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把我绑的成四马攒蹄*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我连忙念叨了起来,不过根本没啥作用,该硬的地方一点都没软!

再说了,我是个催乳师,是需要专业的按摩来刺激穴位,有些地方自然是得揉一揉!

想到这里,我就明白了,我这是在治病,有些避讳是没必要的!

所以接下来的动作就变得理所当然起来,只是徐雅雅的动作越来越大,场面渐渐失去了控制!

可能这活血化瘀的药力搀和了点兴奋剂?

连我都对这药产生了几分怀疑!

“老公,快,快!”

当我在想着是不是得换点其他的药膏时,徐雅雅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往那个地方放去!

当触摸到这对巨大的玩意后,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油然而生!

关键是,徐雅雅一点都不含糊,抓着我的手在上面搓揉着,那对玩意在我的掌中变换了好几个形状!

这一刻,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了,只想着脱裤子,大战一场!

这么好的机会,要是错过了,我可对不起夏家的列祖列宗!

徐雅雅的动作越来越过分,到了后来,竟然往下快速的移动,眼瞅着就要到碉堡了!

我心里默念着,我是催乳师,只管上面,这下面你得找妇产科!

但她压根就听不到我心里的念叨,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我的手已经来到了特别之处,徐雅雅的嘴里还在老公老公不停的叫着!

看来今天,我是要命丧于此了,既然客户有需求,我们做服务行业的不能不满足啊!

只是当我刚刚摸上去,还没回味过来的时候,急促的门铃声响了起来!

本来还意乱情迷的徐雅雅顿时清醒了过来,望着我的眼睛带着几分恼火与愤怒,而后便被恐慌所替代!

文学53106726228.jpg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他老公那个秃顶男又回来了!

想到这里,我特么的也开始慌起来,赶紧找地方开始藏!

这里是六楼,我要跳下去,马上就见阎王!

慌忙之下,我只能躲在床底下。

徐雅雅镇定了下来,她并没有主动去开门,就那么躺在了床上,假装睡觉!

门铃声中断,我听到了钥匙扭动的声音,穿着黑皮鞋的秃顶男急匆匆的走进了卧室!

“小娘们,脱光了等着我是吧!哈哈,想死我了!”

秃顶男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几乎没穿什么衣服的徐雅雅身上,而后就是一阵解皮带的声音!

“老……老公你回来了?”徐雅雅的声音带着几分故作出来的惊讶,我还没弄明白是什么回事,就听到了徐雅雅开始呜呜的叫唤着!

仿佛有什么东西塞在了她的嘴里,让她没办法正常说话!

“小贱货,你不就喜欢搞这玩意嘛?对,就是这样!”

秃顶男的呼吸声越发的急促!

“啊……老公!”

徐雅雅嘴里塞着的东西出来了,她刚能正常的喘息,我就看到了那秃顶男着急忙慌的脱了皮鞋,上了床!

鞋子里弥漫出来的臭味,我不禁皱了皱眉头,但我现在关注的是上面的战况!

“小贱人,不错啊,早就等着呢是吧?爸爸等会就让你舒服,舒服!”

秃顶男熟练的解开了徐雅雅的衣服,一把就丢在了地上,那白色的里衣,以及超短裙,就在我的眼前!

紧接着床就开始剧烈的晃动,就跟地震了似得,本来床板就低,要是有弹性,这头死肥猪非得压死我不成!

徐雅雅娇喘的声音,变得无比的急促!

我知道这秃顶男战斗力不行,顶多就两三分钟的事儿,可现在却如此的漫长,简直就是煎熬啊!

大约过了一分钟,床上的动静变得更大了,也不知道发生了啥,我看到了从床沿山顺下来的黑色长发!

这头发黑顺光滑,正随着死肥猪的驾驭,疯狂的甩动!

也不知道从哪涌来的勇气,我将她的黑发握在手中!

“小浪货,真是骚的不行,爸爸今天让你好好的舒服舒服!”

秃顶男的话音刚落,床上的动静就更大了,只见徐雅雅的头从床沿顺了下来,与我四目相对!

她的身体在颤抖着,双手紧紧握着床板,绯红的脸蛋上有享受,还有着几分痛苦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我在这里,她紧咬着嘴唇,没有像刚才那样娇喘!

我看在眼里,身体是何等的燥热难耐,这动静持续了有两分钟左右,秃顶男发出了一阵跟驴一样的叫声,而后便瘫软的躺在了徐雅雅的身上!

徐雅雅缓缓起身,我从她随意一撇的眼神中,看到了几分失望与无奈,并没有那种欢愉的满足感!

也难怪,两分钟,连热身都不够,能满足才怪!

怪不得徐雅雅非找男技师,这里面有蹊跷!

“贱货,是不是很喜欢被我弄啊,你放心,等这几天忙完了,我天天来找你,这是给你的礼物,里面有三十万,你有什么想买的尽管花!”

三十万?我滴个娘啊,我不知道多少年才能赚这么多的钱,睡了两次就能赚三十万?

我要是女的我也愿意干这活,就是没哈自由,天天都要陪个两分钟不到,又秃又臭的老男人!

“谢谢老公!”

徐雅雅的声音又变得嗲声嗲气的,我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玛德,以后老子有钱,也要包养嫩模!

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况且凭我的技术,绝对弄得她们嗷嗷叫!

“我还有事儿,得先走了,你在家不要乱跑!”

秃顶男没像上次留在这里睡觉,干完以后,匆匆的穿上鞋子,就走了!

等到大门关上,我也没有出来的意思,毕竟躺在上面的徐雅雅没给我发信号。

“出来吧,他走了!”

等了有两三分钟,我都有些不耐烦了,徐雅雅终于让我出来了!

我蹑手蹑脚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第一次当老王,还真有些不习惯!

此刻的徐雅雅,是真真正正的一丝不挂,只是用放在一旁的薄纱睡衣盖住了自己的隐蔽位置!

我看到她的眼眶里似乎有一丁点的泪水。

她平躺在床上,跟昨天一样,身上多了好几个草莓,很多地方都被蹂躏过了!

徐雅雅曾经可是我们的班花以及校花,是多少男人趋之若鹜追逐yy的对象,现在却就这么躺在我的面前!

我们的气氛有些尴尬,沉闷了小半天,我都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

总之徐雅雅给我的感觉像是被凌辱了一番,刚才叫的老公什么的都是假象!

“徐小姐,我们的治疗还要继续嘛?”

沉吟了少顷,还是我打破了尴尬,忐忑的试问道。

徐雅雅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好久以后,才点了点头。

得到了她的首肯,我就不再含糊,轻轻的将她身上的薄纱睡衣往下移动。

调皮的两团就展露在了我的眼前,我倒吸了口凉气,这上面有各种各样的痕迹,可以看出刚才的战况是何等的激烈!

这秃顶男是单纯的在发泄,压根就没将徐雅雅当人看待,更不懂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我再次涂抹了一些药膏,轻轻的在那娇柔的地方抚摸着,这种药膏一开始有些冰冰凉凉,徐雅雅冷呲了口气,身体猛地一颤!

本来躺在床上跟死鱼一样的她,顿时就有了反应!

我记得别人都说过一句话,真正的交合不是单纯的发泄,而是灵魂与灵魂的契合!

这说的倒是挺唯美,可我不是很理解这话中的含义!

“你不要紧张,这药膏初时有些凉,后面就好了。”

我淡淡的说道。

后者点了点头,躺在床上任由我把玩捏弄,当然这都是正规的流程!

只是这番动作对徐雅雅来说更像是煎熬,她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两条玉腿止不住搓揉着,直到我按摩接触的那一刹那,身体猛地一僵,而后一软,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少有的满足,还有满足后的疲惫,就像是刚刚达到了巅峰,我顺势往下看去,这床单上有着一抹淡淡的痕迹,难道她……?

这……这不太现实吧,虽然这地方很敏感,但仅仅只是借助这一丁点的刺激就到达巅峰,实在是太扯淡了!

而我还没愣过神来,徐雅雅的手突然一拉,我直接倒在了床上!

感受到背上传来一阵柔滑温热,酥软,徐雅雅抱住了我,那硕大的胸直接顶着我背上,我全身一下子就变得燥热了起来,一个翻身直接压上了徐雅雅。

嗯……

徐雅雅哼了一声,我直接朝着徐雅雅亲吻了下去。

这一下徐雅雅没有拒绝,只是紧闭着牙根,让我没办法湿吻。

我有些急道:“徐雅雅,让我亲亲。”

徐雅雅俏脸一红,眯着眼睛点了点头,我再次吻了上去,伸出舌头慢慢的撬开徐雅雅的牙根,开始徐雅雅还不愿意,在我摸上徐雅雅的胸,她哼了一声,松开了牙根。

我立马吻了进去。

徐雅雅摇了摇脑袋,要逃离我的亲吻。

这下我哪里放的过她,两手扶住她的脸颊,让徐雅雅无法避开,徐雅雅慢慢开始回应我的亲吻。

只是在换气那一刻,徐雅雅确实哼了一声道:“小留,不…不要,我们不能这样子。”

她越是拒绝,越是让我激动了,越想得到她,我不管她吻了吻她的香唇,顺过脖子,一直到徐雅雅的胸上。

刚亲上去。

徐雅雅身躯骤然一颤,发出一道舒爽的喊声,摇头道:“不…不要,小留,不…不要这样子好吗?姐…姐求你了。”

我没理会徐雅雅的喊叫,继续亲吻着。

只是刚亲到徐雅雅的肚子,徐雅雅一个激动直接起身摁住我道:“不要碰那里好吗?”

“徐雅雅,为什么呀!”我懊恼道。

“我……我……”徐雅雅唉一声叹息道:“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小留,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其实我很想不明白跟徐雅雅都这样了。

为什么就不肯给我呢?

我有些生气,徐雅雅摸了摸我脸道:“好了,别生气了,给我一点时间。”

我还是不舒服,毕竟这憋着火,那难受劲又哪里受得了,这么大的美人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不能碰。

徐雅雅看着我生气,主动亲了亲,贴着我耳边道:“小留,别生气了,我……我让你摸的我胸。”

说完,徐雅雅俏脸一红,慢慢躺了下去。

我虽然生气,但望着徐雅雅的诱人的两团,一下没了脾气,直接扑上去乱啃了起来……

我当了这么久催乳师,自然清楚女人胸最敏感部位在哪里,一般女人被我摸一把都受不了,更何况此刻我是是我用着特殊的手法。

徐雅雅自然受不住,身躯不断摆动着,哼声道:“小留,轻…轻一点,我…我受不了。”

其实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我就是要让铃姐达到欲求不满的地步,这样我才有机会占有她。

毕竟摸着,啃着虽然舒服,但底下难受呀!

特别是此时徐雅雅展露着的销魂表情,更是让我顶不住了,我吻了吻徐雅雅的脸颊:“徐雅雅,给我好吗?”

说着,我就直接朝着徐雅雅的裤腰带拉去。

徐雅雅一颤慌忙按住我的手,朝着我摇了摇头,双眸内带着一种迷蒙。

“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有些急了。

“小留,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徐雅雅趴在我耳边,摸了摸我道。

“我……”我真的是又急又气。

都这个地步了,真不明白徐雅雅到底在坚持什么。

“唉,小留,你要是真的仅仅想要跟姐上床的话,那…那你走吧!”徐雅雅说完,直接躲进了被窝里头,同时我还听到了她小声的抽泣,忽然有些后悔起来。

铃姐对自己这么好了。

自己却只会去逼迫徐雅雅,我摸了摸徐雅雅的脸颊,跟着躺进被窝里头,从身后抱住徐雅雅咬了咬她耳垂道:“徐雅雅,对不起,是我错了。”

徐雅雅摇了摇头道:“不怪你,是我不应该去招惹你,我都结婚了。”

“我……”听到徐雅雅这话,我还真的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我紧紧相拥着,后来也不知道到底谁先睡着了,反正第二天是徐雅雅先起来的,一起来我就见到徐雅雅在喂奶,看了一眼,徐雅雅就避开了我,神情冷漠的样子,让我不由一阵心酸。

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徐雅雅,那……那我先回店里了。”我对徐雅雅说了一句,可徐雅雅并没有理会我。

看来这次徐雅雅真的生气了。

回店里头,刚开门,就见到许小倩来了,因为心情不好看到她并没多大激动,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怎么来了。”

许小倩是我一个客户,以前治疗过,她对我的态度总是一副趾高气扬的。

但这一会许小倩却显得十分腼腆。

俏脸带着一抹红晕。

加上她那妖娆的身躯,还确实让人心动,只是我此时此刻想的更多是徐雅雅,自然也就没啥心情,见许小倩不说话,直接道:“你要是没啥事情的话,我这要开始干活了。”

“有事有事。”许小倩连忙道。

“啥事?”我缩了缩眉头瞄向许小倩那一对雪峰,从上次治疗之后,她的胸显然慢慢回复了,看过去更有活力了,当然也更诱人了。

许小倩看着我的眼神,俏脸一红:“夏大夫,我就是那还有点疼,想让你帮…帮我一下。”

“那……”我疑惑的看了许小倩。

许小倩见着我的眼神,跺了跺脚道:“唉,就…就是我的胸啦!”

其实我身为一名职业催乳师,又哪里不明白呢

?刚才就是故意逗她的,既然许小倩是来让检查胸的,这是我的生意,也是分内事情,我不再多说,直接让许小倩去里头躺着。

进去之后,我就见到许小倩已经主动的把衣服给脱了,甚至连文胸都脱了,露出她那一对美白的双峰。

她的皮肤是真的好白。

而且胸比起之前,好像又大了一点,即便我清楚这是我的功劳,但看着两座挺拔的雪峰,加上许小倩那带着一片羞红的俏脸,咕隆……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朝着许小倩的胸抓去。

刚碰触上许小倩就哼了一声。

我白了她一眼,继续为她检查,可摸了几把,发现根本没有问题,缩了缩眉头道:“许小倩,你这根本没啥毛病呀!”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