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小时候玩 过家家 进去了/极品岳坶

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顶峰居然交代在老刘的手里。

“小林啊,你这……”

老刘一脸尴尬,但是手却情不自禁的放在了那一塌糊涂的床单上。

看见老刘这个样子,林晓兰更加羞愧难当了。

“刘叔,我…我不是故意的。”

林晓兰连忙道歉,生怕老刘生气不给她治疗了。

“没事,但是接下来才是关键,我就是想观察观察这个,这样我才能知道你的身体到底有什么毛病。”老刘一脸震惊的说道。

他还故意当着林晓兰的面把手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闻了闻。

文学53106726220.jpg

林晓兰都不敢去看,只是低着头,红着脸问:“刘叔,难道您不觉得……”

“放心好了,我是医生,怎么会呢?现在,我要主动了,认真给你检查检查。”

听到老刘的话,林晓兰更加羞愧了。

治病真的需要这样吗?

可是,自己去了大医院都没能查出原因,刘叔这样说不定真的能治好呢。

“你翻过身,翘起来,这样我才能检查的更深入一点。”

老刘看着林晓兰,心里的那股火焰早已压制不住了。

所以当林晓兰跪在病床上,按照老刘的要求摆出姿势后,老刘恨不得现在就彻底的占有林晓兰。

但是,内心的理智还是让他没有这么做。

万一林晓兰害怕跑了怎么办?

反正现在这样,对于老刘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等林晓兰彻底摆好姿势,老刘便迫不及待的把嘴凑了上去……

林晓兰此时跪在病床上,将自己的脸深深的埋进了枕头里。

自己最隐私的部位就这样暴露在刘叔的面前,还被对方用嘴……

老公都从来没有对她做过这样的事情。

所以当老刘的嘴巴凑上来时,林晓兰的心里居然有些莫名的兴奋和激动。

“啊!”

林晓兰忍不住呻吟了一声,那种强烈的刺激感,在不停的冲击着她的身体。

越来越多的渴望开始在林晓兰的脑海中徘徊。

“刘叔,我好难受啊。”

林晓兰的声音中已经带着一点哀求了。

她现在已经难受的快要疯了,那种渴望的感觉让她失去了理智。

“别着急,忍忍,忍忍就好了。”

老刘一边回应着,一边加大了自己嘴上的力度。

短短两分钟,林晓兰便彻底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那股欲望了,开始主动的渴求更多。

可就在这时,老刘却忽然停下了自己所有的动作。

一股强烈的失落感瞬间就涌上了林晓兰的心头,她翻过身躺在床上,眼圈微红的看着老刘。

“刘叔,你怎么停了?”

话音刚落,林晓兰便注意到老刘那巨大的家伙,已经把他的裤子高高的撑了起来。

“刘叔,你……”

林晓兰赶紧捂着自己的眼睛,但是却透过指缝看着老刘的那个玩意。

“小林啊,你这个需要深入治疗才可以。”

老刘面色红润的看着林晓兰,现在就差这最后一步了。”

“什么是深入治疗啊?”林晓兰有些不知所以。

老刘则立刻就让她知道了什么是深入治疗。

他用健硕的身体轻轻的将林晓兰那饱满的身体压在了身下,而自己的那早已反应强烈的地方则稳稳的抵在了林晓兰的那里。

一瞬间,林晓兰就感受到了那巨大尺寸带来的感觉。

仅仅是隔着裤子,她都能感觉到这巨大的家伙比自己老公那玩意起码宽两倍有余。

这要是进去了,自己该有多舒服啊。

但是她很快就回过神来,老刘这是准备把她……

“不行!刘叔,咱们不能这样!”

她伸手想要推开老刘,但是老刘却死死的压着她,感受着她那一对饱满所带来的挤压感。

老刘轻轻的摩擦了一下,出声说道:“不能什么样啊?”

伴随着老刘的摩擦,林晓兰的身体就是一阵颤抖。

想要的念头再次充满了她的大脑。

“不能这……这样”林晓兰挣扎着再次说出了这句话。

可还没等着她说完,老刘便一下吻上了林晓兰的红唇。

“唔。”

被老刘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吻,林晓兰仅存的那点理智便也荡然无存。

她开始主动搂住老刘的脖子,两条美腿也不由的微微分开,等着老刘的占有。

“刘叔,我……我好难受。”

“难受?哪里难受呀?”老刘假装不知情的问道。

林晓兰则扭动起自己的身子,腿也张的更开了,希望老刘的那个东西能够彻底的把自己占有。

但是,在发现老张居然连裤子都没有脱后,她居然主动松开了一只手,伸向了老刘的裤腰带。

老刘自然是配合着林晓兰的动作,而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一手攀上了林晓兰的高峰,另一只手则缓缓往下……

“刘叔,我要,快给我。”

林晓兰搂着老刘的脖子,眼神迷离的看着老刘不断在自己的身上索取着。

老刘听闻,也是抬起头,坏笑着说道:“想要什么啊?”

说完,还刻意往前顶了顶。

顿时,林晓兰便感受到老刘那家伙所带来的满足感。

“我要你这个,快进去,我要……”

不等老刘主动,林晓兰居然伸手一把抓着老刘的家伙,主动往里面送……

然而老刘那家伙实在是太大了,林晓兰扶着它好几次都没放进自己那里。

老刘见此,一把便抬起林晓兰的腿,准备长驱直入。

可就在这时,门口却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老刘,老刘,在干嘛呢?”

老刘一听这声音,便知道这是自己的老朋友老韩。

老韩算是老刘在这片小区里最好的朋友,因为知道老刘总是独自一人没人照顾,所以总会喊他去自己吃个便饭什么的。

可好巧不巧的赶在这个时候。

老刘在嘴里骂骂咧咧了两句,准备不去理会门外的老韩,继续长驱直入到林晓兰的深处。

但此时林晓兰却因为刚才的敲门声,一下便从刚才迷离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一想到自己刚刚差点就要背叛自己老公,和老刘那个了,林晓兰的心里不由的一阵后怕。

她连忙把老刘推开,然后用衣服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刘叔,刘叔,我……我老公估计要回来了,我得回去给我老公做饭了,今天的治疗就到这吧,我,我下次再来。”

说完,也不等老刘有什么反应,便匆匆的把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老刘见林晓兰差不多要穿戴整齐了,心知今天肯定是得不到她的身子了,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个,那那那,小林啊,这治病的事可不能耽误,你下次一定的记得来啊。”老刘不甘心的说了一句。

“嗯,我知道的刘叔。”林晓兰红着脸答应了下来。

等老刘重新打开门,林晓兰便急匆匆走了出去。

看着林晓兰远去背影,老刘的心里满是遗憾。

就差最后一步了!

“我说你这老小子怎么这么早就关门了呢,原来里面有女人啊。”老韩笑吟吟的站在老刘的身后说道。

老刘则是狠狠的瞪了老韩一点,有点埋怨他坏了自己的好事。

老韩则是上前一下搂着老刘的肩膀说道:“行了行了,今天去我家,我给你整上我的那瓶陈酿,就算道歉了。”

听到老韩这么说,老刘的心里才算微微平衡。

等到来到老韩的家门口,老刘正准备推门进去,老韩却拍着老刘的肩膀说道:“哎呀,你看我这记性,说好给我孙女买烤鸭的,结果去找你给忘了,老刘你先进去吧,我先去买个烤鸭。”

也没等老刘开口说话,老韩便急匆匆的朝着市场过去了。

老刘无奈的摇了摇头,便推开门走进了老韩的家。

随着老刘进入大院,也看到了此刻站在院子角落里正洗头的韩妍。

韩妍是老韩的孙女,自己父母意外去世后就一直跟老韩生活在一起,如今正在读大一,是医学院的学生,之前曾多次跟着老韩到老刘家去玩过,是个很活泼灵动的丫头。

而且用老韩的话说,这丫头没大没小的,也不喊个刘爷爷,开口闭口就是老刘。

不过对于此老刘却是不介意,称呼而已,只要不是王八蛋之类的带有恶意,都无所谓。

况且漂亮的女孩总是拥有特权的,尤其是像韩妍这么漂亮的女孩。

她的美,她的青春烂漫,就好像阳光一样,每次见面都温润着老刘的心田。

只是今天老刘却没有这种感觉,主要是这时候韩妍撅腚洗头的姿势,实在太销魂了。

白色的蕾丝纱裙下,一双白皙而又修长的玉腿笔挺,因为尽力弯腰低头的缘故,导致翘臀紧紧挺起,将那种丰挺的轮廓撑起。有风起的时候,更是撩动裙摆,隐隐都能看到粉色的小裤。

这种旖旎的诱惑,让刚刚经受了林晓兰极尽撩弄的老刘,心里忍不住的有些躁动。

不过他终究也没有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毕竟那可是老韩的孙女。

赶紧将目光收回后,老刘来到了韩妍的身前,帮她把倒在地上的洗发膏给扶起。

“蕊蕊,你爷爷说给买烤鸭去了,要一会才会回来。”

韩妍这时候能把满头长发泡在水盆里,边湿润着边对老刘回道:“行,我知道了老刘,你先自己找地方坐吧,你看我这也1正洗头呢,没空招呼你。”

老刘听到韩妍的话也没有介意,只是笑着摇摇头,“你这孩子……”

跟韩妍闲聊了几句后,老刘就坐在院子躺椅上准备抽支烟。

可就在这时候,韩妍却突然‘哎呀’一声,随即赶紧拿水冲洗眼睛。

原来是眼睛里不小心弄上洗发膏的泡沫了,这让韩妍感觉挺疼的,可她显然忘记了盆里的水也有洗发膏泡沫,所以冲洗的时候让她痛到更厉害了,于是赶紧向老刘求救。

“老刘,我被泡沫弄疼眼睛了,你快打点清水帮我弄弄!”

老刘掏出烟来都还没来得及点上的,就听到了韩妍的求救,于是赶紧去打水。

只是端着清水来到韩妍身前时他却愣住了,因为这时候韩妍已经紧闭着双眼站起身来,湿漉漉的长发上有水珠滴落,打湿了身前的白色T恤。

夏天T恤本就薄透,这会儿被打湿了更是紧紧贴在韩妍胸前。

而那种凸起的轮廓已经充分证明,她T恤里面啥也没穿,就这样真空上阵。

眼下被打湿的T恤紧贴在身上,甚至隐隐都能看到其内的白皙迷人娇挺。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