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电梯揉捏不要h:女人就是供男人享用的

“嗯喔,老边叔,你轻点,人家受不了了……”他摸到窗户底下,就听见屋里面有声响。

“妈的,这老东西在办事儿?”王鸣一愣,他记得杜老边找了个比自己小十五六的小媳妇,人长得还挺带劲的,怪不得这老东西这么欢实。

“不行了……”听了一会儿,王鸣发现有点不对劲,这声音那是老公干老婆的声啊!

“嘿嘿,看来不用废什么手脚了!”王鸣邪恶的一笑,摸到正门,推了一下,发现门没锁,就慢慢推开钻了进去。

“小骚蹄子,撅高点!”一进门就是走廊,王鸣听到从东屋响得杜老边的声音来,中气还挺足。

框框……

王鸣站在东屋的门口,忽然敲了两下门。

里面的人似乎被惊吓到了,顿时没了动静,半晌才听到杜老边有些胆战心惊的问了句:“谁?”

接着,里面的就亮起了灯光。

王鸣笑嘻嘻的把门推开,就看见一个女人正趴在炕沿上,撅着一个雪白的大屁股,两腿叉开,地上还有一大摊水。

而杜老边,则一脸惊讶的地看着站在门口的王鸣,打破脑袋他也想不到,大半夜的王鸣竟然敢闯进他家里来。

“老边叔,没吓到你吧?”王鸣笑眯眯的说。

这时候趴在炕沿上的女人吓得赶紧转身,露出一张捎带妩媚的脸庞来,胸前那对肉球还留有粉红色的压痕,看样子两人干得还挺激烈。

王鸣看了一眼那女人,有点眼熟,好像是王家村王黑牛的媳妇田倩。

文学53106726225.jpg

“你……你怎么进来的?”杜老边一脸吃惊和害怕的问。

“这还用问,当然是走进来的!”王鸣耸耸肩,在屋子里扫了一眼,就走到一张实木椅子前坐下:“老边叔,你们继续!”

“你……你个小兔崽子,想干毛?”杜老边定了定神,大声的呵斥。

“不干啥,就是刚回来,到处走走!”王鸣在王黑牛媳妇的身上扫来扫去,心说这娘们有三十了吧,还挺白的。

“到处走走?你糊弄鬼呢啊?赶紧给我滚蛋,要不然我就喊人了!”杜老边见王鸣敢私闯民宅,就吓唬道。

“没关系,你叫人吧!杜家村的村长和王黑牛的媳妇在家里偷情,这要是传出去,看你这个村长还能干下去不!嘿嘿,我可听说,黑牛那可不是善茬儿……哦,对了,这点你比我清楚啊!”王鸣抱着膀子笑嘻嘻的说。

杜老边当然不敢叫人,虽然气急败坏,可是如今被王鸣抓了个现形,他也只能忍住。

“那你想怎么样?”杜老边咬牙问,心说就算你抓住老子的把柄又怎么样?小崽子,明天就叫杜富贵找人把你打成瘫子,叫你老王家断根。

“你说呢?”王鸣根本就不在乎杜老边能杀人的眼神,淡淡的说道。

杜老边看着王鸣一副很牛的样子,恨得牙根儿都发痒。

今天晚上,好不容逮到王黑牛不在家的机会,把他媳妇田倩给约了出来办事儿,没想到却被王鸣搅了局。

他也是下午的时候刚听说王鸣回来,不过就是个毛头小子,他也没放在心里。可是没想到这小子胆子还真大,大半夜的就敢闯进他家里。

他当然知道王鸣来的目的,这会儿听王鸣叫他说,绿豆眼珠一转,就说道:“行,鸣子,叔儿知道你啥意思!不就是树地的事儿吗?我在这儿给你拍胸脯打包票,树地还归你家!”

王鸣点点头:“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不过,你也得把嘴给看严实了,别到处乱说!”杜老边说道,心里却想,只要过了今晚,明天就叫你哭都找不到调!不行,不能等明天,先把这小子哄走,一会儿我叫杜富贵找人去。

“口说无凭,为了表示你的诚意,先把我家的合同还给我吧!”王鸣当然不会相信杜老边的鬼话。我

杜老边脸颊抽搐了一下,他当村长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这合同可是有法律效应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头几天费尽口舌的把合同从王老蔫手里给哄骗出来,真要是把合同还回去,树地的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见杜老边一脸的犹豫,王鸣冷哼一声:“看来,你也没有什么诚意嘛!那就算了,嘿嘿,我刚才可是拿手机把你们俩说的话都录下来了,明天就拿广播去播!”

王黑牛媳妇田倩听了,顿时花容失色,也顾不得羞涩,抱住杜老边的胳膊直摇:“老边叔,这事可不能叫我家黑牛知道啊!要不然,他非得剥了我的皮不可啊!”

想起王黑牛那股子狠劲,田倩就浑身都发颤,开始后悔和这老东西出来鬼混了,图他头几天送给自己的一条金链子。

“算你狠!不过,合同在村大队的办公室里,你明天来拿吧!”杜老边咬咬牙,王黑牛他到是不怕,只是这事儿要传出去,他这个村长就不好当了,他在县里当官的外甥到时候也帮不了他。

“嘿嘿,那我可就信你的话了!要是明天看不到合同,我就把手机里的录音拿出来给大家听!”王鸣也不想把杜老边逼得太急,就笑眯眯的说:“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们继续!”

王鸣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小王八羔子,老子非得整死你不可!”杜老边气得一脚踢在炕墙上。

“哎呦,痛死我了!”接着,杜老边又是一声惨叫,他这炕墙可是用最好的红砖砌的,结实着呢。

王鸣没有返回县里,毕竟这都是大半夜了,也打不到车,而且路上也安全。

再说有王大奎夫妇在医院照看,他也不用太担心。

回到家他就去了自己的房间,王鸣家是三间房,东屋一间,西屋两间,东西屋开两个门。

以前都是王鸣小的时候,都是和姐姐在西屋住,一人一间。

现在他姐王悦在外面念书,西屋就剩下他一个人,摆设什么的都没动,和三年前一个模样。

王鸣坐在属于自己的那张床上,心里面感觉到异常的舒服和踏实,尤其是像他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更加知道这份安稳的可贵。

在自己房间里呆了一会儿,他又去王悦的房间看看,想起下午的时候,王老蔫没事儿了,杜二喜就忙不迭的给他姐王悦去了电话,告诉她王鸣回家来了。

王鸣离家出走,对于他们这个平常的家庭来说,冲击太大了。就是在外念书的王悦也一直都担心着王鸣,听到他回家了,还赚了不少钱,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因为现在已经是八月末了,王悦头几天刚刚走,所在的大学离家又太远,姐弟两想要见面,只能等国庆或者寒假。

不过王鸣在电话里悄悄的把王悦的银行卡号要了过来,打算国庆之前给她打过点钱去,叫她坐飞机回来。

说实话,他也同样很惦记着自己的姐姐。

看着床头柜上摆放着王悦的照片,王鸣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看来这两年王悦越来越漂亮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王鸣正睡得迷迷糊糊,就听见大门外一阵的吵闹声。

“王鸣,你个小犊子,给老子滚出来!”

“王鸣,你欠钱不还,赶紧他麻痹的出来!”

“……”

王鸣呼的起床,穿了衣服出去。

他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干巴瘦小麻杆了,鼓腾腾的肌肉即便在衣服的掩盖下也丝毫难以掩盖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

大门外不少围观的乡亲们顿时都感觉到眼前一亮,这还是头几年离家出走,又黑又瘦的王鸣吗?

只见大门外停着几辆破捷达,六七个手持棍棒,穿着黑背心的青年正大呼小叫,却没敢冲进院子里。

“一大早上的,在我们家门口瞎叫唤啥?”王鸣扫了那些黑背心一眼,心里面已经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估计是杜老边找的人。看来这老家伙还跟小混混们有关系,怪不得在村子里敢这么牛b。

那几个黑背心的小混子一看正主出来了,就更加欢实了。

其中一个看起来应该是头头的家伙,拿着手中的钢管指着王鸣大声说:“小崽子,你就是王鸣?”

王鸣挠挠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家伙,然后点点头:“我就是!”

“那就妥了!还他妈的等啥,给我揍……”小头目一笑,向后退了一步,就要示意手下那些人动手。

可是就在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到眼前一花,王鸣竟然跟了过来,而且同时一伸手,就揪住了他的耳朵。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瞬间使他发出一声惨叫,却又不敢挣扎。

“哎呀妈呀,疼死我了……揍他揍他!”小头目杀猪似的大叫起来。

顿时,那七八个黑背心哗啦啦一下上来,拿着钢管木棍就砸了过来。

群殴向来都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俗话说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嘛!

可是接下来就听见二连三的响起了惨叫声,扑到跟前的黑背心一个个都捂着小肚子蹲在地上,脸色惨白,至于手里的家伙事儿早就不知道丢哪儿去了。

对付这些小地痞,王鸣还绰绰有余。

“呵呵,看来你还没有感觉到疼!”王鸣呵呵一笑,揪住那小头目耳朵的手忽然间一扭。

“哎呀呀,哎呀,疼死了疼死了,大哥饶命啊!”小头目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人生准则,立刻讨饶。

他惊恐的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已经和脑袋分离了一半,眼前的这位猛人只要在一用力,就彻底分居了。

分居的滋味那是很痛苦地!

王鸣摇摇头,这些小混子在他眼里根本就不是一碟菜,打他们没有丝毫的成就感。

他把手一松,抬腿就是一脚,踹在小头目的肚子上,然后啧啧的说:“当老大的,就要和小弟同甘共苦,这一脚是免费送你的!”

小头目只感觉到肠子都快被踹出来了,心里面把请他们来的杜富贵祖宗八代的骂了个遍。

围观的乡亲们都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打架啊!简直跟拍电影似的。

三年不见,王鸣竟然变成打架高手了,这也太夸张了。

他们还记着王鸣上初中的时候,经常挨打,总挨欺负。现在和以前相比,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行了,一大早也不让睡个好觉,都赶紧滚蛋吧!”王鸣拍拍手,对这些小混子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来。还不如回来那天晚上碰到两个打劫的厉害呢!

那小头目如获大赦,也顾不上肚子疼,掉头就走,钻进车里一溜烟似的没了影子。

………

杜富贵正趴在一个小妞肚皮努力耕耘,把小妞的肉球都快捏爆炸了,这时候电话响了,就嘟囔接起来。

“杜二癞子,老子跟你没完,你他妈叫我们打的是什么人?哎呦!”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愤怒的声音。

“呃……大顺哥,到底咋地了?”杜富贵满脑袋问号。

“草泥马,你说咋地了?那主不好惹……坑死我们了!麻痹,赶紧给我报销医药费!”

“呃……”

杜富贵挂了电话,咋寻思咋不是味儿,麻痹这是咋回事啊?王鸣那小兔崽子还能打过七八个人?

“老边叔,我是富贵,我找的人叫王鸣给打了!”杜富贵被大顺哥骂得狗血淋头,还叫他赔医药费。他一肚子气,就给杜老边打电话想发发牢骚,要个人情。

“我知道了,你说你找得都是什么人啊!?啊?一个个看起来牛逼哄哄的,结果被人家一脚一个,差不点都踢阳—痿了。”杜老边气得不行,又是把王富贵一通臭骂。

就这么屁大工夫,村子里面都传遍了。

”我……“杜富贵本来还打算找杜老边发点牢骚,结果又被骂了一顿,支吾了半天没整出个屁来,就悻悻的把电话怪了。

“二爷,看你气得,妹子给消消火!”刚才正被杜富贵干得舒服的小妞爬起来,就把头埋在杜富贵的肚皮下面……

“麻痹……”杜富贵骂了一句,伸手在小妞垂着的两只肉球上抓了一把,就闭着眼睛享受起来,心里头却怎么也想不明白,王鸣那小子咋就变得厉害了呢?

杜老边更是闹心,这不正在自己的葡萄架下来过走着,担心王鸣找上门来。

连社会上的小混子都整不过他,万一要是来了,他这老胳膊老腿的,就更经不住折腾了。

万一王鸣虎劲儿一上来,也照他小肚子给一脚,那以后……一想起心就突突。

“妈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去找那小兔崽子!”杜老边把心一横,就背着手出门,直接去王鸣家了。

可是到了王鸣家门口,发现大门锁着,向邻居一问,王鸣去县里了。

“不会是他也去找人来收拾我吧?”杜老边平日里作威作福的,村子里没人敢招惹他!可是一想起王鸣一对七八个的狠劲儿,心里还是慌得不行。只能等着王鸣回来,赶紧去示好,先把这小子稳住了再说,以后再想法儿对付他。

王老蔫就是被气晕的,再有点心血不足,在医院住了一宿没啥事儿,第二天中午就出院了。。

王鸣雇了一辆松花江把父母还有王大奎夫妇一起拉回了村子。

车子刚在大门口挺稳,杜老边就连跑带颠儿的来了。

“鸣子,咱们不是说好了的吗?你咋没去找老边叔呢?”杜老边一脸堆笑的说,绿豆小眼却忍不住在刘月娥身上扫了一下。至于被搀扶下来的王老蔫,他压根就假装没看见。

“是老边叔啊!”王鸣笑眯眯的看着他,说了一句之后,就不出声了。

王老蔫老俩口都是一脸的气愤,没想到这杜老边欺负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杜二喜忍不住要说话,却被王鸣悄悄的拉住。

“老边叔,你给我老叔都气昏过去了,还来干啥?”王大奎却不管那些,眼珠子瞪溜圆的说。

“大奎,我找鸣子有事儿!”杜老边虽然也怕王大奎那一身肌肉,可是他没招他没惹他,他也不敢就动手揍他。

“哼……”王大奎一听,就要动手。刘月娥在一边赶紧拉住他,怕他惹事。

王鸣拍了一下他肩头:“哥,你陪我爸妈进屋,我和他说!”

“哼!”王大奎哼了一声,和刘月娥就搀扶着王老蔫老俩口进屋。

“老边叔,合同带来了?”王鸣开门见山,盯着杜老边说。

杜老边有点发怵,赶紧从衣兜里把叠得皱皱巴巴的一张纸拿了出来递给王鸣。

王鸣接过来看了一下,确实是他家承包树地的合同,上面还有王老蔫那歪歪扭扭的签名。

“怎么样?老边叔我守信用吧?”杜老边笑呵呵说道。

“嗯,让老边叔费心了!”王鸣微笑着把合同收了起来塞给他:“老边叔,我鸣子也不是不懂事的人,这树地我们家还得承包,你可得多费心了,晚上我去你家窜门!”

“行,那我叫你婶子炒几个小菜,咱们爷俩喝几盅!”杜老边不知道王鸣还想咋地,又不敢说不让他去,就点头说。

“那行,我就不送你了!”

杜老边背着手离开,王鸣笑眯眯的把大门关上,转身回屋。

“鸣子,那个老王八犊子来干啥?”王大奎正坐在炕沿边上陪着王老蔫唠嗑,见王鸣回了就问。

“没啥事儿,就是把合同给咱们送回来了!”王鸣笑嘻嘻的从兜里把合同掏出来,递给杜二喜:“妈,这把你经管着,杜老边要是再琢磨咱家树地的事儿,咱们就去法院高他去!”

杜二喜一脸惊喜的接过合同,白了一眼同样满脸不可思议的王老蔫:“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还说儿子没本事?”

王老蔫哼了一声,闷声说:“小兔崽子,你咋把合同整回来的?”

“也没啥,就是找杜老边唠唠嗑,他就答应给咱们送回来了!这不,晚上还叫我去他家喝酒呢?”王鸣笑着说。

屋里几个人都看着他发愣,心里想,这个杜老边,不会是抽风了吧!

到了晚上,王鸣就去村子里的小卖店买了两瓶酒,一摇三晃的去了杜老边家。

刚一进门,就看见葡萄架下杜老边正和长着一脸横肉的杜富贵在那儿说话。

“老边叔,富贵哥,都在呢啊!”王鸣笑嘻嘻的走过去,顺手把两瓶酒放在小几上:“我拿了两瓶酒,今晚老边叔咱们爷俩可得好好喝点!”

杜富贵听了王鸣的话,顿时一愣,转头看了看杜老边,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老边叔,你这是啥意思?”

杜老边没寻思王鸣能来的这么巧,而且一进门就显得和自己十分的亲近,现在被杜富贵这么一问,顿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才道:“富贵,那啥,你先回去,一会儿叔给你打电话!”

杜富贵哼了一下,扭头就走,到了大门口还特意呸了一声,杜老边只当看不见。

王鸣却不管那些,一屁股坐在杜老边身边的藤椅上:“老边叔,我婶子回家了?”

“呃……那个啥,下午回来了,正在后屋炒菜呢!”杜老边心里这个气,你这小子明摆着就是拿话暗示他昨天晚上的事情。

“哎呦,这不是鸣子吗?我听你叔说了,你昨天才回来的?”说话工夫,屋里面走出个风韵犹存的娘们来,正是杜老边后找的媳妇陈兰芳,今天才三十二。

陈兰芳保养得挺好,皮肤白白净净的,胸大屁股大,腰却细得风都吹折了,一走起路,屁股就扭来扭去,婀娜多姿。

尤其是她长了一双桃花眼,眼角上总是带着一股子春意,勾得人魂儿都飞了。

“这个骚娘们,不定给杜老边带了多少绿帽子呢!”王鸣心里暗暗琢磨。

“你咋这么看着婶子呢?”陈兰芳见王鸣愣愣的看着自己,就笑着凑过去:“鸣子,这几年不见,你可长大了啊!”

她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的余光在王鸣的身上扫了一眼。

“哼……”杜老边老脸有点挂不住,这个骚娘们,当着他的面都这么不检点。

“呵呵……”王鸣挠挠头,赶紧收回了目光。

陈兰芳撇撇嘴:“老边,饭菜整好了,你们是在这儿喝呢?还是去屋里?”

“就在这儿吧,还凉快!”杜老边说道。

“行,那你们等着,我去搬桌子!”陈兰芳扭着屁股进屋。

“婶子,我帮你!”王鸣被陈兰芳的眼神逗得心里发痒,就赶紧起身跟过去。

“哎呦,那咋好意思,你是客人!”陈兰芳客气一句,由着王鸣跟在身后。

饭桌就放在厨房里,是折叠的,轻得跟块泡沫似的,王鸣一只手就拿着往出走。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