那地方一缩,顿时一股白沫滑了出来,径直流向菊花。

“滋溜!”两根儿手指并拢往里一捅。

杨玉娟大腿柱子连忙夹了起来,还没消化完呢,咋还捅啊?

“嘤咛….大柱,大柱,不行了,不能日了….啊…啊,我还得回去呢….过两天,过两天赵松一下葬就给你日成不?啊…啊..轻,轻点儿….”

大腿紧闭反而带给李大柱一些快感,日婆娘这玩意儿就跟追婆娘一个道理,越是追不到手,这心就越痒得很。

反而,这婆娘要脱得哧溜溜的岔开着腿让你日,反而没半推半就来的刺激!

这会儿的李大柱就这种感受,滑遛遛的雪白大腿无比火热,夹得异常舒服,手指一伸一缩从里面带出更多的热流。

“说好了以后给我日啊,天天给我日,成不?”李大柱说着,手里也不闲着,啪啪啪的抽送起来,热流一阵一阵的往外喷射。

“啊,嗯嗯….好,好,给你日,一定给你日….啊…别,别整了,要,要出来了…啊….”杨玉娟摇晃着脑袋儿,胸前两团甩来甩去,好不壮观!

“那,只能给我日,不准给别人日,成不?也不准改嫁!”李大柱没停手的意思,反而捅的更快、更深了。

那里面又嫩又滑,给上了机油似得!两根儿手指头都磨得热乎乎的……紧致无比啊!

“啊,啊,好好…啊嗯哼….好,只给你日,只给你日….啊…别,别捅了啊….”杨玉娟差点儿被嘴唇都咬破了。

又一阵热流喷了出来,李大柱这才停手。

坏笑着瞅着杨玉娟,说不出的爽快,他奶奶的,让赵松那王八蛋欺负了十多年,今儿总算找回来了。

不出意外,那顶绿油油的帽子一辈子就挂在赵松头上了,不,是挂在赵松坟头上了。

“呃…嘶….”杨玉娟岔开大腿,一股凉风吹在下面,这才舒服了一些。

先是大棒子一阵猛捅,捅的俩饺子皮都红肿了,接着两根儿手指又给捣腾了一番,以往一个月也没这么大的量啊,可把自己给累着了。

歇了十来分钟,杨玉娟这才提起裤头,收拾了一番,拿起寿衣才撇着大腿,撅着屁股蛋子,一摇一摇的往家里走。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