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喷出浓浆:怎么弄出扣水声

“你可别唬婶子,说实话!”王俊芳看李宇这么敷衍,压根就不信他的,转眼看向梁静雪。

梁静雪笑了笑道:“行啦,小宇他是真好了,回去多喝点水就行了。”

听梁静雪这么一说,王俊芳才松了一口气,握着梁静雪的手道:“实在太谢谢你了静雪,多少钱啊,我这来的着急也没拿几块,回头我给你送来。”

梁静雪耸了耸肩,本来自己就没干什么,原本并不打算收钱,但怕李宇只是有贼心没贼胆不敢过来,开口道:

“那就十块钱吧,你到晚上让小宇给我送过来就是,正好到时候我给复诊一下。”

李宇哪里不知道梁静雪的小九九,显然这娘们是怕自己不敢来,还耍这种花招,有肉自己怎么能不吃?今晚让你上天!

“那行,到晚上我让小宇给你送过去,实在太谢谢了。”王俊芳再次感谢道,说罢和李宇离开了诊所。

李宇此时不知道为什么饿得很,虽然饭菜已经凉的差不多了,但还是狼吞虎咽了起来,但王俊芳此时并没有什么胃口。

文学53106726142.jpg

自己本来就是守寡多年的寡妇,一直把李宇当亲儿子看待,但是不老实的李宇给自己惹了不少麻烦。

这次更甚,居然是那里出了问题去了诊所,这要是再发生一次,别人怎么能不说点什么?

想到这里,王俊芳还是觉得要严肃的跟李宇好好谈谈,张口对李宇道:“小宇,你听婶给你说。”

李宇现在饿得要命,还在扒拉着饭,头也不抬的道:“婶儿你说。”

“婶子知道你到年纪了,对异性肯定有好奇心,但……但是你一定要节制啊。”王俊芳从来没说过这种话,脸慢慢变红的说道。

李宇想到自己被晕过去的时候还看着小黄书呢,顿时缩了缩脖子,放下筷子道:“婶儿我听你的,以后我绝对会注意。”

王俊芳本来就心软,见李宇认错态度认真,也就没再说下去,拿起筷子给李宇夹了点菜道:

“知道错了就好,多吃点肉。”

李宇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点了点头便又埋头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李宇并没有在家里倒头就睡,而是出了门朝瓜田走过去。

现在西瓜都还没熟,村里小孩子多,要是跑来乱糟蹋一通,那自己和俊芳婶子可就得喝西北风了。

王俊芳也不会什么手艺,自己又在上学,两人只能守着这两亩西瓜田还有一些庄稼过日子,李宇可不敢大意。

来到瓜田,看着正茁壮成长的大西瓜们,李宇顿时心情好了很多,过不了多久这些瓜可就都能卖钱了!

见没有熊孩子来田里捣乱,李宇也放心的躺在了瓜棚里的凉席上,心中有点燥热。

一想起晚上就能吃到梁静雪这块美味的肥肉,李宇心里就止不住的躁动,恨不得现在就天黑,自己一头钻进梁静雪的被窝里。

从一场美梦中醒来,李宇伸了个懒腰打着哈嘁。看了看西方,这太阳都已经下山了。

虽然太阳已经下山了,可是气温却没咋的减下来。

“***太阳,热死老子了!”

在骂骂咧咧声中,李宇朝便准备回家,瓜地距离家门口还有段距离,有的他受的。

“哟,这不是强子吗?又在看西瓜呐?”李宇就算不回头也能够听出这是谁的声音。

“兰婶啊,刚从村委会下班啊?”李宇回头看着身后的骑着自自行车的女人一脸殷切地说着。

来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一头乌黑的头挽成一个髻,她的皮肤雪白,一点也不想是农村的婆娘,倒是有几分城市里那些女人的味道。她的眼睛很漂亮,像是会说话,可是却又不会让你感觉到像是梁静雪那般的妩媚风骚。

不过李宇最感兴趣的还是这个女人的身材,大大的胸脯把连衣裙的圆领给撑的胀鼓鼓的,就这大家伙,恐怕比李静雪的都要大上不少呢。

她骑车一辆粉色的女式自行车,骑到李宇身边度便缓了下来,顿时一股香气沁入李宇的鼻腔内。

“这大白天的你还来看西瓜干啥啊?谁还偷西瓜不成?”

“嘿嘿,兰婶儿,你是不知道,村里的那些小***不要太坏啊,没事就想着偷西瓜,再说,我和我俊芳婶可就靠着这么一点西瓜过活呢。”李宇解释着。

听了李宇的解释杨玉兰脸上露出的一丝同情之色,点了点头说:“也是!你俊芳婶子不容易啊!”

“嗯!我以后一定要长出息,然后好好的孝顺她!”李宇呵呵笑着,眼中满是坚定。

“来!上来吧,婶儿载你一程!”杨玉兰一握手刹,车一下停住了,她朝李宇说着。

“这……”李宇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心动了起来。玉兰婶子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平时人可高贵着了,别的男人和她说话都是不敢正眼瞧她的,听说她的眼睛能把人的魂儿给拉走。

李宇少年心性,而且还有着色心,他见识的女子本来就不多,所以这杨玉兰也是他每次自己解决的幻想对象之一。

两人平时虽然也说话,可是杨玉兰也不会对她这么好。这是为啥呢?难道说玉兰婶子也和静雪婶子那**一样想让我日她?

摇了摇头,不可能,玉兰婶子看上去这么高贵的女人,咋可能会和静雪婶子那样呢?

可是听说她男人好像出过车祸,那方面好像不太行啊!

一时间,李宇居然愣在了那里想起了心事。

“强子?想啥呢?快点上来啊!”杨玉兰见李宇眼睛盯着自己的胸口呆,白净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村里人都说他好色,还经常偷看村里女子洗澡,难道是真的?

“啊?好,我就上来!”李宇不敢多想,赶紧跳上杨玉兰自行车的后座。

南平村很穷,是常年的扶贫村。村里的马路也没怎么修过,就算是修也不过是找几辆拖拉机装些石子来铺一下,只要一下大雨,石子便流到了马路两边的水渠里去了,剩下来的一些石子反而让马路变的不平坦起来。

本来自行车就有些颠簸,此刻车后还带着一个人,那就更显颠簸了。

杨玉兰骑车累,李宇坐在车后更累。

与杨玉兰这么近的接触着,成熟女子身上散出来的幽香对于他这样好色且又没有近过女色的少年来说无异于是最强的毒药。再加上他横跨在车座上,每一次颠簸他那变的很大的活儿就会与下面的车座生摩擦,早已经有走火的驱使了……

“哎呀!”

一声娇呼,杨玉兰差点没有付好车把手,前方是一个有些大的坑。不过让她惊呼的不是坑,而是环绕在她腰间的一双手。

因为太过颠簸,李宇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把紧紧地搂住杨玉兰的腰……

好香!

李宇的头紧紧地贴在杨玉兰的背后,有些陶醉了起来!

杨玉兰被李宇的双手一搂,腰间顿时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让她全身仿佛被电了一样,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裤裆内一片温热,有着一股湿意……

传闻是真的,她男人下面那东西早就不管用了。为了不伤到丈夫的自尊心,她每回想要的时候都是忍着,实在忍不住了,就在洗澡的时候自己解决一下。

可是自己解决就如把水洒在树叶上一般,根本没法解渴呀。她男人也想过让她找一个汉子解决一下,可是杨玉兰却觉得那样对不起丈夫,坚决不同意。

现在她的身体突然被一个男人给搂住了,那股被压抑多年的欲念终于忍不住爆了出来,只是刚才的一个搂腰,她居然就泄身了……

听到杨玉兰的娇呼,李宇吓了一跳,手赶紧松开杨玉兰的腰,一个劲儿的道歉说:“玉兰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太颠了!”

“没事儿!”杨玉兰的声音很沙哑,嗓子眼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车很快便骑到了村口,杨玉兰说:“强子,你就在这里下车吧!”

李宇也不敢疑问,心想玉兰婶子肯定是怪我刚才摸了她的腰所以生气了。

有些闷闷不乐的下了车,杨玉兰不理李宇,瞪着车快的离开。

看着杨玉兰的背影,特别是她蹬车的时候,坐垫上扭来扭去的屁股,他的心就痒痒的,刚刚消下去的活儿又有了反应。

“要是啥时候能日玉兰婶子一回,就算是死也值呀!”李宇心中念叨着。

很快,杨玉兰的车便拐弯不见了。李宇也不再留念,他觉得自己也就是幻想幻想罢了,玉兰婶子多么金贵,哪里会让自己这么一个小杂种日啊!

“呸,凭啥她那个没用的男人能日她,老子就不能日了,不行,老子非要日她……日死她,让她再也不敢再老子面前装金贵……”李宇非常的不平衡,恶狠狠地吐了口吐沫。

不过当他想到晚上和杨静雪越好的事情,他耷拉着的脑袋便精神抖擞了起来……

农村条件限制很多,没有游泳池,所以一到天热,南平村的小孩们便喜欢去经过村里的那条子母河游泳。自己在家里带一块肥皂的话,那便也算是洗澡了。

吃过晚饭,李宇拉着毛巾和香皂,穿着裤头就准备往外跑,可是他忽然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裤头小了。

他低头一看,哇噻,好家伙,这东西在正常状态下居然都这么大了?以前穿着还稍显大的裤头现在居然被撑的满满的。不过李宇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相反,还有点洋洋得意的感觉,毕竟这可是男人的象征不是?

于是,他便这么雄赳赳气昂昂地朝子母河走去。

子母河可以说是南平村的母亲河,虽然有些条件好的人家已经挖井了,可是还是会习惯性的来这边淘米洗衣,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习惯了。

毕竟这年头又没啥好看的电视,翻过来倒过去也就是一个中央台。这让农村的生活就变的十分无聊了起来,村民们的娱乐不是在被窝里干那事儿,就是聊聊八卦。

远远地走过去,李宇便瞧见打水机那边已经站了很多人了,瞧见人多,他心中大喜,脚下的步伐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喂,李宇,你裤裆里揣什么好东西啦,壮鼓鼓地!”

刚一走近打水机边,村里的吴四平就喊了起来。

李宇嘿嘿一笑,心想老子现在那活儿可是大大的厉害,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好和别人说,便不搭理吴四平,朝在水渠边上洗头的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说:“季国芳,这里这么多男人你还敢来这里洗头啊?不怕他们占你便宜啊?”

那名叫季国芳的女孩子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小脸一红,呸了一声,啐道:“你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那东西和狗逑似的啊,狗还是到了一定时候才起草呢,你是无时无刻都想着那事儿。不过狗那玩意儿大的很,你的行吗?”

农村的姑娘嘴大部分都毒的很,啥话也都敢骂,李宇被她这么一说,哇哇大叫,把胸挺的老高,说:“哼,季国芳你别瞧不起人,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日的哇哇叫?”

“我呸,就你这样子也想日我?做梦吧你!回去找你家猪圈里的母猪还差不多!”季国芳嘲笑着,不过同时也起身,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说着这些话已经是很大胆的了。

“喂喂,有种你别跑……”李宇见季国芳跑了,心中有气,心想现在老子那活奇大无比,总有一天让你这牙尖嘴利的小骚蹄子哭着求饶。

大伙见李宇被季国芳嘲笑,也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信不信老子揍你们?”李宇眼睛一翻,露出狠色。他狠话一出,那些少年全都闭上嘴巴不敢说话了。

这李宇就是个禽兽,力大无比,曾经两个成年人都打不过他,在同龄人中更是难逢敌手了。这家伙脾气也暴躁,村里的孩子们几乎被他打了个遍,为此那些人的家长没少上李家的家门找王俊芳告状。

见众人闭嘴了,李宇这才满意地跳进了水渠里。

“小飞,你咋一个人来洗澡呢?”李宇瞧见水渠里居然还有个小孩,这小孩长的胖乎乎的,脸上还带这憨笑,眼神不像是个正常人,嘴边还流着口水。

“我妈在河边洗衣服,她带我来的!”小飞用胖嘟嘟的手指了指下方的子母河。

李宇看去,果然有一个女人在那边洗衣服。这女人名叫郭玉珍,在南平村也是个一顶一的大美人儿。不过这女人风评不怎么好,传闻她和别的汉子有私情,至于是真是假李宇就不知道了。

不过他心里却想日这个女人,这女人长的标志,条子又好,特别是那丰盈的屁股,只要看一眼就能够让男人流口水。

李宇听别人说屁股大的女人那方面的需求很强烈,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把视线移到了身下。

在众人的诧异中,他从水渠里爬上岸,直接朝子母河边的水台走去。

“玉珍婶子,洗衣服呢?”李宇大声喊着,刚才想到郭玉珍的好,他那活儿就已经有些反应了,为了引起郭玉珍的注意,他故意把那大家伙也搓了几下,他整个裤裆都被顶了起来,就像里面塞了一条大黄瓜似的。

“嗯,是呢,强子,你咋……”郭玉珍擦了擦额头的汗,刚一回头就瞧见李宇裤裆处的变化,顿时惊得下面的话都说不出口,一双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李宇那里。

李宇心中得意,这婆娘果然和别人说的那样不是什么正经货色,不过这样也好,老子好容易把你给弄上手。

“玉珍婶子,你咋滴啦?”李宇故意问道,嘴角还带着坏笑。

“你个臭小子,搞的黄瓜在裤裆里干啥呢?”郭玉珍白了李宇一眼说道。这其实也不能怪郭玉珍,因为李宇现在身下的活儿确实诡异的紧,根本不像是人类应该有的家伙。

李宇这一听不干了,“婶儿,你这可是血口喷人,不信你摸摸看是真是假!”

郭玉珍看了看周围,娇笑着轻呸一声,说:“你个小滑头,想沾老娘便宜呢?毛还没长齐就想学别人想女人了。”说完,她便继续洗衣服不理会李宇。

被人不信任的李宇急了,他虽然经常撒谎,可是现在不撒谎还被别人不相信,这他哪里能够受得了。

可是郭玉珍好像是铁了心的认为自己在骗她,那该怎么办呢?李宇琢磨了起来,忽然,看到子母河他眼睛一亮,脸上堆满了笑意。

“噗通”一声,李宇便如一条鱼儿似的,钻进了子母河中,他这么突然的一跳,水全部溅到了郭玉珍的身上,湿了她的婶子。

“你个小***,拿个黄瓜来骗老娘,现在又把老娘身上全都弄湿了,你有种上来,老娘一定要和你算账!”郭玉珍气的站起来,左手叉腰,右手拿着棒槌,有些泼辣。

李宇在水中冒了个头,吐掉口中的水,嘿嘿一笑,说:“玉珍婶子,你别生气,等下你看到我给你的东西你准开心!”

郭玉珍见他还这么说,心想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坏小子,都这样了还想骗老娘,今天不给你点教训老娘不姓郭!

“好吧,我不打你了,不过如果你拿不出什么东西来,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眼见郭玉珍妥协了,李宇心中一喜,快地游到了水台边上,爬上了水台。

“哼,这下……”郭玉珍手里拿着棒槌,抓着李宇的胳膊,当她的视线移到那一庞然大物的时候,抓着李宇松了开来,捂住了嘴巴,眼中满是惊诧的神色。

郭玉珍见过的男人很多,男人的那东西见的也不少,可是她敢对天誓,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

这东西乍一看确实和黄瓜一样,不过却是很粗很大的那种,那长度如果深入到我的身体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郭玉珍有些口干舌燥了,咽了一口口水,看着李宇说不出话来。

对于郭玉珍的反应他十分满意,哼哼,臭娘们,刚才还想诳老子,老子等下不日死你。

“嘿嘿,怎么样?玉珍婶儿,我没骗你吧。怎么样,喜欢不喜欢?”李宇一脸的坏笑,这女人长的真标志,不过就是皮肤并没有梁静雪和杨玉兰那么的白皙,不过这健康的小麦色更显风情。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